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葉玥

小說創作為主,包含自創文。
動漫方面有家庭教師、哈利波特、東京食屍鬼以及各種動漫的同人文。
大宗為主角受。

痞客幫的家:http://chianye27.pixnet.net/blog

【伏哈Only】Recall the Time of No Return

【16:00】7.31伏哈only生日賀創作活動

上一棒  @冰瑚 

下一棒   @行星谎言 (光輝之偏三八面體


+ + + + + + + +
他在這一天誕生,帶來了魔法與一整個世界的美好。他將成長,被宿敵所標記,並且注定糾纏此生。
由伏哈only群主辦的創作活動,與你在7/31這天一同慶祝Harry Potter的生日──
門牌號:562347765
+ + + + + + + +

哈利生日快樂!!

這次參加活動我照常爆字數,但這次我因為還在趕本子所以只花一天寫完,有些不滿意的地方請多多見諒啦~

這篇其實沒有結束,21點還有一篇小後續,然後預計魔王生日還會有這個故事的另外一半會出現,就看到時候還會不會辦伏哈慶生活動啦!!

沒有我就會自己刊登XD

++++++++++++









他把弄著手中精巧的沙漏,純金的雕刻在任何人看來都是精緻異常的造物,但這小東西存在著無法解釋的力量,他懷疑魔法部為什麼允許這種魔法的存在,神秘部門若是不小心,肯定會引來巨大的災難。

 

當然,魔法部總是做些讓他啼笑皆非的事情,從沒讓他失望過。

否則時光器也不會莫名其妙來到他手中。

肯定有個蠢蛋把時光器給落下了。

 

他之前並非沒有考慮過使用這種手段改變他那漫長的十四年如同陰溝老鼠四處逃竄的經歷,但就他的理解,沒有一種魔法可以改變現實,他對這並沒有研究得很多,因為他對於強大的魔法和永恆生命更有興趣一些,畢竟他最厭惡『過去』,『過去』毫不重要。

 

他曾讀過一本討論時空魔法的書籍,按理論來講,已經發生的事件便是必然發生的,時光器即便能讓使用者回到過去,卻無法改變任何已經發生的事情,最終只會發現使用時光器的全部行動造就了『現實』。

 

而這個『現實』似乎是哈利波特擊敗了他,又一次。

他不得不佩服男孩的運氣,在面對他的時候男孩總能夠死裡逃生。

他還記得最後一刻哈利波特是怎麼樣威脅他,告訴他接骨木魔杖並不屬於他,他所施展的索命咒確實擊出了,但力量的反彈也使他失去最後一刻的記憶,他不清楚索命咒到底有沒有擊中哈利波特,讓他最厭惡的是他竟只記得哈利波特望著他的那雙綠色眼眸中有著一絲類似同情的光輝,令他胃液翻滾。

 

『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哈利波特高高在上彷彿勸導的話語仍存留在耳邊,他對一個人的憎惡恐怕永遠都無法比這更強烈,『你僅存的最後一絲希望…我知道你可以變得完全不同…變成一個有血有淚的人…試著…試著去感到一絲悔悟……』

 

那男孩為什麼會那麼天真的以為他可以感到悔悟?

還是說正義之士們就是愛懷爆一些不切實際的理想?

若他能夠,若他擁有一絲那種想法,他就不會走上這條道路。

他很早便跨過了某個無法回頭的時刻,一旦超越人性的限制,就再也無法將破碎的東西復原,男孩不明白這個世界上有些人就是無法悔悟,無法憐憫任何被毀壞的東西,無法感受到愛。

 

他看著手中的小玩意兒,沙漏中的沙子不斷往上飛動,讓他知道時間正在倒退,周遭的景色還在不斷快速變換,看這狀況他得飛越個好幾年,他不清楚時光器要將他帶到哪去,從他恢復意識時時光器就一直在運作,肯定是有人將他帶到這裡卻中途出了差錯

 

他沒有想要回去的過往,他憎惡孤兒院,他對霍格華茲雖然懷念卻並不留戀,而躲藏的十四年更是他渴望忘卻的悲慘時光,至於那些僕人,他很快就會忘記他們的臉與名字——他的人生中,沒有任何一段他想要回去的時刻,也沒有令他想要留下記憶的事物。

 

但是,如果硬要讓他舉出一個他渴望改變的瞬間,他會說是那個該死的小毛頭誕生的那一天,那個無法回復的時刻,注定他將與一個毛躁、愚昧、傲慢卻又大難不死的男孩一輩子糾纏不清。

 

 

 

 

 

1981年7月31

 

他為什麼會在這裡?

瑞斗看著這熟悉的樹籬,他曾經來過一次,就那麼一次,那次他懷抱著可以除去障礙的期待,勝利的感情與大權在握的喜悅相輔相成,那時候他的確大意了,他痛恨自己竟沒有發覺保護咒的存在,導致失敗。

 

但當他再次站在這裡,深深明白到當時的自己與現在並沒有太大的差異,看見渴望已久的獵物就在眼前,當他理解自己只需要稍微揮動魔杖就能夠擊斃大意的敵人,興奮之情仍然佔據上風,讓他的腳步不由自主地往前滑動。

 

那棟房子內的人們都是軟弱而天真的好人,太過信賴朋友,太過依賴忠實咒,這條街和他萬聖節當天前來時幾乎一模一樣,就差沒有那些奇異的裝飾與扮鬼的麻瓜小孩,他,一個在社區中完全陌生並且穿著斗篷的男子,站在路邊顯然成了令麻瓜困惑的存在。

 

他失望地發現本該存在的房子被一排麻瓜矮房取代,忠實咒正順利運作著,就算是他知道這個地點也無法看見那棟屋子,這也表示他無法再一次殺害那個他痛恨的死敵。

當他的意識完全集中在尋找那棟屋子,甚至沒有注意到有個矮小的生物正跌跌撞撞地撲向他,最後撞倒在他的長袍之下。

他低頭看去,對上一雙讓他異常熟悉的眼,一時間他還以為自己看錯了,但他不可能認錯,他知道眼前的奇妙生物就是哈利波特本人,正用力撐起短小的腿,卻只能依靠著瑞斗的長袍勉強站立。

 

「哈利!喔,天啊!真的太抱歉了!」有個驚慌而溫柔的聲音突然喊,勾起了他的注意力,但當那個聲音的主人發現眼前的男子並非普通麻瓜時,她的語調突然充滿了警戒,「……先生,你是誰?」女人迅速抱起在地上扭動掙扎的生物,護在懷中,「你是鄧不利多派來的嗎?」

 

莉莉面對眼前的不速之客握緊手中的魔杖,卻仍然緊張。

哈利一個早上哭個不停,她趁著丈夫不在,左思右想後違反了與丈夫的約定帶著剛滿一歲的兒子到外頭曬曬陽光,卻剛巧碰見一名巫師,他很有可能是找上門想殺害哈利的食死人之一,莉莉希望是她想錯了。

 

只見男人慢條斯理地轉過身,那張英俊而溫和的面容讓莉莉稍微鬆了一口氣,看來不像個壞人,既然沒有意圖攻擊的動作,那麼也許真的是鄧不利多派來的人,讓莉莉對於自己失禮的態度有些愧疚。

 

