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葉玥

小說創作為主,包含自創文。
動漫方面有家庭教師、哈利波特、東京食屍鬼以及各種動漫的同人文。
大宗為主角受。

痞客幫的家:http://chianye27.pixnet.net/blog

Whisper of Cloud 21 (阿勞迪x綱)

完整版請點(只有差一點點) 


「哈哈哈,真是災難啊,沒想到最後竟沒有猜中,可真是運氣不好啊,多梅尼可先生。」


「果然還是不該押數字的,機率太低,這可是佩圖霍夫的建議,害我損失可大了。」多梅尼可,或者該說是綱吉偽裝的多梅尼可正溫和微笑著,他們一邊喝著酒,相談甚歡,值得綱吉慶幸的是,大多數的黑手黨人都對多梅尼可不熟悉,他是個神祕而孤僻的男人,只與伊凡柯夫有來往,也因此裝扮起來比較可以隨心所欲。


「別這麼說,我想您不會後悔在我這裡消費的,未來我也很樂意在其他地方招待您,商談更多合作的可能性,您...

庫洛姆戀愛了 (骸綱)

I

那天天才剛亮而已,放柔的腳步聲從小門那端踏出走廊,手中懷抱著一個小小的包裹,關上那扇門後她低下頭,嘴角勾起一抹笑,陽光落在她肩上的紫藍色長髮上,她回頭望向那充斥著溫暖的房間,每一次到這個地方來都捨不得離去,突然有點明瞭那位大人為什麼會那麼執著在這個人身上的原因,大概是因為待在這裡很舒適。


「這個非得好好處理不行呢。」肩膀上頭的貓頭鷹轉著眼睛,好奇地瞧著庫洛姆手上的包裹。

他們離開那個地方,穿過長長的走廊同時一個身影卻剛巧來到他們離開的那扇門,並在看見他們的背影時停下腳步,詫異於在這兒看見對方。


「…凪?」髮尾在轉身的時候輕輕掃過門把,本想來遞交任務報...

Love and Betrayal 40 (G綱) [完]

在喬托和阿勞迪兩人用最快的速度趕到綱吉預定要出發的海港時,已經離岸的船正緩緩駛動,綱吉所預定搭乘的是一艘前往日本的貿易商船,上頭幾個搬運貨物的工人正與自己的家人或友人揮手道別,到了這個時候這海港也變得忙碌而混亂,吵雜的現場就算呼喚也無法聽清楚聲音,他們穿過了幾隊搬運的隊伍,好不容易來到了岸邊,但那艘船早已經走遠,遠遠的只能夠看見不清楚的人影,而在眾多貨物中搜尋不到綱吉的蹤跡。

「綱吉!!」喬托來到岸邊時忍不住高喊出聲,可是那聲音無法蓋過海港開始變得吵鬧的人聲,有一段距離的船隻大概也無法聽見那個聲音吧,喬托快步來到了露出海面的浮木平台上,視線快速地搜索著類似的人影,他想綱吉肯定在上船時也換了衣服,...

Delusion -05 結局【End 2】(all綱)

遊戲規則說明:

@每篇會有3至4個選項,進入不同路線,可能進入某人物固定CP路線,也可能進入真相線,選項大多不會有明確的CP感。

@根據選擇這個故事很有可能碰到BE。

@詳細解釋可見第一篇。

*****************************************************


那個男人的背影在窗前,銀白色的月光落在他身上使他背後的陰影更加濃厚,那是個看起來有些孤獨的身影,骸總是如此,儘管他身邊也有了夥伴的存在,偶爾卻還是會流露出些許冰冷、孤寂的氣息,比起不喜歡跟人群聚的雲雀,骸雖然並不排斥跟夥伴們在一起,卻在某個地方與周遭存在著違和的感覺。...


Love and Betrayal 39 (G綱)

綱吉才走到外頭,就正面迎上了一隊人的回歸,而在那最後的是正與G打招呼的納克爾,他在看到綱吉後就高興的揮揮手,然後轉過頭去叫了兩個綱吉熟悉的名字,綱吉停下腳步,看著他一直都相當想念的孩子們從納克爾的身後走到前方來,看到綱吉後,斐比歐就率先走上前擁抱了他,柯瑞跟在身後。


綱吉有些不敢置信的原因除了太突然外,還有這兩個孩子的體型,以前還沒有到自己肩膀的孩子,如今已經是14歲的少年了,身高也都長到幾乎快和綱吉同樣的高度,特別是斐比歐,似乎長得特別快,比柯瑞高出許多。


「綱吉,你這個傢伙明明說好了要照顧我們的,結果自己卻消失好久……」斐比歐的語調、身上的氣息不可思議的都變得穩重了些,...

