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葉玥

小說創作為主,包含自創文。
動漫方面有家庭教師、哈利波特、東京食屍鬼以及各種動漫的同人文。
大宗為主角受。

痞客幫的家:http://chianye27.pixnet.net/blog

The Cage 07 (獄綱 )完

手中還拿著下午買來要帶給綱吉的午餐,最後打翻在靠近海岸的破舊石屋旁,那裡同時留下了從右肩流出的鮮血痕跡,想想來這裡的觀光客看見了會有多麼吃驚,不想給誰添麻煩而盡可能的逃到比較隱蔽的地方,卻也造成沒有人能夠幫上忙的危機。


不過在這裡,任誰看見了黑手黨出現都已經學會關上窗子裝做什麼也沒看見,什麼也聽不見,普通人是沒有辦法與黑手黨對抗的,沒有人前來幫忙,獄寺也並不責怪那些平民。


微黏的海風中混入一些血的腥味,獄寺急喘著收回紅色的火焰,離開彭哥列後他沒有帶其他的匣子,只帶著一個普通的嵐屬性指環還有瓜的匣子,身為嵐守的指環就和綱吉的天空戒一起放在首領室的桌上,不能夠跟...

The Cage 06 (獄綱 )

早上晨光與海的氣息隨著笑聲一同流入了小窗子,綱吉從睡夢中撐起身體感覺到一陣舒暢,過去從沒有如同這兩個禮拜一樣睡得好,已經好久沒有體會一覺到天亮的滋味了,最近他的生活過得比以前平淡許多,沒有槍戰、沒有交易談判、沒有突然傳來的緊急消息,每天一大早就是先泡一杯紅茶,這是從前留下的習慣,儘管自己泡的茶沒有彭哥列的部下泡得好,接著是看看今天的報紙,然後趁著太陽還不是很大的時候到海邊散步,假裝自己是觀光客之一眺望人們在海邊遊玩的模樣。


他喜歡這種突然清閒的感覺,只是少了過去熟悉的友人們還是難免寂寞。

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像這樣安寧直到長久,他比誰都熟悉黑手黨,黑手黨對於背叛他們的人是不會輕...

The Cage 05 (獄綱 )

「澤田其實曾在會議中曾經提出過要退讓首領職位的事情,這件事情我們很早就知道了。」


「那個時候你們的反應是什麼?為什麼沒有阻止?」


「因為很可笑,黑手黨不是說退出就能輕易退出的,他應該比誰都還要清楚才對,但即使如此,我覺得他看起來很認真所以這段時間我也有派人暗中觀察他,避免他真的做出什麼事情來,畢竟他是九代重要的繼承者。」


「所以那時候沒有相信十代首領說的話?」


「現場的人沒有,大家認為他只是說說而已,不是有人工作累了就會抱怨一些事情嗎?沒有人會當真的。」


「你說有暗中觀察,那自從那以後的幾個月裡頭都沒有發...

The Cage 04 (獄綱 )

溫熱的舌頭探入帶點甜味酒香的口中,也許是心裡的感覺所致吧,本來含著冰的微涼雙唇也變得炙熱無比,獄寺能夠感覺到那青澀的回應有些猶豫,從沒有跟女性交往過,即使成為首領後也沒有擁有過單一伴侶的綱吉,一直站在他身邊的獄寺比任何人都了解他這種單純的反應,卻還是感到高興。


綱吉溫暖的體溫,放在胸口的手微微顫抖,悄悄洩漏的喘息還有臉上那不適應的微紅讓獄寺著迷,半瞇的碧綠色眼眸中映出了綱吉的脆弱與重要,即使綱吉比他強大,是比他偉大許多的男人,但這種想要守護的心情卻沒有因此減弱,綱吉回覆了他,這讓獄寺在內心又一次下了決心,他將永遠不會放下這雙手。


獄寺早已經決定要跟隨綱吉,也...

The Cage 03 (獄綱 )

綱吉知道,作為一個黑手黨首領自己並不是最好的人選,畢竟他是從一個什麼也不懂的學生一下子躍為首領身份的,第一次和里包恩見面以後好長一段時間總是驚慌失措,不懂自己為什麼會遇到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如今想起來,那種日子也令人懷念。


他很了解自己,他不如迪諾那樣受到部下的愛護和敬重,不足白蘭的狡猾與專制,而且大概一生也學不會XANXUS身為頂點者的霸氣,這些事情他也從沒有試圖去模仿別人,他想要成為自己所想成為的首領,過了十八歲以後,他就一直努力想去完成身為首領的責任,畢竟都已經如此決定了,不是逃避可以解決的問題,只是偶爾被徬徨籠罩,才意識到自己其實也不過是脆弱的人而已。...


The Cage 02 (獄綱 )

綱吉直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他突然繼承彭哥列的那個秋天,一切就像作夢一樣,他就這樣成為了黑手黨的首領。不過在混亂的記憶裡頭,他永遠記得那個時候等在深黑色的大門後面要與那些比自己年紀大很多、帶著冷漠神色以及不信任的前任幹部會面之前,獄寺就在身邊握緊了他的手,現在開玩笑時常說,那就好像要進結婚典禮前的新娘被不捨又緊張的父親牽著手要帶進會場的感覺。


當然,當時的獄寺還不像現在一樣可靠,但綱吉很清楚那雙手給予了他多麼大的勇氣。


「十代首領,十代首領,您在這邊睡覺會感冒的。」一雙手搖醒了昏昏沉沉的意識,躺在...

The Cage 01 (獄綱 )

在西西里墨西拿海峽的岸邊每年四五月的時候,都可以看到大批的候鳥飛臨西西里,那是非常壯觀的景色,不知道有多少人注意過那樣的奇景,但是,習慣了這片土地的人常常會忽略牠們,忘記什麼時候牠們早已悄悄離開了,只能希望明年還會再看見牠們的身影,但即使在西西里這麼多年,綱吉一次也沒有見過那壯麗的遷徙景象,他常常一個人坐在辦公室,工作累了抬頭偶然看到飛鳥飛過天空,心情便特別舒適。


想像那樣自由的飛離這片土地,回到自己的故鄉,這種無聊的幻想他卻始終無法放棄。


他和同伴們從繼承儀式的那一天起,不,也許在里包恩來到他家的時候開始,就注定了無法脫離黑手黨的命運。有人可以安於這種不自由中並且努力去感到幸福,...

© 千葉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