「波特夫人,」瑞斗自信而從容的態度更加說服了莉莉,他扯下斗篷並露出他的臉,沒有多少人見過他做為湯姆瑞斗時的模樣,嘴角的微笑親切而禮貌,瑞斗很清楚要如何做才能欺騙他人,假裝無害,「在這種時機帶著妳的兒子出來不會太過危險了嗎?你們現在是那些人的目標,食死人很有可能就在附近徘徊,要是發現你們獨自出外,肯定不會輕易罷休。」

 

「果然,你是鄧不利多派來的……我們應該已經告訴過他不用擔心的,但他還是很關心哈利。」莉莉露出微笑,沒有注意到瑞斗長袍之下握緊的魔杖飽含蠢蠢欲動的殺意,「謝謝你的忠告,我知道……我不該偷偷帶哈利出來,但天天待在房子裡頭,哈利也感到很難受。」

 

「我來確認忠實咒的效果,確定這周遭是否沒有變化。」瑞斗面不改色地撒謊,他知道忠實咒總有一天會被破除,但他現在已經沒有進屋的必要,大可在這裡殺死這對母子,「——只要你們選定的守密人值得信賴,你們待在裡面會很安全,但希望妳不要忘記隨時可能有人想殺害你們。」

 在給予提醒的同時,莉莉懷中的小怪物突然掙脫控制,又一次撲倒在瑞斗的腳邊,看起來他是喜歡上隨風晃動的長袍,男孩哈哈笑著用小小的拳頭抓住了瑞斗的袍角,用微不足道的力量拉扯。

 

瑞斗瞇起了雙眼,不得不親眼見證他最痛恨的仇人在他眼前活蹦亂跳,不斷刺激著他體內那些兇暴、殘酷的本性。

 

「抱歉,我們會盡快回屋內的,」莉莉似乎注意到瑞斗深暗的眼眸中有一絲不悅,急忙拉過兒子的小手,但哈利卻執意要拉扯瑞斗的袍腳,莉莉溫柔注視自己兒子活潑的模樣,如果可以的話,她希望他們一家不需要這麼躲躲藏藏,哈利能夠和其他孩子們在一起玩耍,可以去街道上更遠的地方,但情況不允許,她只能偶爾帶哈利出來,「我們很感謝鄧不利多總是派人過來巡視,他還自告奮勇說要當守密人呢,但我們認為這樣不太好,他有更重要的事情應該處理,我們不希望連他也成為佛地魔的目標。」

 

「原來如此。」瑞斗望著僅有一歲的哈利波特,小男孩興致勃勃地抬起頭,說不定還以為他是自己的父親呢,「這是很正確的決定。」

 

莉莉對他沒有太大的戒心,是因為鄧不利多之前也曾派人過來。

這讓瑞斗忍不住感嘆他們將所有人都推定為好人,是種自殺的行為,嘴角隱藏的殘酷笑意似乎嚇到了男孩,綠眸透出一點淚水,為了不引起母親的注意,瑞斗的手指變出了一些煙霧,指尖滑過男孩溫潤的臉頰,男孩的小手伸過來想抓緊瑞斗的手,綠眼隨著瑞斗的指尖變幻出來的彩色煙霧不斷飄動,然後伸手去抓,他在玩,玩得不亦樂乎,可笑的是他壓根不知道眼前陪他玩耍的人是來殺他的,那隻短手臂脆弱無比,輕輕一捏就會斷了。

 

「你想跟我走嗎?」瑞斗低聲問,沒讓那位母親聽見,「我能帶你去一個更平靜、更快樂的地方,你也就不需要經歷與父母分離的痛苦,也不用承擔被追殺的恐懼和那些虛名。」

 

哈利歪著頭,沒聽懂,卻還是胡亂點頭,衝著瑞斗笑。

哈利和孤兒院中那些他最厭惡的小傢伙不同,他很愛笑,當然這很可能是因為他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愛他的父母願意為他冒險對抗黑魔王的勢力,如此英勇,儘管這份幸福很快就會被自己摧毀。

 

「哈利。」

瑞斗輕聲喊,那溫柔的嗓音中含著一絲殺意,他將所有對哈利波特的想法都濃縮在那個名字之中,沒想到本來笑得開懷的男孩竟突然發出啜泣。

 

莉莉驚訝地抱過他,不懂為什麼自己的兒子突然大哭。

或許孩子比較敏感比大人更早意識到危險,瑞斗沒想到與哈利的再次見面會是在這種狀況下,僅管他的母親就在身邊,但若自己想要,他隨時可以動手。


莉莉將孩子抱起來輕拍那瘦小的背部,低喃著安撫的詞句,沒有意識到自己正背對著瑞斗,瑞斗悄悄抬起隱藏在長袍之下的魔杖。

眼神對上男孩那盈滿淚水的雙眸,修長的手指輕按在唇上,對哈利示意一個保持安靜的手勢,男孩乖巧地逐漸緩和哭聲,也沒有通知他的母親。

就在瑞斗認為自己即將得手的瞬間,卻被打斷了。

 

「莉莉!妳為什麼要自己跑出來!」

莉莉轉頭過去,發現詹姆正慌張地向她跑來,肯定是回到家後發現妻兒都不在所以急忙出來尋找。

 

「詹姆,我正跟鄧不利多派來的人聊到——」當莉莉轉過頭時,剛剛那位年輕英俊的男子已經不見蹤影,「——他還沒說他的名字呢。」

 

「鄧不利多派人過來了嗎?但不管怎麼樣,你們都不該出外,佛地魔很可能讓僕人到處遊走試圖找到我們,鄧不利多派來的鳳凰會成員之前也在這條街撞上食死人,」詹姆感覺自己的心臟差點就要爆裂,發現兩人都不在屋內時還以為已經發生最糟糕的情況,「今天我們的哈利怎麼樣?」

 

「明明是生日卻一直哭個不停,所以我才想把哈利帶出來散散心,不知道是不是成天關在房內所以不太高興。」莉莉有些歉疚地說,仔細想想她的做法確實有些冒險,不論如何都不該帶兒子出來,「不過剛剛哈利笑了喔,那位先生很慷慨,還給哈利看有趣的魔法呢。」

 

詹姆看著莉莉抱著兒子微笑的模樣,嘆了一口氣,慶幸沒有發生任何意料之外的狀況,哈利也沒有受傷,他今天買了一把玩具掃帚給自己的寶貝兒子當作生日禮物,相信哈利未來也肯定會喜歡魁地奇。

 

波特一家人很快回到自己的住處,沒人注意到隱藏於陰影中觀察他們的冷酷紅眼,他不得不目睹差點到手的獵物從眼前消失,知道自己失去了唯一的機會——只有破除忠實咒才能夠進到房內,但那不是現在。

 



 

 

 

1986年7月31

 

男孩坐在鞦韆上頭,一個人孤單地前後擺盪雙腳,他沒有什麼朋友,因為他的表哥會把那些對哈利有興趣的人都給趕走,然後和他的朋友一起將他圍住當拳擊沙袋那樣拳打腳踢,他們總是大肆嘲笑哈利瘦弱的模樣,覺得他很可笑。

 

哈利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但沒人會在意這一天。

他希望今天可以過得比較快樂一些,所以一個人跑到外面來,剛剛他還遇上了費太太,那位養貓的老太太一直勸他回家去,但他不想回家,他甚至不想在這天看見德思禮家的任何人。

 

