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葉玥

小說創作為主,包含自創文。
動漫方面有家庭教師、哈利波特、東京食屍鬼以及各種動漫的同人文。
大宗為主角受。

痞客幫的家:http://chianye27.pixnet.net/blog

Love and Betrayal 38 (G綱)

男孩手中捧著一塊剛出爐的麵包飛快的穿越巷子,不小心撞上了人也沒有回頭道歉就這樣直直的往一處跑去,被撞上的人忍不住大罵,但是那孩子早已經不見了蹤影,他大約跑了四條街才好不容易追上了他的目標,就在正前方的道路中一隊看來凶神惡煞的人馬,每個人都穿著黑色的西裝正緩緩前進著,周邊的一些居民有些害怕的避開視線不敢與之相對,而當那些人看到那孩子往前就要與他們相撞時,不少好心的人忍不住叫喚他想要阻止。


「瑪路斯,你在幹什麼,快點回來!!不要到那邊去!」


「先生!先生!!」但是叫瑪路斯的男孩卻好像沒有聽見似的不斷的呼喚著誰,那引起了那些人的注意,「先生等等,等等——」就在隨後男孩被隊伍最後方的某個人給抓住了,阻止他繼續往前,畢竟不曉得是不是有危險性。


「啊,不需要擋住他,讓他過來吧。」一個聲音帶著些許笑意說,他正路經某戶人家與坐在門口階梯上的老婆婆打完招呼,才直起身就看見部下們攔住了那個一臉緊張的孩子,不管怎麼說都是面對一些面色沉重嚴肅的大叔們,不可能完全不害怕,可是他還是很努力的探頭想望一眼說話的人。


那些人放下了孩子,讓出了一條道路讓在他們最前頭的上司可以走過來。


「雖然能夠理解你們在這時候心情緊繃的原因,可是我們是來視察街上的,如果一直繃著一張臉的話可是會被人害怕的啊,」綱吉笑著,輕拍上其中一人的肩膀,「又不是執行什麼危險的任務。」


「是。」部下們有些騷動,表情也放鬆多了。


綱吉露出一個淺笑,這也不能夠怪他們,畢竟最近發生了很多事情讓一直留在恩納這個地方的彭哥列也稍微感受到了壓力,而且,彭哥列在這一年來成長得很快,人數迅速的增加,地盤也擴張,於是部下們的工作在這過渡期也漸漸變得沉重起來,如今能夠如此順利而且循序漸進的擴大多虧了G的縝密行事作風,他的各種人員、人事的調度讓彭哥列沒有一下子膨脹以至於負荷不來。

「怎麼了,瑪路斯,匆匆趕過來這裡。」綱吉彎下腰面對那個追來的孩子,對方臉上帶著一點倉促跑來的紅暈,還微喘著就舉起手中依然熱騰騰的麵包像是要遞給綱吉似的。


「那個、這個、這個是我第一次做的,爸爸說這是難得成功的,已經合格了。」


「欸。」綱吉愣了愣,接過那塊麵包。


「喔,瑪路斯你也已經到了這個年紀了啊。」這時候還坐在門邊的老婆婆開口打斷了他們的對話,笑著看向瑪路斯,瑪路斯用力的點點頭一臉興奮,「真是太好了啊,這樣一來老瑪路斯也可以安心了吧。」


「呃,這個是?」綱吉不懂他們的意思只能夠乾笑,然後他想了一想,「啊,我記得瑪路斯你們家是開麵包店的……」


「嗯!!終於、爸爸說我這樣以後可以協助他工作了!!」


「說起來,你說你以後也想要當麵包師傅,我聽說了,原來是這樣啊,太好了。」綱吉笑了出來,他看向手中的麵包,「但是,這個為什麼要給我呢?難得做出來了不會想要自己試吃嗎?」


「家裡還有很多個,這個是留給澤田先生的,所以剛剛聽到澤田先生出來巡視就追過來了。」


「這樣啊。」綱吉臉上浮現一點不好意思的紅暈,沒想到居然會專程過來送給他。


「那麼,要好好吃喔!!之後再告訴我感想!!」男孩說完後就轉身慌慌張張的跑走了,綱吉看他一路上又撞到了許多人,那真的是一個個性冒失的男孩,和以前的自己有點相似。

「呵呵,澤田先生也很受孩子們歡迎啊,真的,不像個黑手黨啊。」婆婆這時候笑著說,綱吉稍稍尷尬的苦笑,確實,或許從這方面來看自己是很不像個黑手黨吧,雖然也有會害怕他的人,但是那大多是因為身後那些臉色凝重的部下們,喬托交代了若是出來巡視的話還是最好能夠融入居民,與居民好好相處才更容易掌握地盤上的動靜,所以才讓綱吉來執行這個工作的,或許喬托也認為綱吉擁有讓人們容易接近的特質。

「婆婆就別笑我了,我這樣也算是在執勤中呢。」綱吉無奈的搖搖頭,但他感覺得出來周邊的氣氛變得柔和了一些了,部下們好像也因為這件事情心情稍稍鬆散,有幾個人也終於露出了笑容。


