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葉玥

小說創作為主,包含自創文。
動漫方面有家庭教師、哈利波特、東京食屍鬼以及各種動漫的同人文。
大宗為主角受。

痞客幫的家:http://chianye27.pixnet.net/blog

囿 (桓信) 下

因為這篇一直貼不上lofter,我就請有百度帳號的朋友上傳了圖片檔案,請到下方下載:

http://pan.baidu.com/s/1bFM6B0

部落格版:

http://chianye27.pixnet.net/blog/post/324487440-%E5%9B%BF-%28%E6%A1%93%E4%BF%A1%29-%E4%B8%8B

囿 (桓信) 上

在桓騎軍以及飛信隊的會合地,擴珉。

兩軍在結束了一場激烈攻防與鬥智的戰爭之後,即便尚未完全攻克黑羊,但目前的戰況已經逐漸轉向有利於秦軍的態勢,在桓騎用了讓人意料不到的奇計盛大重創敵軍後,他們勝利的趨勢已經非常明顯,敵人雖然驍勇善戰卻不敵秦軍的撲殺,這樣一瞬間決定生死的戰局,飛信隊對於桓騎軍靈活的作戰方式也感到十分敬佩。


然而,根據敵軍最後敗逃方向的地勢非常可能是誘敵的陷阱,在貂和摩論不約而同的建議下,兩軍同一時間都決定暫且退回會合地,留下一半的軍隊駐紮在佔據的山丘上,而讓那些受損的士兵們得以回到本營休生養息。


然而,儘管兩軍的合作讓戰況轉為明朗,但對於桓騎...

酒醉(下)(賁信/恬信)

蒙恬忘記自己是什麼時候醒來的,大概是聽見了那兩個人的聲音後便半睡半醒的恢復了意識,一開始他只是好奇著王賁會不會又和信吵起來,他早已習慣看見他們兩個人互相鬥嘴的模樣,或許是性格的問題,也可能成了一種習慣,看著他們因為一點小事而鬧起來,自己則常常被夾在中間作和事佬,他和兩個人的感情都不算差,而身在其中也從未有不自在的感覺,蒙恬對於自己的這個位置感到愉快。


他真的很喜歡信和賁兩個人,即便他們三人的個性天差地遠,出身也不同,正因為這樣他更覺得這種生活一點都不會無聊——特別是他和王賁談起信時,總會覺得他們好像有一個需要擔心的弟弟,稍不注意就會作出一些傻事來,而到時王賁就會露...

酒醉(中)(賁信/恬信)

王賁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有這種焦慮感,或許是因為周遭過於吵鬧的聲音,人們喝了酒後大聲嬉笑的聲音總是容易讓他變得煩躁,就如同信所說的,他不懂與眾人玩樂的情趣。從小,他所出身的家世教會了他和身分不同的人保持距離,冷漠的父親是他所厭惡的對象,同時也是必須要贏過的目標,只有不斷的讓武藝進步,獲得更多的軍功,他才能夠擺脫父親給予的陰影,甩開那彷彿不像是在看著親生兒子的眼神。


他們的父子關係絕不算好,但結果卻諷刺地發現自己似乎越變越像那個男人了。


然而,因為戰爭,他遇到了和自己截然不同的人群。

或許正是因為處在這樣的亂世之中,只要擁有真正的力量,不論是誰都可以爬上來。...

酒醉(上)(賁信/恬信)

那一天,彷彿所有人的心情都被解放了,聽得見兵士們有人大聲狂笑,還有人哭泣,也有人唱歌,他們看起來一個個沉浸在高昂的情緒中,即使戰了一整天傷的傷、殘的殘,卻沒有一人想要現在就回營休息。


沒有什麼比連日來的辛苦所贏得的勝仗更美妙的,自然是要大肆慶祝一番,三個五千人隊的軍士們平時雖針鋒相對、互不相讓,如今也不管身分高低,或坐或躺或跳舞,一大群人混在一團分不清楚誰是誰的隊伍,只是慶祝著共同的勝利。

 他們高舉酒杯,不知道這已經是第幾碗下肚,現場充滿了歡愉的氣氛。


「嘿,你這個毛頭小子沒想到還真能夠把那傢伙的頭砍下來!」樂華隊的某個人大笑著喊。

「喂——...

