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葉玥

小說創作為主,包含自創文。
動漫方面有家庭教師、哈利波特、東京食屍鬼以及各種動漫的同人文。
大宗為主角受。

痞客幫的家:http://chianye27.pixnet.net/blog

Crossroads 10 (S綱)

獄寺今天陪同綱吉來到了那扇門前,他的心情並沒有比綱吉來得平穩多少。

加入黑手黨中沒有多久,他也沒有見過霸氣如此強大的人,不得不說XANXUS集合了所有黑手黨應該有的特質,相比於他,綱吉總是處於被動的狀態,就連這次被對方叫來見面也是由XANXUS單方面提出的,不容許拒絕的邀請根本稱不上邀請,過去除了九代首領能夠用這樣的方式呼喚綱吉外,家族中根本沒有其他人敢對綱吉用這樣的態度,看在獄寺眼中當然非常不順眼,但目前身為彭哥列下層人員的他沒有資格插嘴這樣的事情。

 

現在的家族中沒有任何人敢明目張膽地說他們不希望XANXUS繼承家族,因為已經確定並非彭哥列一系的綱吉早已失去了繼承的資格,而其他僅剩的血緣者也沒有足夠的勢力可以反抗現在如日中天的XANXUS,只能夠眼看有了瓦利安做為基礎後XANXUS的勢力變得更加強大。

 

「綱吉,這樣真的好嗎?」獄寺在綱吉准備敲門前擔憂的問,對方回頭看他。

 

「怎麼了,在這裡退縮不像獄寺呢,你放心,我沒事的。」綱吉輕輕微笑,他的表情比往常都要平靜,「在和史庫瓦羅談過後我覺得我的心情冷靜了不少,也試著想了很多事情,然後我覺得如果和XANXUS談談的話說不定思緒會變得更清楚也不一定,所以我才同意過來的。」獄寺看得出綱吉的表情並不是為了讓他安心而說謊,明明是要見那個XANXUS,綱吉身上卻沒有一絲害怕或是想退縮的氣息。

 

「您…真的不愧是彭哥列的繼承者,」獄寺含笑,綱吉反而有些訝異了,「雖然有時候看不出來,但其實您一直都是這樣的,只是別人不了解,只有和您相處才會知道。」獄寺待在綱吉身邊的時間變長後,更是深刻的意識到這件事情,綱吉並沒有改變過,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綱吉還是和以前一樣,溫柔、善良,雖然有些天真,但他並不會像那些輕易改變心意的人那樣受到環境的動搖,決定的事情也不會輕易放棄。

 

「說得太誇張了,我沒刻意藏什麼起來,而且我也已經不是繼承者了。」綱吉無奈地笑著,然後他伸手在門上敲了幾下,隨後他們兩人便靜靜的等待裡頭的回應,過了一會兒後綱吉聽見一個熟悉的腳步聲接近了門邊。

 

那扇門被打開,出現在他們兩人面前的是一臉微怒的史庫瓦羅。

史庫瓦羅瞪著綱吉身邊的獄寺,隨後才轉向眼前的綱吉,手指伸出來一把就捏上綱吉的臉頰,綱吉馬上發出疼痛的呼喊求饒著,史庫瓦羅上一次用這樣的方式責備他已經是相當久遠的事情,讓綱吉有些懷念。

 

「居然捏得那麼用力……」綱吉摸摸被捏痛的臉頰,那裡微微發紅著。

 

「你這傢伙居然給我遲到啊,搞什麼鬼,你知道裡面那個人有多麻煩嗎?」

 

「唔——因、因為聊了一些話遲到了一分鐘而已——」

 

「跟班不准進去,你一個人進來。」史庫瓦羅對綱吉說,一旁的獄寺一聽到這話就整個人差點跳了起來。

 

「這可是要和那個危險的男人單獨相處,這樣要是綱吉出了什麼事情的話——」

 

「我會保證他的安全,輪不到你擔心。」史庫瓦羅冷哼了一聲,往前踏一步就擋在綱吉與獄寺之間不再允許對方靠近,那雙銀灰色的眼睛裡頭充滿了挑釁的意味,令獄寺更加生氣,兩個人就這樣互瞪著彼此毫不相讓,綱吉被夾在兩人中間有些困擾地看了看他們,再這樣下去說不定會遲到更久,XANXUS也會更加不悅,他伸手拉了拉史庫瓦羅希望他也能夠退讓一步冷靜一些。

 

「獄寺,我沒關係——」

 

「你憑什麼說你會保護綱吉?」綱吉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獄寺那不同以往的冰冷語氣給打斷了,他訝異的看向身上透著一種只針對史庫瓦羅的厭惡氣息的獄寺,「放棄守護綱吉的責任,第一個站到XANXUS那邊的就是你們瓦利安不是嗎?就算是首領的命令,如果想拒絕的話也絕非不可能,這不是因為身為前任BOSS的你倒戈的關係嗎?」

 

「是啊,關於這件事情我想我沒有什麼好解釋的,本來尊崇強者就是黑手黨自然的道理,何況是彭哥列最強的瓦利安。」史庫瓦羅坦率地說,冷笑了一聲,對於獄寺的指責一點也沒有放在心上。

 

聽到對方這麼直接的回應,讓本來抱著希望能從史庫羅口中聽見一些藉口或是理由的綱吉忍不住有些失落,但他從一開始就知道的,正因為理解史庫瓦羅,更清楚史庫瓦羅絕對不是個隨便的人,他是認同了XANXUS的生存方式才站到那邊去的,就算裡頭也包含了彭哥列首領的命令,但要令高傲的史庫瓦羅這樣簡單地服從,或許除了XANXUS之外沒有其他人可以做到吧——就連自己也無法辦到那樣的事情。

 

「那麼我怎麼可能讓BOSS就這樣陷入危險之中,誰也不知道你們想要做什麼,如果我不能跟隨的話,今天的談話我絕對不同意您去,請您再次考慮,澤田先生。」獄寺認真的看向綱吉一臉期盼綱吉改變想法的模樣,這讓綱吉愣住了,因為獄寺剛剛說出了承認他是『BOSS』的話,他還是第一次知道,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獄…」

 

「哼,話倒是挺敢說的,」不知為什麼這時史庫瓦羅竟看來有些高興,勾起一抹笑,「不過,就算你不同意也沒有什麼用,XANXUS是不可能被拒絕的人,識相的話就乖乖的退下。」史庫瓦羅聳聳肩,伸手就抓住綱吉的手腕想要往裡面拉,獄寺看到這情況就想上前阻止,史庫瓦羅嘖了一聲,抬手一拖將綱吉拉近自己的身邊,然後就當著獄寺的面前吻上綱吉。

 

突然看見這樣場面的獄寺吃驚的站在那裡,下一秒臉就變得通紅,倉促移開視線。

綱吉也因為完全沒有心理準備而瞪大了眼,直到史庫瓦羅鬆開了綱吉的手,綱吉才一臉不明所以地看著對方,然後轉頭發現獄寺的眼睛不敢看他們,窘迫地移向地板,只有史庫瓦羅一人好像什麼事情也不曾發生過那樣站立在那兒。

 

「這樣就行了吧?你就給我乖乖留在這裡,綱吉我帶進去了。」史庫瓦羅又一次抓住了綱吉的手。

「……混蛋。」獄寺只能夠低聲咒罵,但其他的話他就說不出來了,他了解到史庫瓦羅想要表達些什麼,而他身為綱吉部下的立場實在不能夠在那方面插手,他也知道史庫瓦羅表示會保護綱吉大概是真心的。

 

「等、等等,史庫瓦羅,你——」綱吉還不能理解就已經被史庫瓦羅拉進門內,綱吉看了一眼尷尬轉開視線的獄寺,關於剛剛的事情綱吉其實還有很多問題想問獄寺,但史庫瓦羅看來並不想要多做停留,門關上前綱吉看見獄寺稍稍擔憂的表情在自己眼前消失,綱吉這才抬起頭來對上身邊的史庫瓦羅,用一種微帶責怪地眼神望著他。

 

「在獄寺面前做那樣的事情,有時候我真不了解你想幹什麼。」

 

「那囉嗦的小鬼倒是對你很百依百順啊,像隻忠犬似的一直跟在你後面。」

 

「不需要說那樣難聽的話吧,雖然知道你討厭他。」綱吉皺起眉頭,他不喜歡史庫瓦羅說獄寺的壞話。

 

「喂喂,根本不需要擔心,我會保護你的,不會讓XANXUS對你做什麼,所以就算沒有那個小子你也大可安心的和那個人講話。」史庫瓦羅的手溫柔的撫摸上綱吉的頭頂,卻發現綱吉並沒有特別的反應,以前的他的話大概會感動無比地道謝吧,今天卻異常安靜,「綱吉?」