「但是,大家都說彭哥列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從這裡離開,你們以前是逃難過來的吧?」婆婆的表情黯淡了下來,想起了一年前的事情,「卡墨拉家族消失的傳聞好像還是昨天一樣,你們也就不需要躲躲藏藏,會從這裡回到你們以前待的城鎮吧,雖然這樣說很奇怪,但是彭哥列在這裡的事情讓大家過了一段不錯的日子。」


「我知道的。」綱吉發出了小聲的嘆息,「雖然我不清楚喬托他們有沒有打算要離開這裡回到原本的地方,但是就算要離開也不會就此不管這裡的,因為不能夠讓大家回到以前的生活呢。」

眼神中透出一絲冰冷,綱吉知道這個地方過去的狀況,雖然相比其他的城鎮並不算糟,生活也是自給自足非常和樂,可是這裡也曾經有過幾個小型的組織,人數都不超過十人,但這些人曾經讓當地的居民感到困擾,自從彭哥列來到這裡後他們就變得收歛了許多,不敢明目張膽的在彭哥列劃設的地盤上作亂,因此搶劫、偷盜、高額的保護費、群架等等的事情也變少了。


綱吉輕輕拉起了婆婆的手,「放心好了,喬托也和我一樣喜歡這個城鎮,所以不用擔心。」


綱吉無法透漏太多關於家族內部的事情,但是今天部下們的心情緊繃也是因為這件事情,喬托帶著藍寶前往去與這個地方猖獗的犯罪組織布魯諾交涉,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而藍寶被喬托強迫著一同離去時的表情就好像走上絕路似的,但喬托果然還是一如往常的嚴厲堅持要他一起去。

 

雖然說看來是如此,但綱吉知道喬托對藍寶還是十分寬容,也不曾讓年紀輕的他進行太危險的任務。

「那麼,也就是說喬托先生又要做危險的事情了嗎?」


「對那個人來說大概沒有稱得上危險的事情吧,畢竟喬托很強。」綱吉的手放在胸口前,微微一笑,那是只有在談起喬托時才會露出的神情,「雖然我總是很擔心他,可是,那大多是我一廂情願,所以婆婆也安心吧。」


綱吉起身,他揮別了婆婆後就繼續執行他巡視的工作,一邊咬著剛剛收到的麵包。
他們的任務是確認沒有任何麻煩事情的發生,同時也向居民們收集這一代的情報,而居民們也因為和彭哥列相處融洽而願意與他們分享情報,並給予他們些許的利益來換取彭哥列的保護。

這一年來喬托對於彭哥列以及對綱吉的態度都有細微的改變,以前的喬托雖然決定要創立彭哥列,卻還是有些迷茫,綱吉知道那是因為喬托並沒有發自內心的想要創立彭哥列,全部都只是為了綱吉或同伴才那麼做的,加上為了保護綱吉不讓艾爾默斯察覺的緣故,致使彭哥列的發展很緩慢。但是,一年前綱吉身體復原並且狀況變得良好後,彭哥列做出了不少大動作,一方面也是因為卡墨拉在一年前,也就是艾爾默斯與喬托的一戰所造成的混亂後就解散了,彭哥列再也沒有束縛,行動很方便,而最重要的果然還是綱吉對喬托說的那句話——

 

『所以我想要和你一起,選擇一條新的道路,喬托——我想和你在這個時代一起見證彭哥列的未來。』

若只是把綱吉當作被保護的對象的話,對正發展中的彭哥列而言是個包袱,畢竟彭哥列中的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力量,都能夠一人面對眾多的敵人,如果還要花別的力量來保護綱吉,這讓彭哥列無法盡情發展。

 

但在綱吉的傷勢復原後,喬托令人意外的也指派給綱吉固定的工作還有任務,要他與阿勞迪兩人負責這個地盤的巡視,這是一個不算輕鬆的職責,過去只有阿勞迪負責街上的收集情報和保護,但如今阿勞迪也被正式命令做為顧問了,身兼兩項職務的他就需要有人來協助,而綱吉就擔當了那個任務。

 

這令綱吉很高興,過去剛來到這個時代時曾經想要幫上忙的,他卻很快被卡墨拉找去當幹部,後來又捲入一連串的事件和喬托他們敵對,如今終於可以實現當初來到這個時空的想法,幫助喬托,為彭哥列的創立做些什麼事情。

而且喬托願意給他職務就表示他完全相信綱吉可以承擔風險,他願意相信綱吉不會再一次隨便離開他。

 

『你會和我一起努力的,對吧?』喬托當時問綱吉,看到綱吉點頭他就很開心地微笑出來,『我以後也要依賴你的力量了,綱吉,我想創立彭哥列。』

綱吉覺得如今的彭哥列是他所喜歡的彭哥列。

 

喬托已經不是單純『為了他』而想成就這樣的彭哥列了,如今說不定還混雜著一些他自己的期望,綱吉知道喬托不會像他那麼天真的想要一個絕對不會傷害任何人的黑手黨,因為他很清楚那些黑手黨的黑暗面,經歷了這麼多悲傷的事情後,喬托依然屹立不搖,綱吉覺得不愧是初代彭哥列首領,喬托一定也會知道對於那些殘酷的、傷害他人的人該使用怎麼樣的手段來加以制裁,這絕對不會全然是美好的事物,但是這樣也沒關係,綱吉知道自己總有一天也要去面對這個現實,因為他是黑手黨的一員。


