千葉玥

小說創作為主,包含自創文。
動漫方面有家庭教師、哈利波特、東京食屍鬼以及各種動漫的同人文。
大宗為主角受。

痞客幫的家:http://chianye27.pixnet.net/blog

Voice within (S綱)

他經常忙碌於工作、會議還有應酬交際,每天都無法閒下來的生活過慣了以後,沒有機會見面或者說上話也變成理所當然的事情,就連打一通電話的時間都很少,如果說想過平平淡淡、平平凡凡的一生是綱吉的人生目標,這種妄想已經不適用於現在這種生活,畢竟他的身分不是平凡的人該擁有的,然而,或許會被列為是世界上最刺激驚險的職業前幾名的這份工作,卻開始讓他覺得索然無味。


厭倦了總是一個人的日子,想改變,卻又害怕改變。

也不是沒有讓他覺得非常美好的時刻,但不管那份美好有多麼璀璨,還是有它的期限,轉眼間就不夠溫存,因為他很清楚自己的未來充滿了未知與變化,可能會變得更壞,也...

名為愛的渴望 (X綱)

空氣中瀰漫著冰冷的氣味,混合著葉片掉落之後的一點清香,被吹開的窗子發出零碎的聲響,從早上就喝著一整瓶的酒,很快就喝光了一半,紅色的雙眼抬起來落在那窗台上,將擱置在桌面的腳放下來,酒杯中盛著的暗金色輕輕晃動,房間裡頭就只有他一個人,這段期間裡頭瓦利安的人不會敢來打擾他,現在,對於XANXUS來說是不想被打擾的時期。


只是,當XANXUS走到窗前打算關上窗子的時候,一個小小的聲音干擾了他的寧靜。

草地被踩得沙沙作響,那個無意間來到窗子外還氣喘吁吁的人抬頭看到站在窗前的XANXUS,露出了一點驚訝的表情,似乎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跑到這個地方來,回頭一看,發現後面有著追趕他而來的人,...

Crossroads 13 (S綱) (完)

沒有差很多的完整版


身體感覺很躁熱,頭腦也昏沉沉的,身上的汗水沾濕了衣服令全身感覺非常難受。

他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從小雖然也有幾次感冒生病的經驗,但是他總是會接受非常完善的照顧,病很快就會好了,因此他幾乎沒有嚐過像這樣全身發熱好像身體要融化一般的感受,在他感覺到極度的難受的同時,這份燥熱感終於慢慢消退了,而且身上濕黏的感覺也解除了,他陷入一片溫暖卻又柔軟的觸感之中,這是他的床,身邊有著熟悉的氣息令他安心,他可以好好休息。


當他終於睜開眼睛時,窗外透下的陽光相當溫暖,就和他與XANXUS對打的時候一模一樣的光線,這讓他有種時間從未流逝過的錯覺,然後他聽到身邊有人高...

Crossroads 12 (S綱)

我真的快笑死了

該不會負責屏蔽的那個人專門針對這篇文章吧wwwwww

欸我那麼多道德扭曲的文(例如hp那些),就這篇那麼溫馨正面的文會被屏蔽。

一定被針對啦!!!


總之上連結:

石墨文檔


Crossroads 11 (S綱)

六道骸很擅長看透他人的心,因為人總是非常自私自利的。

就算再怎麼說著只是想要貢獻、想要保護,不求其他代價,最終不被人所感謝和尊敬的話還是會感到生氣,這世界上沒有一個人真的那麼心胸開闊,正因為可以從中得到什麼,人們才會去做值得他人感謝的事情。

而要去操作人的忌妒與憤怒,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如果對什麼東西產生感情的話,就會變得脆弱,因為對於喜愛的事物會忘記警戒、忘記危險,遭到背叛後隨之而來的便是更深的憤怒和絕望,那種淒慘的模樣是最可笑的,但是人們卻還是那麼容易就會對他人敞開胸懷,同情別人,將他人視為同伴。


骸忍不住想起自己下手殺掉北義大利某個家族的家族全數成...