 

「很高興你的心意,但是……今天我不會做讓你擔心的事情的,所以等等我和XANXUS談話時也希望你不要進來。」

 

「你那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請讓我們單獨談談。」綱吉下決心後望向史庫瓦羅的那雙闔色眼眸相當透明,沒有一絲猶豫,「我不會做出惹他生氣的事情,不會自己找麻煩,所以你大可安心,真的還是不放心的話就站在房間外頭好了。」

 

「你是說真的嗎?可是要和那個XANXUS單獨相處啊。」

 

「好歹我也是前任繼承者,我有很多話想跟XANXUS講,」綱吉說,然後他看著滿臉憂慮的史庫瓦羅後笑了一下,伸出手指溫柔的撫平了史庫瓦羅眉間的細小皺紋,「而且要我好好正視身邊的問題的人也是你啊,你又怎麼允許我在這個緊要關頭逃避?我不會有事的。」

 

「看到你依賴其他人的時候,我就會覺得很討厭。」史庫瓦羅老實說出自己的心情,看見獄寺如此自然地站在綱吉的身邊,獄寺沒有任何限制,他可以一直陪在綱吉的身邊支撐他,如果可以的話自己希望也能夠為綱吉做同樣的事情,但現在站在XANXUS身邊的自己卻已經沒有那種資格了,他不自覺地想要做些什麼好讓綱吉重新信任自己,但是明明就已經決定了不該再用以前那樣輕鬆的態度面對綱吉。

 

綱吉不能總是和小時候那樣僅接受他人的保護。

他認為綱吉會一直毫無作為有部分也是自己的責任,而綱吉的性格太過溫和也是個問題。

 

「我知道你的想法,所以我才決定親自來見XANXUS的,帶我到他那裡去吧。」綱吉的雙手輕輕交握在胸前,表情很冷靜,「遲到了他不是會生氣嗎?」

 

「往這邊。」史庫瓦羅揮揮手,就將綱吉領往房間深處的另外一個房間。

 

史庫瓦羅敲門後只得到了冰冷的回應,他跟綱吉說XANXUS就在裡頭,綱吉一個人進去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就大叫,他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也會想辦法衝進去幫忙的,綱吉卻只覺得他操心太多,然後就這樣一個人大刺刺地走進去了,史庫瓦羅看著門關上後忍不住想自己其實和被拒於門外的獄寺相比沒有差多少,關心綱吉的心情大概也是相同的,而無能為力的部分也是一樣。

 

不久之後,綱吉也許就會到自己無法伸手觸及的地方去了。

想到這裡,他的胸口就忍不住產生一種難以忍耐的感情。

 

 

 

 

 

 

 

綱吉走進那個房間後有些在意地環視四周,因為是個相當漂亮的房間讓他忍不住東張西望,以暗紅色還有黑色裝飾的這個房間感覺氣氛沉重而且充滿魄力,冰冷肅殺的氣息和自己的房間完全不同,顯示著這裡的主人強烈的存在感和份量,綱吉最後將視線停留在那個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對方那猩紅色的眼睛正直直瞪著他。

 

「外面為什麼那麼吵?」

 

「不好意思,史庫瓦羅和我的部下起了些爭執,」綱吉開口,然後他發現對方並沒有留椅子給自己,他只好站著,「我該坐在那裏呢?」綱吉問,不知道對方是不是故意想給他難堪。

 

但是XANXUS停頓了一下後竟拍拍他面前的桌面,綱吉有些疑惑的走上前去,然後走到和XANXUS幾乎只有一公尺的地方,往後輕靠上他的桌緣,他不曉得對方是不是這樣的意思,但至少在他走近並靠上桌子時對方都沒有任何的厭惡表情出現,他現在和XANXUS之間非常接近,讓綱吉有些緊張起來。

 

「我以為你討厭我。」綱吉問,被XANXUS冷瞪了一眼,綱吉害怕地縮了一下頸子。

 

XANXUS伸手抓住綱吉的下巴,端詳了一下,然後就鬆開了手。

 

「哼,沒想到像你這樣的人會是繼承者,彭哥列的人是全都死光了嗎?」XANXUS嘲諷著,一邊伸手拿起了從剛剛開始就放置在桌上喝了一半的酒瓶,仰頭就大口灌下去,綱吉不敢想像XANXUS在自己進來以前已經喝了多少酒,即使如此對方卻完全沒有醉的神色出現,這時候XANXUS放下酒瓶,「你一定很憎恨那個老頭吧,就像我一樣。」

 

「為什麼你會這樣覺得?」綱吉不是第一次聽見這話,骸也問過他這個問題。

 

「為什麼?因為他欺騙了你,給你無謂的希望,以為自己可以成為下一任的首領,結果這不過是個天大的玩笑,哈!」XANXUS的表情帶著一絲殘酷,但是綱吉發覺得那已經不太會影響到自己了,不知為什麼他可以很冷靜地聽XANXUS說那些刺耳的話,「不但沒有彭哥列的血緣,那老頭卻還繼續著那種無聊的親情遊戲,沒有任何價值。」

 

「倒是XANXUS比起我更憎恨父親的樣子。」

 

「憎恨他是理所當然,那是屬於我的位置,本該就是屬於我的東西卻還想把他拱手讓人,我在那個破爛的地方生活——但最後這一切還不是只能夠交到我的手上。」XANXUS的口氣相當惡劣,沒有半分對父親的尊敬,甚至也沒有將九代首領當做自己父親的意思,明明他們就是真正的父子,綱吉不知道自己有多麼羨慕這件事情。

 

「比起首領的位置,我或許更希望成為父親的兒子。」綱吉輕聲開口,XANXUS無法理解地看著他。

 

「你比第一次見面時變得更無聊了。」XANXUS毫不留情的說,綱吉卻只是靜靜注視他,「我本來是想如果你說憎恨那個老傢伙的話,就留你下來以後或許還有點用,因為你比其他那些垃圾來說似乎有用一些,史庫瓦羅那傢伙也對你念念不忘的樣子,哼,但看來是我看錯人了。」

 

「……你是說前陣子和你一起用餐的幹部們嗎?我聽說你毀了那場見面會。」

 

「哼,那種低賤的人怎麼能和我平起平坐?我可是下一任彭哥列首領。」XANXUS抓著酒瓶的手突然冒出了鮮紅的火焰,彷彿在迎合他的憤怒一般燃燒起來,強烈的高溫讓手中的空瓶子一瞬間化成碎片,綱吉並不害怕那在自己眼前裂開的碎片噴濺,「何況那些傢伙根本就不算什麼,就算那麼做他們連頭都不敢抬起來看我,連反抗都不會,只不是一群垃圾。」

 

「既然想當首領的話,總不能一直任性的過著自己的生活吧。」

 

「你有指責我的權力嗎?」XANXUS的手一鬆,酒瓶的碎片變飄散下來,「連爭取都不敢的你。」

 

「是呢,現在的我確實沒有那個資格。」綱吉輕嘆。

 

XANXUS對於沒有一絲反抗意思的綱吉感到有些不耐煩,本來他是想要看看澤田綱吉這個人在他面前痛苦難受的樣子,或者,他如果展現出一絲對於九代首領的憎恨,就還有一點合作價值,但眼前的澤田綱吉卻沒有半分那種感情存在,平靜得令他困惑。

 

「算了,跟你談話簡直是浪費我的時間,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XANXUS感到無趣,對於不論他怎麼樣諷刺都無動於衷的綱吉,他竟覺得有些棘手,「今天要你過來這裡,是要問你關於指環的事情。」

 

「指環?XANXUS應該很清楚才對啊。」綱吉知道XANXUS擁有相當好的情報提供者,應該也探聽過彭哥列指環的事情,「彭哥列指環,只要有那個的話就等於擁有成為首領的證明,就算不是彭哥列的人也都知道的。」

 

「那種事情我知道,只是你相當受到那個老頭的信任啊,肯定知道些外人不知道的事情吧。」

 

綱吉沉默了下來,他確實聽父親提過不少事情,他看著XANXUS好一會兒後似乎在思考該不該告訴這個人,最後才慢慢的開口,「彭哥列指環一半在門外顧問手上,另一半在九代首領手上,只有兩方同意成為首領的人才可以拿到彭哥列指環,如果是和彭哥列沒有血緣關係的人使用了彭哥列指環,指環就會出現強烈的排斥的反應。」

 

「……那麼那個地方在哪裡?」

 

「你在繼承儀式上就可以拿到了,為什麼要這麼著急現在就問出來?」

 

