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葉玥

小說創作為主,包含自創文。
動漫方面有家庭教師、哈利波特、東京食屍鬼以及各種動漫的同人文。
大宗為主角受。

痞客幫的家:http://chianye27.pixnet.net/blog

【冰上的尤里】我想知道關於你的事(維勇) 上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男子單人自由滑,199.48,總分306.57以8.21的分數超過勝生勇利成為第一名,拿下俄羅斯大賽的優勝!』

 

『真的太驚人了,本田先生,在休息了一個賽季後,很多人對於這一季維克托選手會有怎麼樣的表現都很好奇呢,之前也有不少評論認為一邊做教練一邊競技很可能會對維克托選手帶來負面的影響,但現在完全看不出來。』

 

『甚至可以說超越了以往對維克托選手的想像,這一季開始前,維克托選手在記者會上表示今次的主題是【熱戀】,從剛剛的表演中真的可以深刻感受到。這次自由滑的曲目是改編自俄羅斯歌手的Поцелуй длиною вВечность(永恆之吻),呃…維克托選手賽前就向我們透漏…因為勝生選手…在決定主題和曲子前突然說要待在日本等到決定好後再回俄羅斯……兩人必須暫時分離所以感覺很寂寞…呃,就想用這首歌表達他的思念和想見面的心情……哈哈,真的很熱情呢。』

 

諸岡久志,日本的滑冰賽事播音員用輕快的語調念著他得到的一手消息,觀眾們可以從他的聲音中聽見那帶點調侃的愉悅,或許是因為太像維克托會說的話,所以才忍不住笑出來吧。

維克托像這樣大膽地表達他的想法也不是第一次了。

 

俄羅斯滑冰界的當代傳奇選手,維克托‧尼基福羅夫,以及日本選手勝生勇利,從去年的賽季開始以教練和選手的身分出賽,在那次的賽事中勝生勇利得到了GPF銀牌,身為教練的維克托也在賽事結束後表示要復歸競賽,這是令人振奮的好消息,但更讓眾人都跌破眼鏡的是他同樣還要繼續擔任勝生勇利的教練,並且還興高采烈的把這件事情傳達給所有人知道。

 

不少人都認為維克托的決定是會斷送他的選手生涯的不智決定,甚至也可能連帶影響勝生勇利的表演,兩個人在接下來的賽季可能都無法有太傑出的表現。

 

【將自己放在第一的人,是無法擔任教練的】

【不是覺得自己最美的選手,也沒辦法將滑冰的演技表現到極致】

 

然而,即使外界有不少評論的聲音,勝生勇利在與維克托有過幾次爭執與討論後,最終毅然決然的搬到俄羅斯進行訓練,如今借住在維克托的家中開始了兩人同居的生活。並且在今年,各自決定了本次賽季的主題,維克托的主題是【熱戀】,而勝生勇利則是【決心】,兩人都分別參賽,一開始的分組勝生勇利被分到中國大賽,而維克托則是分到美國大賽,並且一起參加了俄羅斯的賽事,在這裡,兩人終於在同場中一起競賽,雖然這並非他們做為選手第一次同時參賽,卻是他們成為現在的關係後第一次的競賽。

 

兩人各自懷著不同的心情上場比賽,並且都有非常出色的表現。

 

『是呢,這首俄羅斯歌曲的意思包含著身處於兩端思念對方、想見面的心情,我想從剛剛的表演中觀眾們都感覺到那份悸動,真的是非常優美而且深情的表演,應該可以傳達給勝生選手吧——喔!各位看到了嗎?剛剛維克托選手在頒獎台上讓勝生選手親吻金牌,兩人看來真的很高興呢。』

 

『本田先生,我感覺這一季勝生選手和維克托選手都有很大的改變呢,雖然前一季勝生選手在GPF中拿下銀牌的好成績,但這一季我感覺可以有更大的進步空間,在表現的手法還有跳躍都比上一季精練,勝生選手到底可以前進到什麼地步,我想日本的大家也都非常期待。』

 