所以,他和喬托不能夠分開。


喬托會需要他的力量,如果喬托犯錯的話自己一定要加以制止,而綱吉覺得彭哥列要順利的創立並且如想像中那樣壯大的話,除了喬托以外沒有任何人能辦到,只懂單純的理想的自己無法實現那樣的事情,總有一天會被自己的理想給捆住手腳,但喬托一定可以吧。
他是這麼相信著的。

「綱吉。」這時候一個聲音呼喚住了他,綱吉停下腳步,身後的部下也同樣。


眼前出現的是阿勞迪的身影,他身後帶著另一隊人馬,似乎剛巡視完自己的地區,而能夠來這邊和綱吉會合。


「阿勞迪!」綱吉走上前去想要說話,但阿勞迪只是看了看周邊的部下,然後揮了一下手。


「你們再把各區巡視一遍,如果沒有什麼問題的話今天就到這裡,直接解散。」


「「是!!」」


部下們散去後,阿勞迪用眼神示意綱吉和他一起走,然後就轉身往回去本部的方向邁開腳步。
綱吉匆匆的跟上對方,走在阿勞迪的身邊,阿勞迪瞥向那一臉笑咪咪的表情後便轉開視線,他不清楚綱吉今天顯得特別開心的原因是什麼,不過他知道綱吉總是會為了無聊的小事而露出開心的臉龐,那是他的優點。

「讓你去巡視的目的是什麼,我還是無法理解,我一個人可以解決所有的工作,不需要別人幫忙。」


「別說這種話啦。」綱吉有些意外的看著阿勞迪陰鬱的表情,對方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但那個眼神並不會讓綱吉感到害怕,他的手伸向綱吉的方向,然後放上了綱吉的頭髮溫和的撫摸著,那時候阿勞迪總是冷酷的表情就會顯露一絲笑容,綱吉覺得這也可能是他為什麼要把部下們解散的原因,如果被看到了,部下們也會很訝異吧。


「你才遭遇過那種事情而已,這樣危險的工作虧他也能夠放心讓你出來,雖說現在艾爾默斯以為你死了沒有追捕你,和以前的狀況大不相同,但是……」阿勞迪收回了溫和的態度,聲音也變得稍稍冷硬,「你留在這個西西里島是件很危險的事情,我認為喬托也早已經發現了才對。」


「什麼意思?」綱吉不太明白的皺起眉頭。


綱吉對於現在的生活很滿意,雖然不時會想起自己的身體部分是由幻覺構成的這件事,但還是可以戰鬥的,而喬托願意給予他任務更令他滿足,彭哥列也漸漸壯大,卡墨拉被艾爾默斯解散了,西蒙也終於能離開彭哥列自由的發展,大家不必躲躲藏藏的,這一切都相當的平和,他常想如果日子可以就這樣過下去就好了。


但阿勞迪的話又帶給他一絲不安。

「你說艾爾默斯那個男人答應過你只要我們不去妨礙他,他也不會與彭哥列起爭執,那是以你的命作為交換,對你的犧牲表示敬意。」阿勞迪知道那個男人肯定會遵守諾言,至今兩邊都相安無事,艾爾默斯也發展出自己的組織,完全沒有與彭哥列起衝突,足以證明他答應綱吉的事情是真的,「但是,那是建立在你已經『死了』的狀況下吧。所以,如果讓他偶然地知道你還活著的事情,恐怕會很麻煩。」阿勞迪闔上眼,雖然不願意這樣跟綱吉說,「艾爾默斯的組織如果這時候攻過來會造成我們很大的損傷,畢竟,那個男人所組織的可是暗殺集團。」


「暗、暗殺……」綱吉聽到那個字眼就起了雞皮疙瘩。


「哼,像是涅斯多那傢伙的風格,」阿勞迪嘲諷的笑了一聲,手盤在胸前,「之前曾經暗殺過你的傢伙們還記得吧,那裏還有很多種像那樣的傢伙,事實上我和喬托討論過了,如果單比戰力的話彭哥列恐怕會很辛苦。」


「是這樣嗎…我以為如果有大家的話就絕對沒問題的……啊,但是,我也不想喬托和艾默再起衝突……」


「別露出那種表情,」阿撈迪皺起眉頭,手用力拍了一下綱吉的後腦勺,「我沒有說打不贏吧,就算他們有什麼行動,這裡也會有辦法對付,和以前不同,現在的彭哥列可是很強的,因為喬托那傢伙這次似乎終於有用點心在家族的事情上,那個男人要是認真起來是非常可怕的敵人,他是很優秀的人,艾爾默斯應該也會想避免與他為敵。」


阿勞迪臉上的笑容帶著隱約的殺意,看來似乎難得的有些興奮,他似乎期待著可以和艾爾默斯那邊的人戰鬥。
而且,認真起來後的喬托說不定才是最令他感興趣的獵物。

「所以沒有什麼需要擔心的,我們也不需要像你這樣的小鬼來為我們擔憂。」

阿勞迪的聲音雖然冷淡,聽起來卻是在安慰綱吉的不安。

 