「當然是為了能夠早一步奪取那東西,這樣就可以早一點繼承首領的位置吧,你也說了只要有指環的話,就等於繼承彭哥列。」綱吉聽到這裡時忍不住退後一步,但XANXUS的手朝他伸去揪起他的領子不讓他逃走,「我要親手把那個老頭趕下首領的座位。」XANXUS說那句話時眼中的憤怒超過綱吉的想像,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憤怒,儘管那些憤怒都會化為這個人的力量,卻是一股有些寂寞的力量。

 

綱吉瞪著他,最後用右手按上那揪著自己領口的手掌,XANXUS感到一股微微灼熱的力量。

他發現綱吉的眼中閃著一絲冰冷的光芒,那雙手隱約冒出橙色的火焰。

 

「我說過,您如果想要對父親做些什麼的話,我是不會原諒你的,XANXUS。」

 

「哼,無能的犬還敢對主人亂吠嗎?」

 

「……你並不是我的主人,未來也不會是。」綱吉輕聲的說,然後他的手用著不大的力氣,卻讓XANXUS的手不得不鬆開他的領口,這讓XANXUS也有些訝異,那或許是因為綱吉身上的壓迫感逼使他這麼做的,「我也有自己的想法。」

 

XANXUS和綱吉就這樣互相瞪著彼此,突然XANXUS大笑了起來,「看來,你還有些看頭。」

 

「你是在測試我嗎?」綱吉有些疑惑地望著他,不懂對方的用意。

 

「如果你願意告訴我藏指環的地方,我是真的那麼打算的,不過,對你那無謀的勇氣我多少給予一點期待好了。」

 

綱吉有些鬱悶地看著自顧自露出愉快表情的XANXUS,他很難以理解這個人的想法,既任性又善變、而且相當隨心所欲,他稍稍理解為什麼九代首領會那麼擔憂的原因,雖然有著首領的氣勢,但某些地方卻不太適合當首領,綱吉明白XANXUS所欠缺的某種東西,那對於要成為家族首領是相當重要的。

 

「XANXUS,關於你剛剛問的問題,關於我恨不恨父親的事情。」

 

「嗯?」XANXUS已經坐回了原本的位置上。

 

「事實上,我到現在還是覺得很感謝他,至少如果不是父親的話我現在不會在這裡,雖然在這裡度過的日子並不能稱上是快樂……」綱吉在彭哥列中漫長的生活裡頭,曾經很深刻體會過無力的感情,或許像XANXUS那樣一開始就擁有強大力量的人無法理解這份想要變得軟弱、想要放棄的心情,他不懂什麼是憎恨,他更害怕自己會變成什麼也做不到的人,害怕自己不得不為了家族成為不像自己的人,「但是,對我而言彭哥列是我最重要的東西,我不會允許任何人傷害它,包括你。」

 

「你想說些什麼?」

 

「做為一個首領所需要的覺悟,守護這個家族全部的覺悟,看起來你似乎還沒有那種東西,我希望為這個家族中的某些人戰鬥,但你並非如此吧?你所有的行為都只是為了你自己。」那是不管是誰聽見都會感覺被冒犯的話題,但XANXUS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綱吉執意說下去,「這樣的話你並不適合彭哥列首領的位置。」

 

XANXUS的臉變得很冷酷,他那雙紅色的眼睛中散發著殺意,刺痛著綱吉的皮膚。

綱吉看他沉默不語便低下頭行了一個簡單的禮,退了出去,實際上是有些匆忙想避開那帶著怒意的恐怖視線。

外頭的史庫瓦羅看到綱吉安然走出門口時鬆了一口氣,並同時用複雜的表情看著綱吉,綱吉知道他剛剛在門外一定都聽見那些話了,一字一句,和XANXUS講的話史庫瓦羅或許都聽見了。

 

當史庫瓦羅想對綱吉說些什麼時,卻突然一把抓住綱吉往旁邊壓下,下一瞬間綱吉聽到了很大的聲響,有什麼東西掉落,爆炸,四周突然煙霧密布,抬起頭來後就看見史庫瓦羅護在他的身上,用全身蓋住他的身體,而剛剛在他們身邊的牆被強烈的攻擊炸得粉碎,連接XANXUS房間的那面牆上出現了一個沿著邊緣破裂的大洞,綱吉驚愕地愣了一下。

居然真的會有人在家族內部攻擊同伴,這本來是不被允許的事情。

 

史庫瓦羅爬起來,綱吉發現他因為保護自己的關係而受到剛剛的衝擊刮傷了臉。

綱吉忍不住伸出手去觸碰他臉上慢慢流下鮮血的地方。

 

「我就知道那個混帳BOSS不可能就這樣放過你!說出那種話真不要命!!」史庫瓦羅稀鬆平常地說,好像已經習慣了,然後伸手一把抓起綱吉的手就將他從地板拖起來,「起得來嗎?快點離開這裡比較好,不然又會被攻擊。」

 

「看來是這樣…我說的話讓他心情很不好吧。」自己說的話確實有些太過傲慢,對XANXUS來說肯定很難容忍。

 

「不,你做得很好。」史庫瓦羅突然大笑,那銀色的雙眸一下子充滿耀眼的光采,手放上綱吉的頭頂撫摸著,綱吉好久沒有看到他那充滿了讚賞的表情,心裡頭一陣騷動,感覺有些欣慰。

 

綱吉被史庫瓦羅送到外頭時,獄寺正因為剛剛那巨大的聲響而不安的在門外徘徊,看到綱吉平安無事出來就衝上去拉住他的手,儘管史庫瓦羅看見這親暱的畫面不是那麼高興,卻只丟下了一句『給我好好看著他』的話後轉回房間內,綱吉聽見對方那彷彿是在擔心自己的話,心情變得柔軟許多。

 

「太好了,綱吉,我還以為你是不是被XANXUS攻擊了……」

 

「雖然差不多啦,不過我沒受傷,史庫瓦羅保護了我,你看。」綱吉要獄寺安心般動了動手腳,看獄寺那放鬆下來的表情,「謝謝你,你一直沒有離開這裡呢,在我出來前都在等我。」

 

「那是當然的。」

 

綱吉看著獄寺,他有些想問的事情,事實上他在見XANXUS之前就很想問這件事情。

 

「你稍早和史庫瓦羅說的話……你對他說我是你的『BOSS』,是嗎?」綱吉臉上透著微紅,他擔心如果是自己聽錯的話該怎麼辦,「明明我沒有要你那麼稱呼我的,但是你卻那樣說了,我想知道獄寺的意思。」

 

綱吉真摯地抬頭看向獄寺,過去人們稱呼他為BOSS是因為家族中強制的規定,下對上的禮貌是必須的,但是和他相處的朋友中像是史庫瓦羅、貝爾、路斯利亞,還有前不久的獄寺,他們都不曾用規矩的方式對待自己,綱吉知道那不僅僅是因為他們是朋友的關係,也因為他們不是為了跟隨綱吉而與他來往的,正因如此才不會特意那麼呼喚。

 

但是,獄寺剛剛很自然的,那麼稱呼了他,。

現在的自己在這個家族中沒有一點地位,只剩下表面的身分,這個家族中已經沒有人再尊敬他了。

 

「是、是啊。」獄寺看起來也有些害羞,他移開視線,但下一秒卻又強迫自己注視綱吉,好像有什麼話想要認真的和綱吉說明,他有想要讓綱吉理解的事情,其實他已經想對綱吉說這件事情很久了,只是一直苦無機會。

 

綱吉看見獄寺突然在他面前跪下,驚訝地想要拉他起來,但獄寺並沒有接受的意思。

只是在綱吉面前低下頭,他的表情看起來比往常都還要認真,彷彿下了什麼決心。

 

「綱吉你之前留我在彭哥列的時候,我說過我想靠自己的努力留在這個家族,總有一天會找到想要跟隨的人。」獄寺抬頭注視著綱吉,然後他露出了一個坦率的笑容,「……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想如果你是那個人就好了。」

那個笑容讓綱吉感到雙頰微熱,獄寺對誰都很粗暴,唯獨對自己會露出那樣溫柔的神情。

 

「獄寺希望的不是彭哥列的首領嗎?我沒有辦法喔,我不能成為彭哥列的首領。」

 

「是啊,我迷惘過一陣子,但現在覺得就算是這樣也沒有關係。」

 

綱吉眼眶微酸,這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跟他說,就算不成為首領也沒關係,第一次有人那麼清晰的跟他這樣講。

一直以來他都背負著家族的期望,背負著九代首領的希望,他身為繼承者的未來就只有成為首領這一途,所以他知道其他的繼承者也是如此在努力著的,但是就像史庫瓦羅說的,他其實從沒想過如果不能夠成為首領的話自己到底該何去何從,他從沒有試著去思考這樣的問題,因為他一直都認為——如果不成為首領,自己就沒有存在的意義。