『這是當然的,在中國大賽時勝生選手拿下金牌,美國和俄羅斯大賽則是維克托選手拿下金牌,呀,這對教練和選手真的不容小覷呢,不過尤里‧普利謝茨基以及讓‧雅克‧勒魯瓦兩位選手的成績也一樣非常精彩,看來今年的決賽真的可以讓觀眾們大飽眼福。』

 

『那麼,接下來的比賽……』

 

勇利解下了掛在耳上重複聽取的耳機,他站在天氣稍冷的夜空之下忍不住抬頭往溫柔的月色望去,他嘴角帶上一抹幸福的淺笑,今天的比賽充滿了難以忘懷的記憶,他剛剛一次一次重複聽著諸岡先生他們的報導,胸口的大石頭也終於放下了。當初他不顧許多人的反對搬到了俄羅斯和維克托一起訓練,就連維克托的教練雅可夫也不是全然贊成的,雖說自己下定了決心,但也不是對外界的輿論完全毫不在意,儘管他不在乎自己會遭到什麼樣的眼光看待,卻很害怕維克托因為自己的關係受到批評。

 

他從小憧憬的選手,他絕不希望因為自己的關係在他光榮的歷史上抹黑。

 

『是為了勇利而選擇的主題,沒問題,一定可以表現得比誰都更好。』

『因為,這個世界上一定沒有人比我更理解這種心情,我思念勇利的心情肯定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更強烈,所以能把這首曲子完全展現出來的也只有我。』

 

那個人自信滿滿地這樣說時,他的每一個笑容、每個動作都彷彿是藝術品那樣精緻而優美,唯獨那雙眼睛盈滿了不符合他成熟外表的迷戀與動搖,白皙的皮膚上浮起淺淺的緋紅,就好像他還是個青澀少年剛剛才知曉戀愛那樣,那湛藍寶石般的雙眸閃閃發亮,讓勇利看著都不由得感到羞恥,他知道自己是被深深愛著的。

 

結果,雖然有點不甘心,但在俄羅斯大賽中兩人一起參賽,維克托的表現的確超出所有人的想像,本以為已經達成GPF五連霸的他不會比過往更加厲害了,可在今天的賽事中卻完全顛覆了極限,展現出比以前任何一場比賽、比美國大賽時更加耀眼的演出,那是能夠勾動在場所有人心弦的表演,每個動作連指尖都帶著感情,每個動作都是那麼的美麗,像是畫中的阿波羅。

 

看到中間時勇利早已經紅透了臉,眼眶有點酸澀,維克托結束的動作是正對著勇利的,那肢體動作表現得很明顯,要將這場表演的一切都獻給他。

 

那表演獲得了現場所有人的歡呼與讚賞。

所以儘管這次勇利的演出已經相當精采,可說是他這次賽季以來狀態最好的一次,勇利自認比獲得金牌的中國大賽表現得更好,因為當時維克托需要參加美國大賽而無法陪同出賽,使他有點沮喪,在自由滑項目中出現不少失誤,結果這次卻還是在俄羅斯大賽中輸給了維克托,這件事情任誰看都不會有異議。

 

「呵呵,作為競賽的對手好複雜的心情呢,不過,真的太好了……」勇利搓揉著自己有些凍僵的手,看見那上頭反射光芒的金色戒指,他就愉快的瞇起了雙眼,「維克托好慢阿,又被粉絲們纏上了嗎?…好想快點一起回去啊。」

 

剛剛還在一起的,可是有許多記者想要採訪今天優勝的維克托,於是勇利就悄悄的先去換衣服並從另外一側的門離開,到外頭等他,因為維克托知道勇利老是容易怯場不太知道該怎麼樣應付記者們的追問,所以才會這樣讓勇利偷偷先溜走。

 

兩人都順利進入決賽,對於接下來的賽事不知為什麼勇利並沒有感到太多不安,只是經過今天的比賽後他心中升起了一種想法,胸口有一種灼熱的感覺,他迫不及待想要快點回到訓練場上練習,所以現在才會懷抱這種微微焦慮的心情。

 

「我也…想要快點讓你大吃一驚呢。」勇利拍著自己的臉,笑著低喃。

 