阿勞迪說的這些事情恐怕本來也打算隱瞞著他的吧,不想要讓綱吉為這樣的事情分心,因為知道綱吉會因此而動搖,最不願意讓彭哥列與艾爾默斯起正面衝突的人恐怕就是綱吉了,其他同伴們倒是覺得沒有什麼關係,如果敵人來攻擊他們,自然也不會坐以待斃,而喬托也早已做好面對對方的準備。


但只有綱吉知道艾爾默斯對彭哥列的重要性。
先不說關於彭哥列開創的歷史什麼的,就心情上,綱吉也不願意看喬托和自己世上唯一的親人戰鬥。

「你什麼也不要考慮。」阿勞迪一看就知道綱吉想什麼,他真的太不會隱藏了。


「呵呵,一定喬托又要你不要告訴我了吧?」


「是啊,他說講了又會讓你多想些有的沒的,對身體的復原不好,但我覺得我還是應該告訴你這件事情。認清自己處在什麼立場上也是必要的,所以我現在告訴你。」


「所以,你才撤走部下啊,這樣違反首領命令的事情阿勞迪總是在做呢。」綱吉輕嘆,他現在一點也不會生氣喬托想隱瞞他的事情,這件事情自己知道的話確實會很困擾,喬托很了解他,「不過自從受傷後都過一年了身體早就復原了啦,喬托到現在還在擔心我的傷什麼的……」

「你不要做什麼多餘的舉動,告訴你並不是打算讓你有所行動的,而是因為希望你可以信任我們。」他們走到了本部的門口時阿勞迪說,他打開了門,「我們自然會有對策,再也不會讓你再遭遇到那種事情。」阿勞迪說到那時候的事情時表情就冷酷了下來,「絕對不會再讓事情變成那樣的,所以你也不用思考太多。」


「我知道了。」綱吉無奈的輕笑著,也隨著一起踏入了房子裏頭。


然後他看著稍稍空曠的房間,西蒙離開了以後變得有些寂寞,但相對的同屬於彭哥列的同伴們也增加了,現在住的地方還是相當簡陋,一點也看不出未來會成為第一大黑手黨的模樣,他們幾個幹部主要還是住在原本的地方,和一年前不同的是,在這個城鎮中已經有不少的落腳處。

阿勞迪和綱吉才剛踏進門就看見G從樓上走下來,臉上掛著一副眼鏡。
「工作辛苦了,報告就等一會兒吧。」G阻止了阿勞迪開口,轉向一旁的綱吉,「綱吉,和我一起用下午茶吧?」


「現在嗎?」


「嗯,等喬托回來以前還有不少時間,想利用機會和你聊聊。」

 

 

 

 

 

 

 

 

 


喬托坐在談判桌前,但他怡然自得的優雅看來對眼前氣氛緊繃的狀態毫不在意,拿起了桌上的紅茶緩緩喝了一口,也不擔憂對方會不會下毒,但恐怕對方若是對他的提議沒有任何興趣的話也不會有這場談判了。

喬托一點也不擔心現在會有什麼不利自身的狀況,其實,他自信的認為對他不利的狀況根本就是沒有,這談判失敗的機率也幾乎是零。


他們只有兩個人,顯然藍寶靠不太住的在一旁緊張的來回張望。
沒有什麼黑手黨經驗,年紀還很輕的藍寶面對這樣來者氣勢洶洶的場合忍不住全身顫抖。


喬托輕輕放下了手邊的茶杯,那雙透著溫和的光芒的雙眸環視了一圈那些對於他提議的意見騷動不已的人們,對方的BOSS皺起眉頭,似乎在思考他有什麼其他的用意,而且前來談判的就只有單單兩個人,面對他們十數人,眼前的喬托說話聲音固然好聽,但內容卻與之不符的強硬。

「如何,布魯諾先生,對於我的提議你已經考慮好了嗎?」喬托說,語調依舊溫和,抬眼看著額邊微微冒汗的布魯諾組織的首領,「其實我覺得你們大概也沒有什麼需要考慮的就是了。」


「憑什麼這麼說?你們知道我們大可拒絕你們,就在這裡殺了你們。」


「但是你擔憂著為什麼我們會只有兩個人單槍匹馬就來到這裡,所以正想著勝算吧。」喬托一笑,他的雙手放在桌上然後輕輕撐起下巴,好像與友人談天氣一樣的毫無防備的姿勢,相較起來布魯諾的狀態更像是被逼入絕境,「別想了,因為我若是兩個人來,就表示我有自信憑兩個人就能夠戰勝你們全部。」


「你、你……」


藍寶看著那個布魯諾的臉都氣得發青了,他忍不住疑惑為什麼喬托還要這樣刺激對方。
他一點也不想要爆發衝突,事實上如果戰鬥起來的話喬托或許會安然無事的打倒所有人,但是自己就不保證會不會在這裡受傷或被殺死了,他還沒有那樣的心理準備。

「無須生氣,我絕對沒有小看你們的意思。」喬托收回笑容,面容凝結住一層冰霜,「只是你們的對手是我而已。」


「我聽說過,您是曾經最強黑手黨卡墨拉的幹部之一,但是卡墨拉消滅了,而你也是背叛者之一吧?又憑什麼要我們相信你們彭哥列的人?」


「確實,要你們相信我這樣的話我是不會說的,但你們也只能夠相信我。」喬托的身體往後微傾靠上椅背,就算是那細微的動作也令身邊的人精神緊繃,「現在卡墨拉被解散了,那是誰做的事情你們應該也很清楚,艾爾默斯,他正計畫要控制半個西西里,那未來也將會包含這裡,如果是我熟識的他,他是很有可能那麼做的。」


