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葉玥

小說創作為主,包含自創文。
動漫方面有家庭教師、哈利波特、東京食屍鬼以及各種動漫的同人文。
大宗為主角受。

痞客幫的家:http://chianye27.pixnet.net/blog

Crossroads 13 (S綱) (完)

沒有差很多的完整版



身體感覺很躁熱,頭腦也昏沉沉的,身上的汗水沾濕了衣服令全身感覺非常難受。

他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從小雖然也有幾次感冒生病的經驗,但是他總是會接受非常完善的照顧,病很快就會好了,因此他幾乎沒有嚐過像這樣全身發熱好像身體要融化一般的感受,在他感覺到極度的難受的同時,這份燥熱感終於慢慢消退了,而且身上濕黏的感覺也解除了,他陷入一片溫暖卻又柔軟的觸感之中,這是他的床,身邊有著熟悉的氣息令他安心,他可以好好休息。

 

當他終於睜開眼睛時,窗外透下的陽光相當溫暖,就和他與XANXUS對打的時候一模一樣的光線,這讓他有種時間從未流逝過的錯覺,然後他聽到身邊有人高興的叫他的名字,他轉過頭去,看見了獄寺喜悅的表情。

 

「綱吉,你終於醒了!」獄寺上前去低頭看著他,他的神情一下子變得柔和放鬆,「太好了,大家等你等很久了。」

 

「……我昏過去多久了?XANXUS呢?」綱吉忍不住想問,獄寺扶住了他。

 

綱吉坐起身才發現這裡不只有他和獄寺而已。

在獄寺身後還有九代首領以及幾個守護者站在那兒,他們在綱吉醒過來之前都在耐心等著,九代首領闔上手中的書本,從椅子上站起來走近綱吉的身邊,手伸過去輕輕的撫摸綱吉的頭髮,溫柔地注視他,綱吉回憶起以前也曾經有過這樣的時刻,父親做為彭哥列的首領總是很忙碌,沒有什麼時間顧著自己,但是如果他難得一次感冒生病,史庫瓦羅通報之後父親總是會過來陪在他身邊,所以他以前曾經很喜歡生病的時候。

 

「爸爸…抱歉,最後還給你添麻煩。」被溫柔碰觸著,綱吉滿足地笑了出來。

 

「不,你做得很好,綱吉,你很努力。」九代首領點點頭,和藹地拍了拍綱吉的肩膀,「你在戰鬥場上的表現所有人都看到了,今後家族內的人也不會再有人輕視你了吧,我一直都知道,你有一天一定可以證明自己的力量。」

 

「不過這樣的事情破壞了家族的規矩,讓您蒙羞了吧。」綱吉知道,很多人都不贊成他挑戰XANXUS,那是九代首領同意了這場戰鬥才能夠實行,也有人認為綱吉故意想要破壞彭哥列的規定,對九代首領的寬容感到不諒解,他做了這種任性的事情,內心感到相當抱歉。

 

「有什麼關係,我是九代首領,至少這樣的事情我還可以為你做。」九代聳聳肩,笑著,然後他停頓了一下後用有些寂寞的表情看著綱吉,「聽史庫瓦羅說你決定不繼續留在彭哥列,要去日本是嗎?」

 

「啊…嗯,是啊。」

 

「這樣啊,」九代首領有點猶豫地皺著眉頭,其實他並不想要讓綱吉過去,僅管這是綱吉自己下的決定,但是做為父親還是不想要自己的孩子離開身邊,他知道綱吉已經十四歲了,心底卻依然放不下,「無論如何都要去嗎?我做為你的父親果然還是不夠嗎?在這裡的生活你不喜歡嗎?」

 

綱吉愣了一下,他從來不知道九代首領是會對他示弱的,九代首領是強大的,不管在家族面前或是在自己面前,九代首領總是威嚴而且公正的,就算綱吉犯錯也不會包庇,但他居然會聽到身為首領的父親用那樣不捨的聲音對自己說出挽留的話語,他很高興。

 

綱吉伸手碰觸九代首領的手掌,「沒事的,只是去日本念書而已,又不是不回來了。」

然後綱吉有些靦腆地低下頭,搔搔臉頰,「而且我果然還是希望可以當爸爸的兒子,希望和XANXUS當兄弟。」

 

「你願意這樣想的話,我也沒有阻止你的理由,謝謝你,綱吉。」九代首領看上去有些感動,他親吻了一下綱吉的額頭。

 

身邊的守護者彎腰對他說了些什麼,綱吉知道一定是還有其他彭哥列的事情要處理,就算在這種時候彭哥列的首領還是有很多工作,而他已經占據了太多九代首領的時間,他想說不定是因為九代首領堅持要來見他,在他醒過來以前就已經待了一陣子,綱吉感到有些開心,這部分還是像個離不開父母的孩子,覺得自己太撒嬌了。

 

「綱吉,你就好好休息吧,我回去了。」九代首領起身,交代一些事情後便和守護者們一起離開,幾個守護者離開前還拍了拍綱吉的頭或肩膀,這才隨九代首領一同離去。

 

綱吉躺回床上,感覺到身體到處都很遲鈍,疲倦累積太多了,畢竟他不習慣實戰,要是這是長時間的戰鬥,說不定XANXUS會獲勝吧,自己這次也算是僥倖得勝。

他躺了一會兒之後,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和戰鬥的時候的衣服完全不同,而且也沒有戰鬥時沾上的泥巴或是血汙,大概有人幫他替換過,而且那些大大小小的傷口也都被適當的包紮,這令他感覺好多了,如果繼續帶著那樣的傷還有不乾淨的衣服睡覺的話,肯定沒有辦法像現在這樣感覺那麼輕鬆。

 

想起了剛剛在身邊的獄寺,他猜想說不定是獄寺在照顧他,想要道謝,但是這次卻沒有看到對方的身影,不知什麼時候對方離開了房間,說不定當他在和九代首領說話的時候就離去了。

發覺身邊沒有其他人,綱吉突然感覺有些寂寞。

 

「……隼人去哪裡了呢?」

 

正當他這麼想時,門卻又被誰悄悄的推開,綱吉期待地看著從門外走進來的人,想知道到底是誰。

踏進來的人臉上掛著一個淺淺的笑意,綱吉有些驚訝對方會在這裡,他以為史庫瓦羅會待在XANXUS那邊的,畢竟他們倆人都同時受了重傷,昏了過去,而XANXUS再怎麼樣也是瓦利安的BOSS,自己身邊有獄寺照顧,XANXUS自然是要瓦利安的人帶回去的。