前行之路(政信<-蒙恬) 慎

蒙恬最近發覺他的視線不知為什麼總離不開某個人,那是他的戰友之一,共同作戰幾次後已經足夠了解對方了,但還是像第一次認識那樣追著他的身影,像是期待他會做出什麼特別的舉動。

分明那個人的身姿並不雍容華貴,沒有氣度非凡,沒有運籌帷幄的本領,也沒有冷酷無情的殘暴,更沒有高貴的後山,或是魁梧龐大的身軀,那張滿總是帶著傷痕的臉也稱不上英俊迷人。


相反的,他穿得很破爛、單薄、隨便,而且身上到處都是血汙和泥土,他有些粗魯的動作和那豪不在意周遭的態度偶爾會做出些出軌的事情來,和軍士們不分高低的混在一起吵鬧,這些都顯示著他是一個身分低賤的人,沒有能夠彰顯他地位的家世,能夠爬到如今的地位都讓人著實...

Pianful (里艾) 上

Let me not pray to be sheltered from dangers but to be fearless in facing them.
別讓我為免遭危難而祈求,而讓我無所畏懼地面對危難 

Let me not beg for the stilling of my pain but for the heart to conquer it.
別讓我為止息痛苦而懇求,而讓我擁有一顆征服痛苦的心 


『沒有皮膚的狀態下這溫度太高了,這真的能燙死人啊!』
『喂,艾連,你不覺得熱嗎?』

漢吉分隊長碰觸我巨人化的手臂時這樣高聲的問。
不覺得,一點也不熱,不痛,那巨大的軀體就像是與...

Waiting Place(辛阿拉/微all阿拉) 05(完)

我捧在手上的,是即使擁有全能的所羅門之智慧也沒有辦法看透的東西。
『人的心』
我曾經很害怕這份硬是交到我手中的感情,但如今,我可以清楚的從那之中看到他脆弱、容易受傷的一面,還有他所懼怕的事物,那全部都讓我覺得既可憐又可愛。

「嗯…啊……」昏暗的房間中,傳來曖昧的聲響。

微風送進了房內將紗簾輕輕吹開,兩人的體溫彼此交纏著呼出了灼熱的氣息,將冰冷都驅散,在王的寢室中,像這樣的深夜不會有人來隨意打擾,畢竟是那個四處留情的無可救藥的王,只是至今他依然保持著未娶妻的決定,從來沒有迎進任何一個妃子。

「辛巴達…叔叔……」輕柔的聲音微微高昂起來,隨著體內被侵略似的佔有,喘息聲斷斷續續的在房間內迴盪,那被逼入極限的細長...

Waiting Place(辛阿拉/微all阿拉) 04


每次,看著那孩子的背影就會覺得他好像會到很遠的地方去。
但是我想他會留在我身邊,或者,我是希望當他了解這些事實之後,會選擇留在我的身邊。
不是其他任何人,我希望他選擇我一個人。

天空是一片湛藍,倒影在海面上,海水盪漾著銀白色的光芒,船一路上非常平穩的航行著,他們正在返回辛德利亞的航路,儘管廣闊的世界還有充滿驚奇的冒險總是吸引人,但回到久久未歸的故鄉也同樣令人雀躍不已,阿拉丁的心情因此而而激昂,他望著海面,忍不住漾起淺淺的笑容。
盤起雙腿坐在欄杆上,讓強風吹撫著他的頭髮,即使只要再往前一些就會掉入那深不見底的海水中,但他沒有絲毫的懼怕,迎著這陣風他只感覺舒暢。

與辛巴達同行的冒險是波瀾壯闊的,不論到哪裡都...