布魯諾的臉色變了,在西西里活動的這些小型組織沒有人不知道卡墨拉消滅和彭哥列、艾爾默斯一派出現的事情,在羅涅利亞與卡墨拉兩大古老家族相繼毀滅的同時,代之而起的就是艾爾默斯的組織還有彭哥列了,艾爾默斯所領導的是以暴力、暗殺為主要力量的一個強力的軍團類的組織,而彭哥列與之完全相反。

彭哥列比艾爾默斯的組織結構來說更接近完整的黑手黨,既然是黑手黨,其成員就必須遵守某些規則,而他們又屬於比較溫和的類型,這是所有西西里的人都知道的事情。

「我,可不保證我那位凶暴的遠親會給予你們比我更好的條件。」


喬托很清楚對方會怎麼選擇。
在這個時候不投靠彭哥列的話就是自找苦吃,最終還是會要面臨艾爾默斯的威脅,而那個人可不會像喬托那樣講條件,艾爾默斯的強勢在西西里島中也相當的為人所知,那多虧了卡墨拉被解散一事,那個人對卡墨拉逃出的成員窮追猛打,造成了不少的犧牲,連無辜的人也被波及,在一年前曾經引起了一陣西西里島的恐慌,想也知道應該投靠哪邊更好、更有利益。


喬托又喝了一口茶,一邊想著這邊的茶有些苦了,然後他闔眼靜待。

結果,對方還是承受不了壓力接受了喬托的提議,他們的人將合併入彭哥列的一員並效忠於他,雖然如此但也可以半自治的繼續在這裡的生活,只要遵守彭哥列訂下的規矩,獲取的利益也將分享給彭哥列。

 

在未來,彭哥列若是從恩納離開,這裡也將會交由信得過的幹部來管理,當這裡遇上麻煩的時候彭哥列自然也會以同伴的身分前來幫助。這是相當和善的條件,作為交換的只有將權力移交給彭哥列罷了,並無任何不自由。

喬托和藍寶一起離開後,藍寶困惑的看著喬托的背影,不懂對方為什麼要帶著自己一起過來這種可怕的場合,明明哪裡也沒有需要用上他的地方。大概是看出了他的困惑吧,喬托轉過頭來看著藍寶,他此時露出了一個淺淺的笑容,很難想像之前的喬托會如此笑,藍寶覺得一年多前認識的喬托是個讓他害怕又難以接近的人。


總是高高在上的,他的姿態一直都是那樣有著隔閡,有點冰冷。
那時候只有綱吉在喬托身邊的時候,喬托才會顯得稍微貼近一般人,表情也會變得柔和下來。
但現在的喬托偶爾會像這樣讓人打從心底覺得溫暖。

「你很疑惑我為什麼要帶你過來嗎?」


「首領你就算一個人也不會有問題的,而且我到現在也沒有派上用場的地方……」


「我打算以後讓你留在這裡,藍寶,」喬托對他說,看藍寶吃驚的張大了嘴,「我要把這城鎮的事情交給你管理。」


「什、什麼?不是還有更好的人選嗎?像是G大哥他們——」


「啊啊,雖然他們是很好的人選,但是我覺得如果我們要離開的話,對這塊土地最熟悉的你應該最適合這個位置,這附近也有你父親的土地,而且,也該是時候讓你負擔一些責任了,別逃避啊,藍寶。」


「首領……」


「往後還有很多事情必須要借重你們的力量,自從一年前的事情後,我認為這個組織要強大微能夠保護同伴的程度還有很遠的道路要走,我想要保護重要的東西,但只有少數幾個人的強是難以將這個組織支撐永久的——所以快點成長吧,藍寶,我和綱吉都很期待你的力量有一天能夠在我們有困難的時候幫助到我們。」

藍寶看著說完話後就緩緩走遠的喬托的背影,他低下頭。
一年前綱吉重傷的事情他記得很清楚,那時候他害怕極了,而喬托的模樣也是令人憂心。
那樣的事情誰也不願意再次發生,一想到在他們某些人執行任務的時候就會有人如此輕易的受傷,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不管是身邊任何一個夥伴或是朋友發生那樣的事情都是想要盡力避免的。


喬托似乎從那次綱吉復原並說了願意留下來後,他的內心就有些許轉變,該說變得溫柔嗎?