Love and Betrayal -Spade’s Memory 02 (斯佩德中心)

Giotto Vongla


『喂,你沒事吧。』
我抬起眼,看了一眼站在我面前的男人,他用一種有些困惑卻又彷彿擔憂的表情望著我,我微微的勾起嘴角,他大概是更加覺得我奇怪而蹲下身來,冷冷盯著我。


『我沒看過有人差點遭人殺死還可以笑得出來的,你知道你現在的樣子有多狼狽嗎?』


『我沒事,』我說,手指輕輕撫上腰部,鮮血滲出衣服不斷流出來,『只是小傷罷了。』


『小傷?』他狐疑的挑起眉。


是啊,被砍了一刀,就只是這樣而已,雖然會痛但是痛覺對我而言絲毫不會動搖我的心志,痛楚是身為人應有的反應,越是感覺到痛楚,就越是感到自己活著,我現在已經能夠打從心底享受這份生的喜悅了,知道自己還沒有死...

Love and Betrayal 38 (G綱)

男孩手中捧著一塊剛出爐的麵包飛快的穿越巷子,不小心撞上了人也沒有回頭道歉就這樣直直的往一處跑去,被撞上的人忍不住大罵,但是那孩子早已經不見了蹤影,他大約跑了四條街才好不容易追上了他的目標,就在正前方的道路中一隊看來凶神惡煞的人馬,每個人都穿著黑色的西裝正緩緩前進著,周邊的一些居民有些害怕的避開視線不敢與之相對,而當那些人看到那孩子往前就要與他們相撞時,不少好心的人忍不住叫喚他想要阻止。


「瑪路斯,你在幹什麼,快點回來!!不要到那邊去!」


「先生!先生!!」但是叫瑪路斯的男孩卻好像沒有聽見似的不斷的呼喚著誰,那引起了那些人的注意,「先生等等,等等——」就在隨後男孩被隊伍最後方的某個人給抓住了...

The Cage 07 (獄綱 )完

手中還拿著下午買來要帶給綱吉的午餐,最後打翻在靠近海岸的破舊石屋旁,那裡同時留下了從右肩流出的鮮血痕跡,想想來這裡的觀光客看見了會有多麼吃驚,不想給誰添麻煩而盡可能的逃到比較隱蔽的地方,卻也造成沒有人能夠幫上忙的危機。


不過在這裡,任誰看見了黑手黨出現都已經學會關上窗子裝做什麼也沒看見,什麼也聽不見,普通人是沒有辦法與黑手黨對抗的,沒有人前來幫忙,獄寺也並不責怪那些平民。


微黏的海風中混入一些血的腥味,獄寺急喘著收回紅色的火焰,離開彭哥列後他沒有帶其他的匣子,只帶著一個普通的嵐屬性指環還有瓜的匣子,身為嵐守的指環就和綱吉的天空戒一起放在首領室的桌上,不能夠跟...

Love and Betrayal 37 (G綱)

「那是真的嗎?諾巴,你們說的話不是尋我開心吧?」柯札特站在那扇門前久久無法伸手碰上門把,他垂著眼,「他真的醒過來了嗎?就在這扇門後。」柯札特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那麼膽小了,居然這樣畏畏縮縮的不敢前進。


大概誰也無法理解他當時的心情,在他看見喬托抱著綱吉回來的時候,那滿身是血的模樣一直揮之不去。


綱吉的眼睛空洞的半睜開著像在看著他又好像沒有看著他,那是沒有了生氣的眼睛,一點光也透不進,當時他退後了好幾步連與喬托對視的勇氣都沒有,喬托會用什麼樣怨恨的眼神看他呢?

怪他害死了綱吉,沒能守護綱吉,明明就在身邊的卻沒有保護對方,害綱吉遇上了這種可怕的事情。


但是,喬托直到最後就連看他一眼都沒有...

If the world (all綱) 14 *性轉*

@請小心,這是性轉文,不能接受請關掉

@前作: If the world...(有上中下三篇,自己搜吧~

@本篇: 01篇 02篇 03篇 04篇 (剩下懶得貼自己搜吧~~

@因為有人要求可否寫多點這篇的設定,就寫了,沒問題才繼續看下面.....





The Only One


綱吉有些不安地拉了拉身上不熟悉的衣服,身旁的大姐微笑著看她,在鏡子中,是與平時截然不同的自己,她此刻身穿一件黑色的裙裝,窄裙貼著腰身顯出她嬌小的身材,露出了纖細的手臂,那看起來高貴卻不俗套。


雖然不習慣這種衣服,卻也覺...