他曾經問過他的阿姨和姨丈好幾次關於自己父母的事情,還有他額頭上那道疤痕的問題,但他們永遠都是要他閉上嘴不准問這些問題。

他不清楚為什麼自己和其他孩子不一樣,為什麼他必須待在德思禮家,為什麼這個家沒有人喜歡他,他也討厭德思禮家,他討厭總要穿達力的舊衣服,他討厭每天被阿姨和姨丈大罵,他討厭他的生日總是沒有一個像樣的禮物。

 

六歲的哈利委屈地搖晃著雙腳,他一個人還不能自己盪起鞦韆來。

他知道待到接近日落時必須要回家去,否則一個人待在外頭也會感到害怕。

當他拖著腳步慢吞吞地來到德思禮家門口時,卻看見一個高大瘦長的男子站在門前,他看起來有些奇特,雖然穿著一身黑西裝,手上卻拿著一根像是樹枝的東西,哈利不曉得那是什麼。


男人的氣質和平時經常拜訪他姨丈的那些人不一樣,那消瘦的側臉看起來非常冷漠,最讓哈利印象深刻的是那隱藏著紅光的雙眸,僅管對方只是站在那兒,卻讓哈利不由得產生某種敬而遠之的想法。

 

「——先生,你、你找我姨丈嗎?」哈利鼓起勇氣搭話。

 

男子聽見聲音時轉過頭面對發問的瘦小男孩,那視線從頭到尾打量了他一遍,接著那張英俊的臉龐浮現一抹溫柔卻疏遠的笑。

 

「哈利,沒想到你在這兒,天色這麼晚了,我以為你正和你的親人待在一塊兒,顯然他們不怎麼理睬你,是嗎?」男子用一種親近的語調說,好像早已經認識哈利,「我能理解你不願跟他們在一起的心情,我觀察了他們一會兒,看得出他們是很無聊的人——我帶了禮物給你。」

 

男子說的話有些不客氣,但聽在哈利耳中卻很解氣,拿著樹枝的那隻手晃了晃,男子的左手憑空出現一架漂亮的模型飛機,那是哈利從來不曾擁有的,達力有好幾架,哈利每次都只能在旁邊羨慕地看他擺弄和炫耀。

哈利忍不住朝男子的方向邁開腳步,但只敢靠近一點點,戰戰兢兢地接過了那架飛機,將它抱在懷中時,哈利的雙頰上浮現一點興奮的紅暈。

男子看見哈利的小心謹慎,忍不住讚嘆在這些麻瓜的訓練下,男孩明白該警戒任何陌生人,恐怕是因為他常常被自己表哥帶來的人痛揍吧。

 

「所以你不是來找威農姨丈的,你認識我?」

 

「我當然是來找你的,哈利。」男子繼續說,他蹲下身來與哈利的雙眼平視,「你可以叫我……湯姆,對,你可以這樣叫我。」瑞斗猶豫了一下才這麼說,雖然他討厭這個像極了麻瓜的名字,但這是個不容易留下記憶的名字,「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嗎?小傢伙,沒人給你過生日?」

 

哈利搖搖頭,面對這個待他特別親切的陌生人,他覺得有些新奇,身旁沒有人會這樣跟他聊天並用那種眼神注視自己,好像自己很重要似的。

在家中,他一直都是被忽略的那個,他一點也不重要。

 

「我的姨丈和阿姨不會給我過生日,他們很討厭我。」哈利低下頭,小腳踢著草地,「我今天也沒拿到禮物,除了這個。」哈利露出微小而緊張的笑容。

 

「原來如此。」瑞斗的雙眼微微冰冷,他能想像哈利波特的麻瓜親人是怎麼看待他們的世界,僅管他不喜歡哈利波特,看見男孩越是悲慘的模樣就該越高興,但他對麻瓜更是深惡痛絕,「真是諷刺,他們不會知道是因為你的存在他們才得以繼續存活。」

 

哈利若是沒有及時出現,瑞斗打算先殺光德思禮家的人,然後再慢慢找到哈利,因為莉莉波特留下的保護咒隨時保護著哈利,很不幸,這裡有著和那女人血緣相近的親人,他們血液中的力量使保護咒增強,讓他難以下手。

 

瑞斗的手指輕輕撫摸上哈利稚嫩的臉頰,六歲的孩子一個人待在外頭,僅管是天氣尚好的夏日,夜晚仍然有些涼意,他可以感覺到哈利微冷的皮膚。

哈利並沒有感受到任何威脅,他不知道瑞斗此刻在想的是該如何掐死眼前的男孩,捏碎那纖瘦的脖子——他不想留下魔法的痕跡,也不想再次觸發魔咒的反彈,所以要殺死這個孩子他只能採用一些最原始也最殘忍的方法。

 

「湯姆,你為什麼來找我?」哈利好奇地問,聽見瑞斗說是來找他的,他忍不住猜想對方可能知道自己的事情,「你認識我的父母嗎?」

 

「當然,他們是英勇的人。」瑞斗說,停頓了一下後含起微笑,「他們就這麼死了真的很可惜,他們是為了保護你不受傷害而死的,奮力對抗過死神。」

 

「但我阿姨說他們是車禍死的。」

 

「這個嘛,我們對於當時發生的事情有很多種解讀,你當然可以相信你想相信的。」瑞斗沒有給予更多的解釋,他朝哈利伸出手來,「看來你今天過得挺糟糕的,告訴我,哈利,你不想到別的地方玩玩嗎?我也許可以帶你去遊樂場,吃些好吃的東西,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你不想跟我走嗎?」

 

哈利很想答應這個叫做湯姆的男人,他的微笑非常好看,也是少數對哈利溫柔的人,而且湯姆說是為了他而來,僅管不知道對方到底跟自己有什麼關係,但他講的話還是很吸引哈利,哈利緊抓著手中的模型飛機,小臉充滿了動搖。

 

「我、我想…」哈利說,但接著他退後了一步,縮回自己的手,「但我不能跟第一天認識的人走,姨丈會很生氣,要是他發現了肯定會打我一頓,他要我不能給別人添麻煩,他老是說沒有人會喜歡我。」

 

「你的姨丈是個愚蠢的麻瓜,哈利。」瑞斗說那句話時的表情非常傲慢而猙獰,哈利仍然聽不懂對方口中的『麻瓜』是什麼意思,「他們是比你更卑劣的存在,你根本沒有必要在意那種蛆蟲說的話。」

 

「但是,湯姆……」

 

「哈利,你對我來說很重要,非常重要。」

哈利發現瑞斗的眼睛緊盯著他,看來溫柔有禮的表情在說那句話的時候突然變得有些殘忍,目光中透出令人懼怕的紅色,無來由的恐懼讓哈利感覺難以呼吸,然後他發現他真的無法呼吸了,他不曉得為什麼,他的手腳也沒辦法動彈,喉嚨發不出聲音,好像有什麼東西禁錮了他的行動。

 

逐漸的,他感覺自己的視線開始變得模糊,無法看清與他說話的男人,隱約覺得對方在笑,那笑聲好像在夢裡聽過,高亢的、冰冷的笑聲,綠色的光芒閃過腦海,一個女人的尖叫聲刺激著他額頭上的疤痕,就在哈利感覺自己幾乎要窒息的同時,突然聽見某人大聲怒吼。