可是過去不少傲慢、冷酷、自我中心的地方還是和以前一樣。

他只是在某些小地方流露出對同伴的信賴還有關心,這和以前完全依賴憑藉著夥伴的強大而行動的他有所不同,如今的他已經瞭解了守護某人所代表的意義吧,也了解到他人失去重要之人的痛楚,所以他終於也能夠發自內心的對誰施以溫暖和關懷了。

 

 

 

 

 

 

 

 

 


喬托和藍寶回到了家族後,就見到與G、阿勞迪坐在桌前的場景,G掛上了眼鏡正看著一本書,似乎正和綱吉討論著什麼,阿勞迪當然是一個人安靜的喝茶,看到這個和平的景象的喬托忍不住面露喜色。
但在他開口呼喚之前,藍寶搶先一步來到綱吉的身邊,然後一把壓上綱吉的肩膀。


「綱吉,你聽,喬托說要把這個地方委託給我呢。」


「欸?」綱吉抬起頭,然後看看一邊的喬托,對方臉上寫著明確的肯定,「太好了呢,藍寶,表示你最近的努力有了效果吧?」綱吉稱讚著,藍寶雖然16歲了但某些地方還有點小孩子氣,這經常讓綱吉想起被留在教堂的那兩個孩子,雖然想要回去看看,但一直沒有機會,而今天早上被阿勞迪一說綱吉就覺得更不敢接近那裏了。


不知道那兩個孩子過得如何,他真的很想他們。


「說到這個,也就是說談判順利的意思吧?」G取下了眼鏡,詢問喬托。


「是啊,那個人也不敢做其他的選擇,這樣一來我們的同伴也增加了,要告知所有的人,G。」喬托看G答應後就轉過頭來看著綱吉的方向,「說起來你們在做什麼?」


「我和綱吉正講到我剛念完的小說,很有趣呢,正推薦給他。」G笑著補充,而綱吉的臉上不知為什麼浮現有些尷尬的表情,看喬托有些訝異的拿起放在桌上的書本。


「真羨慕G呢,每次我找綱吉談書的話題時,綱吉都會不小心睡著。」


「…唔…因為喬托看的書都很難懂,而且外國的語言我也看不懂……」綱吉有點愧咎的低著頭,喬托的涉獵很廣,有時連哲學或歷史類的書本也會包含在內,那些對綱吉來說是一種可怕的催眠劑。


「沒關係,看著你的睡臉我也很會感覺喜悅。」喬托溫和的微笑著放下了書本,然後他拍了一下繼續壓在綱吉身上的藍寶,「可以的話能夠把綱吉還給我嗎?藍寶。」

「是、是!!」因那平淡的語調而緊張的藍寶很快的離開了綱吉的身邊,不敢再有肢體接觸。
綱吉有點無奈的站起身來走到喬托的身邊,而喬托也很自然的轉過頭,「你們繼續吧,綱吉我就借走了。」


「啊啊。」G不在意的揮揮手,而阿勞迪則沒有作聲。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進了喬托的房間,綱吉剛關上門轉過身,只見喬托解下他常穿的披風隨興的放到了沙發上,然後就坐了下來,這個房間和喬托在過去卡墨拉本部的房間相去甚遠,那個精緻的、充滿了看起來似乎相當昂貴而迷人的家具以及裝飾品的房間,不會太過奢華卻也不平凡,綱吉每次進去都忍不住驚嘆。

但現在這個房間雖然簡單許多,還是有著喬托的品味,簡單花樣的暗色地毯,木製的桌椅,窗邊透下的金色微光灑落在喬托身上令他那靠著椅背稍作休息的側影輪廓看來相當柔和。

「喬托,你累了嗎?」綱吉走近,手指輕勾對方美麗的金色頭髮,提起嘴角,「最近總是在工作。」


喬托抬起頭,面對站在他椅背後的綱吉,迎接了一個來自綱吉的溫暖親吻,綱吉主動的碰觸那雙薄唇,輕舔雙唇然後很快分開,他看著喬托的雙眸,覺得很想要就這樣一直看著這美麗的景象。


喬托比任何人都好看、都更加英俊,對他更溫柔。
綱吉覺得自己能夠被對方所愛也是幸運的事情,最近他總會覺得自己太過的幸福。
決定留在這個時空後他發自內心的享受著現在生活的一切,比過去感受到更多的喜樂,每一天都很滿足。

「難得有如此可以與你相處的下午。」喬托看綱吉慢慢走到了他的身邊坐下,微瞇起眼低笑一聲,「你坐錯地方了。」

 

綱吉一臉不明白他的意思,他就坐在喬托的隔壁,這也是喬托往常允許的位置。
但接著喬托的手指指向了一個令綱吉不知所措的位置,那是他的膝前,然後用溫柔而無法拒絕的眼神注視綱吉。


「來這邊吧,綱吉。」

「……是。」


無法抵抗對方的那種笑容,綱吉有些困惑又不知所措的坐在喬托的懷中,才一坐下就感覺到一股溫暖的體溫貼上他的背部,喬托溫熱的氣息吹撫上他的頸部,有些像是嘆息,又有些像是鬆了一口氣的那個聲音令綱吉在意,他稍稍轉過頭觀察喬托的側臉,發現對方是輕閉著眼睛的,彷彿工作一整天後疲倦得好不容易找到了可以休息的場所,就這樣親暱的靠在綱吉的身上,把全身的力量都交託給對方。
綱吉知道對方只有在自己面前喬托才會流露如此無防備的放鬆姿態。

「喬托。」綱吉抬起手輕輕觸碰那靠在自己肩上的人,「如果有什麼我可以做到的事情,我都可以做。」


「那麼,你只要待在我身邊就夠了。」喬托看著他,手指輕撫過綱吉的褐色頭髮,溫柔的梳過那翹起來的部分,綱吉看著喬托的表情就好像找到什麼令人滿意的玩具一般,笑得很柔和。

