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葉玥

小說創作為主,包含自創文。
動漫方面有家庭教師、哈利波特、東京食屍鬼以及各種動漫的同人文。
大宗為主角受。

痞客幫的家:http://chianye27.pixnet.net/blog

Love and Betrayal 10 (G綱)

那一天晚上,喬托很少有的和綱吉談起過去的事情,包括他過去的生活,他曾經擁有的家人,喬托說著自己是個『安靜沉默的孩子』時,露出了一個淡淡的苦笑,他避開了家族死去的事情只談了開心的那些事。

綱吉想起了與喬托談論日本和家人的自己,好像也是這個樣子,顯得更孩子氣一些。

第二天陽光照在眼皮上時,綱吉才從溫暖的被窩中醒過來,有些忘記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空氣中帶著淡淡的紅茶香氣,從窗邊透下的微弱陽光落在身上感覺溫暖無比,綱吉慢慢的睜開眼睛一時間卻忘了自己身在何處,這不是他那間小小的臥室,因為他的臥室陽光會照在他的腳上而不是如此灑落在他眼前,而且一道燦金色的光芒在他有些迷茫的視線中閃耀著,他過了好久才真正察覺眼前的景像,那是喬托的金色頭髮。

「起床了,綱吉,就算要睡懶覺時間也已經不早了。」


「嗯…初代……首領。」

 

小聲的喃喃自語,但眼前低下頭注視他的人聽見後只是停頓了一下然後露出有點無奈的微笑。

「又是初代首領嗎,不過,算了。」


「嗯…早安,好睏……」


那雙手輕輕撫上綱吉的頭,這小傢伙昨天陪他說著話直到深夜後來突然睡著了,瑟縮在他的沙發上,儘管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決定將他抱上從沒有第二個人躺過的自己的床上,和誰一起入睡這是第一次,不是那麼習慣,將自己最脆弱的時刻曝露於人前的事情他過去從沒有做過,不過,看到眼前的人睡得那麼熟就覺得自己多慮了。


僅只一次,就這麼一次吧。

「啊,喬托!」綱吉這時候終於清醒了過來,急忙從被窩中爬起來,「我昨天難道……」


「大概是聊了太久,累了吧。」喬托看綱吉臉上有些不好意思的微紅,並沒有太介意,「你睡在我這裡。」


「呃、真、真的很抱歉!」


「沒關係,不是你需要道歉的事情,倒是讓你陪著我一整夜。」


綱吉看著喬托從床邊離開的背影,今天的他看起來似乎精神好了一點,身上也換上了他經常穿著的那件短背心,領角和袖口都完美的摺好,昨天,綱吉聽喬托說了很多過去的事情,都是一些細碎的往事,看見喬托流露出不同以往的表情,面對綱吉的追問喬托一件一件回答了,兩個人好像忘了碧安卡逝去的事情一樣的聊到深夜,儘管,並沒有辦法遺忘這件事情。


只是,當這樣聊著過去的事情時,喬托好像就會顯得稍微開心,綱吉就這樣陪在他身邊度過一整夜。


「去梳洗一下吧,然後過來吃早餐。」


「好、好的。」綱吉踏出腳步下了床,踩在有些冰冷的地板上發覺自己的鞋子也被脫下放在遠處的鞋櫃裡頭,這麼說來,幫他脫鞋、抱他上床的人都是喬托了,想到這裡就覺得自己昨天居然在喬托面前睡著真是件很難為情的事,明明自己就是為了來安慰對方的,卻反而被人照顧。


當他從浴室中走出來時只看見喬托坐在窗邊的小桌子前正在幫忙分著吐司,抬眼看見綱吉出來就微笑了一下,這讓綱吉內心動搖了一會兒,他總覺得這溫馨的氣氛有些奇怪,不,應該說到現在還沒有任何感覺表現出來的喬托比較奇怪,到昨天,他們已經接吻兩次,第一次喬托沒說清楚原因,只用了意義不明的話敷衍了他,而第二次,綱吉覺得若把那當做安慰的行為,還是有點不妥當的,但他卻尷尬得不敢問喬托這個問題。

何況,在碧安卡剛逝去的這個時候,再美好的事物都顯得黯淡無光,以他此刻的心情而言也不是那麼想要去探討這種事,這個時候只要喬托能恢復精神就足夠了,其他的事情並不重要。