Crossroads 10 (S綱)

獄寺今天陪同綱吉來到了那扇門前,他的心情並沒有比綱吉來得平穩多少。

加入黑手黨中沒有多久,他也沒有見過霸氣如此強大的人,不得不說XANXUS集合了所有黑手黨應該有的特質,相比於他,綱吉總是處於被動的狀態,就連這次被對方叫來見面也是由XANXUS單方面提出的,不容許拒絕的邀請根本稱不上邀請,過去除了九代首領能夠用這樣的方式呼喚綱吉外,家族中根本沒有其他人敢對綱吉用這樣的態度,看在獄寺眼中當然非常不順眼,但目前身為彭哥列下層人員的他沒有資格插嘴這樣的事情。


現在的家族中沒有任何人敢明目張膽地說他們不希望XANXUS繼承家族,因為已經確定並非彭哥列一系的綱吉早已失去了繼承的資格,...

Crossroads 09 (S綱)

看文點擊


昨天PO上去後今天才發現莫名奇妙又被屏蔽啦,這篇真的和屏蔽很有緣。

所以二話不說放連結~~

Crossroads 08 (S綱)

『這是真的,九代首領,我們發現了他的蹤跡了!!』Coyote激動的對著九代首領說,『就在北義大利的一個貧民窟中,我們終於能夠確定他們母子的狀況了,這是幾年來終於有的消息啊。』


『事到如今,怎麼可能再去找那個孩子,別說了。』


『就算您這麼說,不管如何他也是真正擁有您的血肉的人,彭哥列始終都會需要繼承者的。』Coyote勸說著,但九代就是不肯直接答應下來,讓人著急,在他們手中的照片是一個年輕的孩子的相片,黑色的頭髮,還有著鮮紅的雙眸,裡頭透著冰冷而且強硬的目光。


『Coyote,我從來都不覺得繼承彭哥列是一件幸運的事情。』九代首領闔上眼睛,『我...

Crossroads 07 (S綱)

『喂,你在這邊做什麼,小鬼。』


小小的腦袋抬起頭來,看來一臉陰鬱,不知道是在想些什麼才會露出這樣的表情,『史庫哥哥……』


綱吉在這個黑手黨中並不是很快樂這點,史庫瓦羅也看得出來。

被九代首領命令要照顧綱吉這一段日子才知道原來他可以笑得那麼燦爛,就只是因為多了玩伴而已,本來黑手黨中就不太適合小孩子到處悠轉,盡是些品行不怎麼端正的人,也有流氓和其他各種不同的人混在里頭,當然更不會有人能夠和綱吉這種年紀的孩子一起玩耍。


但那樣的綱吉也還是會努力露出笑臉,特別是他最喜歡的爸爸有時間可以陪他的時候就更高興了。


『怎麼了,這不是書房...

Crossroads 06 (S綱)

那真的是個很小、很小的孩子。

染著柔弱的、溫柔的色彩,微微濕潤的眼眸顯示著他的緊張,那張小臉看見他時露出了殷切期盼的表情,雖然自己不喜歡小孩子,但是也不到狠心不管他的地步,繼續在那裡晃來晃去的話說不定就會哭起來了,啊,他實際上已經在哭了——這樣的孩子,居然是九代首領的兒子,很可能是他未來必須服從的首領什麼的——他還沒有那種實感。


『有沒有連在自己家都會迷路的蠢蛋啊,大爺我帶你去找首領啦。』


牽起那雙小手,史庫瓦羅心想那真的是一雙很小的手。

不知為什麼,綱吉比同年的孩子看來更加瘦小,這是東西方人不同的地方嗎?史庫瓦羅一直都弄不清楚,但也許是因為綱吉看起來總...