 

失去存在意義的他就不過是一個無所謂的人,連活著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他如果失去了首領的位置、失去了父親、失去了史庫瓦羅的信任,他一直以來的人生也就都不存在了。

這樣的想法讓他覺得很痛苦,壓得他喘不過氣來,但是現在有人說就算不是首領也沒關係,想要留在他身邊。

 

「……史庫瓦羅是不行的……」綱吉突然說,獄寺疑惑地望著他,不懂為什麼綱吉會突然提到史庫瓦羅的事情,「……史庫瓦羅是黑手黨的人,他只能生存在黑手黨中…我喜歡在黑手黨中生活的他開心的模樣……所以如果我離開的話他也沒有辦法跟著我一起離開,我很清楚這件事情……所以我一直都覺得…很難過……」

 

綱吉低下頭,這是他第一次和誰坦白的說自己的心情,希望史庫瓦羅能夠繼續當他的保護者,他雖然不喜歡史庫瓦羅殺人的時候,但是使用力量時的史庫瓦羅那狂傲笑著的表情非常的耀眼,非常好看。

他希望史庫瓦羅可以一直做他喜歡的這份殺手的工作,卻又同時希望對方可以放棄一切,希望就算自己不再是黑手黨史庫瓦羅也可以繼續留在身邊,兩個人一直在一起,但這是太過自私的願望,那等於毀了史庫瓦羅的人生。

他害怕失去,不想要離開黑手黨的原因中史庫瓦羅佔了很大的原因,可是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如果繼續這樣什麼也不做只是想要守住過去空虛的榮耀,總有一天會變得什麼也沒有——史庫瓦羅會決定從他身邊逃走一定也是因為如此,因為史庫瓦羅知道他們不應該一直維持原本的狀態,他知道綱吉該做出決定了。

 

「綱吉……」獄寺站起來握住綱吉的手,他好像能夠理解綱吉在說些什麼了。

 

「聽到獄寺說這樣的話,我覺得很開心,好像終於可以做些什麼了,就算我不是黑手黨的首領獄寺也不會討厭我吧,也可以待在我身邊,這樣的話我好像也會變得比較有勇氣。」綱吉的眼眶濕潤著,史庫瓦羅對獄寺交待『好好看著他』那句話,是不是也是因為理解到獄寺的想法了呢?

 

「您要離開黑手黨的話,我也和您一起離開好了。」

 

「明明這是你的夢想的說。」綱吉苦笑,他不確定獄寺是不是真的下定決心了。

 

「但是決定要效忠的對象果然還是一生只有一個,這樣才比較帥氣吧。」獄寺咧嘴笑著,那解除了綱吉不安的心情,也跟著一起笑了起來,然後獄寺捧起綱吉的手在手背落下一個發誓忠誠的吻,「就算不是您的部下,做為朋友,我也想要待在您的身邊,我相信您。」

 

「謝謝你,獄寺。」綱吉決定接受那份心意,和XANXUS聊完後他也有了一些想法,現在獄寺的決定更讓他感到有信心,他知道自己必須做些決定了,讓他不會感到後悔的決定。

 

「您現在打算怎麼做呢?」獄寺問。

 

「這個嘛,我想找個時間和父親商量關於彭哥列指環的事情。」綱吉這麼說的時候目光相當堅定,獄寺點點頭。

 

 

 

 

 

 

 

九代首領對於綱吉到這裡找他感到有些好奇。

事實上自從上一次說明了XANXUS的事情後,綱吉就一直有些避免和他說話似的遠離了他,長久所愛的兒子突然疏遠自己,九代首領固然感到有些失落,但他知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因為綱吉遭遇到這樣的事情會想要逃避也是人之常情,他長久以來讓沉重的包袱交到綱吉的身上,現在又不負責任地要他接受這樣殘酷的事實,其實,如果可以不需要彭哥列指環的話,他希望可以將彭哥列交給綱吉而不是XANXUS。

 

只是綱吉也和XANXUS同樣,缺少了成為首領的某些東西。

綱吉缺少了做為一個黑手黨首領應該背負血腥、變得比任何人都強大的體認。

如果就這樣讓綱吉成為首領,反而會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吧,因為他成為首領後要面對的將會是更多殘忍的事情,家族的罪惡全都要由他一肩背負,總有一天也必須被逼著做他不喜歡的事。

 

所以綱吉帶著一臉淺淺的微笑過來找他,並對他提出想看看彭哥列指環時,九代首領感到相當訝異。

綱吉手中拿著另外一半的彭哥列指環,看來是身為門外顧問的里包恩交給他的。

 

「里包恩也同意了嗎?雖然不曉得你想要做什麼,但是也不是不能夠給你看……」九代首領說,他很信任綱吉所以也曾跟綱吉提過指環的所在,只是沒有告知綱吉開啟保險櫃的密碼。

 

「我只是希望可以在下決定前看它們一眼。」

 

九代首領點點頭,然後他站起來走到了房間深處,他輕輕轉動了櫃子上的某個開關,突然牆壁露出了一個開口,顯出一個保險櫃,那是連死氣之火都無法使之受損的堅硬材質,他輸入密碼後櫃子打開了,裡頭放著的是另外一半的彭哥列指環,九代首領小心翼翼將它們拿出來放到綱吉面前。

 

「首領會得到這兩部分的指環,將它們結合就會成為原本的形態。」九代說著,綱吉伸手將大空之戒結合在一起。

 

「是這樣的模樣啊。」綱吉輕輕微笑,那指環在他手中透著銀灰色的絢麗光芒,「這麼小的東西,引起家族中那麼多的鬥爭,黑手黨真的是很殘酷的一種生物呢。」不知為什麼,他的眼中在說那句話時閃過一絲冰冷的光芒,有些不像綱吉,但九代好像沒有注意到這件事情。

 

「黑手黨就是這樣,不管是誰都渴求著力量,但綱吉你和他們都不同。」

 

「我不同…是嗎?」綱吉輕聲複述著。

 

「突然想要看彭哥列指環,只有那麼簡單嗎?」九代首領問眼前的綱吉,綱吉抬頭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還決定做些什麼?」

 

「是啊,或許是這樣。」綱吉含糊地說著,然後他將指環重新分開交還給九代首領,然後站了起來,「我會將另外一半還給里包恩的,我知道在繼承之日以前這些是不能夠落在別人手中的吧,不見了的話也會很困擾。」九代首領點點頭。

 

綱吉向九代首領行了一個禮,「那麼我告辭了,父親大人。」

綱吉退出去後,九代若有所思的將指環放回了原本的地方,然後重新鎖了起來。

 

 

 

 

 

這一天,綱吉才剛從床上爬起來就聽到外面吵吵鬧鬧的,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有些茫然地坐起身,找了件衣服套上後就想要到門外瞧瞧那騷動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在他推開門房前獄寺就先衝進屋來了,並且一臉驚慌的樣子又吞吞吐吐說不出話來,看見他那樣慌張失措的模樣,綱吉感到有些不對勁。

 

「不、不好了,綱吉。」

 

「怎麼了,和外面吵鬧的聲音有關嗎?發生了什麼事情?又是XANXUS?」

 

「不是,這次和那傢伙沒有關係,只是——」獄寺上氣不接下氣的說著,深呼吸一口氣後才開口,「彭哥列指環不見了。」

 

「……不見了?」綱吉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是因為好幾十年來彭哥列指環從未失竊過。

 

「是的,您上次不是說想要去和九代首領商量關於指環的事情嗎?」獄寺冷靜下來,但他的聲線透露著他的不安,「沒想到指環居然會不見,聽說是今早才發現失蹤的,而且……」

 

「怎麼了?」綱吉不懂為什麼獄寺看來有些心神不寧。

 

「明明這幾天您根本沒有接近過首領室,卻有人說看見是您在深夜的時候將指環從九代首領的房間裡頭拿走,他們懷疑您為了不想讓XANXUS繼承才會把彭哥列指環偷走,那群傢伙太可惡了!!」

綱吉聽到獄寺憤憤不平的話語就只是呆愣了一下,他自從與XANXUS談話以來,這幾天關在房間中思考了許久,除了獄寺之外誰也沒見,好不容易決定今天想要去向九代首領報告自己之後的想法,卻沒想到會遇到這樣的事情。

 

「一定是XANXUS那邊的計畫,對上次您的話不高興,才想要誣賴您吧。」獄寺握緊拳頭,顫抖著。

 

「誣賴嗎?」綱吉輕嘆,他總覺得事情不是那麼簡單。

 

而且,XANXUS會用這種不乾淨又卑劣的手段?