「這是你的,我幫你泡的紅茶。」


「啊,太好了,我喜歡你泡的紅茶,一直都很香。」綱吉坦率的說,喬托露出了一點微笑。


「今天下午我大概會去一趟卡墨拉見見首領,畢竟還有很多必須要處理的事情…碧安卡的送行也……」喬托停頓了一下,隨後突然輕搖了一下頭,「抱歉,你恐怕不喜歡這種話題。」


「如果有需要我的話,我也可以一起去的。」


喬托稍稍訝異的看向綱吉,他本以為綱吉會不喜歡這種沉重的事情,確實,若是綱吉在身邊的話或許很多事情都可以更順利的進行,不管是和曼利歐的談話也好,自己的心情也是,但是。


「不,這種事情我自己處理就好了,何況和碧安卡從小認識的是我和艾爾默斯,所以這樣是最好的。」


「嗯。」綱吉看喬托的表情沒有自暴自棄也沒有傷心欲絕,只有一點憂鬱,這樣就足夠了,這樣他也能夠放心的讓喬托去卡墨拉,雖然他也很想知道碧安卡的事情,但果然自己還不是適合談這件事情的立場。

「綱吉。」


「是?」綱吉聽到呼喚時對上眼前那雙藍色的雙眸,在那時候他看見裡頭映著自己的身影,又是一陣心悸,這樣的感覺就算想要克制也沒有辦法,心虛的低下頭去,但喬托的雙眼卻沒有從他身上移開。


「昨天謝謝你,或許這是第一次在遇到這種事情時有人陪在我身邊。」


「是這樣嗎?」


「是啊,感覺意外的還不錯。」喬托輕闔上雙眼,他從未想過讓誰看見自己軟弱的模樣居然會是如此放鬆,就連G他們都沒有看過,當然,他們那群人也不是那麼貼心又多管閒事的傢伙,或許就是這樣才覺得綱吉很特別。


他看著綱吉那有些靦腆的笑,居然會覺得安心。

綱吉本來有點困擾似的表情只因為聽見喬托說『感覺不錯』就綻放出笑容,然後一會兒又有些猶豫的在想些什麼似的,好不容易抬起頭看見喬托一直在盯著他時馬上變得稍稍緊張,最後面帶些許尷尬的淺紅又一次低下頭去盯著他的麵包,彷彿這樣就可以不在意喬托看著他的雙眼一般,綱吉的表情千變萬化,這一點真的很有趣。


喬托也不知道為什麼,望著綱吉就可以稍稍忘卻一些煩惱,因為在看著綱吉的時候彷彿可以忘掉黑手黨的規矩和現實,內心有種被刷白的感覺,他過去好一段時間都覺得這是件不好的事情,因為人永遠無法完全了解另外一個人的內心,一點疏忽大意都可能讓他們陷入危機,但是,他此刻的心情卻微妙的起了變化。

「那個,喬托?為什麼一直盯著我看呢?」綱吉最終還是有些膽怯的問了,他覺得被那樣看著根本沒有辦法吃東西。


「嗯?」喬托緩緩端起桌上的紅茶,手撐在下巴,然後嘴角輕揚,「這個嘛,為什麼呢?」

儘管那麼含糊的回應,視線卻始終沒有離開綱吉的臉龐,那雙藍色眼睛之中透著滿溢的柔軟。

 

在結束了早餐後,喬托便踏出了房門並要綱吉跟在他身後,那時他表情認真的說有一件事情無論如何都要先做,就這樣帶著綱吉來到了會議廳,站在那扇門前喬托才跟他說全部的人都已經到了,原來在綱吉起床之前他就已經通知所有人在這裡集合,儘管綱吉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卻相當緊張,想知道喬托說不得不做的事情到底是什麼。


推開了那扇大門,迎面而來的景象是嚴肅以待的初代守護者們,儘管霧和雷的位置依然空著。
G坐在位子上頭看起來似乎已經知道喬托的打算而臉色稍微凝重,納克爾看起來坐立不安的在位置上頭用手指敲著桌子,而阿勞迪則闔眼靜待,雨月站在最後面手中拿著長劍靠在牆邊,看到喬托出現時臉上浮現一絲苦笑。