然後綱吉突然意識到獄寺離開肯定是去叫史庫瓦羅過來了,獄寺很清楚現在讓綱吉見到誰會感到最開心,所以才這麼做,這讓綱吉打從心底感謝獄寺的細心。

 

「你好多了嗎,小鬼。」史庫瓦羅一進來就問,他快速逼近綱吉身邊,伸手觸碰微微發熱的額頭,「哈,溫度終於有下降了啊,真是太好了,繼續燒下去會變得更笨的。」

 

「你說話好過分啊,史庫瓦羅……我發燒了嗎?」聽史庫瓦羅的嘲笑可以大概知道自己醒來之前的狀況似乎不是很好,沒有想到自己還發燒了,「你沒有待在瓦利安沒問題嗎?XANXUS他不要緊嗎?」

 

「你蠢啊,XANXUS?那傢伙在兩天前就已經生龍活虎的,現在正指使瓦利安的人指使得高興呢。」

 

「咦?」綱吉驚訝的瞪大眼睛,「我、我睡了那麼久嗎?」

 

「呵,哪個人會像你這樣只不過是戰鬥一場就陷入昏睡,甚至還發起高燒啊?」史庫瓦羅回想起那時候真的是嚇壞人了,沒有人想到綱吉昏過去後不久,處理完傷口接著就發起高燒,醫生說是因為疲累加上傷口發炎造成的,史庫瓦羅沒想過綱吉居然會如此虛弱,從小綱吉幾乎沒有生過太大的病,想必很難受,九代首領說那很可能是因為綱吉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實戰過的關係,一下子把力量發揮到極限,會出現這樣的症狀是理所當然,但只要適應後就會改善了。

相較起來,一直都在危險的環境下生存下來的XANXUS,一會兒就恢復了。

 

綱吉聽了史庫瓦羅的描述之後,有些沮喪地低下頭。

「那麼,果然我還是輸給XANXUS了。」綱吉本來還有些驕傲自己可以贏過像XANXUS那麼強大的人,「他其實可以在我昏過去的時候殺了我,就算用盡力量把對方打敗,我也沒有辦法贏過他。」

 

「你說什麼話啊,說這種話才真的會被那傢伙幹掉。」史庫瓦羅有些無奈地笑了出來,手用力的揉過綱吉的頭髮,「你打贏了,大家看得很清楚,你的努力九代首領也認同了不是嗎?而且XANXUS那傢伙也是。」

 

「XANXUS?」綱吉抬起頭看著史庫瓦羅。

 

「他也有來看你,雖然只待了一分鐘左右吧。」

那時候,綱吉剛退燒不久時發現XANXUS居然走進來,然後盯著綱吉問他『到底怎樣了』,那幾乎要讓人以為他在關心綱吉的身體狀況,雖然最後聽了綱吉的狀況後只是丟下一句『虛弱的小鬼』後就離開了,但感覺起來對綱吉的敵意也少了許多,史庫瓦羅想XANXUS一定是也認同了綱吉的力量。

 

「……這樣啊。」綱吉露出一抹淺淺的笑容,然後他用手撫摸了身上的傷,「對了,傷口果然是史庫瓦羅幫忙包紮的吧,衣服也是史庫瓦羅換的?謝謝你。」

 

「什…你怎麼知道……」

 

「史庫瓦羅的事情我都知道的。」

綱吉帶著炫耀地輕笑,史庫瓦羅卻還是不明白為什麼綱吉會知道。

其實只要聽史庫瓦羅說話就能明白,雖然當他醒過來時史庫瓦羅並不在身邊,但是照顧自己的事情一定是史庫瓦羅親自負責的,他或許只是不太想要讓綱吉知道,對於明明身為暗殺者卻在拼命照顧病患這樣的事實感到羞恥,從以前到現在史庫瓦羅就是這樣,很好強,卻也很溫柔。

 

「這次真的謝謝你,我也可以完成我小時候的心願了,去日本和普通的孩子們一起上學,這都是因為史庫瓦羅的關係才能下決心。」綱吉有點期待,那到底會是什麼樣的感覺,除了獄寺外他也幾乎沒有同年紀的朋友,到那邊應該可以交到很多才對,只是不曉得自己的日語還行不行。

 

史庫瓦羅對那個道謝卻不太領情,沉下雙眼,那一瞬間史庫瓦羅的眼睛有些冰冷,隱約透出一股怒意,好像在質問一般,讓綱吉有些怯懦地低下頭,不知自己說錯了什麼話。

 

「下次別做這種危險的事情了,你知道和那個男人挑戰是多麼危險的事情。」史庫瓦羅覺得綱吉這次也有好運氣存在,如果不是XANXUS其實也沒有真的想要綱吉的命,甚至他似乎對綱吉本身有些好感,否則絕對不會那麼容易就結束,黑手黨是殘酷的,偶爾也會使用強硬的手段,而XANXUS應該可以完全體現這一點,他大可使用更骯髒的手段來取綱吉的命,幸好他沒有那麼做。

 

「嘿嘿,下次不會了。」綱吉抓抓頭髮,還想說什麼時唇上輕輕被壓上一個吻,「…嗯…」

史庫瓦羅眼神溫柔地看著他,漂亮的銀灰色的眼眸就在自己的眼前,讓綱吉胸口一陣緊縮,兩人的呼吸十分靠近,有時候綱吉不太清楚史庫瓦羅到底有沒有吻他,還是只是貼近著他,意識受到誘惑般被奪去了控制力。

 

「傷口感覺還疼嗎?」史庫瓦羅小聲問道,綱吉搖搖頭,「是嘛。」

 

「不過稍稍有點可以體會史庫瓦羅斷掉手臂後發燒的感覺,我一定無法忍耐那種疼痛。」綱吉輕輕嘆息,然後又迎接了一個小小的親吻,從剛剛開始他就懷疑史庫瓦羅根本沒有打算放開他,不知不覺史庫瓦羅的手完全環過綱吉的背部,吻偶爾分開的時候才讓綱吉可以好好呼吸。

 

「笨蛋,一輩子也別再受這種傷啊,你又不是想要成為黑手黨。」史庫瓦羅苦笑,自己的左手臂是不可能回來了,但是他並不後悔找劍帝挑戰的事情,那是為了變強才做的,他想綱吉肯定也不會後悔自己做出的決定才是,綱吉會去日本留學,然後他們將迎來分離,儘管不願意他還是必須要放開手才是。