 

又是那些奇怪的傢伙!!!」威農姨丈的嗓音穿透窗戶,然後砰砰的腳步聲從房內一路奔向他們所在的院子,越來越靠近,「那些怪裡怪氣的人,今天我一定要逮住這些人,該死的,不准在我家前面探頭探腦——

 

哈利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可以動了,他並沒有時間去思考剛剛那是怎麼一回事,伸手抓住瑞斗的袖口將他拉到房子後面的陰影處。

沒多久,威農姨丈就跑出來,手中拿著一根高爾夫球棍瘋狂揮舞著。

 

你們給我滾!!不要在這裡,到底都是些什麼東西!!」他衝上前去,在過度整潔的院子門口處有幾個身穿黑衣斗篷的怪胎站在那兒徘徊張望,哈利會這麼覺得是因為威農姨丈都這樣喊他們,這不是第一次看見這些人跑來他們家,甚至有些人會在碰見哈利時跑來向他打招呼,而威農姨丈就會更憤怒責罵哈利,「滾!滾!要是再讓我看見一次——

 

哈利緊緊握著瑞斗的手,他不願意被威農姨丈看見他們在聊天。

他覺得對方是個好人,不希望瑞斗被姨丈責備,瑞斗說自己對他來說很重要,儘管哈利不知道為什麼重要,他明明就不認識這個人,從沒見過面。

 

「……鳳凰會,他們果然還是在旁邊像蒼蠅一樣四處打轉。」瑞斗喃喃自語,他想今天是不太可能動手了,這種挫敗感讓他有些煩躁,但他其實預想過這些情況,理論上來說他不論怎麼樣試圖去殺害哈利波特,這男孩仍然會僥倖活下來,否則男孩不會在那場戰役中站在戰場上——這是已經發生的事情,也是必然的結果。

 

「湯姆,」這時候哈利喊他,他低下頭看見男孩純真友好的微笑,「湯姆,你不要被姨丈看到,他很兇,會罵人的,你最好快點走,我不想你也被他發現然後被打。」

 

瑞斗知道男孩根本沒搞清楚剛剛只差一點就會死在自己手下。

但此刻他已經沒有想要殺死哈利了,這時候動手反而很危險,那些鳳凰會的人肯定是接到通知趕來,代表這周遭有著鄧不利多派來的臥底藏在這個社區。

 

雖然覺得有些掃興,瑞斗卻對握緊他的小手產生了一絲興趣。

 

「男孩,我不是陌生人嗎?照理說你不該違背你姨丈的話。」瑞斗問,看哈利的臉頰微微泛紅,哈利尷尬地打算要鬆開他的手,瑞斗卻重新抓住,輕笑,「看來你姨丈說了很多,但我可以告訴你,他靠著狹隘的腦袋所說出的話不值得相信,不管他告訴你什麼,那肯定都是錯誤的。」

 

「我昨天夢見我會飛,我坐在一台摩托車上,載著我飛。」哈利聳聳肩,六歲的他寧願相信摩托車是會飛的,但威農姨丈堅持不會,「姨丈說那個是我胡思亂想,說任何東西都不可能飛起來,我覺得他說的對。」

 

瑞斗聽見哈利的結論後忍不住想笑,他手中的魔杖輕輕一彈,哈利的雙腳就突然離開地面,發現自己正往上飄的哈利驚慌地揮動手腳想要抓住些什麼以免自己就這樣飄走,在那時候瑞斗伸手抓住他的手臂,哈利的手也緊緊回握。

 

「這是給你的禮物,男孩。」瑞斗面對哈利那種驚慌失措的表情,覺得可笑極了,他雖然沒有欺負孩子的無聊興趣,卻非常樂意欺凌哈利波特。

 

「湯、湯姆,這個到底——」

 

瑞斗最後讓他緩緩降落在地面,哈利的眼睛閃耀著興奮的光芒,露出屬於六歲孩子該有的笑容,瑞斗看出哈利一點也不怕,反而覺得剛剛那樣很好玩。

哈利波特自然該如此,他未來畢竟還是個魁地奇搜捕手。

 

「所以你認為東西不會飛嗎?」

 

哈利的表情有點困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剛剛的情況。

 

看見他的死敵竟懼怕區區的麻瓜,聽從那些無趣至極的價值觀,令瑞斗相當不以為然,甚至懷疑鄧不利多在他消失的十四年內安排哈利待在德思禮家這種最糟糕的麻瓜身邊,簡直就是故意要讓哈利波特有個悲慘的童年。

 

「我們還會再見面,在那之前你可以把這當作一場夢,和那台摩托車一樣,」瑞斗說,他收回魔杖後一個人走向陰影處,他看見男孩對他的留戀目光,僅僅只是如此男孩就對他有了好感,看得出哈利是多麼缺乏關愛,「哈利,也許某一天你會發現有些東西還是可以飛的。」

 

伴隨著最後的聲音落下,男子的身影憑空消失。

後來哈利把這件事情告訴威農姨丈,自然換來一陣有史以來最兇狠的痛罵。

但每當他懷疑這是個夢境的時候,他床頭的那架模型飛機都會提醒他,這並不是個單純的夢境。

 

 

 




1991年7月31

 

哈利在火車上,他到斜角巷買了一大堆東西,這是他十年來的生活中最棒的一個生日,海格說他是個巫師,而且很快他就可以去一個叫做霍格華茲的魔法學校就讀,離開他最痛恨的德思禮家。

他身邊大包小包的東西讓他有些困擾,但他不擔心,他總是有辦法把這些運下去的,而他已經迫不及待想趕快將時間快轉到九月一號的入學日。

 

他在車廂中安靜待著,白色的貓頭鷹不時發出親切的啼音。

哈利只要一想到自己甚至有一根魔杖,滿心期待能夠拿著它揮舞的那天。

就在他想像著霍格華茲的時光會是什麼模樣時,一名身形修長的男人突然走到他身旁的座位坐下,哈利下意識轉頭看他,覺得這個人很眼熟,卻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

 

男人非常英俊,年輕的輪廓看來頂多就二十多歲,他的側臉線條精緻迷人,鼻子高挺,雙眸深邃而神祕,就連哈利也不得不承認他擁有令人羨慕的外觀,車廂對面的兩個女孩不時投來好奇的目光,明顯得連哈利都能感覺到。

他剛巧選擇在這個位置坐下讓哈利有些不自在,因為整節車廂很空,還有其他座位,男子卻偏偏要擠在他身旁。

 

「終於到要上霍格華茲的年紀了,是嗎?」那句話讓哈利的心臟震動了一下,他驚訝地抬起頭看向這名男子,男子的雙唇微彎,哈利覺得那個笑容中隱藏著危險和狡猾的氣息,與他溫和的外貌不符,「你長大了,哈利。」

 

「你是……」

 

「我們見過一面,挺久以前的,當然我也認識你父母。」

 

「抱歉,我不記得了。」哈利說,他馬上明白對方肯定也是屬於那個世界的人,不但知道霍格華茲,還認識他,當然這個人可能只是和破釜酒吧中的那群人一樣單純是聽過他名字和事蹟的巫師。

 

「哈利波特,活下來的男孩,但你真的知道那個名字代表的意義嗎?」

 