 

 

 

 

 

維克托匆忙的整理了裝備,他剛剛好不容易才把那些記者都應付完了,以前的話他會很有耐心的對記者們問候並回答他們的問題,但是今天反而有些草草了事,只有當一個記者問到『您對勝生勇利選手的表現有什麼樣的評價』這個問題時,他有些控制不住的淘淘不絕講了許多,例如『今天也表現得非常完美,超出我的想像』、又例如『今天的四周跳每個都受到裁判們的認同,看得我都著迷了,所以請大家一定要持續關注他在決賽中的表現』,說了不少屬於教練才會說的話。

 

維克托也感覺自己如今的滑冰和以前有著決定性的不同。

並不是說以前沒有認真投入,過去的所有表演他也都是傾盡了自己的感情和想法在表現的,作為一個運動選手,身體的動作應該要如何去述說故事,要怎麼樣將曲子的感情從演技中自然流露,對於滑冰已經達到顛峰並且擁有眾多比賽經驗的他甚至不用思考就能夠從滑冰的技巧上展現出豐富的感情——可如今,他的所有滑冰都是經過思考才做出來的。

 

或許有人說思考會讓動作變得遲鈍,但他的思考是專注於自己的『心』,而不是動作與技巧。

他這次的所有曲子,從短曲目到自由滑要說全是為了勇利而選的都不為過,這一季比賽,他全心全意想以心中這份深刻的愛戀為主題,就算尤里每次談到比賽的題目都會忍不住用難聽的話語咒罵他,在他單獨練習時卻也會靜下心專注的觀賞,練習場的每個人都同樣,維克托打從心底覺得這個主題是最能夠讓目前的他拿下優勝的題目,也可以展現出他全部的演技。

 

與勇利相遇的這一年是改變他人生的重大契機,也是他復歸競賽最重要的原因,肯定能夠讓所有人都看到與過去都不同的自己吧。復歸後他更加確定自己的表演比過去豐富了許多,還有人評論他的動作變得更『柔和』卻也更『熱情』,從幾乎失去靈感的狀態恢復至此令人難以置信,他甚至感覺自己還能夠再持續競技好幾年,超越以往的表現,即便他早已到了可以引退的時候。

 

維克托從前談過不少戀愛,不乏美麗溫柔的情人,也不乏深深愛戀他的愛人,卻從來不知道戀情是這樣美好的事物;他有過不少激情的性愛,卻不知道性愛是這樣甜美而讓人暈眩的行為;他也曾有過不少感覺開心、振奮、歡欣的時刻,卻不知道有個人在身邊時,不管任何平凡的時間都能產生幸福溢滿胸口的這份感情。

 

連他自己都覺得對勝生勇利這個人太過迷戀,到了讓他懷疑自己太瘋狂的地步。

如果現在勇利像前個賽季時的決賽前那樣突然說要離開他的話,他肯定會崩潰的。

 

「勇利!!」

遠遠的就看見了那個背影,還沒有走到對方能夠聽見的距離就忍不住大喊。

他調整著肩上的背袋加快步伐,想著等一下要怎麼樣將對方擁入懷中,然後他想要親吻那雙溫暖的唇,回想著剛剛在場上獲頒獎牌時,勇利親吻金牌的那個畫面,他的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揚。

 

但就在他幾乎能夠看到勇利的表情時,他停下腳步。

在勇利的面前站著兩個外國的女孩,他們看上去就是觀眾席中常常見到的那些觀眾,為了自己喜歡的選手特別前來加油,一人的手上還拿著勇利的海報,另一個女孩則是抱著寫著勇利英文拼音的字條,他們是從別國特別飛來看比賽的支持者。

 

維克托打從心底為勇利感到開心,以前勇利沒有過漂亮的比賽成績,知名度不高,但在前一季展現出超乎預期的技巧和演技後,可以明顯感到為了勇利加油的觀眾變多了,不少都是因為關注了前一季的賽事中勇利精彩的演出。

 

——原本是如此的。

 