 

史庫瓦羅彎下頭突然輕咬上綱吉的耳尖,綱吉顫抖了一下,驚訝地掙扎了一陣子,但只感覺到史庫瓦羅更進一步的用舌頭滑過他的耳廓,最後輕含住耳垂,史庫瓦羅抱住他的力氣比綱吉想像中更強大,就算想要稍微遠離一點也沒有辦法,稍稍有所抵抗的時候,史庫瓦羅變本加厲的用手指捉緊他的腰。


「史庫…你……」綱吉才發出聲音,脖子便被咬了一口,「你、你……」

綱吉用手壓住被咬的地方,看見史庫瓦羅臉上浮現一個有些危險的笑容,艷麗,綱吉一瞬間只想起這個形容詞,下一秒卻感覺到史庫瓦羅的短髮摩擦過自己的胸口,脖子上濕潤的氣息讓人緊張,溫熱的舌頭滑過肩膀,然後偶爾咬著皮膚,好像非常飢餓的貪求著肌膚的觸感。

 

「嗚……」稍稍感覺有些害怕,但是綱吉察覺到自己並沒有太大的力氣用於抵抗,或許是剛生病一場的關係吧,全身有些乏力,能夠使出的力量也只有平常的一半,這對於本來就比他力氣大的史庫瓦羅來說,根本稱不上掙扎。

 

「別抵抗啊,反正你也不討厭吧。」史庫瓦羅帶點嘲諷的語氣,平時的話他可能會看到綱吉緊張的模樣就立刻住手,從小開始就是那樣讓著綱吉,雖然常常抱怨綱吉挑三揀四,但是綱吉不喜歡的事情史庫瓦羅會忍耐著為他做或親自將它排除,但現在卻不一樣,綱吉的害怕源於史庫瓦羅身上那種強硬的、不願退讓的態度。

 

綱吉伸出手拉扯史庫瓦羅的頭髮,雖然不想這麼做,不過這是情急之下唯一的抵抗方式。

可是這麼一拉卻讓綱吉感到有些後悔,對方突然用力的抓住他的手往下一壓,像要懲罰他似的將他壓倒在床上,雙腳卡住綱吉的腰,綱吉一下子就陷入身後柔軟的枕頭中。

 

「哇啊!!」

 

「真是的,你原來有這麼麻煩啊。」史庫瓦羅稍稍急躁的說,好像本來以為綱吉完全不會抵抗的,低哼一聲,用左手的義肢抵住綱吉的肩膀,「如果義肢因為你的關係斷了的話,我會感覺很痛的,你應該不希望這樣。」話一出口,就感覺到綱吉的抵抗變弱,還有些不知所措,史庫瓦羅忍不住笑出聲,會因為這樣的原因而放棄抵抗的大概也只有綱吉了,雖然說出這種話的自己非常卑鄙,但他今天顧不上這麼多。


「……把你交給我吧,綱吉。」

綱吉聽到史庫瓦羅輕嘆,那聲音非常柔和。

他想起從小就在一起,史庫瓦羅總是有些不耐煩卻又溫柔的照顧他,那時候根本沒有想過會像這樣子對彼此抱有這種心情,他真的很需要史庫瓦羅,並且明白到對方也很需要自己,所以,就算短暫分開也沒有什麼好害怕的,綱吉忍不住闔上眼,彎起了微小的笑容。

 

 

 

 

 

 

 

 

「沒想到你會參加呢。」

在溫熱的午後,那個在宴會中出現的身影令人在意,雖然他不是今天的主角,卻還是引人注目。

不管怎麼說,如今綱吉要離開彭哥列前往日本留學的事情所有家族的人都知道了,可是綱吉沒有說什麼時候要去,結果還是來到XANXUS繼承首領的這個日子,綱吉似乎希望可以看過繼承典禮之後才放心到日本去。

 

「你說什麼啊,這句話用在你身上比較正確吧?」綱吉看著跟自己問候的男人,笑了,「骸,你居然接受我的邀請。」

 

「我討厭黑手黨的事情你明明應該很清楚,卻收到了邀請函,我才想要問你到底怎麼回事呢。」骸有點不太高興地看了看周圍,周遭的人的視線可不像綱吉這麼友善,「是我的錯覺嗎?他們好像很討厭我。」

 

「哈哈,因為之前我說了嘛,奪走彭哥列指環的就是骸,全部的人都知道骸就是敵人喔。」綱吉開心笑著,讓骸的內心泛起了一陣殺意,但綱吉的表情隨即變得溫和,看著他。

 

「但果然還是很高興你參加了。」綱吉輕嘆,他笑了笑,「我想讓你看看我的家族,這樣你也會知道為什麼我不想報復的原因吧。」雖然他不清楚骸是不是已經放棄接近彭哥列首領奪取身體加以利用的想法,但或許看到XANXUS後骸也不得不放棄,猶豫了一下,綱吉還是決定開口。

 

「骸,我一直都沒有什麼朋友,現在有了瓦利安和獄寺他們,我覺得很高興,所以……」

綱吉伸出手,視線直直看著骸,骸覺得那個視線相當的令人討厭,因為無法拒絕。

 

「想要我握你的手?」骸緩緩伸出手,就要握上的時候卻放下了,「哼,我不想成為黑手黨的同類。」

 

「是嗎。」綱吉聽了後笑了笑,放下手,「那麼,等到日本後再說吧。」

 

「不過,我現在就可以讓你消失在這個討厭的黑手黨宴會中,你不想離開嗎?」骸本來以為綱吉不想要待在這種地方,因為今天是XANXUS的繼承儀式,對綱吉來說或許也是難受的地方,可是綱吉卻搖搖頭。

 

「我還想再看一下,我最重要的家族的人們,難得有機會大家聚在一起。」

 

綱吉覺得自己並沒有說謊,現在他的內心已經不會因為XANXUS繼承的事情感到疼痛了。

之前,知道自己沒了繼承權,一切都被XANXUS奪走的時候真的很痛苦,就算心裡想著那本來就不適合自己,不是屬於自己的東西,卻還是感覺很討厭,對自己來說等於生存意義的東西被人拿走了,胸口不斷發疼著無法抑制。

 

可是現在卻不會感到痛苦了。

 