那個男人應該會用更直接的方式才對。

 

「獄寺,我們也去看看情況好了,這件事情看來我們也不能置身事外。」

 

 

 

 

 

 

 

 

夜晚的彭哥列透著一股冷意,現在已經不是灼熱的夏日,但今天的晚上卻感覺格外寒冷。

天空被雲層遮蔽,月光也變得黯淡,在這個深夜中只有幾個守衛的部下在走廊間巡邏,為了驅散睡意而聊著瑣碎的小事,他們的腳步聲在長廊中迴響著,剛好經過首領室的附近。

 

「今天晚上的天氣真怪,好端端的為什麼會起霧呢?」一個人說著,看向飄著薄薄霧氣的夜晚。

 

「最近家族的感覺有點奇怪吧,你不覺得嗎?」

 

「是因為XANXUS大人吧,我們這一隊的人也不好受啊,為什麼像九代首領那樣的男人,親生兒子會那麼凶暴呢?」

 

「……因為和澤田大人給人的感覺差距太大了,大家都有些不適應。」

 

另一個人聽他這麼一說,驚訝地看他。

 

「你該不會是說你開始懷念澤田大人了吧,你之前一直說看不起他,還在別人面前大肆批評的。」

「誰、誰那麼說了啊,那種軟弱的傢伙……」

 

就在他們兩人說著話的時候,聽見了一個聲音,遠遠看見一個身影從首領室的門口走出來,往走廊的另一頭緩緩離去,不知為什麼,有一陣微冷的感覺飄過周圍的空氣,但那種奇妙的感覺隨著人影一起消失了。

 

「澤田大人這個時候進出首領室做什麼?」

 

「天知道,大概是九代首領有什麼事情找他吧。」

 

 

 

 

 

『既然想當首領的話,總不能一直任性的過著自己的生活吧。』

『做為一個首領所需要的覺悟,守護這個家族全部的覺悟,看起來你似乎還沒有那種東西。』

『這樣的話你並不適合彭哥列首領的位置。』

 

玻璃杯用力摔在牆壁上,碎裂了一地,讓外頭的部下嚇了一跳,誰都害怕一大早起來就心情不好的XANXUS。

XANXUS自從跟澤田綱吉見面以後就像是定時炸彈一樣,本來就已經相當暴躁的脾氣有增無減,突然生氣的次數也變多了,但是即使如此,他們也沒有再見到澤田綱吉的身影在瓦利安中出現過,這幾天就算是XANXUS命令史庫瓦羅去把澤田綱吉帶過來見他,全都被澤田綱吉拒於門外不肯見面,因此連史庫瓦羅也變得心情低落而容易發怒,這是瓦利安最糟的狀況,所有的人都害怕會有更麻煩的事情發生。

 

「那個混蛋小子…」三番兩次要澤田綱吉來見他,對方卻好像一副話已經說完沒什麼好說的態度。

 

這幾天澤田綱吉很少離開他的房間,本來就沒有什麼存在感,如今在家族中就好像突然消失了身影一般,這種奇怪的行為讓XANXUS感到疑惑,但就算問史庫瓦羅怎麼回事,史庫瓦羅也一臉困惑而沉默著。

一看就知道,這個人因為被澤田綱吉拒於門外而讓心情產生動搖,這是暗殺者最忌諱的事情,那就是流於感情。

雖然史庫瓦羅是個好用的部下,但是光是這點就讓XANXUS感到十分滑稽。

 

「喂,XANXUS。」

 

「做什麼?」冰冷的紅色雙眼瞪向從門口走進來的人,在他心情不好的時候打擾就只有這個人會做了。

 

「Ganache找你,說是九代首領要你過去一趟。」

 

Ganache,九代首領的雷之守護者,這時候已經擅自走進來並抬起手對XANXUS揮了一下。

「呦,XANXUS,九代首領讓我找你過去。」

他說話的態度顯得一點也不害怕,雖然知道XANXUS很強,但在他們這些家族的老成員看來也是年輕小夥子一個。

已經叫慣綱吉『小首領』的他們,至今對於替換繼承者也有些惆悵,但是XANXUS的身分無可置疑。

 

「那個老頭有什麼事情?我可不想要再配合他跟那些低等的人見面,老做些沒有意義的事情。」

 

「別這麼說,那也是很重要的,畢竟你未來要帶領這個家族,」Ganache輕輕一笑,「這次是關於指環要和你談談,畢竟已經到了這個時候,要把你當做正式的繼承者的話果然還是必須要告訴你關於指環的事情吧。」

 

XANXUS聽到這件事情就沉下了眼,基本上指環的情報他已經從瓦利安和綱吉的口中得知,只有彭哥列的正式繼承者才有辦法使用指環的力量,所以澤田綱吉是不行的,非血緣者利用指環的話,只會招來惡運。

XANXUS低哼一聲站起來,如果是指環的事,他就有興趣。

 

XANXUS和史庫瓦羅隨著Ganache一起離開了瓦利安,來到彭哥列。

就在他們慢慢地走向首領室時,在接近的距離下聽見裡頭傳來了一個著急的聲音,Ganache一聽就有了不太好的預感,因為吵鬧聲就連在門外也聽得很清楚,肯定發生了什麼大事。

 

「……指環…這個是……那麼真正的指環去哪裡了?」

 

「Coyote,你先冷靜下來,你們兩個人也是什麼話也不要說出去,這件事情不可以讓別人知道,如果傳出去的話,綱吉會──」九代首領的聲音儘管鎮定,卻透著一些不安和自責,XANXUS雖然不清楚實際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已經可以猜到了一個大概,在史庫瓦羅和Ganache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便用力推開門。

大搖大擺的出現的XANXUS讓裡頭的人都停下動作。

 

「彭哥列指環怎麼了?」XANXUS的聲音冷冷問到,卻隱約透出一絲興奮,「和澤田綱吉有什麼關係?」

「XANXUS……」九代看著眼前出現的人,沒想到會如此不巧。

 

為了告知XANXUS關於彭哥列指環還有繼承儀式的事情,他今早從保險箱中取出指環,Coyote卻立刻發現彭哥列指環被人替換成偽造的,呼喚來昨夜巡邏首領室的兩個部下,卻說在深夜看見綱吉的身影在附近徘徊,下意識就知道情況不妙的九代首領想要封住兩人的嘴之後再做打算,但是沒想到卻被前來的XANXUS給撞個正著。

 

「指環,怎麼了嗎?」

 

知道沒有辦法瞞過XANXUS,九代首領猶豫了一陣後終於開口,「XANXUS,指環被人偷走了,替換成了偽造品。」

 

「那麼,是澤田綱吉那小子做的?」XANXUS一開口,在場的兩個部下表情明顯動搖,很快就洩漏了,XANXUS連問都不用問就已經了解到情況,史庫瓦羅在一旁聽見了完全不敢相信,這不可能是真的。

 

「別胡說了!!這怎麼可能,那小子不會做這種事情的!!」史庫瓦羅對上那滿臉心虛的兩個人,「你們有好好看清楚了嗎?不會把人給搞混了吧,要是敢胡說我就殺了你們!!」銳利的劍指向全身顫抖著的兩個無辜的部下,他們嚇得退後一步,不敢正視大聲吼叫著的史庫瓦羅。

 

「史、史庫瓦羅先生,我、我們……」

 

「是真的看見了,雖然有段距離,但是身形和背影都……」

 

在有目擊者的狀況下,澤田綱吉又有充分的理由拿走指環,九代首領知道情勢不利。

但是,不管怎麼樣他都不相信綱吉會做這樣的事情,那孩子並不是會因為利慾而蒙蔽眼睛的人,而且昨天來找他詢問指環的綱吉感覺也有些奇怪,不像是平時的他,擁有超直感的九代首領總覺得那時的綱吉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但沒想到今天就發生這樣的事情。

 

他若是更注意一些,或許綱吉就不會蒙受懷疑。

 

「這件事情還沒有確定,XANXUS,史庫瓦羅,你們都先不要大肆宣揚。」

 

「哼,你是想要偏袒那個小鬼嗎?」XANXUS的臉上寫著完全的不屑,他似乎對這樣的發展感到有趣,一點也不打算求證,「事情已經很明顯了吧,是澤田綱吉偷走指環,為了不想讓我成為首領而使出的下賤的手段!」

 

「XANXUS──」史庫瓦羅看XANXUS轉身走出門去,突然明白他想做些什麼。

 

「喂,那邊圍觀的垃圾,去把澤田綱吉帶過來,如果他不願意出房門就把他拖出來也無所謂。」XANXUS對著聽到吵鬧聲而往這條走廊過來的部下,他們一被叫住就滿臉驚慌,不懂為什麼上級突然要他們去抓澤田綱吉,也不懂到底發生了什麼,只知道喧鬧聲是從首領室那裡傳來的,而且九代首領和幾個守護者也都在。