「”我們,從你第一次、比賽、在美國,很喜歡你。”」

「”沒有放棄比賽、真的太好了、報紙、說你會引退,今天的勝生選手、好帥氣。”」

「”我也有學、花式滑冰。”」

用著聽上去就是努力練習過但仍然有些生硬的日文說著,其中一個女孩的眼睛裡甚至帶著眼淚,勇利看上去既吃驚又感動,下一秒臉上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平時不太擅長這些事情的勇利沒有猶豫地幫女孩的海報上簽上自己的名字,那個笑容甚至讓維克托羨慕起那個女孩。

 

「勇利!」維克托這時候忍不住走上前去,他從身後輕輕搭上勇利的肩膀,抱住他。

 

「啊,維克托!不好意思,可以等一會兒嗎?」勇利高興地回以一個微笑。

 

「是勇利的支持者啊,謝謝你們,希望你們未來也可以繼續支持勇利。」維克托親密的拉住勇利的手,用溫和而親切的表情對女孩們說,女孩們馬上瘋狂點頭,對於能夠看見曾經得到GPF五連霸的維克托也感到欣喜萬分。

 

他們高興地聊了一會兒,女孩們繼續用不太順暢的日語說話,而勇利則用英文回應他們,維克托在旁邊以教練的身分聽他們聊,才知道這兩個女孩在偶然的機會下看到第一次參加美國大賽的勇利場上的表演,雖然因為心理脆弱的問題出現不少失誤,但是那時候勇利的表演卻深深吸引了她們,其中一人更因為這樣而開始學習花式滑冰。

 

「謝謝你們一直以來的支持,接下來的比賽我會努力的,一定會讓你們看到不同的我。」

 

面對用英文親切回應他們的勇利,兩個女孩用手遮著臉,那滿臉通紅的表情維克托看過很多次,所以他很快就知道這些女孩是真的憧憬勇利的,而且是從第一次勇利參加比賽以來就支持著。

維克托也有很多這樣的支持者,所以他很清楚勇利此刻的心情。

不,也許對勇利而言,這更具備著重要的意義吧。

 

「她們真的好可愛呢。」

離開時,勇利無心的一句話讓維克托的心頭一緊。

他驚訝地轉頭看勇利,勇利卻絲毫沒有注意到維克托的驚慌,反而用溫和的表情微笑著看著遠方,手放在胸口上,深呼吸了一口,嘴邊緩緩吐出白色的熱氣。

 

「是、是啊,她們一直很喜歡勇利呢,是很可愛的支持者。」

 

「只是沒想到那麼早開始就有人觀看我的表演…我一直以為……」勇利喃喃自語,然後將身體微微靠向維克托的身邊,像是要從維克托的身上汲取溫暖,他們從剛剛就一直都是牽著手的,從交錯的十指之間維克托感覺到來自勇利的興奮感情。

 

「肯定有很多人一直都在看著勇利的,你的表演總是那麼努力,又可愛、又漂亮,非常性感。」

 

「呵呵,說可愛的就只有維洽啦。」勇利笑了出來,然後他低頭親吻維克托帶著戒指的手指,「我知道的喔,長谷津的大家也是一直都看著的啊,默默的支持我,好久沒回家的時候他們也總是會給我祝福,我想要回報他們,我想要變得更強。」

 

本該是要為勇利的決心感到開心的,維克托心想,但此刻內心這浮動的心情是什麼呢?

自從認識勇利,並且開始擔任勇利的教練後,他也曾經把勇利過去比賽的畫面從新聞上或者報導上反覆地看過一次又一次,那些他曾經不知道的勇利,他曾經完全不認識這個安靜又害羞的選手,這個在他作為滑冰選手的這些年來從來沒有去注意過的日本選手。

 

勇利從很早之前甚至還是小孩子時就開始關注自己的事情,維克托倒是很清楚,勇利學習滑冰的契機就是自己的比賽,房間中藏著他的海報以及各種比賽的影片,他還曾經因此沾沾自喜。相比起勇利對自己的了解,自己對勇利的事情似乎還有很多很多不知道的事情,他全部都想要知道,在未來漫長的人生中他想知道更多勇利的事情,即便起步稍微晚了些,作為教練、作為戀人,他也肯定比其他人更了解勇利的全部,他一直都是這麼想的——直到今天看到那兩個女孩。