反倒覺得身在這裏是很自然的,因為這裡是自己的家族,所有人都是自己的家人。

遠遠的,貝爾和路斯利亞兩個人在嘻鬧著,他們還是老樣子胡來,而獄寺和里包恩兩人似乎正討論著什麼嚴肅的事情,總覺得和自己有關,另一頭的史庫瓦羅則是和迪諾在聊天,沒多久就聽到史庫瓦羅罵人的聲音,這是非常平和的畫面,彭哥列和往常一樣熱鬧而且和睦,之前那些指環的事情、爭鬥全部都消失了蹤跡,綱吉很慶幸自己和XANXUS之間的衝突沒有使得彭哥列變得破碎。

 

之後,自己可能要很久才能看到這樣的景象,所以他想要讓這景象停留在自己的腦內久一點。

雖然日本很陌生,但是他一點也不害怕,因為獄寺答應會和他一起過去。

 

今天大家的心情都有些騷動,看了剛剛XANXUS從九代首領手上接下彭哥列指環的嚴肅儀典後,很難不感到興奮。

綱吉自己也是,但是比起興奮,更像是放下了什麼。

這樣一來,自己也從黑手黨中解脫了。

綱吉這次真的感受到一種放鬆感,而且是很舒適的,沒有一點不甘心。

現在只有對於要和彭哥列分別感到不捨。

 

這時候,人群中出現了騷動,綱吉轉過頭去發現某個受人注目的焦點正往自己這裡過來,綱吉驚訝地張開嘴,但對方已經來到自己的面前,就好像炫耀似的什麼話也沒有說,看著綱吉,雖然壓迫感還是壓倒性地強大,但是綱吉感覺得出那紅色的眼眸裏頭卻已經沒有強烈的敵意了。

 

「XANXUS,恭喜。」綱吉開心祝福他。

 

「……不懂你為什麼可以那麼輕鬆的說出這種話。」XANXUS淡淡地說,他是打從心底覺得綱吉很奇怪。

 

「因為我已經做出了選擇。」綱吉接著他的話回答,XANXUS看著他,好像還想說些什麼卻想不到適當的話語,綱吉也能夠理解這種心情,他也是想要說些什麼話,但腦中一片空白,他們之前還全力對戰過,對於戰過一次的對手,總覺得可以明瞭彼此的心情,不太需要話語加以說明。

 

「你要做個好首領喔,XANXUS…大哥。」綱吉吞吞吐吐說出最後一個字眼,XANXUS瞇起了眼。

 

然後,他低哼一聲,「就算你不那麼說,彭哥列也一直都會是最強的。」

 

然後,XANXUS突然彎下身在綱吉的臉頰側吻了一下,說吻不太正確,或許那只是用臉頰輕輕碰觸了一下,綱吉的身體有些僵硬,但是他了解這親密的碰觸所代表的意義,綱吉感到眼睛有些酸澀,非常喜悅,那應該是XANXUS對於他剛剛那句無禮的『大哥』的回應吧,接受了,大概是這樣的意思。

 

父親之後,是兄弟,綱吉覺得自己得到了比彭哥列首領更好的東西。

他有些感嘆,雖然自己失去了親生的父母,不過對於現在的生活他依然覺得感激。

他呼出一口氣,然後他看向不遠處注視這裡的史庫瓦羅,綱吉露出輕笑,現在的自己已經沒有問題了。

 

 

 

 

 

 

門,慢慢的闔上,悄悄的腳步一點一點靠近在床上睡著的人,身為暗殺者的他已經習慣走路不會發出任何一點聲音,這是個安靜的夜晚,就和往常一樣安穩而且美麗,他回來的路上看到了滿天的星空,想起自己在黑手黨的日子似乎都沒有注意到西西里的夜空是相當迷人的,他畢竟沒有什麼時間去欣賞夜空什麼的,他一直都認為自己身在西西里是理所當然的,但現在卻突然有點想要讓眼前的人知道他看到的美好的事物。

 

他的手輕輕碰觸那褐色的髮梢,柔軟的觸感令人心情愉快,床上的人沒有穿衣服。

忍不住俯下身吻上對方趴著所露出的後頸,然後一點一點往下來到那白皙的背部,那已經不像過去一樣毫無瑕疵了,上頭有著一道顯眼的傷痕,是上次和XANXUS對戰時留下的傷痕,僅管令人心疼,但是這樣一來這個人也稍微像個黑手黨的模樣了,身在黑手黨卻從來沒有受過傷,對於黑手黨來說也是個恥辱。

 

史庫瓦羅眷戀地在對方的背上落下連續的輕吻,用不會讓對方感到痛的力氣壓住腰部上方的位置,就在他以為綱吉絕對不會因為這樣就醒過來的時候,卻感覺到下面的人動了一下,史庫瓦羅瞇起眼,然後露出一個笑。

他的吻卻沒有停下,反而有點壞心的咬上對方肩膀。

 

「醒著?」

 

「因為、因為很癢啊……」綱吉忍不住笑出來,他的身體開始微微顫抖,然後側過臉看著壓在他背後的史庫瓦羅,「我也想裝做不知道的,但是史庫瓦羅你……」

 

「哼,看來是昨天晚上還不夠讓你熟睡啊。」史庫瓦羅有些壞心地說,看綱吉臉上微微泛紅。

 

綱吉翻身過來望著史庫瓦羅,然後伸出手輕輕碰上史庫瓦羅的臉頰,好像想要確定完好無缺的碰了碰。

他的手指感覺非常溫暖,在外頭吹寒風回來的史庫瓦羅覺得那溫度非常舒適。

 

「任務,很順利嗎?」

 

「你在對誰說話啊?當然不可能有任何問題的吧,哪裡都沒有受傷,安心好了。」

 

「這樣啊,太好了。」綱吉輕聲嘆息,然後他語帶調侃的繼續說下去,「先說好,一般來說不會有人在做了這種事情後結果半夜跑出去出任務的喔,居然還偷偷溜出去,史庫瓦羅很過份呢。」史庫瓦羅愣了愣,沒想到會聽到綱吉這樣抱怨,他低笑一聲,手壓上綱吉的頭髮。

 

其實綱吉知道的,史庫瓦羅現在已經不再是負責保護他的人了。

現在的史庫瓦羅做為暗殺者,也是下一任首領的雨之守護者,更是瓦利安的首領,因此身兼多職的他正是非常忙碌的時刻,XANXUS才繼承沒有三天,他需要做的事情非常多,不一會兒就有任務等著他去執行,暗殺更是在深夜才能夠做的任務,綱吉很清楚做為暗殺者的史庫瓦羅看來總是非常開心,在戰鬥中追求最強的他總是帶著很棒的笑容,但是,當他躺在床上聽到史庫瓦羅悄悄離開房間的腳步聲時,綱吉的心情居然如此的複雜。