「怎麼了,在這種時候要我們來這裡,應該不是要談碧安卡的事情吧?」納克爾急促的問,雖然他不覺得綱吉在場的這個時候喬托會說些什麼,何況他前幾天才下禁口令。


「是別的事情。」G這時代替喬托開口,轉過頭去,「你們安靜一下吧,這是很重要的事情。」


只聽見阿勞迪冷冷的低哼一聲,下一秒房間內所有的聲音都消失無蹤,只剩下綱吉有些不安的挪動腳步的聲音,但喬托卻突然轉過來對他揮揮手要他前進一些,綱吉困惑的走上前去。


「綱吉,我要把你的事情跟他們說,這樣可以嗎?」


「什、什麼?」綱吉愣了一下睜大了眼睛望著喬托,很是吃驚,他沒料到重要的事情是指自己的事。


聽到這句話後,一直非常在意綱吉真實身分的阿勞迪也動容的抬起頭來,而納克爾則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當初,喬托說綱吉是他的姪子,是雨月從遠方找來的親戚,明明沒有什麼疑慮……這時納克爾輕輕皺眉,他想起了雨月跟他對話的內容,很明顯雨月對綱吉毫不熟悉,那天應該是第一次見面,他望向牆邊的雨月,對方稍稍愧疚的笑了一下。

「當然,你也可以拒絕,我絕對不會強迫你。」


「告訴大家嗎?但是我…」綱吉很猶豫,這種事情若是說出來會有幾個人相信呢?大家好不容易才接納他成為同伴的,這樣一來會不會又要重頭開始?但是,為什麼這個時候喬托才說要告訴大家呢?


「因為雨月回來了,這件事情終究不能夠隱瞞太久。」喬托彷彿看穿了綱吉的擔憂,手輕輕的按上了他的肩膀,「不用擔心,不會有人因為這件事情而討厭你,因為你也是我們的同伴,正因為希望所有人都接納你,才希望講出來。」

同伴的話,就不應該有任何隱瞞。
而且若真的要一個人相信自己,那麼首先就應該將所有的真實都展現出來,人才有可能彼此信賴。

綱吉苦澀的輕笑,說真的,他自己也是從一開始就沒有坦承的面對所有人,阿勞迪、納克爾他們都陪在自己身邊那麼久了,也一直照顧自己,不該感到害怕也不需感到害怕才對,大家都是溫柔的人。


「嗯。」綱吉終於點點頭,「我知道了,我沒問題。」


喬托讚賞的微笑,隨後轉過頭來表情變得稍稍嚴肅了一些。
他對著一臉摸不著頭緒的納克爾、阿勞迪還有雨月三人說了最初綱吉一來到這裡就跟他和G講的那些事情,本來一臉困惑的三人表情一下子都轉為呆滯,總是面無表情的阿勞迪也難得的把眉頭壓深,很難想像會從喬托口中說出這種天方夜譚般的話,他們都很清楚喬托絕對不是會隨意開玩笑的人,而且G似乎從一開始就知道這件事情的模樣——綱吉也是,一臉緊張的等待著他們的反應。

「彭哥列…十代。」雨月的聲音有些沙啞的呢喃,他早聽說綱吉身分有怪異,卻沒想到事實是如此。


「綱吉,如果你可以的話。」喬托轉過頭對綱吉輕聲的說,指指他的胸前,綱吉點點頭。


從胸口翻出了那代表首領的指環,並將它從鎖鍊上解下來遞給了喬托,看到那個和G的設計圖一模一樣的實物就在眼前似乎也不得不相信,而且有太多在綱吉身上的矛盾也都被解開了,像是阿勞迪不管怎麼調查都無法查到關於綱吉一絲一毫的身世,因為不是這世界的人,理所當然沒有任何的資訊,還有綱吉那在某些生活習慣上與他們格格不入的奇怪之處,全都可以解釋了。

 

但是突然說他不是這個時代的人,卻又很難直接相信,因為綱吉就在眼前和普通人一樣。


「抱歉,我並不是想要隱瞞大家的,可是,果然這種事情還是有些怪吧。」綱吉吞吞吐吐的說,然後深深的一鞠躬,「但我無論如何都必須留在這裡尋找回去的辦法,只能夠依靠初代的大家,所以……」