「我…我不太清楚,其實我今天才知道自己是個巫師……」

 

「原來如此,那你肯定很驚慌吧。」瑞斗瞧向哈利手邊的貓頭鷹籠、各種書本、道具,令他想起就讀霍格華茲老時光,「我當初第一次知道自己是巫師的時候也一樣很突然,但我很早就發現自己可以做些特別的事情,並且很快學會怎麼使用它們——我知道我和身邊的人不同,所以沒有特別訝異。」

 

「那麼你肯定也知道霍格華茲有什麼囉?他們會怎麼上課?會很難嗎?」哈利緊張地問了數個問題,「我還不太會用魔法,而且大家總是會提起佛——佛地魔——對不起,可是我一點記憶都沒有,所以你也是因為佛——『那個人』的事情才知道我嗎?」

 

哈利想起海格每次都要求他不能講出佛地魔的名字,本以為這個男人也會因為那個名字而露出恐懼的表情,卻沒有,他看起來很平靜,感情毫無波動。

 

「我曾經是個史萊哲林學生,沒什麼需要擔心的,你很快就會學習怎麼使用魔法,再差的學生都能夠順利使用魔法。」瑞斗的指尖朝哈利的方向輕輕一彈,哈利臉上歪斜的眼鏡突然擺正,讓哈利忍不住伸手去摸自己的眼鏡,剛剛那個肯定也是魔法,「還有,我當然知道佛地魔的事情,誰不知道呢?但這不是我說我們見過的意思,我們之前見過幾次面,那時你年紀小所以不記得了。」

 

「…呃…」哈利突然感覺到額頭有些疼痛,那來得很突然。

 

「哈利,你害怕死亡嗎?」

 

「什麼?」哈利對於這個突然的提問有些意外,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此刻他的腦海中閃過一些印象,他確實見過這個人,僅管還是想不起男人的名字,但男人有著一張讓人難忘的臉,哈利肯定不是自己搞錯了。

同時卻又困惑於這個人竟沒有一絲衰老的跡象。

 

「你曾經擊敗過佛地魔,雖然你聲稱沒有那段記憶,但當佛地魔王復活,你勢必會成為他最渴望擊敗的敵人,他會想要殺死你來證明自己的力量,不論你躲到哪裡他都不會放過你,你不覺得害怕嗎?」

 

「——我不知道。」哈利那過於簡單的答案讓瑞斗愣了一下。

「我對他沒有任何印象,雖然他殺死了我的父母,又想殺死我,但我全都是今天才知道的,沒人知道他現在在哪裡,對吧?」

 

「是啊,沒人知道,但我相信他正躲在某個地方等待時機,他那些不忠誠的部下沒有去找他,他曾感到絕望,但仍然苟延殘喘地活著,直到重生的那一天到來。」瑞斗自嘲地說,這些話他曾在墓園中對哈利波特說過一次。

 

瑞斗的指尖輕撫胸口的金色沙漏,時光器似乎只能在哈利波特的生日發揮作用,而他每次見到的哈利都比上一次年紀更大一些,瑞斗知道這麼下去就會回到他們決鬥的那個時空,這些時間靠著時光器就在自己眼前如此快速飛轉,讓他感嘆起自己躲躲藏藏的十四年換來的卻是又一次敗給哈利波特。

 

「那說不定他會放棄殺我。」哈利滿懷希望地說,瑞斗反而有些不明白哈利的意思了,「我是說,他不一定要來殺我,不是嗎?說不定他後來改變心意了,畢竟都死過一次,要是我的話就不會想再出來做壞事。」

 

瑞斗聽見哈利幼稚的希望,忍不住笑了出來,「是啊,確實如此。」

 

「他要是還活著的話,果然會很恨我嗎?但我真的不記得他是怎麼殺死我父母,而我又是怎麼樣活下來的。」

 

「他當然會憎恨你,你摧毀了所有,」瑞斗回答,隨後停頓了一下,滿懷困惑地問,「告訴我,哈利,你是否相信一個殘忍殺害你父母的人會有所改變?你認為佛地魔也許能夠變得…和以前不一樣,對自己做的事情感到後悔?」

 

哈利低下頭認真地思考了一會兒,「我不清楚,我又沒有見過他。」

 

瑞斗看著哈利飽含困惑的綠色眼眸,那雙眼沒有與他對峙時時的堅決與痛苦,哈利還沒有經歷過那些死亡以及戰爭,佛地魔還沒有成為他的夢魘,他當然可以保持純真,一個即將入學的孩子,沒有沾染任何一絲悲傷的靈魂,如果就在這裡摘掉他生命的嫩芽,似乎有些可惜。

 

為什麼會產生這種近似憐憫的想法?

瑞斗突然想,他其實有好幾次下手的機會,他僅僅是因為一些可有可無的理由便打消了殺死哈利的念頭,他猜自己只是想找個藉口不殺哈利波特,因為他還想再次看見男孩面對他時的那個表情,當男孩走到樹林中勇敢迎接死亡時,表情比任何臨死之人都更平靜,他直直望著自己,沒有憎恨也沒有懼怕,儘管身體有些顫抖,男孩沒有逃跑,那時,瑞斗便將那個表情深深印入記憶之中。

 

他知道,只有殺死為眾人而選擇死亡的哈利波特,才能證明自己真的戰勝了男孩,這種執著讓他對哈利波特產生了無法割捨的想法。

 

哈利看他的時候,常讓他覺得自己並不是佛地魔,在哈利眼中的自己彷彿只是湯姆瑞斗,甚至讓他懷疑為什麼哈利面對一個殺害自己父母的人,卻沒有產生一絲一毫醜陋的情緒。如果說現在的哈利是因為沒有見過他,所以認為佛地魔與他還有轉圜的餘地,那麼之後已經徹底了解他兇殘本性的哈利,又是因為什麼才說出那些話的呢?

 

『…我知道你可以變得完全不同…變成一個有血有淚的人…』

 

但他始終不懂怎麼樣做到悔悟,即便是在第二次被哈利波特擊敗的現在,他也沒有改變想法,他永遠無法像哈利最後對他說的,變成一個不同的人。

但如果讓他最後一次見到哈利波特,他又會對那男孩說什麼呢?