 

自己將要離開這個危險的世界,而史庫瓦羅依然留在這裡,留在這個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死去的黑手黨的世界。

史庫瓦羅和自己本來就有所不同,綱吉很清楚,但是他希望史庫瓦羅安然無事的願望並不會改變。

以前因為史庫瓦羅總是在自己身邊,所以不會感到不安,但現在決定要離開西西里,竟開始害怕了。

 

「綱吉?」注意到綱吉微微悲傷的表情,史庫瓦羅輕聲的呼喚他。

 

「我離開的話,史庫瓦羅也會安然無事的吧?」綱吉忍不住問,史庫瓦羅面無表情地望著他,目光卻很柔和,「我什麼都可以放下,因為已經決定好了,但果然只有史庫瓦羅的事情……」

 

「傻瓜,我不可能會死的。」史庫瓦羅露出一個笑,他闔上眼,收緊了手臂,「我跟你保證。」

 

「我沒有辦法和以前那樣天天看到你,所以變得擔心起來了,但是我不想要跟你說跟我一起離開這樣的話,跟我一起去日本過著安全的生活,這樣很自私吧?」綱吉輕聲嘆息,他說出來了,這是他自私的想法的一部分,但是他並不想要這麼要求史庫瓦羅,史庫瓦羅要在黑手黨裡頭才能夠成為真正的他。

 

史庫瓦羅有一段時間什麼也沒說,只是抱住了綱吉的身體,而綱吉也伸手環過他的胸口。

史庫瓦羅知道綱吉的軟弱之處,但那肯定是出於對自己的擔憂,這份擔憂感覺起來並不壞,他反而更加憐惜,其實要說不捨的話,說不定自己殘留的眷戀比綱吉更多,畢竟從小到大都是他照顧綱吉,綱吉是屬於他的這種想法如今要捨棄,要將綱吉交給獄寺隼人,未來綱吉可能會有其他的好友,而自己無法踏入那個世界,這種忌妒的感覺綱吉不會明白,恐怕永遠也不會明白。

 

因為,就算自己身在黑手黨,綱吉應該也很清楚他不可能會去看其他的人。

一旦決定的對象就一生不會改變,史庫瓦羅也算是稀有的人種了吧。

 

『因為史庫瓦羅很傻、又執著,非常固執啊。』綱吉聽到他那麼說時曾經這樣笑著,能夠為了變強將自己的左手臂乾脆砍掉的史庫瓦羅,總是一直線的想要完成什麼就毫不畏懼地前進,決定輔佐XANXUS的事情肯定也同樣不會改變吧,一旦下了什麼決定就不會動搖,會一直持續下去,綱吉很清楚他的這種個性,很傻,卻也比任何人都更純粹。

 

綱吉後來笑了笑後開口說,『但我就是喜歡史庫瓦羅這種地方。』

 

 

 

「你是明天幾點的飛機?」

 

「……早上八點喔,只剩下四小時了。」綱吉看看床邊的時鐘,如今是凌晨四點多,然後他回頭看著史庫瓦羅面露困擾的臉,他笑了一下,「我知道的,你有任務吧,最近真的好忙,因為大哥剛當上首領的關係吧。」

 

「綱吉……」史庫瓦羅很想要把工作推掉,去送綱吉,但是綱吉卻搖搖頭。

 

「工作小心,」綱吉笑了,他抬起頭在史庫瓦羅的額上輕吻一下,「別忘了你跟我保證的事情。」

 

「啊啊,我不會死的,絕對不會。」

 

「嗯,這樣我就放心了。」綱吉低下頭,然後他又再次抬起頭時看見了史庫瓦羅那雙銀色的眼中漂亮的光芒,他的手指輕輕撫摸史庫瓦羅的短髮,這個漂亮的顏色大概短時間內不會看見了,就在碰觸的時候,史庫瓦羅抓住了他的手然後低頭親吻他的手指,綱吉胸口充滿了暖意。

 

然後他了解了,這個時候史庫瓦羅比他更加焦躁,本以為史庫瓦羅不會像自己這樣動搖的。

結果卻和想像中相反過來了,現在綱吉反而是比較不感到焦躁的那個人。

 

「沒關係啦,反正又不是不會見面了。」綱吉輕聲說,試圖安撫史庫瓦羅的不安。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綱吉早晨被吵鬧聲吵醒後慵懶的爬了起來,他伸展四肢,走到鏡子前面脫下了睡衣,實在無法忽視自己背部的傷口,但這是值得紀念的勳章,他想起了臨走前XANXUS好像很不願意他來日本似的,在最後一天還問他『幹嘛要去日本』這樣任性的話,差點沒用首領命令將他留下來,如果真的用了首領的權力的話,自己恐怕出不了機場。

幸好對方還算是沒失去理智,沒有這麼做。

 

鈴鈴…鈴鈴……

 

綱吉將響了好一會兒的鬧鐘按掉,一邊換上學校的襯衫還有外套,他今天是不能夠遲到的。

穿上這套看來有點幼稚的淺色學生制服,他反而感覺很新鮮,從小到大因為九代首領和守護者對他非常寵溺的關係,他的衣服都是特別訂製的,量身打造,不但完全合身而且材質非常好,綱吉十歲以前的童裝還是有特別設計的樣式,而大概過了十歲以後就幾乎每天都穿西裝行動,現在他穿上符合自己年紀的學生制服,看起來反倒是有些不習慣,但是他很滿意鏡中的自己,這樣一來也可以實現他多年的願望了,和一般同年的少年一樣去上學,交朋友,而且是普通朋友,不是暗殺者、黑手黨啊、殺手啊或是可怕的犯罪者之類的。

 

綱吉來到客廳就看見下人為他準備好的早餐已經放在桌上,他現在住的房子相當寬敞,雖然遠遠不及以前彭哥列的本部,但在並盛這一帶似乎是相當豪華的房子,當然也有著服侍他的僕人,只有這件事情綱吉不管怎麼推拒,九代首領也不願意讓步,說什麼都非要找人照顧他,而且這些人裡頭還有些人是身手相當好的戰鬥員,除了要負責保護他外也要隨時回報首領綱吉的生活狀況,感覺到自己還是被當作小孩子一樣看待和保護,綱吉有些開心也有些無奈。