「第十代,這麼說,你不只是幹部啊。」


「納克爾?」


「首領嗎,你的身分,怪不得覺得你對付黑手黨還蠻熟練的,明明就是外人,這麼說來之前那樣對你……」納克爾的表情這下變得更嚴肅了,看來似乎還有些擔憂。


「是呢,以綱吉的身分地位來說可是比現在的我還要更高,對彭哥列這個家族來說是不可違逆的存在呢。」

 

「什麼?沒有這回事的啦!!」


喬托忍俊不住,綱吉倒是有些驚嚇,尤其在看到雨月禮貌的向他輕輕行個禮的時候更是慌張失措,那個表情和動作卻讓大家笑了起來,綱吉稍稍有些尷尬的站在那裡不知該做何反應,很奇怪,大家居然輕易接受這件事情,真的很奇怪,而且氣氛一下子變得輕鬆起來了。

「這麼說來,喬托你已經沒事了嗎?」G這時開口輕聲的問,大家都知道那是指碧安卡的事情。
喬托點點頭,他的表情顯得很平靜,然後看了看身邊的綱吉。


「正是因為如此,才要現在說綱吉的事情,以後我們不得不進入備戰的狀態了,不能殘留任何一絲疑慮。」


「我們的處境也很危險,你是想這麼說嗎?」阿勞迪低哼一聲笑了,好像一直在期待這樣的事情發生。


「是啊,艾爾默斯那裡也同樣。」


「反正,我們或許也一直都在期待這件事情的來臨。」G最後輕聲的下了結尾。


綱吉幾乎可以感受到,所有的守護者在那一瞬間都流露出一絲微微冷漠的、令人戰慄的氣息,他們的雙眸都注視著不遠處的目標,長時間靜待著的時機似乎正在逼近,然而那卻是綱吉不懂也無法觸及的某個東西,雖然眾人已經接納了他異樣的存在,但綱吉知道未來他想要融入這個組織並擁有改變一些事情的力量,那還是許久以後的事情。

 

 

 

 

 

 

 

 

 


在那天下午喬托就前往卡墨拉本部了,在他出去沒有多久就下起了大雨,綱吉在窗邊望著那不斷落雨的天空感受到一種少有的空虛感,一下子發生太多事情讓他的思緒都停頓了,碧安卡的死,喬托沮喪失落的表情,還有向大家坦白關於自己的來歷,這一連串的事情都讓他情感翻騰,他本來不打算對這裡的人事物產生太多感情的,因為一但產生感情,離開的時候也會更加感到難過,想到回去的事情他的胸口又一陣灼熱。

 

聽到碧安卡死去的消息時他真的很悲傷,但現在一想,在自己的時代中所有的人,包括初代、包括G他們所有的守護者都早已經死去了,曾經有過的那些輝煌的歷史和過往都只被記載在彭哥列的歷史中,大家都只看得到燦爛的那一面,綱吉從不知道初代也曾經有過無依無靠的過往,也不曾去探就彭哥列的成立到底犧牲了多少東西,無辜的人的生命,花費了長久的歲月,現在這一切都在自己的眼前進行著,真的很不可思議。


只有自己是不屬於這裡的,這麼一想卻寂寞了起來。
到這個時代後就一直考慮著要是可以為初代做什麼事情就好了,但是到了這一步卻不曉得自己可以做些什麼事情。
綱吉輕嘆一口氣,只是繼續望著漸漸暗下的天空,迎接了夜晚。

隔天的早上,他們本部所有的人都穿上了清一色漆黑的西裝前往預定的地點,到達現場時艾爾默斯還有涅斯多等人也都在場,雙方見面並沒有過去那種針鋒相對的氣氛,大家都很安靜,在場的還有很多綱吉不認識的人,有老有少,也有幾個女孩輕聲哭泣著,綱吉沒有想到他來到這個時代沒有多久,這麼快就必須要親自面對這樣的事情。


即使,碧安卡出現時是被裝在黑色的棺木中慢慢的運往應該要安睡的地方,綱吉始終沒有見到碧安卡的臉孔,昨天下午喬托一定見過了,他回來的時候帶著非常平靜又哀愁的表情,不知為什麼,綱吉雖然沒有親眼見到卻知道碧安卡此刻一定睡得非常安詳,因為她肯定不想讓誰擔心,也不會去怨恨殺了她的人吧,不管那是誰。