 

「XANXUS,你這是在幹什麼!!」史庫瓦羅衝上前就揪住對方的領口,大吼,「你這混蛋是故意這麼做的吧!」

 

「閃開,」XANXUS不理會史庫瓦羅的糾扯一把就推開他,對著那頭的部下繼續說下去,那些人受到莫名其妙的命令也慌張得不知所措,「你們去把那個叛徒抓過來,他是偷走彭哥列指環的人,絕對不可以讓他逃出彭哥列!!」

 

九代首領瞇起眼,嚴肅看著這事情的發展。

他知道XANXUS並不是真的相信綱吉偷走了指環,而是想要藉機將這件事情宣揚出去,這樣一來,綱吉在家族中的位置就會變得越來越糟糕,但現在事情已經被擴大的狀況,他無法阻止,因為目前沒有任何證據來否認綱吉是犯人的事實,九代首領在一片吵雜中沉下了臉,露出擔憂的表情。

 

「你們不需要去,事情根本就還沒有確定就把人抓來,你以為行得通嗎?」史庫瓦羅嚇阻了那些部下,轉向XANXUS,然後手揪緊對方的領口並壓低聲音,「你不要太過分了,XANXUS,你很清楚不是他幹地,要是你敢動他……」那句話並沒有讓身邊的圍觀的部下聽見,史庫瓦羅還沒有忘記自己的身分,可是XANXUS這種故意宣揚的做法明顯是想陷綱吉於不義,這令他非常的生氣。

 

XANXUS感覺到史庫瓦羅身上透出的細微殺氣,居然會對他透出殺氣那表示史庫瓦羅是真的很憤怒,但這對XANXUS來講只不過是反效果,他反倒覺得更加有趣起來,他從來就不是會乖乖配合的人,何況,他想要看看澤田綱吉到底要如何解釋這樣的事情,那個軟弱的男人會露出驚慌的表情,還是會做出其他的反應。

 

「彭哥列指環被偷可是一件大事,那是家族的證明不是嗎?」XANXUS看向安靜沉默的九代首領,剛剛一陣喧鬧,部份家族的人都聚集過來,「如果不知道犯人是誰的話,就讓人去審問吧,一定要找到犯人,現在誰最有可能拿走指環,這不是明擺著了嗎?」

 

XANXUS嘲諷地笑了,就算是小孩子都知道,現在因為XANXUS的出現而即將失去地位的澤田綱吉,指環消失對他而言是最好的,不管是誰都一定會懷疑綱吉,無須他多加暗示。

 

史庫瓦羅聽到要審問就張大了嘴說不出話來,審問,在彭哥列中也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

殘忍的手法先不論,那是非常惡劣的一種懲罰,對任何家族中的人來說都是一項十分深刻的污辱,就算沒有任何罪行也不會完好的回來,那幾乎就等於一種懲罰。

綱吉怎麼可能受得了那種事情?

史庫瓦羅咬住了下唇,他從來沒有如此的痛恨XANXUS。

 

「XANXUS,你不要擅自行動,這裡主持大局的還是九代首領,你沒有資格讓人去抓小首領。」Ganache開口,XANXUS冷冷的瞪他一眼,明顯因為他的打斷而生氣,「九代首領,這件事情……」

 

「哼,你們還把他當做繼承人嗎?可別故意偏袒了,老頭,你應該明白我在說什麼吧?」XANXUS的聲音就彷彿刺在九代首領的胸口,九代首領灰色的雙眼看向眼前的人,那雙深紅色的眼眸裡頭透著強烈的恨意,那種一但想要做些什麼事情不達成就不會罷休的目光,他知道XANXUS若是沒有辦法利用這次的機會將綱吉逼入絕境,恐怕會做出更可怕的事情,他和綱吉不同,綱吉是不會思考這種傷害人的手段的,所以九代首領相信綱吉絕對不會偷指環的。

但是現在根本無法證明這件事情,這讓他懊悔。

 

「我反對,九代首領,」史庫瓦羅這時候向前站了出來,「那個小鬼是不可能做這種事情的,你也很清楚,綱吉他並不想要奪取XANXUS的位置,這一定是出了什麼問題──首先就是這兩個人的眼睛,把這兩個人殺了就好了!!」史庫瓦羅的劍對準站在Coyote身後的兩個部下,他們嚇得差點跪下,因為史庫瓦羅望著他們的眼神充滿了憤恨,對於他們輕易指認綱吉的事情感到極端憤怒。

 

因為吵鬧而讓家族中的人聚集得越來越多,部下們全都交頭接耳的討論著這件事情,直到後端的人發現走廊的那頭走來一個人影,馬上驚慌讓路,讓對方順利走到最前面,然後一個聲音讓這一切都安靜了下來。

也讓XANXUS和史庫瓦羅針鋒相對的殺氣一瞬間改變了。

 

「現在是怎麼一回事?」綱吉的出現讓大部分的人都很訝異,九代首領卻沒有一點驚訝。

 

「綱吉,你也聽到了消息了嗎?你能過來真是太好了。」九代首領開口,綱吉來到XANXUS、九代首領和其他守護者的面前,他的表情平靜,一點也不像是做過虧心事,似乎也沒有對於大家指認他是犯人的事實感到驚慌失措。

XANXUS的眼神由上往下看著他,不知為什麼,綱吉好像對此早已經有所準備。

 

「你這個白癡,為什麼要出現?」史庫瓦羅踏前了一步,他不希望綱吉出現在這個地方,這裡有想要審問他的人,一弄不好就很可能當場被抓住,「不需要待在這種地方,這件事情過幾天就會查明到底是誰幹的了。」史庫瓦羅回頭狠狠的瞪了一眼XANXUS,他忍不住懷疑這是否又是XANXUS對綱吉設下的陷阱,XANXUS確實很有可能做這樣的事情,但不管彭哥列指環究竟是誰偷走的,他都不可能讓人審問綱吉,如果彭哥列真的要做到這個地步,那麼或許綱吉只剩下逃跑這結局。

 

「史庫瓦羅,不需要緊張,先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好嗎?」綱吉輕輕碰上對方的手臂,現在看起來反而史庫瓦羅更像是被懷疑的人,綱吉的碰觸安撫了惴惴不安的他,史庫瓦羅也終於安靜了下來,他感覺得出綱吉有什麼話想要說。

 

「小首領,您會來這裡表示您已經知道大概的事情了吧?」Coyote開口,他身為九代首領的守護者之一,從小一直都是相當寵愛綱吉的人,「彭哥列指環不見了,而且還被人替換成偽造品,就問您一個簡單的問題,您昨天晚上有來過這個房間嗎?」Coyote並不打算像史庫瓦羅那樣直接的否定綱吉偷走指環的可能性,他知道如他們利用權力否定這種事情是做得到的,那樣可以保護綱吉,但是同時卻也會讓綱吉喪失在家族中最重要的信任,他不願意那種事情發生。

 

「我沒有。」綱吉搖搖頭,他昨晚確實待在房中。

 

「明顯的謊話,有人看到你了,澤田綱吉,這很難解釋吧?」XANXUS低哼一聲,綱吉看向他。

 

「……有人看到了我?」綱吉好像稍稍想起了什麼事情,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原來如此。」

 

不懂為什麼綱吉好像擅自明瞭了什麼事情,史庫瓦羅在一旁只能乾著急。

在綱吉身後的獄寺也和他同樣的表情,他們都不曉得綱吉此時有什麼計畫能夠證明自己的清白。

指環丟掉並不是小事,這對家族來說沒有比這更加嚴重的罪。

 

「盡會對我說些好聽的話,你說我不適合當彭哥列首領,所以就用這種無聊的方法來阻止我嗎?」XANXUS冷笑,攤開手掌,「快把指環交出來吧,那是屬於我的東西!如果交不出來的話就只能夠殺了你。」

 

綱吉沉默著看一副決心要將他逼入絕境的XANXUS,他早就知道XANXUS的目的就是如此。

他思考了一陣子後,再次抬起頭望向眼前等待著的九代首領。

 

「我知道了。」

 

「綱吉?」史庫瓦羅不敢相信的看著綱吉,「你在胡說些什麼?」

 

「我願意接受調查,不過,在我接受審問以前給我三天的時間,我會找出真正的犯人。」

 

「你想說有人冒充你偷走指環嗎?」XANXUS本來強勢的表情一下子黯淡下來,瞇起雙眼,「想趁機逃走?」

 

「不是的,XANXUS,我不會逃走。」綱吉的雙眸中透出了一道堅持的光芒,那種目光讓XANXUS感覺很討厭,就好像他的話對綱吉來說一點也不痛不癢,很少人在他面前可以露出那種表情,就只有澤田綱吉一個人,「如果三天以內無法找到犯人,可以殺了我,我願意接受任何懲罰。」