 

他坐在餐桌前吃了起來,雖然以前也是這樣老是一個人吃早飯,但和現在這種感覺不太相同,過去對於一個人的早晨總是感覺很寂寞,對於接下來的一整天感到徬徨不安,直到史庫瓦羅出現才會感到心情好點,但現在卻有些期待,就在他傻笑的時候,一個小小的身影從房裡走出來,突然跳上餐桌,讓綱吉差點把牛奶打翻。

 

「看你這傢伙的打扮,黑手黨過久了,連學生領帶都不會戴啊。」

 

「咦?」綱吉愣了愣,還來不及伸手調整,里包恩就幫他把領口拉好了,「謝謝,里包恩……」

 

「今天可要好好的表現啊,別讓九代首領蒙羞。」

 

「知道了啦…只是上學而已……」雖然是這樣,但綱吉也不敢說太大聲,因為里包恩還是帶著真正的手槍的,儘管日本的法律不允許,但果然這些犯罪者還是可以利用各種方法偷渡過來,綱吉感到有些不安。

 

里包恩說表示他在彭哥列的任務已經結束了,就跟著綱吉一起來了,綱吉從來沒有聽過他說要一起來,里包恩說無法放著綱吉一個人到日本去,而且因為他是綱吉的家庭教師,而教學還沒有完全結束。雖然聽來是有點牽強的藉口,但他對於里包恩要一起過來感到很開心,不是選擇了身為首領的XANXUS,而是做為一個普通人的澤田綱吉,本來他都做好和大部分的熟人分離的準備的。

 

此外,除了里包恩,還有一個犯罪者也跟過來了。

 

「骸他好像說他想要去黑曜,結果不願意和我一起上學啊,有點寂寞呢。」綱吉說著,笑了笑,那個傢伙居然會在日本出現他也有點吃驚,但好像只是來玩一玩,不知什麼時候膩了就會消失,「他嫌並盛的制服太醜了。」

「別和那傢伙有什麼深入的來往啊,那傢伙很危險的。」

 

「嗯,我知道。」綱吉點點頭,「不過我想應該沒問題的,反正我會打贏他。」

綱吉覺得自己已經不會對自己的力量感到不安了,這份可以和XANXUS打成平手的力量,他並不想要因為來到安穩的生活就遺忘,這份力量是他的驕傲,也是他和彭哥列之間的聯繫,雖然他也有討厭彭哥列的地方,但是大部分是喜愛的,就算是凶惡的犯罪組織,對自己而言也是應該回去的『家』。

 

吃完早餐沒有多久,門鈴就準時的響了,綱吉帶著高興的笑容走過去推開門。

馬上迎接一個大大的笑容,獄寺就站在門外等著,他也換上了並盛的制服,即使是並盛的制服在他穿起來還是一樣的瀟灑帥氣,那是綱吉無法展現的氣質,往常獄寺總是一副冷漠的模樣,只有在面對他時的才會變得如此表情豐富,獄寺看到綱吉穿著並盛的制服,興奮地稱讚起來。

 

「早安,BOSS,你穿並盛制服非常的好看啊,雖然西裝也很好看,今天要一起上學吧?」

 

「隼人,那個稱呼不是說了不要這樣叫了嗎?」綱吉有點無奈,不知為什麼獄寺對他的稱呼從本來的『綱吉』變成了『BOSS』,雖然也不討厭這樣的稱呼,但明明已經不是黑手黨卻被那樣叫著,總感覺有些不好意思,「早安。」

 

「……您不想要坐車過去吧?所以我們一起走路去吧,時間還足夠,今天儘管交給我帶路吧。」

 

獄寺拍拍胸口,很自信的模樣。

綱吉愣了一下,心裡頭鬆了口氣,果然獄寺是明白他所想的,為他都準備好了。

 

綱吉很清楚自己的身家確實和一般人不同,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也不是丟臉的事情,但是到了日本他果然還是想要和普通人那樣生活,一到日本時,下人便開車載他去過去父母剛死時在日本照顧過他一段時間的阿姨家,結果讓對方顯得非常害怕,後來談話之後也從那邊了解了很多過去自己父母的事情,僅管都去世了,而且也沒有多少記憶,但綱吉有印象他們都是很溫柔的人,從那裡也得到了過去自己家的鑰匙。

 

日本給他的感覺非常親近,這裡是他的故鄉,也是出生地,他暫時不想讓同學知道他的出身,除非真的交到了彼此之間可以毫無保留、值得信賴的朋友,到時候再告訴對方自己其實是黑手黨的事情。

 

綱吉想到這裡就露出了滿足的微笑,「那麼,帶路就交給你囉,隼人。」

 

 

 

 

學校真的是很平和的地方,綱吉心想,一直以來接受里包恩的教導所以他的課程總是充滿了危險,一不小心就要閃避突然飛來的子彈,從小都被保護著而不允許去上學的他如今是並盛中學的學生了,當走到校門口附近時就可以看見很多和他同樣穿著的學生三三兩兩走進校門,而且他們也都聊著一些沒有什麼重大意義的話題,看來很開心的模樣。

對綱吉而言這些都是初次見到的景象。

 

「BOSS,這裡,您的班級是2年A班。」獄寺才剛說完,突然聽到了一聲恐懼的驚呼。

 

綱吉和獄寺兩個人同時轉頭過去,就在距離綱吉他們不遠處站著一個黑色的身影,綱吉很訝異的看見對方的手上拿著金屬製的拐子,而那很明顯是在打架,或者該說單純欺負弱者,因為驚呼的學生很明顯毫無反抗之力,本以為這裡是很平和的普通中學的,卻有個人拿著拐子站在門口毆打學生,綱吉還沒有反應過來時,那個學生害怕地往後爬了幾步,然後站起來就往綱吉這邊跑,結果一把將綱吉撞倒了。

 

眼看那個逃跑的學生一下子不見身影,綱吉覺得自己無端被波及,而且,眼前這個人似乎並非善類。

綱吉抬起頭來,那身穿黑色的學生制服的男人眼中透著一絲冰冷,不像XANXUS那樣可怕的威壓感,卻有另外一種令人顫慄的殺氣,綱吉一下子就了解到眼前這個人是很強的。

 

「你是?」對方看到綱吉時卻有些疑惑的皺起眉,「這個學校的學生嗎?沒見過的臉。」

 