 

「我想起你了。」哈利這時候突然說,他凝視著瑞斗的側臉,「你之前來過——」

哈利至今還是想不起對方的名字,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出現在自己身邊,但他這次真的記起來了。

 

「哈利,我那時候是想帶你走的,你那麼懵懂無知,連一點危險都看不出來,你的麻瓜親人待你不好,我想當時的你是希望跟我離開的。」瑞斗接續著說,無視哈利的驚訝,他本打算要是哈利表現出一絲破綻,他就趁機奪去男孩的性命,然而男孩盯著他的表情充滿好感反而令他無從動手,「但現在,你看起來不會乖乖聽話。」

 

「所以你本來打算帶我去哪兒?」

 

「一個你絕對不會想去的地方,」他靠近哈利,哈利又感到額頭疼痛,他不知道為什麼當瑞斗靠近的時候就會莫名痛起來,「別忘了,哈利,你該隨時警戒,要是你流露出一點想要跟我走的意思,我就會來帶走你。」

 

哈利還沒有意識到對方的話是什麼意思,瑞斗冰涼的指尖落在他的額頭上,溫柔的撫摸平靜了疤痕的劇烈疼痛,哈利也不懂為什麼,但當瑞斗用特別柔和的目光看著他時,他竟感覺到一股溫暖,那眼睛深處的暗紅色美麗得有些不真實。

 

很奇怪,在他印象中,這雙紅色的眼睛應該是可怕的,他不知道為什麼年幼的自己會殘留有這種印象,但他突然覺得男人看他的方式和前一刻不一樣。

他全身的血液因為對方的指尖而躁動不安,心臟有些難受。

就好像是觸電,一種哈利從沒經歷過的感受。

 

「啊…」哈利在對方要離開之前忍不住抓住對方的袖口,他不希望對方離開,男人嘴角的微笑讓他心慌,「你、你還會再來嗎?」

 

「我的男孩,」瑞斗用低沉柔美的嗓音輕嘆,那聲音引得哈利指尖發麻,「你該好好期待霍格華茲的生活,就算它將遠不如你想像中美好順遂,」瑞斗的手輕輕鬆開哈利的指尖,在很短的瞬間他們的指尖碰觸,哈利感覺對方體溫很低,彷彿隨時都會像鬼魂般消失無蹤,「我很好奇,等你明白我到底是誰後,是否還會期待我的到訪?」

 

 






 

1994年7月31

  

哈利從睡夢中爬起來,他的疤痕又再次疼痛,在他的惡夢中又一次看見那個黑暗的身影,不成人型,雖然哈利從來沒能正面看見對方,但他就是知道,對方蒼白、扭曲而冰冷的臉孔,而蟲尾就在那理,那個被他放走的叛徒在那個人的身邊服侍,哈利不曉得這到底是不是實際發生的事情,或者只是他的一個夢。

 

他有些挫折,天狼星至今仍然沒辦法與他團聚,當他渴望得到一點家庭親情時,他渴望的東西又會從自己手中溜走,他常常會想,為什麼邪惡總是比那些善良的事物更強大,讓他顯得無能為力。

 

他抹去額頭的汗水,想打開窗戶呼吸一點新鮮的空氣,卻突然發現窗邊有一個模糊的身影,一對在黑暗中發亮的紅色眼睛盯著他,如同蛇一般的細長瞳孔讓哈利嚇得冷汗直流,他往床頭摸索自己的魔杖,慌亂中對準了那個身影。

 

「你是誰——!」

 

但那個黑影發出了近似嘲笑的輕柔聲響,模模糊糊中哈利總算能看出黑影的輪廓,那身漆黑的長袍溶在夜色之中彷彿他與夜晚是一體的,只有那張蒼白的面孔透著月色的冰冷微光,整齊的五官含著一絲笑意,他的表情稱不上兇惡卻透出邪惡的氣息,哈利知道他是誰,他們見過不只一次。

 

「你…你為什麼會到這裡?」

 

「心血來潮罷了,哈利,你無須拿魔杖對準我,若是我想殺你早可以在你的睡夢中下手。」男人笑得讓哈利心底發冷,他說得對,男人肯定已經在窗前坐了許久,「你的夜晚看起來不怎麼愉快,做惡夢了?」好像他真的關心一樣,但哈利聽得出對方語氣中參雜著不關己事的冷漠。

 

「…你不是他。」哈利喃喃自語,「…但你也不是日記本中的記憶…」

 

「你確定你真的分得清楚我是誰嗎?」瑞斗問,他看出哈利已經明白他到底是誰了,但男孩卻不害怕他的存在,僅僅是保持著距離不敢太靠近,「上一次見面是三年前吧。」

 

「你今天又為什麼出現?你是來殺我的嗎?」哈利問,他在二年級碰見了日記本中的瑞斗時就明白對方到底是誰了,也終於明白瑞斗口中要帶哈利去的地方,指的是哈利的死亡之地,每次一回想起與瑞斗見面的時刻,就會捏把冷汗。

 

哈利甚至有些懷疑眼前的男人是死神的化身,說不定他根本就不是什麼湯姆瑞斗,不是佛地魔,否則他為什麼會若無其事地出現在這裡?

佛地魔應該還躲藏在某處伺機而動,而日記本已經被自己給毀了,這個男人不該出現在這個地方。

 

「你很聰明,哈利,你一直都和我保持距離。」瑞斗看著哈利懷中揣著魔杖,他如果想要,他有很多方法可以折磨哈利、使哈利屈服,但他並不想提早破壞自己的樂趣,剛巧他知道哈利接下來的時光會過得挺辛苦,歸功於正籌畫復活的自己,「你不想知道我為什麼會出現嗎?」

 

哈利猶豫了一會兒,他緊盯著黑暗中的瑞斗邁出一步。

然後他又前進一些,更靠近對方,他就這樣緩慢來到對方的身邊,朝瑞斗伸出手,彷彿要確認瑞斗並不是幻影或者一塊記憶之類的東西,他確實撫摸上了瑞斗的身體,有著和自己一樣的溫度,但下一秒他突然被對方緊緊抓住。

耳邊傳來瑞斗的冷笑,嘲諷他的粗心大意。

 

「放開!」哈利驚慌地喊,卻發覺自己被拽到瑞斗的面前,他惡狠狠地瞪著瑞斗,那張帶笑的臉龐比日記中的記憶更年長一些,看來更瘦,卻仍舊英俊,他們既相似卻又不同,哈利雖然還沒有真正見過佛地魔的模樣,但他猜想佛地魔的本質與眼前的男人更接近一些。

 

「哈利,」柔聲的呼喚讓哈利全身微微發顫,他抬起頭看向不容許他反抗的男人,感覺冰涼的手指輕觸他的額頭,他的額頭馬上強烈疼痛起來,讓他大喊,「你不該抗拒我,你越是抗拒就會越疼。」

 

「不、放、放開!!讓我走!湯姆!!」

瑞斗聽見哈利大叫他的名字,才帶著殘忍的笑慢慢鬆開手指,哈利咬牙切齒的模樣激起了他內心的嗜虐情感,哈利反抗的神情讓他血液沸騰,這才是他熟悉的哈利波特,他渴望已久的——屬於他的哈利波特。

 

「你這個瘋子!」哈利咒罵,他剛剛還以為自己的疤痕就要裂開了,直到現在還在嗡嗡作響,他不願再一次體會那種劇痛。

 

「不知道為什麼,我老是會在這個日子見到你,你出生在這個世界的這一天也是我最痛恨的日子,你讓我經歷了人生最大的失敗。」

正確來說,是兩次重大的失敗,仔細一想,瑞斗覺得哈利對他而言就是個災難,將他所有累積起來的一切全部毀壞,還一臉無辜。

 

「所以你到底是什麼東西?」哈利咕噥著,眼神哀怨地瞪著瑞斗。

 

「我是用這個過來的,你知道這東西嗎?」

瑞斗從胸前拉出藏在斗篷內的金色沙漏向哈利展示,哈利睜大雙眼,他曾看過時光器帶來的效果,妙麗曾經用它幫助天狼星,那本該是受到魔法部控制的道具,他不知道為什麼瑞斗也會擁有一個。

 

「……所以你想殺我,然後改變未來發生的某些事情嗎?」哈利不太明白,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麼瑞斗不盡快動手,偏要這樣拖拖拉拉。