「如果想哭的話就哭也沒關係。」G在他身邊說。


「我是幹部呢,哭泣什麼太丟臉了,我不會哭的。」綱吉搖搖頭,他不想說自己早已經哭過了,但是到了這個時候果然還是不想要顯露出悲傷,此刻他不想再哭,因為會無法停止的。


「部下們也都很難過,碧安卡和大家都很熟,在你來之前就一直都是這樣的,她和誰都能相處得很好。」G指指那些跟著他們一起來的部下,有些人抱在一團,有些人面色蒼白說不出一句話。

「我曾經請凡尼為我準備給碧安卡小姐的禮物,卻被他阻止了,他說這裡不是我該出場的地方。」


「確實。」喬托藍色的雙眼沉下,看向手中他準備好想交給碧安卡的東西,然後拍了一下綱吉的肩膀,「我差不多該過去了,在這裡等我一會兒吧。」

 

這時,人群緩緩退開了,在通往棺木埋下的地方一條清晰的道路出現,站在底端的就是喬托。
他手中拿著一大束純白的玫瑰,那幾乎將他一半的身影遮起的花朵全用碧安卡常用來綁頭髮的黑色緞帶束起來,他的臉上帶著往常的微笑就好像只是要去見見老朋友一般,踏著輕柔的腳步緩緩通過那些讓開的人群,然後也同樣跨過站在人群之中的曼利歐面前,沒有看他一眼,最後終於是來到了碧安卡的棺木面前。
他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將那一大束的白色玫瑰小心翼翼的放在棺木上頭,手指輕輕碰觸後再次離開。
喬托露出了非常柔和而真誠的笑容,綱吉很少看到他那樣笑。


綱吉心裡有股悸動,並不是忌妒,而是一種奇妙的情感,現在的喬托比平時都更加貼近他,更像個普通的人,擁有著柔軟的心思,綱吉再一次覺得自己並沒有想錯,這樣注視著對方的人不可能做出親手殺害對方如此殘忍的事情,就算在場的這些人之中有一半以上都懷疑喬托,他也相信自己絕對不會被身後那些竊竊私語所影響。


喬托走回來,重新站到他的身邊,和其他人一樣目送。


「太好了,禮物順利的送出去了。」


「是啊,她一直都喜歡白玫瑰,她說過她喜歡乾脆俐落的顏色。」喬托說,他的雙眼看著神父正進行著禱告,「但是這麼乾脆,反而是我和艾爾默斯會有些寂寞了。」


「喬托曾經在我面前說過碧安卡小姐是您的愛人,所以,你是真的喜歡她吧。」綱吉笑著。


「是啊,我曾經這麼說過。」喬托一瞬間居然露出了些許猶豫的表情,綱吉雖然感到有些奇怪但並沒有非常在意,他還記得很清楚,喬托第一次和他談起碧安卡時曾經表明過碧安卡和他之間的關係,因此他們一直都是情侶吧,甚至也有人認為他們未來一定會結婚,明明這關係看來如此的幸福而美滿,卻落得這樣的收場,想到這裡綱吉難過的皺起眉頭——若他沒有過來這個時代,就不用看見這難過的事情才是。

 

「碧安卡小姐一定…希望你可以過得幸福的,明明是這樣……」綱吉輕聲嘆息,有些悲傷的低下頭。

 

「我是真的很喜歡她,不過綱吉,我和她是……」


喬托看向綱吉想要解釋某些事情,但此時綱吉的側臉顯得有些脆弱,他那雙褐色的眼睛一直都看著碧安卡的棺木,靜靜的望著她離開,綱吉來這裡雖然不久卻比許多人都來得傷心,那虔誠而單純的表情幾乎讓喬托無法移開視線,他以前不曾注意別人在這種場合中露出像這樣的神態,明明綱吉和碧安卡也不算熟識,不,他想或許是因為露出這種表情的人是綱吉,才會吸引了自己的注意力。