 

「維克托今天拿到了優勝,表演真的很棒呢,看著我整個人都好感動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了。」勇利這時候對他說,咧開大大的笑臉,「拿到金牌的人今天怎麼這個表情呢?」

 

「欸、啊,我很開心喔,」維克托突然用力抱緊了勇利,感覺到懷中的人發出掙扎,他像個孩子那樣盡情地撒嬌,把剛剛那浮躁的心情給暫時丟到了一旁,「啊啊,好想快點親吻勇利的金牌啊,中國大賽的時候不能在勇利身邊真的太可惜了,勇利,決賽一定要讓我大吃一驚喔,真是沒辦法呢,現在只好先親勇利忍耐了。」

 

「維、維洽!這裡還是大街上!!不、不行——」

「欸?但我好想要來個KISS喔,吶,勇利,讓我親一下就好,一下下就可以了。」

「這邊才是真心話嗎?等…等一下…回家……」

「不行,已經忍耐不了了,勇利——」

NONONONO———!!———

 

 



 

 

 

 

 

 

 

 

音樂停止,勇利在原地大聲的喘息,動作還停在結束動作上。

 

「請、請再來一次,剛剛的地方我想重跳一次。」

「WOW,勇利,不休息一下嗎?剛剛到底已經是第幾次了?」

 

「不好意思,維克托,可以再幫我看一次嗎?」勇利喘息著,只有利用維克托的休息時間才能夠在不妨礙維克托練習下請他進行口頭指導,維克托倒也絲毫不在意在練習期間被勇利打斷,但是勇利一直都很固執。

 

當音樂再次響起,勇利滑起了這次自由滑的項目,和去年賽季的性感相比十分堅毅卻溫柔的舞步,契合著這次勇利訂下的主題,you raise me up(你鼓舞了我),這首歌可說是向身為教練的維克托表達感謝與決意的歌,維克托每次看勇利進行表演時,內心總會有許多複雜的感情。

 

伸展的軀體,以優美的姿勢迴圈加上了腿的旋轉,黑色的練習服也遮隱不住柔軟的腰身,那是可以讓在場所有人都驚奇的演技,比起以前的青澀,如今的勇利不論是跳躍或者情感的詮釋都更加成熟,本來體力就比一般人好,偶爾隱藏著稚嫩之處也很快能夠依靠練習來補足。

 

「…I am strong,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be.…」

維克托嘴裡跟著旋律輕輕哼著那首歌的詞,喜悅之情溢於言表,觀賞著勇利的維克托的表情更像個純粹的觀眾而不是教練,就在舞步進入最後的階段時,身後一個人用力地撞了一下維克托的背,讓維克托差點跌倒。

 

「尤里歐,很痛啊。」

「喂,豬排丼最近好像努力過頭了啊!」他們家兇惡的小貓,用著不良少年般惡毒的眼神瞪視著他,白費了那張漂亮纖細的臉蛋。

 

「欸?」維克托聽到這句話後有些在意的回頭,「尤里歐,你是指什麼?勇利最近怎麼了嗎?」

 

「什麼啊,你不知道嗎?這兩天連休息時間都會偷偷跑去另外一個場地練習,在你看不見的地方。嘛,那傢伙幾乎沒有什麼休息吧……雖然豬排丼的體力本來就比你這老頭好啦,但你這個教練是不是有點不稱職啊?」

 

尤里難得這樣認真的關心勇利的事情,就表示這件事情是真的。

維克托並不知道勇利在休息的時間還偷偷的跑去練習的事情,因為維克托同時身為選手又是勇利的教練,在雅可夫的要求下,維克托必須遵守所有他安排的練習與休息時間,否則就不同意勇利來這個冰場練習,因此維克托和勇利的休息時間是錯開的。

 