Crossroads 05 (S綱)

史庫瓦羅正坐在沙發上頭,表情深刻的瞪著自己的左手,傷口的部分經過治療後已經癒合起來,但是一直以來都行動不便,他拿起特別為他所訂製的義肢,雖然是為了理解劍帝使用的劍術,但他還是必須經常用到自己的左手,這義肢是綱吉和夏瑪爾兩人討論後製作出來的,除了特別堅硬不容易損壞之外,還很輕,這是為了讓史庫瓦羅更好使用,但是剛開始要裝上義肢都會很疼痛,也不太適應。


這種時候,那個小鬼為什麼不在身邊照顧他?去哪裡了?

正想要抱怨,就看到幾個手下匆匆經過走廊似乎是往外頭跑去,他忍不住就叫住了其中幾個人。


「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們是要去哪裡?有看見綱吉那小鬼嗎?」...


Crossroads 04 (S綱)

好,我放棄了,我有種衝動如果它再屏蔽我,我要刪欄了....

是LOFTER又開始抽風了嗎?

如果以後每一篇都這樣,我要換地方了OTZ

說真心的。


什麼也沒有的莫名也要放連結,應該有很多讀者看我上上下下放了很多次了。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CwQiPrfPLt_ehkSKqfMkMA

密码:avkn

石墨文檔連結

BLOG版網址

Crossroads 03 (S綱)

在南義大利的街道上,一個小小的身影緩慢步行著,他的頭上戴著一頂覆蓋住他面容的黑色帽子,他在街角停下腳步,沒有叫車也沒有通知誰關於自己的行蹤,卻見到一輛車子停在那裡等著他,嘴邊勾起一抹笑,他知道,那個人想做的話其實還是有些力量的,畢竟,再怎麼廢材也是首領的兒子,現在更是瓦利安的Boss。

要是他連這點事情都做不到,回去絕對會殺了他。


「不過,還是太天真啊。」壓了壓帽子,嬰兒走向等著他的人。


「里包恩先生,澤田大人要我來迎接您。」那個部下恭敬地彎下腰,見到傳說中的大人物讓他有點緊張,昨天,澤田大人叫他過去,本以為又是些不著邊際的命令,但正在忙著安撫史庫瓦羅大人...

Crossroads 02 (S綱)

雨水,輕柔的順著瀏海的弧度接觸雙頰,抬起頭,眼前的視野打開讓他擁有許久沒看到的清晰天空,卻是烏雲密布的,他伸出手接住那些落下的水,剛好用來清洗手上的泥土,挖了一個洞把人埋進去真的很費功夫,讓他全身髒兮兮的。

男孩蹲在屋頂上頭,從剛剛開始就聽見一路上的人群恐懼叫聲,真的很沒禮貌,看到他就好像看到怪物一樣。


他咧開一抹笑,擦去嘴邊的血跡,溫熱的感覺還殘留在他的手心中,他沉浸在勝利的愉悅裡頭,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沒有比這個更能令他興奮的東西,第一次殺人,感覺總是特別良好,以後還想殺更多人,但是對象卻不知道該怎麼尋找才好,這點令他有點困擾。


調整了一下歪歪扭扭的王...

Crossroads 01 (S綱)

記不太清楚了,溫柔的女性側影,還有開懷大笑的男人的臉孔。

已經都變得模模糊糊的,那些印象中美好的日子一切都是如此遙遠。

小時候的記憶大多都是在別人告訴他之後才慢慢拼湊而成,但基本上連自己的母親長什麼樣子都記不起來。

只是,在自己真正有意識和記憶的時候,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是父親的臉,Timoteo,也有人會直接稱呼他為Don Vongola。


『這確實是死氣之火。』當他展現小小的柔弱的火焰時,男人笑了。

還記得那張笑臉很溫和,讓他感到安心,自己的火焰並沒有被當成奇怪的東西,這個人接納了他。


『你的的確確是我的兒子沒錯,和我一起回去吧,從今後由我來照顧你。...

© 千葉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