喬托的視線悄悄落在那雙被細雨沾濕的唇瓣上頭,反射著一點光芒,都這種時候了,為什麼胸口如此躁動。

「我果然還是有點難過,雖然凡尼說一定要振作的。」綱吉搔搔脖子,苦笑道,雨水滑下他的脖子流進襯衫。


「你全濕了,去撐個傘吧。」喬托擔憂的說,眼光深深注視著綱吉。


「沒關係的啦。」
綱吉揮揮手,但馬上感覺到喬托的手幫他擦拭掉臉上的雨水,溫柔的碰觸加快了心跳和體溫,他覺得被碰到的地方都變得如此溫熱,有種自己被保護著的錯覺,一瞬間讓他有些想要哭泣,而喬托看他的表情充滿憐愛。


自己不該這麼自私,不可以沉溺在這種被寵愛般的感覺,這只不過是一時的,眼前這個人只是將那種心情暫且轉移到自己身上罷了,這份憐惜不該是屬於我的,我也不可以留戀,否則未來分離時只會更加難過而已,綱吉心裡這般想著,卻沒有辦法抗拒那灼熱的暖意流入胸口深處。

後來,喬托被曼利歐叫去而離開了綱吉的身邊,綱吉就一個人繼續站在那里,沒多久後儀式就結束了,綱吉站在那兒待了好一會兒後突然感覺到頭頂上的雨不再下了,他有點疑惑的轉過頭去,卻看見雷撐著雨傘站在他的身後。

當喬托過了一會兒後回到原地,卻發現綱吉不在原本的地方,環顧周圍一圈也沒看到相似的身影。


「……綱吉?」

 

 

 

 

 

 

 

 

 

 

 

「請問,這裡是?」

「是我的私人房子,不過是暫時住宿的地方,你知道我的所屬是在別的地方。」雷爽快的說著,帶綱吉前往接待客人的地方,他在那個地方邀請了綱吉與他聊聊,沒有任何理由拒絕的綱吉只能夠勉強答應了,凡尼雖然也跟著過來卻被雷刻意留在入口處,只剩綱吉一個人進去。


綱吉看他也不是想要做些什麼的樣子,如果只是談話也不是不可以。
但綱吉對這個人有種排拒感,或許是因為從喬托那裡聽了太多關於他的事情而覺得這個人有些可怕的關係。

「我知道喬托一直都不喜歡我。」雷在綱吉坐下後坦承的說,「但我也只是盡我的力量在幫助卡墨拉而已,我們的價值觀不同,這是千真萬確。」


「啊,我……」


「沒關係,我大概知道你顯得害怕我的原因。」雷微笑,他那雙綠色的眼睛彷彿一下就看穿了綱吉的欲言又止,「我不否認我喜歡使用力量,因為這才是最快速讓人放棄反抗的方法,只要放棄反抗,他們就不會一再受傷。」


「但是殺人那樣的事情,我不覺得是好方法。」


「可是也有不論怎麼說服都沒有辦法撫平的問題,那時候你也會這樣做嗎?」雷輕哼一聲,並不接納綱吉的意思,「那是天真,澤田先生,我們黑手黨做的事情可不是那麼善良的,我們本來就是犯罪組織啊。」


「……是。」綱吉低下頭,不敢看眼前那冰冷的雙眸。

雷不像喬托那樣會聽取他的意見,綱吉感到有些不自在,他知道並非所有人都和喬托那樣能接納天真的想法。

 

「算了,我大概知道你是怎樣的人了,不過,即使如此我還是想要問你有沒有意願與我合作。」


「什麼?」


「你不想知道這次到底是誰做了這樣的事情嗎?殺害碧安卡的人到底是誰你應該有興趣吧?」

 

綱吉愣愣的望著眼前微笑的人,一瞬間有些被迷惑了,覺得這個人可能知道事實的真相,不過就在雷準備開口的時候,綱吉卻回過神,馬上站了起來緊咬住下唇。


「我不想知道,我知道您想要說什麼——我不會相信那種事情的,所以您也不需要跟我說。」綱吉那麼說之後,雷露出稍稍訝異的表情,但顯然綱吉很認真,也很清楚知道他打算要跟他講殺害碧安卡的人其實就是喬托,即使如此,那雙褐色的眼眸卻沒有一點動搖。