 

「這個嘛。」瑞斗的聲調有些慵懶,他歪著頭思考的模樣也很好看,「我想不管我怎麼樣想殺你,你都還是會活過十七歲,這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那你來做什麼?」哈利質問,「既然你知道這不會改變已經發生的事情。」

 

「哈利,」瑞斗的手指又一次伸向哈利,但這一次卻不是要讓他感到疼痛,反而輕輕拉住了哈利的手將他再次扯向自己,「你是我的獵物,我說過,我會一直追逐你直到你死,不可能放過你。」

 

「既然如此,為什麼…為什麼要殺死我的父母?為什麼不殺我一個人就好?」

 

「因為他們擋住我的去路,他們阻擾我殺死你。」瑞斗回答了哈利的問題,也是哈利一直想知道的答案,但這個答案卻讓人難以接受,哈利闔上雙眼深吸一口氣忍耐著滿腔的怒火,「你很憎恨我吧,毀掉你本該擁有的幸福家庭,不得不待在壓根不愛你的麻瓜親人身邊,你若是能夠殺死我,就可以替他們報仇。」

 

瑞斗希望哈利可以動手,這是他從剛剛就不斷刺激哈利的原因。

他想看看哈利波特對他到底懷有多少憎惡,想讓男孩把那些隱藏在體內的醜陋感情都展現出來,他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人可以如此純白乾淨。

哈利從剛剛就緊握魔杖的模樣洩漏了他的心思,他確實曾想過攻擊瑞斗,他也想過要為父母報仇,但過了片刻後,哈利又重新放下魔杖。

想起自己心軟放走蟲尾的事情,他知道自己就是沒辦法。

 

「我不…我和你不一樣。」哈利緩緩述說,對於哈利的反應瑞斗有些失望,「我父母不會希望我做那種事情,我從來都不想殺人…你不該…湯姆,你不該再繼續傷害別人,你還是可以選擇停下來,不是嗎?」

 

瑞斗笑出聲來,對哈利天真的說法感到不可思議,哈利憤怒地回瞪,不明白自己說了什麼才讓瑞斗如此嘲笑他,可他並不想收回自己的話。

 

「你、你笑什麼!」

哈利怒罵,卻發現瑞斗用一種異常灼熱的目光看著自己,讓人琢磨不透。

 

事實上,瑞斗此刻產生了一種幾乎是憐愛的想法,連他本身都有些訝異。

他想哈利波特的中心思想一直都是如此,總是認為一切都還來得及,就算是像他這樣無可救藥的靈魂,也還來得及修補。

 

一種衝動驅使他做出瘋狂的舉動,而他也懶得去控制。

所以他按著慾望的聲音,俯下身吻上那個男孩。

他可以感覺到男孩在他強硬的壓制下掙扎著,但不一會兒也就屈服了於甜蜜的快樂之中,唇瓣緊緊相連,他的舌輕巧鑽入那發出喊叫的口中,溫柔纏繞哈利的舌,讓他發不出任何抗議的聲音。

 

當他們那異常的吻分開時,哈利面臉通紅的震驚表情賞心悅目,身體微微發燙,看來他是第一次經歷這種事情,令瑞斗露出滿意的微笑。

 

「你瘋了嗎?為什麼做這種事情?」

 

「你不該問我這個問題,若不是瘋了,是不會做出這麼多瘋狂的事情吧。」瑞斗厚顏無恥的回答讓哈利閉上嘴,他不敢相信,他竟和想殺他的人接吻並且無從抵抗,甚至還覺得有些舒服,他真得不懂眼前的男人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有什麼關係呢?因為我已經不再想殺你了。

 

「那是什麼意思?」哈利困惑地抬起臉來,對上那雙紅色的眼。

 

哈利想,他很喜歡這雙紅色的眼眸,如同火焰又像是寶石那般在黑夜中閃耀,看著瑞斗的眼睛,就覺得自己彷彿會被對方給吸去靈魂,他知道這是不正確的想法,卻又無法克制。

 

「湯姆?」哈利又喊,他看見瑞斗眼中的一絲遺憾。

 

對方怎麼可能不再想殺他?

那個理由又是什麼?

 

「……我大概會想念你那麼叫我,哈利。」

瑞斗嘆息,然後他抬起魔杖指向哈利的臉,哈利意識到對方想施咒的時候轉身逃跑,瑞斗沒有留給他多餘的時間。

 

記憶的咒語擊中哈利,瑞斗一直都擅長操縱記憶,他可以選擇要取出的片段並且編輯那些殘存的部分,哈利不會發現任何差異,他甚至不會知道自己的記憶被更動過,隔天他的表現將完全一致,只是遺忘了所有他們見面的事。

 

盯著倒在地上失去意識的哈利,瑞斗將他抱起放回床上。

他其實也可以現在就殺死哈利,但他突然不願意了,這大概就是時空的必然性,確保哈利波特不會死在他手上。

 

瑞斗離開了德思禮家,漆黑的夜色之下他的身影幾乎被月光給稀釋,他不清楚自己的旅程究竟還要繼續到什麼時候,他享受孤獨,卻也感覺自己被孤獨吞噬,畢竟他的旅程早已決定好了結局,他將在那場決鬥中被消滅。

這是他即便擁有時光器也無法改變的事實。

 

 

 

 



 

1999年7月31

 

他站在那扇門前。

布萊克老宅的大門深鎖,在佛地魔戰敗後大約過了兩年,這棟房子已經沒有了忠實咒,除了麻瓜之外誰都可以前來拜訪,他並不算是來拜訪的,只不過是好奇男孩的狀況,他相信男孩會因為擊敗他而得到人們的讚揚,確實,門梯前放滿了愛慕者的貓頭鷹送給他的信,但看來哈利一封也沒看過。

 

令人意外的是,在這個日子中照理說哈利應該跟所有同伴在一起,此刻布萊克宅卻異常安靜,甚至讓人懷疑屋內有沒有人待著。他將手掌放在門上好一會兒,最後他還是決定轉身離開,沒有必要,完全沒有必要。

 

「湯姆?」突然,門梯上一個聲音喊了他的名字。

 

瑞斗轉過頭看見站在門邊的哈利,哈利對於他的出現沒有驚訝或恐懼,嘴邊始終掛著一抹微笑,彷彿見到一個老朋友般。

 

這讓瑞斗有些懷疑,對哈利波特來說,再次見到他絕不是件好事,他不可能那麼快就忘記佛地魔帶給他的那些災難與折磨。

 

「進來吧,好不容易都到這兒了,我可以給你泡杯茶喝。」

哈利看見瑞斗臉上冷酷的表情後馬上猜到他所想的事情,哈利只是愉快地搖搖頭,「我知道你是誰,也知道你不打算殺我,既然如此又有什麼好怕的?」

 

「邀請一個曾經試圖殺你的人進屋,你的莽撞讓人吃驚。」

 

「這個就很難講了。」哈利看著瑞斗跨過他,豪不客氣的模樣也讓他的嘴角上揚,「我不像某人喜歡搗弄別人的記憶。」

 

讓瑞斗進屋後哈利邀請他坐在餐廳的椅子上頭,沒有多久便端來一壺茶放在他們兩人面前,瑞斗不清楚哈利為什麼會恢復記憶,但顯然哈利很清楚他是誰,也知道他無意攻擊。

 