「嘿——是這樣啊,我都不知道呢,勇利都沒有跟我說。」

維克托的藍色雙眼輕輕眨了眨,手指放上雙唇露出了些許思量的表情,而這時勇利剛好結束了最後一次的練習往他這裡滑過來,開朗笑著的表情像在問他剛剛表現得如何,額頭滑下了汗水。

 

「勇利。」

「是?」勇利看維克托的表情顯得有些嚴肅,不像是平時的模樣,於是也冷卻了興奮。


「練習會不會太累了?如果勇利有什麼事情想做的話,希望勇利全部都可以跟我說,畢竟我是你的教練……啊,看,可愛的嘴唇都變得那麼乾燥了。」說著,維克托便從旁邊的袋子中拿出了他們常使用的護唇乳液,無視旁人的眼光用手指輕輕擦上了勇利的雙唇,然後輕輕地一笑,「因為照顧好勇利的一切就是我的責任呢。」

 

「維洽……」看見那艷麗的笑容,勇利的臉微微泛紅,「嗯,沒問題的,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我一定會跟維洽說的。」

 

「啊,是嘛。」顯然勇利並沒有打算要告訴他關於他偷偷練習的事情,這讓維克托心中稍稍不是滋味,但也沒有狠心拆穿勇利的謊言,只是輕輕抱住了他,「剛剛表演得很好喔,只是最後的勾手三周跳時右腳希望可以更穩定一點落地呢,應該是速度沒有控制好,像這樣。」

 

鬆開了手,維克托優美的示範了一次完美的勾手三周跳。

 

「啊…」

勇利看著就想要再試一次,卻被維克托一手抵住胸口。

 

「不行,勇利現在要休息了,不可以再練習下去,這樣會對身體帶來太多負擔。」維克托低頭親吻了一下他的臉頰,看容易害羞的勇利的臉變得通紅,「會乖乖聽話吧?」

 

「……嗯,我知道了。」

 

下場補充水分的勇利看上去雖然疲倦,鬥志卻很高昂,他黑色的雙眼閃耀著光芒,堅定的表情讓維克托看著就覺得心跳加速,他的勇利是這麼地漂亮、可愛,讓人移不開目光。

對於教導的選手如此認真,身為教練應該要感到高興的,但是勇利似乎有什麼心事隱瞞著自己,而且還是尤里歐告訴他才知曉,這事實讓維克托心中動搖起來。或許一邊做為選手一邊做為教練,有很多事情都力不從心,他是否變得無法將勇利的事情擺在第一位,忽略了勇利的練習?而為了不影響他,因此勇利才一個人悄悄練習?也許是自己自視甚高,自以為有能力一邊當教練一邊做為競賽選手但其實根本不合格呢?

 

維克托練習時聯合跳耀的四周跳和三周跳都出現失誤,手觸地,只能想辦法支撐起身體並繼續跟上音樂,卻馬上聽見身後雅可夫生氣的表示他完全沒有專心在滑冰上,他只能夠回以苦笑,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的心理也變得如此脆弱了,也許是受到勇利的影響吧。

 

「勇利,我也很不安啊。」

 

 

 

TBC

 

作者廢話:

第一篇的ユーリ!!! on ICE的同人!!還有下集~~

寫這篇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搜尋可以做為滑冰曲子的音樂(掩面

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符合想像的歌曲OTZ

 

維克托的自由滑Поцелуй длиною вВечность(永恆之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9EOpYCHnLk

偷偷說,雖然文中應該不會出現,但短曲目維克托我是設定他滑歌劇【費加洛婚禮-知否愛情為何物】哈哈哈,有興趣可找歌詞來看看,也很可愛的。

 

勇利的自由滑you raise me up(你鼓舞了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qKtUS-xyL8

你鼓舞了我這首歌最後一段歌詞我很喜歡,很符合維克托和勇利的相遇啊,不過這應該本來是對神說的歌詞啦,不過另一面來說,維克托本來就是勇利的神嘛,然後這首確實有被作為滑冰曲子用過的樣子,上面大家有興趣可以去聽聽哈哈。

 

反正我這人沒有什麼滑冰的知識,如果文中有寫錯的就敬請見諒啦!


评论(33)
热度(438)

© 千葉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