 

「不可以,別開玩笑,綱吉。」綱吉話都還沒有說完,就被史庫瓦羅打斷。

 

「史庫瓦羅……」綱吉驚訝地看著他,對方的表情讓他猶豫了,因為史庫瓦羅的手抓緊他的手臂,碰觸綱吉時全身輕輕顫抖著,從來都無所懼怕的史庫瓦羅居然會露出那種神情,那種害怕的眼神。

 

「別擔心,不是我做的,你相信我吧。」綱吉柔聲開口,他了解史庫瓦羅是擔心他找不到犯人,他一看就明白了,就算綱吉真的就是偷走指環的人,史庫瓦羅也絕對不會讓自己死,綱吉的心情此時很高興,對自己決定的事情更加確信,「我會活下來的,你什麼也不用擔心──我已經不是一直需要你保護的小孩子了,史庫瓦羅,沒問題的。」

 

史庫瓦羅聽到綱吉這麼說也無法再插嘴,儘管不知道是什麼,但他知道綱吉已經下了決心。

而且對犯人似乎也有一些想法,大概是知道真正的犯人是誰吧。

 

「父親,請同意我的請求。」

 

「無聊的廢話,現在根本不需要和你談那麼多,證據已經很明確了,抓住他。」XANXUS對那群圍觀的部下說,他一點也不打算讓綱吉有時間可以辯解,幾個人還猶豫著要不要聽令上前,突然被身旁的Coyote阻止。

 

「你這個混帳BOSS……你真的打算要殺死他嗎?」史庫瓦羅擋在綱吉和那群人中間,不讓XANXUS靠近一步。

 

不要再吵了!!」這時,一直沒有說話的九代首領突然大喊,現場馬上陷入了安靜,連XANXUS也轉過頭來,「XANXUS,現在我還是彭哥列的首領,你還是要聽從我說的話。」

 

XANXUS低低的嘖了一聲,臉上透著冷意。

但九代首領沒有去理會他,只是認真的注視綱吉的眼睛,彷彿要逼問他的表情。

 

「你確定沒有問題嗎?綱吉。」九代首領的話此時充滿了身為首領的威嚴,而非以做為父親的身分開口,「一但說出口就沒有辦法反悔,若你不能夠找到犯人,你就必須承擔偷走指環的罪,不管那是不是你做的。」

 

「是,我沒有問題。」綱吉點點頭,「只是,有一個條件,如果我找回指環,並且犯人不是我的話……」

 

「怎麼樣?」

 

綱吉卻看向XANXUS,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希望XANXXUS可以答應我一件事情。」

 

XANXUS聽到這裡愣了一下,沒想到綱吉會對他提出條件,他馬上大笑了起來,那聲音讓在場的人都有些意外,因為他們幾乎沒有看見XANXUS那樣笑的樣子,史庫瓦羅也知道,XANXUS也只有在綱吉面前才會如此愉快,或許是因為只有綱吉才敢和他正面衝突吧,XANXUS其實也對於所有人都害怕他的這種狀況感到厭煩。

 

「好啊,無所謂,就這麼決定吧──只是到時候你一定會死的。」XANXUS竟會答應下來,甚至沒問那個要求是什麼,九代首領也稍稍感到驚奇。

 

九代首領嘆了一口氣,他其實不希望用綱吉的命來賭,但綱吉都說出口了,在這種時候他不可能拒絕對方的要求。

 

「就給你三天的時間吧,綱吉,自己要好自為之。」

 

「是,首領。」綱吉對眼前的九代首領行了一個禮,然後他就帶著獄寺穿越重重人群離開了那個地方。

 

九代首領聽見綱吉稱呼他『首領』,心情一陣複雜。

不知什麼時候,綱吉脫離了他的保護,現在感覺起來距離有些遙遠,九代首領的臉染上了一些寂寞。

綱吉已經成長了,至少今天看起來對於這件事情的處理比起過去更加的完美,到底是什麼讓綱吉保持那份冷靜的,九代首領不太清楚,但是,他有種不久後就必須要放走那孩子的預感。

 

 

 

 

 

 

 

 

「你這個混帳,給我站住!!!你剛剛到底是想做什麼!!」

 

史庫瓦羅一路追著XANXUS回到瓦利安的本部,對方自從綱吉離開現場後就似乎恢復了本來的冷酷,也沒有再提出什麼苛刻的條件,就這樣自顧自說要回去,丟下現場的所有人獨自離開,史庫瓦羅對於這種擅自的行為感到生氣,雖然平時瓦利安的人都不會和身為BOSS的XANXUS衝突,但是就只有今天他忍無可忍。

 

「吵什麼,大垃圾。」XANXUS回頭,從剛剛開始史庫瓦羅就好像想要對他說什麼似的。

 

「你還敢說我──你明知道綱吉根本不可能做那樣的事情,你在那個地方說出那樣的話,是真的想他死嗎?」

 

「哈,如果他連這樣的事情都沒有辦法保護自己的話,那麼死了也只能怪他自己愚蠢。」

 

史庫瓦羅握緊了手,他左手的劍因為憤怒而顫抖著,臉色也難看至極,「你這傢伙果然是知道……」

 

「那小鬼是不是真的偷走彭哥列指環根本無所謂,反正,我就是想看他跪地痛哭的模樣。」XANXUS勾起一抹冷笑,毫不留情的話語中充滿了殘酷,雖然結果不如他所預想,但也挺有趣,他對於綱吉要怎麼解決這件事情感到好奇,也對那個約定有興趣,他未曾見過如此讓他既痛恨又不覺得無聊的人。

 

如果是綱吉的話,似乎可以讓他好好享受這場遊戲。

 

「你……!」

 

「與其管我,還不如管好你自己,在那種場合下連自己是什麼身分也不顧。」XANXUS突然壓低了聲音,表情變得嚴肅起來,「你難道不是瓦利安的人嗎?卻敢公然違抗我的命令。」

 

「如果你不是想要逼死綱吉的話,我不會那麼做。」

 

「是呢,說起來你當初加入我方的目的就是為了那個小鬼吧?」XANXUS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下來,他的表情充滿了輕視,低哼一聲,「真是無聊透頂。」

 

史庫瓦羅無法辯駁。

雖然不全然是為了綱吉,他也是認同了XANXUS才願意成為對方的部下。

只是,自己繼續待在綱吉的身邊只會絆住對方的手腳,就如同綱吉所說的,他已經不再是從前跟在自己後面的那個孩子了,但是他或許一直都對綱吉過度保護,不願意讓他接觸危險的事情,不願意讓他陷入困境,不管什麼事情都希望由自己來協助他──就算是到了現在也是一樣。

 

有他在的話,綱吉就沒有辦法下定決心,因為那個人太過溫柔只會考慮別人的事情,為了他,綱吉一定不會離開黑手黨,不管發生什麼討厭的事情也會硬是支撐下去吧,已經不想看到他沮喪的臉,所以史庫瓦羅才會下定決心離開綱吉的身邊,他知道只要自己不在綱吉身邊,綱吉才能夠冷靜下來思考未來的道路。

 

好不容易,終於出現願意待在綱吉身邊的人,他知道那個叫獄寺的小鬼會保護綱吉的,雖然討厭對方但是卻是值得相信的對象,或許因為綱吉看人的目光總是很好,所以當初才將那樣的男人留在身邊,而現在這個時機正是綱吉可以離開黑手黨的時候,就算能夠為他做這樣的事情的人不是自己,他也應該由衷感到開心才對。

 

綱吉就這樣藉著這次的事情,逃出黑手黨去過自己想要過的生活,或許也不錯。

但是一想到綱吉要離開自己,卻覺得很討厭、很討厭。

 

「如果還有沒處理好的事情就給我消失,我不需要像你這種半調子的傢伙,只會礙手礙腳而已。」XANXUS開口打破了這份沉默,史庫瓦羅抬起頭看著他,對方的語調雖然只有冷酷,但是XANXUS的話卻讓他的迷惘消失了一些,他還想開口說些什麼,XANXUS卻不給他機會,「給我滾。

 

史庫瓦羅不由得退後一步,他的胸口激烈跳動著,他感覺口乾舌燥。

下一秒鐘他毫不猶豫的轉過身去,然後就這樣打開門衝了出去,沒有半分停留。

 

XANXUS好像早已經預料到史庫瓦羅這樣的反應,所以他什麼話也沒有說就只是坐在自己的桌前闔起雙眼,就算是他也知道史庫瓦羅打算去哪裡,將追求變強當做人生唯一道路的史庫瓦羅的生存方式和他很相似,正因為沒有其他的雜念才比他人更強大,就如綱吉所說的,XANXUS沒有守護家族的感情,也沒有成為首領後必須保護眾人的責任感,他只希望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將權力和金錢掌握在手中,讓人們仰望他,他不懂綱吉口中的『守護』到底是什麼東西──那種感情可以讓人變強嗎?他完全不了解。