「差不多是在大戰結束後恢復記憶的。」哈利沒等瑞斗問就自己解釋,「不是全部,但只回想起一小部分,我真的討厭你,湯姆,你好像黏巴蟲那樣沾著我不放,怎麼抹都抹不掉。」

 

「那個比喻聽起來不怎麼好。」瑞斗挑起眉頭,接過哈利遞來的茶杯,「你的生日竟沒有一個朋友願意過來嗎?」

 

「我把他們趕走了,因為我有預感這一次你會出現。」哈利回答,他嘴角勾起一個苦笑,「佛地魔消失後,我就覺得你會出現,不曉得為什麼我有些期待你出現,所以我老是提早和朋友慶祝生日,確保這天沒任何人打攪。」

 

「為什麼?」瑞斗懷有一些疑問,哈利望著他的表情中帶有著眷戀,但這不該出現在哈利波特的臉上,光是這種想法都讓人覺得怪異,「你應該嘗試過了,佛地魔王不會聽從你的話,他不會改變。」

 

「是啊,固執、邪惡又沒心沒肺的傢伙,我後來發現試圖改變他人的人生,卻總是不會照自己希望的發展,最終還是只能嘗試改變自己的。」哈利聳聳肩,那句話別有深意,瑞斗想哈利是在指他的旅程,他的旅程已經到達了終點,仍然沒有改變任何事情,哈利波特依然存活,佛地魔依然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那麼,湯姆,經歷這麼多以後你還是沒能回心轉意?你就沒有那麼一刻…想著也許可以做出一些變化…」

 

哈利雙手交握,現在的他已經無法稱為一個男孩了,哈利比瑞斗所知道的要來得沉穩,不再是對抗他時毛毛躁躁的那個哈利波特,但是他的眼眸中仍然懷抱著一絲期望,期望事情能有所改變,瑞斗會說他喜歡那個帶著防備卻溫和的注視,當哈利這樣看著他時,他能感覺到對方真切的關懷之情。

 

不是很可笑嗎?

孤兒院的人們、他的教授、他的朋友、他的那些僕人們,沒有人真正在意他思考的事情,瑞斗遇上的大多是想追隨他的人,那些人不會試圖阻擋他,而剩下的那些則是憎惡他、懷疑他的人,那些人不會試圖改變他。

 

但哈利很特別,哈利兩者都不是。

他必須說他和哈利有同樣的感受,他不怎麼喜歡哈利波特,因為對方毀了他長久的計畫,但哈利波特仍然佔據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難以抹滅。

仔細想想,他幾乎參與了男孩每個人生的階段。

 

「恐怕有些事情很難重頭來過,」瑞斗緩緩開口說,發自內心的談話是很少有的,但他認為在哈利面前沒有所謂的秘密,「或者有些人就是注定該被消滅,或許有些人就是沒得救。」

 

哈利聽見那句話時,表情看上去特別難過。

瑞斗不懂為什麼哈利要那麼難受,交握的手指在微微顫抖。

 

「湯姆…我想沒有人注定就該被消滅。」哈利說,他低垂著臉,「你殺了我的父母還有很多重要的人,可是沒有你的話……我無法想像自己會是什麼樣子的我,我現在過得不錯,你知道,有了個夢寐以求的工作,」哈利咧嘴笑,一臉志得意滿,「——因為擊敗你才得到的,我成為了正氣師。」

 

「看來你會是個不錯的正氣師。」哈利有點意外對方會這麼說,瑞斗只是露出一抹冰冷的笑,「我差不多該走了。」

 

瑞斗從桌前起身,他打算現在就離開布萊克宅,並且也相信這會是最後一次見到哈利,他懷疑自己如果再待久一點,他就會出現一些他不樂見的動搖。

事實是,他不願意改變。

要他放棄堅持了一輩子的想法,放棄對於麻瓜的憎恨、接納體內他所憎惡的血,這幾乎等同於否定他所有的人生,哈利不會明白這種想法有多麼可怕。

 

他大多數的人生都被渴望掌控一切的慾望所驅使,他不懂得怎麼樣後悔,因為他知道,後悔就等於否定湯姆瑞斗的存在。

 

他不會有愛,他不會像哈利說的變成一個有血有淚的人。

 

當他安靜地離開布萊克宅,過一會兒有個人追了出來,是哈利,哈利伸手拉住他的長袍,然後輕輕擁抱他,這恐怕是他人生中第一個擁抱。

這是瑞斗從未感受過的,哈利比他想像中要來得溫暖,一種奇怪的感覺包裹了他,讓他破碎不全的靈魂稍微刺痛,他闔上雙眼感受那個可能是最後的擁抱。

 

但接著哈利抬起頭吻了他,一個非常輕柔的吻。

他想哈利不怎麼會接吻,肯定經常被他的女友嫌棄吧,但那個吻飽含著情感,瑞斗加深了那個吻,他不知道自己怎麼能夠擁抱死敵並且親吻對方,但他知道自己會懷念男孩身上的氣味與一切。

 

「再見,湯姆。」哈利突然小聲對他告別。

 

在毫無預警之下,瑞斗看見哈利的手朝他身上一抓,拔下那個他一直掛在胸口的金色沙漏,在瑞斗反應過來之前只見到哈利朝他露出一個惡作劇的微笑,隨後,瑞斗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周遭的景色突然發生巨大的跳躍,就像是他每一次靠著沙漏穿越時空的感受,他在一片過於激烈的跳轉中昏眩了過去。

 

等他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哈利已經從他面前消失無蹤。

而他發現自己身於距哈利波特消失一年後的世界。

 

 

 



FIN


作者廢話:

哈利的生日快樂~~~希望和魔王可以快快樂樂....不過呢,就是這篇的結尾好像不怎麼快樂啊哈哈(喂),但不用擔心,21點還會有很短的小後續!!!!

這篇算是一篇四篇組成的文,預計另外一半要在魔王生日發。

看到番外就會知道為什麼會有另外一半啦~

其實這有篇是想寫魔王參與著哈利人生的過程中,從想殺他卻因為機緣巧合無法殺他,一直到最後其實變成不想殺他了,也讓最後哈利活下來,擊敗他....也就是說,從一開始魔王其實也知道注定了他不會殺死哈利,但哈利活下來其實在後面是因為魔王不忍殺他才會繼續活著。

注定這個詞算是本篇的關鍵字吧。

很多事情後來看好像都是注定的,但其實個人的決擇以及你給予的影響還是會多少改變那個人的命運,對魔王來說是哈利,對哈利來說是魔王,雖然魔王對哈利說他可能注定就該被消滅,但哈利一定是不會吃這套的XD

而我想就算無法改變已發生的事,魔王其實也發現他在這過程中早已經慢慢改變了自己,他的想法轉變,以及他擁有了最後的擁抱,那是哈利希望能改變他而飽含期待的一種行為吧~

雖然是哈利生日卻都是從魔王視角出發(魔王生日那篇就會反過來),但同時也想描寫一下可憐的哈利在人生中的生日都不怎麼樣,歸功於魔王啊,但也表示他們人生彼此有多麼互相影響和互相糾纏XD

總之,請大家再去看21點的後續吧~~

评论(5)
热度(169)

© 千葉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