 

喬托的手掌眷戀著綱吉的體溫,片刻也不願意離開。


「你對我的要求真的很少啊,對藍寶明明都這麼嚴厲……」


「因為,就算我不要求你為我做什麼,你為了我什麼也做得出來吧。」


「被你直接這樣說的話……」綱吉的聲音哽在喉嚨不知該怎麼回應,雖然喬托所說的也是事實,但從對方的口中直接講出來總覺得有些害羞又尷尬,而他猜喬托是最喜歡看他那種不知如何反應的困窘神情吧。

「因為我也一樣,為了你的話,我什麼也能夠做得出來,感覺上沒有什麼辦不到的事情,這樣說的話你會覺得我很誇張嗎?」低聲述說的那雙藍色的眼眸中沉澱著如同漩渦一般的陰影,但綱吉卻可以感覺到一份溫柔的情感包裹住自己,喬托一直是認真的,不是什麼誇耀的情話,也不只是虛浮的謊言,綱吉知道喬托說的是真的可以做到。

「即使是和艾爾默斯戰鬥?」綱吉沒有來得及阻止自己就說出口了,那讓喬托微愣。


他只是遲疑了一會兒後輕輕嘆息一聲,「……是阿勞迪那個傢伙告訴你了吧?我明明已經吩咐過不要說些會擾亂你心情的事情,但那個人總是不會乖乖聽話。」


「所以說,即使很可能會與艾默衝突,你還是決定要把本部搬回去嗎?」


「那裡是我的起點,也是我生長的城鎮,沒有道理我不回去。」喬托露出了相當懷念的表情,「十歲以前的記憶我記不太起來了,事到如今也對那個被毀滅的家沒有任何留戀,因為你的關係,我現在可以坦然的承認卡墨拉是養育我的家,也是如今的我成為『我』的原因,我不會忘記卡墨拉做過的事情,還有我犧牲的友人們的生命,但如今已經沒有仇恨了,說不定有些感謝曼利歐。」

綱吉聽到喬托說的話後,感覺胸口有些微微酸澀,他彎起嘴角,真心覺得可以說出這樣的話的喬托已經沒有任何問題了,喬托現在或許有些接近他所認識的彭哥列初代首領,那個溫柔、強大、而且可以包容一切的男人,雖然綱吉認為他們永遠也不會成為同一個人,而他所愛的不是從前崇拜著的那個區區的形象,也不是因為他是彭哥列初代的首領才喜歡喬托的,而是因為他正是喬托本身,就只是這樣而已。

「這個地方暫時交給藍寶,他會做得不錯的,然後我們搬回那個城鎮後大概不可避免的會要面對艾爾默斯吧。」


「艾默他……」綱吉的臉稍稍陰沉,喬托以為那次恐怖的經驗在綱吉的心中留下了傷痕,有些擔憂的看著他。


「不需要擔心,我不會再讓你受到那種傷的。」喬托微微瞇起眼,流露出接近憎恨的情緒,「我無法原諒他,所以這次我一定會做個了結吧,他也肯定不會放過彭哥列,我知道的,所以我也會接受他的挑戰。」


「你明明也不想要和他戰鬥的,為什麼一定要變成這樣?」


「雖然我不想,但我知道艾默的個性,我太了解他了。」喬托搖搖頭,他知道綱吉希望他和艾爾默斯和好,但這是多麼困難的事情,在發生這麼多事情後要重新回到過去的關係已經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更別說他們之間還有綱吉這個矛盾的存在,正因為曾經很了解彼此,如今到了這個地步才更坦率的難言歸於好,「我也是因為如此才發展出對付死氣之火的武器,零地點突破,我希望可以不殺死艾默也能夠停止他,這是為了他而創的招式,只為他一個人,綱吉,我不想違背和你的約定,沒有必要的話我不會再讓自己做出殺害他人的舉動,我不會殺死艾默,我保證。」


「零地點突破已經完成了?」


綱吉這時候才明白為什麼喬托當初會創造這個招式的理由,封印死氣之火將之冰凍的這個招式或許也包含了喬托不願意殺害自己重要家人的心願吧,喬托很早就覺得他和艾爾默斯有一天會因為彼此的道路不同而產生衝突,他們之間有太多無法互相理解的部分了,即使如此,喬托還是認為對方曾經是自己最重要的兄弟,或許現在也是吧。


這種想法讓綱吉稍稍舒服了些,表示喬托也是有在仔細思考和艾爾默斯戰鬥的事情。

「喬托,我有一件事情必須要跟你說。」綱吉突然抬起頭,他轉過身面對喬托,表情嚴肅,「是關於艾爾默斯還有彭哥列的事情,雖然你一直說不該告訴你關於未來——」


「那就不要說。」喬托沒有等綱吉說完就打斷了他,用手指壓住綱吉的唇。


「但是!」


「我對已經知道的未來沒有興趣,沒有人會去做已經知道結局的冒險,知道未來只會限制人的心,但人的心應該是自由的。」喬托說,他溫柔的注視著綱吉的眼睛,「而且,不該由從別的時空過來的你來告訴我,這是不允許的,就連你在這個時空的事情都是不允許的,所以我一直都很害怕。」