「你……」稍稍覺得有點棘手,雷沒想過這個看來很容易動搖、懦弱的人會露出那樣堅定的表情。


「我知道喬托是最有嫌疑的,也知道朝利雨月在那一天帶著鮮血回來,他肯定去過現場,但是,我認為喬托不會做那種事情,他不可能殺害碧安卡小姐。」綱吉說著眼神恨堅定,馬上向眼前的雷行了個禮。

 

「你就這麼信任他?你該知道他是什麼樣的男人,那個男人只要對他有利的事情都會利用,就算是夥伴!」

 

「如果您是要跟我說這件事情,恐怕我不能繼續留在這裡,我必須回去了。」綱吉強硬的回答。


他轉過身去就往門口走去,連茶都沒碰半分,這時雷臉立刻換上一個微笑站起身,一把抓住了綱吉離開的手臂。
綱吉驚訝的回過頭,不懂這個人還有什麼話想要說,而那抓住他的手的力氣也大得嚇人。

「你很有趣,我曾經說過想請您務必展現您的力量,是因為我想知道的是你的力量和喬托的火焰是什麼關係。」


「……什…」


「火焰,喬托不是也會嗎?但喬托的族人早在好幾年前就全死了,你們,到底又是什麼關係。」


「就只是親戚——」


「別開玩笑了,那個人的家人一個也不在了,而你,不論在西西里還是日本都完全找不到你過去的資料!」


「你、你又為什麼知道喬托會使用火焰的事情?」


「這點事情真以為可以瞞住所有人嗎?那種力量對於卡墨拉來說是一種危險的力量,首領遲早也會下手除掉心腹大患,何況那個人又殺了他的寶貝女兒,你記清楚了,這不會太久遠的。」

 

「……放手,而且碧安卡也不是…喬托殺的…痛……」綱吉掙扎著,此刻他知道自己的處境很危險。

 

同時,又對雷說的話隱隱感到恐懼。眼前的人也不知道跟首領說了多少,他害怕真的如同雷所說的,首領很快就會做出傷害喬托的事情,不禁動搖了起來。


綱吉另一手好不容易掙脫對方,轉開了門就往外頭跑去,當他想著要快點離開這個地方的時候卻一頭撞上了一個高大的胸膛,並且被一雙手扶住,他好不容易站穩腳步後抬起頭才發現面前的人是誰,不只是他,連追上來的雷也對於這個人會出現在這裡感到十分驚訝,畢竟這是他私人的房子,不該有其他人知道。
那個人看綱吉沒事,就用手將他輕輕的往後一推在雷面前形成了一道阻擋,不再讓他接近。


「喬、喬托。」綱吉不安的看向對峙的兩人。


「我到處在找你,連凡尼也不見了我就在想你可能是和現場的誰一起離開。」喬托面無表情的對綱吉說,綱吉好像可以從他的聲音中感覺到一絲冷酷的氣息,但並不是對著他的,喬托的雙眼緩緩落在雷的身上,對方好像也感覺到那股敵意而瞇起眼來。


「你居然也能找到這裡來,我不過是和澤田先生聊天罷了,保護者有必要跟到這裡嗎?」


「你的情報網很厲害,但別忘了我這裡也是有阿勞迪的,你躲在哪裡我都可以找到你。」說著那句話的喬托聲音刻意壓低,低沉的嗓音裡頭參雜著令人戰慄的敵意,綱吉站在他身邊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我的部下都在外頭。」


「哈,澤田先生不是你的部下吧,他的行動應該和你無關,你卻做了這種多管閒事的事情呢。」


「不管你怎麼說,我都是來接他的。」


「這會讓我越來越感興趣啊,喬托,你不會忘了吧,你喜歡的人總是沒辦法活太久。」


只是一瞬,周圍的空氣完全冷了下來,喬托本來緊抓住綱吉的手鬆開來,並挪動腳步發出了些許聲響,突然一道紫銀色的光霧快速的閃過,綱吉幾乎看不見那過程,直到一把劍迅速揮動到他和雷之間,然後擱置在雷的脖子上頭,只差分毫就會刺傷。

「你!」雷抬起頭直瞪著喬托,不敢隨意動彈。


那把喬托出現時便拿在手上的劍被拿來攻擊,綱吉從不知道原來喬托也能夠使用火焰以外的武器。
那動作非常俐落沒有一點猶豫,等雷往後稍稍一退想要逃離這狀況時,那冷然的光芒就從左邊竄過,等雷驚慌的倒在地板上訝異的瞪著眼前充滿敵意的喬托時,那把劍就插在他的頭本來所在的地方,深入了後方的牆壁,完全沒有保留任何的力量才能夠如此刺進牆中。