 

但是,史庫瓦羅雖然和他很像卻又有所不同,史庫瓦羅心中唯一無法放下的東西就只有一個,而他大概是想至少在迎來之後的分離前,至少在那個人面對這個巨大的困境時,想要待在那個人的身邊。

 

 

 

 

 

綱吉靜靜待在自己的房間中,剛剛經歷了最大的危機,順利活下來了。

沒有在那個現場被人抓走,沒有被人審問,他其實已經要慶幸了,幸好XANXUS沒有繼續堅持,九代首領也願意聽他解釋給予了機會,如果在那個地方被人抓住的話,說不定史庫瓦羅會衝過來砍殺那兩個指證他的部下也不一定,他不想要讓史庫瓦羅失去現有的生存環境,不想讓史庫瓦羅為難──太了解彼此反而變得處處顧慮,就連想要待在一起也沒辦法。

 

其實,看到史庫瓦羅在XANXUS面前維護自己,聽到他相信自己的聲音,真的很高興。

 

綱吉含起一抹笑,獄寺為了讓他一個人好好思考該怎麼做而離開房間,這裡只有他一個人,他低頭輕輕吻上自己的手背,史庫瓦羅曾經觸碰的感覺還留著,光是想到都會心跳加速,希望對方可以只看著自己,希望對方可以只留在自己身邊,不知不覺變得如此貪欲,這是因為他是真心的喜歡那個人吧。

 

就在這時候,他聽見了不可能出現在這裡的聲音,敲擊著房門。

綱吉抬起頭來不敢置信地瞪著那扇門,因為那裡傳來了史庫瓦羅要他開門的聲音。

 

「綱吉!!開門!」

門發出咚咚的敲擊聲響,比平時更急促,更加著急。

綱吉站了起來快速的來到門邊並且打開那扇門,看見史庫瓦羅就站在自己面前,明明在稍早就看見史庫瓦羅跟著XANXUS離開的,史庫瓦羅是瓦利安的人,這也是理所當然。

雖然那時候對史庫瓦羅說要他相信自己,但其實內心還是充滿了不安,如果無法抓住犯人的話自己就必須要接受處罰,對此他有些害怕,那些酷刑他絕對無法撐下來,但這份軟弱不想展現給史庫瓦羅看,不想讓他擔心。

 

「史、史庫瓦羅──」

 

綱吉還沒有念完對方的名字,史庫瓦羅就突然抱住他,綱吉嚇了一跳。

對方溫熱的體溫包裹住他的全身,那是久違的觸感,令人安心的熟悉氣息是只屬於史庫瓦羅的,綱吉忍不住在他懷中闔上眼睛,回來房間後就無法平靜下來的心情也終於慢慢沉澱,他感受到一股心情的寧靜。

他慢慢伸出手環住對方的背,史庫瓦羅的背很寬,總是保護著他,所以那身上充滿了傷痕和戰鬥的痕跡。

綱吉闔上眼睛,懷疑自己現在是不是在做夢。

 

「為什麼史庫瓦羅會在這裡,不是跟著XANXUS一起回去了嗎?」

 

「因為放不下你這傢伙亂闖,你一個人真的有辦法抓住犯人嗎?」史庫瓦羅並沒有鬆開手,那個懷抱沒有絲毫放鬆的意思,綱吉在他懷中微微臉紅,覺得對方抱得太緊了幾乎讓他不能呼吸,「你總是那樣,什麼也不想就一個勁往前衝,話說得很漂亮,但一定連計畫也沒有。」

 

「怎、怎麼這樣說啊……」綱吉輕聲抱怨,但果然還是史庫瓦羅最了解他。

 

「所以,我只好來幫你了。」史庫瓦羅說,綱吉愣了一下,「因為我不能夠讓你因為什麼無聊的指環而死。」

 

「史庫瓦羅,這樣真的好嗎?明明決定要輔佐XANXUS了,我就算是那樣也不會討厭史庫瓦羅,不,是沒有辦法討厭你。」綱吉曾經也對於史庫瓦羅的無情感到難過,覺得寂寞,但是果然還是沒有辦法討厭他,「所以就算不管我也沒有關係的,我會自己想辦法。」

 

「別說笑了,我不可能放你一個人亂闖吧,到時候又搞出一堆問題,又是我要來收拾了。」

 

綱吉噗哧一笑,點點頭,「確實是這樣呢。」

 

看著綱吉的笑臉,還是這樣的表情最適合他,在自己身邊的綱吉總是這樣笑著的,用非常溫柔的表情笑著。

史庫瓦羅低下頭來,輕吻上對方的唇,然後慢慢的分開,視線注視著彼此好一會兒才分開。

 

「已經知道犯人了嗎?看你的態度,犯人是誰早就已經知道了吧。」

 

「是啊,是知道了。」綱吉好不容易被史庫瓦羅放開,他的表情一說到這個就有些憂鬱。

 

「但是似乎不容易處理啊,不然你當場就會講出那個人的名字才對,為什麼沒有那麼做?」

 

「我不想要…引起混亂。」綱吉知道,如果把對方的名字在那樣的場合說出來,恐怕只會引來恐慌吧,也沒有任何證據,加上他對那個人有著微妙的感,總決覺得對方其實在某處和自己現在的處境有些相似,所以無法狠下心來,「我想要親自去找他,說服他將彭哥列指環還給我。」

 

「是誰?」史庫瓦羅逼問,他總覺得綱吉這些日子以來似乎都隱瞞著什麼。

 

「六道骸,出身於艾斯托拉涅歐家族,北義大利殘殺案件的真兇。」

 

史庫瓦羅聽見那個名字後瞪大眼,他沒想到綱吉會與那麼危險的傢伙有過接觸,他一點也不知道,綱吉沒有告訴他,這讓他有些懊悔,因為那個男人的危險程度眾所皆知,殺了非常多的人,是個邪惡並且冷酷的術士,強大是無可置疑的,幻覺的能力更使得那個男人的行為充滿了謎團,但沒想到那種人來到了彭哥列,這是讓人不安的狀況。

 

「不過,如果犯人是那個人的話,確實就說得通了,使用了幻術變成你的樣子嗎?」

 

「史庫瓦羅,既然你說要幫我,我真的可以拜託你嗎?」綱吉期盼地望著他,史庫瓦羅點點頭,「我無法確知那個人的行蹤,身邊也沒有擅長這件事情的人,但如果拜託瓦利安的人一定可以找到他吧?」

 

「喔,那確實是。」史庫瓦羅勾起一抹笑,他其實早已經在內心決定要去找了。

 

「那個人曾經問過我一個問題,我必須要回答他。」綱吉輕笑,現在有史庫瓦羅在身邊他一點也不覺得害怕或是不安了,他相信自己會贏得這場賭局的最終勝利,「史庫瓦羅,我會活下來的,我保證。」

 

『被奪走了在這裡生活十年的一切以後,看著那些嘲笑你、不明白你所做的犧牲的那些人,難道不會覺得不甘心嗎?』

當時骸那樣質問他,他無法完全回答對方的話,是因為自己心中還有困惑,可現在他想清楚了。

 

「啊啊,我也還不能夠讓你死,」史庫瓦羅說,那句話中充滿了灼熱的感情,綱吉幾乎不敢直視那雙銀色的眼睛,「綱吉,違反我的信念守護到這地步的人如果不活下來的話,我會很困擾的。」

 

史庫瓦羅的聲音讓綱吉感覺很溫暖。

他知道的,史庫瓦羅雖然是恐怖的暗殺者,可是對自己卻一直都很溫柔,一直都保護著自己。

明明是暗殺者不該對誰產生這種感情,不該受到人的影響,無時無刻都要冷酷,史庫瓦羅違反了那個信念。

史庫瓦羅溫柔的地方一定只有自己知道,這個人是真心的希望自己可以過得快樂,所以綱吉現在的內心沒有感到半分的迷惘,如果要前進的話他就必須要度過眼前的難關,他要在和XANXUS之間的賭局中活下來。

 

然後,他有很重要的話想對這個家族全部的人說。

 

TBC

作者廢話:

綱吉終於比較有下決心了。

其實以他的性格來講本來就不太適合當首領。

而且又長期在壓抑之中生活,被人懷有太多的期待和壓力。

這篇構想交換身分設定時,就覺得綱吉如果一開始就生活在彭哥列,也算是蠻不幸的吧。

 


评论(6)
热度(95)

© 千葉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