Waiting Place(辛阿拉/微all阿拉) 03

看到愚蠢的人類就感到無聊,所以,我喜歡戰爭,把那些無須存在的蟲子從這個世界上消除。
但是,看著那些在自己的慾望和命運中苦苦掙扎的人,不自覺的就想笑出來。

啊啊,那醜陋的面貌正是人類,就算是那個笨蛋國王也無法逃脫這種命運。

裘達爾的雙腳輕輕著地,落在柔軟的草皮上頭,雖然沒有與對方約在哪裡碰面,但不知為什麼就是覺得會在這個地方碰上他想見的人,那個孩子好像已經等了一會兒,坐在樹下靜靜闔著雙眼像是在休息著,裘達爾瞇起眼望著那個藍色的身影,即使很輕微,還是能夠看出在那瘦小的身影上纏繞的魔力的痕跡,那『曾經』是非常強力的魔力以至於到現在還可以對施術對象產生影響,可是裘達爾怎麼樣也想不透,以阿拉丁的力量沒有道理一...

Waiting Place(辛阿拉/微all阿拉) 02


他犧牲了很多東西,為了這個國家,他做了很多過去不願意做的事情。
因為我一直都在他身邊看著,所以比誰都更清楚。

賈法爾穿梭在積極籌備慶典的人們之間,慶典是這個國家不可缺少的觀光資源,一到了慶典舉辦的日子,也同時為這個國家帶來了廣大的商機,也給予了這個國家歡愉,不論何時,有富足的糧食才能夠像這樣一天到晚舉辦慶典,這也正象徵著這個小島國家的強大。

只是每次的慶典一到,賈法爾就會開始感到頭疼,傷腦筋的不是別的,通常都是王的事情,還沒有走出王宮,賈法爾就已經感到有些暈眩了,但這多半是因為昨夜熬夜計算預算的關係。
這時,他突然聽見了一個聲音呼喚他,抬起頭來就看見小小的身影隨著馬斯魯爾一起出現在他面前,賈法爾一看見...

Waiting Place(辛阿拉/微all阿拉) 01

他,受傷了嗎?
因為我所給予的話語而悲傷著、在痛苦著嗎?
我從未想要帶給他傷痛,我只是未能理解,在他那強大的光采之下所照射出的陰影的部分,但是當時的我只能夠說出那樣的話語,我只能夠看著他然後輕聲的道歉,因為我只能夠如此。

到了如今已經無法改變過去曾經發生過的事情了,我在模模糊糊之中意識到了『自己』正被某種寂寞的力量所束縛,但卻對於是否應該掙脫產生了些許的猶豫,我不願意傷害任何人,更不願意再傷害他。

因此我只能夠等著,等著,然後偶爾感覺到一份不屬於自己也不屬於他的悲傷。

……胸口突然不可抑制的疼痛起來。


This is the waiting place, for people just waiting.


和...

Come with me(裘阿拉)

大戰結束了。
雖然這不是第一次,但也不會是最後。
只是在一場巨大的浩劫之後人們開始提倡和平,希望不會再有悲傷、不會再有飢餓和死亡,人類是很強大的,就算失去了許多,他們也總是能夠再次重新站起來,創造新的文明,同時也會孕育喜樂與仇恨,那是一體兩面,永遠也無法消除的。

只是,在人類無法控制的世界劇變之下,總是會有人站出來對抗,可是憑藉著一己之力想要改變世界幾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擁有極端強大的力量,無法改變的命運帶來人的絕望,帶來悲傷。
而他就是為了消弭這一切絕望而存在的,跟隨命運所指引的方向,在必要的時候給予需要的人強大的可以改變這個世界所有命運的力量──人們稱之為『奇蹟』的力量。

他是為此存在的,能夠依照自己...

© 千葉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