「我、我是…今天、今天轉學過來的。」綱吉慌張地回答,他不想要第一天就惹上當地的地痞流氓,他很清楚如果惹上那種人的話就會很難平靜的過活,就像黑手黨管理的地盤那樣,「您、您好。」

 

那個人卻只是望著他一會兒,突然朝他伸出手,綱吉愣愣地看著那隻手,有些猶豫的握住後被拉了起來。

綱吉對於眼前的人釋出的些許善意感到開心,似乎不是那麼可怕的人。

 

「衣服要穿整齊,剛剛被撞亂了吧,第一天上學的話別遲到了。」對方有點冷漠地說著,卻伸手將綱吉被扯歪的外套拉好,這個人似乎對綱吉並沒有敵意,卻覺得他歪扭的制服很礙眼,「進去吧,要是遲到就咬殺你。」

 

「是、是!!」不知為什麼,居然使用了敬語,綱吉自己本來是黑手黨的上位者,卻感到這個明明應該是普通學生的人身上有著自己無法違抗的壓力,他本來打算和獄寺一起進去,卻在最後停下腳步,「請問,可以告訴我您的名字嗎?」

 

那個人有些訝異的轉過頭,因為這個學校裡頭幾乎沒有人不認識他。

轉學來的人應該也不至於生活在並盛卻不知道他才對,但是綱吉的眼中沒有一般學生對他的懼怕,明明好像是個有點懦弱的草食動物,卻有著一點奇怪的氣息,和其他人不太一樣,當然他身邊的那個灰髮的男人也一樣。

轉學生,記得好像是有這回事,是從義大利過來的在這個奇特的時期的轉學生,草壁昨天有告訴他。

 

「我、我叫澤田綱吉,請多指教。」綱吉恭敬地彎腰。

 

「雲雀恭彌,這個學校的風紀委員長,記清楚了。」雲雀說完那句話後就轉身離開了,留下綱吉和獄寺。

 

「那傢伙囂張什麼啊,真是的,對BOSS那麼不禮貌――」

 

「雲雀學長啊……」綱吉沒有聽見獄寺在一旁的不滿抱怨,輕輕念著對方的名字,然後笑了出來,「雖然有點恐怖,但好像不是壞人,要是可以成為朋友就好了。」

 

好不容易,在校門口被拖了一些時間但還是趕上鐘響,沒有遲到。

在向班上的同學介紹名字之後,綱吉便被安排到窗戶旁邊的位置,旁邊的桌椅卻是空著的,但應該有人坐,因為上頭還掛著一個書包,只是書包的主人不知道在哪裡。在自我介紹時綱吉就很清楚的意識到,顯然獄寺比他更受女孩子們的歡迎,在介紹到獄寺時女孩們發出了嘻笑的聲音,他們兩人似乎因為是從義大利過來的轉學生而充滿了神秘感,到了下課時間後獄寺便不耐煩地被一群女孩子包圍著問東問西,綱吉只是帶著淺笑望著那和樂融融的情景輕笑,僅管獄寺看來很痛苦。

 

『喂,山本去哪裡了。』

 

『又翹課去練習了吧,那個傢伙,因為比賽接近了,哈,這樣他下次的考試一定要補考了吧。』

 

『你也差不多啊,你的成績還不是……』

 

男孩子們在旁邊說著什麼,綱吉不一會兒望向窗外,這個學校似乎有棒球隊的樣子,還有其他田徑、柔道、拳擊等等的社團活動,學生們看來都很有活力,他對於社團有些興趣,畢竟那是黑手黨的世界沒有辦法參與的東西。

但綱吉總覺得自己應該是運動白癡,就算戰鬥力強,不代表會運動。

 

「綱吉君。」

這時候,一個溫柔的聲音喚了他的名字。

他抬起頭來看到了一個漂亮的女孩,一頭橘色的頭髮和燦爛的笑容,這個女孩居然沒有去找獄寺而是來找他說話,令他有些欣喜,他知道對方的名字,叫做京子,因為好像在班上非常有名。

 

「綱吉君是從義大利過來的吧?日語卻說得很好呢。」

 

「嗯,因為我本來是住在日本的,後來才搬到西西里,最近才又回到這裡來。」綱吉笑著回應。

 

「如果對班上有什麼不習慣或是有問題的地方,就跟我說吧,以後也多多指教喔。」

 

京子的笑容讓綱吉微微心動,是個善解人意的女孩,如果不是心底有了史庫瓦羅,說不定他會有些心動。

 

「……謝謝妳。」

 

第一次感覺到如此單純的善意,這些人不知道自己是黑手黨,不知道自己是高位權力者。

所以他們既不會害怕他也不會故意討好他,說不定還會對自己懷有惡意,即使如此這才是自然的狀態。

而在這個時候還可以得到一點關心和善意的話語,綱吉認為自己回來日本的決定並沒有錯誤,在這個地方應該可以做為澤田綱吉――而非一個黑手黨――度過平靜而且充實的日子,這是他夢寐以求的日子。

然後綱吉輕輕闔上雙眼,嘴角上揚起一個弧度。

 

 

 

 

 

 

 

 

灼熱的鮮血從傷口處湧出,他坐在椅子上頭讓路斯利亞幫他包紮治療。

這種程度的傷口不算什麼,沒有幾天就會痊癒了,他最近可不能因為這種小傷就休息,因為最近的狀況不太樂觀,XANXUS當上首領後的一年後便有人挑釁彭哥列,就是當初那些不滿XANXUS成為首領的人們,可以理解他們的想法,因為他們的BOSS被XANXUS幹掉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但是背叛彭哥列的行為是不被允許的,所以只能夠戰鬥將他們掃除,XANXUS可不是一個會輕易原諒背叛者的人,即使綱吉勸他要多寬容,但那只限綱吉開口請求的時候。

 

「BOSS,你的傷可能暫時不能夠戰鬥啊,這樣會很危險的。」路斯利亞有點傷腦筋的說,他看史庫瓦羅好像還想出去再戰,他們現在被困在某個建築物裡頭,外頭都是敵人,「不如就交給小貝爾吧,他正玩著呢。」

 

「喂,這點傷算什麼,快點弄一弄!!別廢話一堆!!」

 

「……哈啊,BOSS你這樣子會早死喔,總是虐待自己的身體,明明就算你不出去也會解決的……」

 

「你說什麼啊,混蛋,我是不會死的!!」史庫瓦羅吼著路斯利亞。

 