綱吉說不出話來,喬托從以前他剛到這個時空時就說過類似的話,一般人肯定都會想要知道一些的,但喬托絕對不願知道未來,他不曾問過任何關於彭哥列的未來,也不曾相信綱吉所說的未來,那是擁有強韌的意志的喬托才能夠做得到的事情。綱吉知道,如果對喬托他說未來的艾爾默斯將會成為二代首領,將彭哥列擴張,或許會讓喬托做出什麼改變,但這些話語的內容卻違反了喬托一直以來的堅持。

「所以什麼也不要說,綱吉,」喬托再次開口時是微帶命令的語調,「你現在是我的部下吧,雖然不想用對待部下的態度對你,但是這是命令,既然是命令你就必須要遵從並且和我們一起回到那個城鎮。」


「我知道了。」綱吉低下頭,好不容易才把話給吞回肚子裡頭。


看綱吉沮喪的樣子,喬托露出一個苦笑,他不是有意讓綱吉露出這樣的表情的。


過了一會兒,他抱住綱吉的腰,喬托湊上綱吉耳邊,開口,「第二個命令,吻我。」


「什、什麼?為什麼突然——」


「你必須要聽從我的命令吧?」喬托笑得如此溫柔好看,在綱吉耳邊壓低的聲線也非常好聽,令綱吉打從脊髓深處顫抖,只感覺到雙頰發熱,「這是首領的命令啊,綱吉,你不是一直說你想要成為彭哥列的一員嗎?」


「哪有這種命令…剛、剛剛還說不想用對待部下的方式對待我的——」


「啊,是呢,但是你還是要聽話吧?不然會受到懲罰,綱吉,我的懲罰,我是首領,而你是我的人,你的一切全部都是我的東西。」喬托好像理所當然的說著,然後微瞇起眼,在綱吉耳邊笑出聲來,「不可以違背命令啊。」

綱吉內心緊緊揪著,拗不過眼前任性的男人,只好靠上前去照命令的吻上喬托的臉頰,對方安靜的等著綱吉之後的行動,綱吉感受到那份安靜的壓力後就知道對方一點也不滿意,只好硬著頭皮往下吻上喬托的頸部,喬托這時才發出一點輕柔的笑,手輕輕撫過綱吉的褐色頭髮,半闔起眼,享受著綱吉的服侍,綱吉主動的解開了喬托的領口鈕扣,本來整齊的襯衫也被磨蹭得零亂起來。


喬托用手指抬起綱吉的下巴,壓上那雙變得微紅的雙唇,舌頭伸入口中輕輕的翻攪勾動。
綱吉如今還是無法坦率接受這種深吻,總是會有主導權被搶去、被掠奪的感覺。

喬托低頭摸索綱吉的胸口,最後輕含上綱吉胸前敏感的部分,不久甜美的呻吟聲音就從綱吉的口中傳來。


「嗯…唔……」綱吉微挺起胸口,感覺到喬托溫熱的唇舌在胸口挑逗時他就無法克制的全身顫抖。


喬托眼中卻帶著一點冷酷的悠然欣賞著綱吉不能自制的迷亂表情,舌頭卻沒有停止挑逗的動作,綱吉的眼神閃爍,幾乎陷入了情欲之中,只是如此簡單的就可以讓綱吉動搖,顯出了綱吉對這樣的事情依然不習慣。


很久沒有做這樣的事情了,自從綱吉受傷後喬托一直都小心翼翼,很少碰他。
可是就當喬托解開綱吉的襯衫,並由胸口緩緩吻上那平坦的腹部時,窗外頭卻響起一陣喧鬧聲。
兩人都因此而抬起頭來,喬托輕皺著眉頭好像有些不太高興被打擾,綱吉則是有點疑惑那聲音是什麼,因為那好像是很吵雜的人聲,就在本部的正門口,非常的靠近。

「這麼快就回來了,比我想像中快。」喬托喃喃自語,低哼一聲。


「喬托,那個是?」


「只能夠這樣了。」喬托撐起身體,拉上綱吉的襯衫,「遮好吻痕出去吧。」無奈的對綱吉說,綱吉馬上臉紅起來,喬托卻只是寵溺的等待著他的動作,好像預料著將有什麼好事發生,綱吉卻不懂那和外頭的吵雜聲有什麼關係。


綱吉緩緩拉上襯衫,看喬托也穿回了衣服,並為他開了門等著他。


「到底是什麼啊?聽起來像是有誰回來了。」


「是納克爾,帶著可愛的小客人回來了,是你很久沒有見的人。」喬托說,綱吉一聽腦海中就閃過了一個想法,他快步的越過喬托就直直的往外頭跑了出去。


「真是急躁啊,不過那種有些冒失的地方也才像他吧。」看綱吉興匆匆的背影,喬托微笑了出來。

 

 

Tbc

作者廢話:

這篇也快要貼完啦~~雖然大概還有個兩三篇。

這一篇比起綱吉的轉變,我想喬托的轉變其實才是我更想要表現出來的。

比起看來強大的喬托,綱吉其實反而更明確知道自己希望做什麼,知道自己的目的與渴望,而喬托卻是在見到綱吉後才慢慢了解自己真實的願望,也真正理解了夥伴的意義。


评论(11)
热度(143)

© 千葉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