Love and Betrayal 36 (G綱)

綱吉的腦袋無法順利的運作,他的思考一片空白,充斥於周遭的異樣感讓他感覺有些想吐。
一時之間根本無法去想自己正在哪裡,而自己的狀況到底又是怎麼樣的,他覺得自己好像睡了很久,可是身體還是非常的倦怠,手腳是可以動的,他有種靈魂好像從身體被拋出去後好不容易又回來的感覺,勉強的撐起自已想要坐起來,卻被在身邊的斯佩德阻止,斯佩德似乎對於他那性急的動作感到些許的擔憂,眉頭微微皺起,那個表情可不容易看見,他上前扶住了綱吉的身體,然後將他壓回去。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總之先躺好,我不是說了先乖乖聽我說話嗎?真是性急。」斯佩德的手放在綱吉的額頭上,感覺著他穩定下來的體溫,沉下眼,「你現在的身體根本就不...

Whisper of Cloud 20 (阿勞迪x綱)

綱吉緊盯著與自己有深仇大恨的男人,這不是他第一次那麼接近對方,綱吉曾有一次差點就能夠殺死他的機會,卻被他浪費掉了。如今,對方就坐在自己面前,綱吉想盡辦法將對方的臉、表情、一舉一動都深深印在眼底,不願意有一絲鬆懈,只害怕對方會再次做出傷害自己同伴的事情,然而,男人面對綱吉的警戒卻顯得漫不經心。

伊凡柯夫抽著雪茄,菸味飄散在房間內,看起來稍顯心情不佳的唇微微下撇看來相當傲慢,他有一頭銀灰色的頭髮與一雙看來特別尖銳兇惡的淺灰色眼睛,卻比綱吉想像中要來得年輕,當然,綱吉腦中關於他的模樣幾乎全是晚年時期的伊凡柯夫,那些里包恩拿給他的老舊照片按照時間回推的話,如今的伊凡柯夫不過才三十多歲,從二十出頭便擊...

The Cage 06 (獄綱 )

早上晨光與海的氣息隨著笑聲一同流入了小窗子,綱吉從睡夢中撐起身體感覺到一陣舒暢,過去從沒有如同這兩個禮拜一樣睡得好,已經好久沒有體會一覺到天亮的滋味了,最近他的生活過得比以前平淡許多,沒有槍戰、沒有交易談判、沒有突然傳來的緊急消息,每天一大早就是先泡一杯紅茶,這是從前留下的習慣,儘管自己泡的茶沒有彭哥列的部下泡得好,接著是看看今天的報紙,然後趁著太陽還不是很大的時候到海邊散步,假裝自己是觀光客之一眺望人們在海邊遊玩的模樣。


他喜歡這種突然清閒的感覺,只是少了過去熟悉的友人們還是難免寂寞。

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像這樣安寧直到長久,他比誰都熟悉黑手黨,黑手黨對於背叛他們的人是不會輕...

Love and Betrayal -Spade’s Memory 01 (斯佩德中心)

華麗的社交場合,從窗口灑落的璀璨光輝照耀著光輝的大廳,閃閃發光的寶石,精緻的傢俱,貴婦人身上濃郁的香水氣味,華麗的衣服,這一切象徵著這身虛榮身分的表像……

我全都很討厭。

從以前到現在就有著奇怪的能力,能夠看穿一切事物的本質,了解人的思想,因此也可以任意的幻化成相同的存在,幻術,不需學習就如同生存本能一般附著於自己身上的這份力量,對身在貴族之中的自己毫無用處,不,也不能說毫無用處,如果用於欺騙他人的話幻術確實比什麼偽裝都更加完美,但是即使不使用幻術,我也懂得如何去欺騙他人,偽裝自己,在無聊的宴會中裝出完美的笑臉,只是最近漸漸連偽裝都嫌麻煩。


要從貴族的無聊之中解脫,我試著用自己的力量去侵略他人的...

Love and Betrayal 35 (G綱)

重傷的感覺,綱吉經歷過很多次,在過去的對戰中身體的傷總是特別的疼痛,被割裂的地方就好像灼燒一樣,就連使力也會造成劇烈的抽痛,還不如直接失去感覺還比較好,乾脆昏過去還比較好,每一次受重傷都會忍不住這麼想,但是自己必須要戰鬥,還有必須要保護的東西所以身體才能繼續動起來,結果好幾次都從危險中幸運的逃脫。


自己是很幸運的,總是這麼想著。
可是,死亡,原來是這樣的東西嗎?


空虛而且沒有任何感覺,本來以為會是更盛大的,更痛一些,卻只有一瞬間感覺到疼痛,卻又因為太過疼痛到幾乎無法去命名這份疼痛,然後他什麼都感覺不到了,短暫的時間裡頭也沒有辦法去回想起自己全部的人生,沒有跑馬燈什麼也沒有,腦海中只閃過幾個最...

© 千葉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