他低哼一聲,是啊,他沒有那麼容易死的,就算陷入很危險的狀況中他也不曾覺得自己會死,他答應過的事情絕對不可能違背,如今的史庫瓦羅的頭髮已經留到了肩膀下方一些,銀色的頭髮上還有臉上都沾著觸目驚心的血跡,雖然有些是他自己的血,但大多是敵人的。

 

這並不是很危險的戰鬥,畢竟瓦利安很強,要消滅這小小的反抗勢力也只是時間的問題,而且在瓦利安加入了列威和瑪蒙後就變得更加強大了,因為XANXUS的繼位,短時間內就讓彭哥列比以前更加令眾人畏懼,一下子用強大的力量控制了大部份的黨派,XANXUS和溫厚的九代首領不同,是個作風非常強勢的首領。

但他似乎也有好好的在做事就是了,雖然實在很難想像。

 

「喂,弄好了吧,弄好就別檔路,閃開!!我要去把那些雜碎給剁了。」

 

「BOSS~~~」路斯利亞想要阻止,但是無法擋住想要出去繼續戰鬥的史庫瓦羅。

 

在這爭執不下的時刻,一個瘦小的身影出現在窗口,他輕巧地跳進來,王冠在頭上閃閃發光的,他手中好像拿著什麼並帶著一個有些不懷好意的笑容,看著眼前愚蠢的爭執他開口笑道。

 

「嘻嘻,我拿到了好東西喔,剛剛部下那邊交過來的,既然長毛你那麼想要去戰鬥的話這個我就收起來了。」

 

「臭小鬼!說了你要叫我BOSS的,什麼事?」史庫瓦羅瞇起眼,充滿殺氣地瞪著貝爾。

 

貝爾晃了晃手中的一張明信片,咧開嘴充滿嘲諷的笑,「從小綱吉那邊寄來的,手寫的明信片,很珍貴的喔。」

 

「拿來!!!」史庫瓦羅一腳踏上前去就把那封信從貝爾手中搶走,他似乎也不急著要繼續去戰鬥了,綱吉寄來的信比起眼前的戰鬥更加重要,反正戰鬥就算他不出馬隊員們也會自動的解決,他只是無法閒著而已,聽說鯊魚如果不動的話就會死掉,路斯利亞忍不住覺得史庫瓦羅也是如此。

 

史庫瓦羅將明信片翻到寫字的那面,綱吉是用日文寫的,而那張明信片上的圖案是他還有他的那些朋友的照片。

史庫瓦羅瞇起眼盯著那張照片,似乎過得很不錯,照片中綱吉的表情看來比以前在黑手黨中生活時來得耀眼,過去的他總是看見綱吉有些憂鬱的表情,對於自己的無力而懊悔的神情,對於只能夠依賴著父親的光環而在黑手黨中生活的自己感到不耐煩,但現在去了日本後的綱吉已經不再露出那樣的神情了,除了接受補考時似乎會心情低落外,似乎過著很無憂無慮的生活,而且交了不少朋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史庫瓦羅

 

不要老是逞強不斷出任務,偶爾也要好好的休息,雖然XANXUS大哥好像很會奴役別人,但稍微跟他說一下應該也是可以的吧,不知道他最近過得怎麼樣,請幫我跟他問好,喔,還有不管現在對付什麼敵人,拜託放他們一條生路。

 

我現在過得很不錯,雖然期末考還是大失敗被里包恩教訓了一頓,但是總算是和山本一起把補考考過關了,都是隼人的功勞呢,里包恩說他這麼多年來教育失敗,我真的有那麼笨嗎?

今年的暑假我應該會回西西里一趟,雖然到現在還是沒有辦法坦率的告訴山本和京子他們關於我的出身是黑手黨人的事情,但總有一天我會跟他們說吧,到時候也想帶他們來彭哥列看看,雖然覺得了平大哥會不太高興我帶京子來。

 

雲雀學長…雖然很恐怖但其實也是個不錯的人,最近總是來找我想跟我打一場,果然是已經穿幫了吧?

跟他戰鬥的話總覺得會很麻煩,除此之外他其實挺好的。

我總覺得他會很想要來彭哥列,可能會找XANXUS大哥或者你打一場之類的。

 

京子真的是個非常溫柔的女孩,我不太擅長應付她哥,剛到這裡時京子就幫助了我很多,雖然我能感受到其他男同學憎恨的目光,如果我不是喜歡史庫瓦羅的話總覺得會喜歡上她呢,啊,我沒有移情別戀喔。

所以放心吧,我還是和以前一樣很喜歡史庫瓦羅,偶爾會覺得想念彭哥列的大家。

 

期望可以早一點和你、爸爸、守護者叔叔們還有XANXUS大哥見面。

你應該會來接機吧?我會提早告訴你我的飛機班次,那天請不要排任務。

 

綱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哼,小鬼要過來了。」史庫瓦羅低哼一聲,雖然語氣沒有變化,表情卻顯得很開心,「看來在那邊過得還不錯。」

剛剛因為敵人而煩躁的模樣也都消失了,史庫瓦羅的眼中透出一點笑意。

 

「太好啦,這樣子首領也會暫時不會那麼兇惡了吧?最近任務多到快操死人啦!」貝爾抱怨著,史庫瓦羅瞪他一眼,因為貝爾根本沒有好好工作,貝爾看來也挺開心的,如今他已經是瓦利安中相當熟悉任務的人了,忍不住想起他剛被綱吉帶回來時的樣子,比起那時候,貝爾確實稍稍成長了一點點,就只有一點點。

 

「現在要在綱吉來之前先把這些傢伙解決掉,不然沒完沒了,到時候綱吉要過來也會很麻煩,知道了嗎!小的們!!」史庫瓦羅對著貝爾和路斯利亞大吼,他們兩人都點點頭,史庫瓦羅心情不錯地笑了一聲,「走吧!!」

 

史庫瓦羅和其他人一起離開了躲藏的建築物,他們對於隱藏已經膩了,接下來就是把敵人全部擊倒。

不一會兒外頭就傳來淒厲的哭喊聲,還有某些人狂傲的笑聲。

 

 

 

 

FIN

 

作者廢話:

終於貼完啦!

最近忙著弄本子就沒有時間寫連載,但我先把這篇貼完了,也修了不少地方。

當初寫交換身分就覺得很有趣,這種半架空我很喜歡。

於是趕謝大家看到這裡,我會再搬其他的文……

不知道會不會有一天把所有的文都搬完呢?(感覺遙遙無期


评论(13)
热度(95)

© 千葉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