 

「躲過了嗎?算了。」

這個時候從喬托口中發出的是綱吉沒聽過的冷漠語調,那雙藍色的雙眸也同樣帶著徹底的殘酷。

 

「記住,我不殺你,是因為你還算是卡墨拉的一員,殺了你對我們很麻煩,」喬托那張臉上沒有一絲的情感,望著眼前警戒起來的雷,然後再一次極度輕聲的開口,「但是不代表我不能夠殺你。」
綱吉在一邊聽著喬托的話只覺得心裡難受,這種讓人動彈不得的殺意居然會是喬托發出的,現在才知道喬托真正的殺意是這個樣子的,這個人生氣起來如此可怕,用傷人的武器直指著對方,若真被攻擊到的話就是要害吧。


可是,為什麼要如此生氣?

「要不要,現在就試試看?」緩緩的抽出了牆上的劍,喬托嘴角微勾露出了個讓綱吉全身戰慄的優雅笑容。


喬托舉起劍擺到自己的臉前,眼下的雷咬緊了牙關瞪著喬托,以戰鬥能力來說他並不比喬托優秀,他從沒想過喬托會親自來到這個地方尋找綱吉,雖然這是個好情報,但他的處境卻也變得危險了。


「住手!!喬托,你怎麼回事?」


「綱吉。」突然感覺到綱吉抓住他的手,喬托回過神看見綱吉緊皺的眉頭。


「碧安卡小姐才剛去世不久,你想要做些什麼?」綱吉不敢相信那樣冷酷可怕的人是喬托,若再不阻止說不定真的會發生什麼事情,儘管害怕,他還是行動了。


「…碧安卡…是呢,你說的對。」那混濁的藍色眼眸慢慢變得澄清,恢復了本來的平靜。

好像終於想起來自己不該做這種事情的,所有的事情都還沒確定下來,他不該再引起另一個爭端,遲疑一會兒後終於收起劍,然後把那交到綱吉的手上,遞出劍的時候他的表情一下子放鬆下來了,身上的殺意也淡去。


綱吉鬆了一口氣,望向地板上的雷,雖然不喜歡這個人但此刻卻有些同情他,不管是誰都不會想要被喬托的怒氣正面攻擊,喬托生氣的模樣一定很少見吧,所以大家才說平時的他一直都是最冷靜可怕的、沒有一點感情的人。


「下一次,不管你抱著什麼樣的目的都不要再接近綱吉,你應該知道我說些什麼。」


雷這時候爬起來,卻沒了剛剛的懼怕,綱吉想眼前的人說不定也早已經習慣面對這種突然的攻擊也不一定。


「我還是很懷疑,喬托,你想要做些什麼。」雷輕笑,用手撥開了稍微凌亂的頭髮,整理服裝,「澤田他可不是你的組織的一員,這點別忘了,總有一天他會脫離你們這些人,到時候你還能夠這樣把他當作夥伴來保護他嗎?」


彷彿是在預言他們的未來一般,他說的話總是讓人不舒服,綱吉心跳不停加快。


「難道不是你殺了碧安卡的嗎?」雷最後在他們就要離去時用飽含嘲諷笑意的聲音問。

綱吉不知道為什麼到現在雷還要那樣講,像是刻意要刺激喬托,喬托只是慢慢的轉過頭,一臉平靜。

 

「那件事情你應該比我更清楚才對。」

 

 

 

 

TBC

 

作者廢話:

雷這個自創角色其實我自己還挺喜歡的,我還設定了很多他的背景故事,在翻外篇會提到些許,他雖然是壞人,但加入黑手黨也是有自己的想法和原因。不過他就是很喜歡去弄喬托就是了,一方面是鞏固自己的勢力,一方面就是認為喬托的存在很不自然吧。

 

喬托父母都是曼利歐殺死的,卻至今沒有復仇的行動或者感情。

這點對雷來說也是挺不爽的,因為他其實很希望搞掉卡墨拉這個家族。


评论(3)
热度(116)

© 千葉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