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葉玥

小說創作為主,包含自創文。
動漫方面有家庭教師、哈利波特、東京食屍鬼以及各種動漫的同人文。
大宗為主角受。

痞客幫的家:http://chianye27.pixnet.net/blog

【工商CWT52】新刊HP跩哈小說本及舊刊HP瑞哈小說本、家教綱受小說本宣傳



【新刊】跩哈本預定頁面

【既刊】瑞哈本預定頁面(目前都賣光了,兩本都要預定達到一定數量才會考慮加印)


首販場次: CWT52

寄賣攤位: D27月下的玫瑰與酒

本名: A Kiss for the Enemy

作者: 千葉玥

封面: 紹鯖

配對: 跩哥馬份X哈利波特

分級: R18(現場購書請出示能證明年齡的證件)

格式: A5直式 

頁數: 200頁左右

售價: 300元

內容:

 在大戰結束後,生活回歸於平靜,然而不管是哈利還是跩哥都面對著自己生活的困境,所有人都忙碌著想要重新回到原本的生活,本以為不可能也不願意再見面的兩人卻在馬份夫婦的最後一場審判上再次相遇,才終於讓他們有了交集.......


試閱請拉到最下面。




想要購買舊刊的話,在露天賣場也可以直接購買:

露天賣場






新刊跩哈本試閱: (本文將在本子出後找時機釋出)


Chapter01 魔法界的叛徒與救世主

 

哈利在長椅上深呼吸,身旁陪同他來的兩個魔法部同事在竊竊私語,他沒能仔細聽他們說話。


抬頭看向高聳的石頭天花板,再轉往房內那逐漸高升的長椅座位,那些椅子上坐滿了人,哈利不懂為何有這麼多人喜歡管別人家的閒事,巫師和女巫們在低聲談話,有些人的表情蒼白陰沉,也有人顯得興奮,他們都為今天的魔法法律會議而來,哈利做為今天的證人經過重重安檢後來到這兒,不由得覺得自己像隻待宰的羔羊,明明自己並非是被審判的對象,卻不懂為何忐忑不安。


或許是因為要重新提到那一晚的事情,使他心情沉重。

他已經無數次在審判中、訪問的邀請、悼念的場合提到這些,甚至連他自己都開始懷疑裡面已經出現一些他不確定是真實的或者是添油加醋的部分,那讓他對於逝者的記憶變得模糊。

 

當佛地魔死後,哈利本以為一切苦難都將結束,他能夠獲得這十幾年來渴望已久的平靜,並好好緬懷逝去的親人、朋友及導師。但事實卻證明,佛地魔的死亡以及大戰終結不過是開啟他人生又一次混亂的巔峰,之後迎接他的是漫長又難熬的審判會議,哈利好幾次做為證人來到魔法部,他的一字一句左右著審判台上囚徒們的命運。


人們深深相信『活下來的男孩』的故事,相信他的言語,只因為他是殺死佛地魔的英雄,因為他享有著廣大輿論的支持,陪審團對他毫無懷疑,這也是第一次哈利真正了解到那個讓他討厭的名聲使自己必須背負沉重的責任,他並沒有辦法真心享受這個過程,反而在每一次的作證都感到心驚膽戰。

在這裡,他只要指出那些食死人們做了什麼事情,他很清楚對方會因此被定罪。


而今天,今天是非常特別的一場審判會。

 

當審判會開始時,角落的房門敞開,四名壯碩的巫師押著兩個落魄的囚犯走進來,中央有兩張扶手圍著鐵鍊的椅子,兩人分別坐下,男人的臉色蒼白、神情緊張,他曾經燦爛的金髮失去了本來的光澤,飛快地看了周圍的群眾一眼,嘴唇扭曲,眼眶顫抖,羞恥於坐在這張椅子上任人評價;女人則比較平靜,她無血色的雙頰看上去有些消瘦,但灰色的眼眸比之前的囚犯都來得安祥,已經接受了她的命運。

 

「你們到此出席我們召開的魔法法律會議,這也是針對你們的最後一場審判,接下來要對你們進行最後判決,到目前為止眾多的證詞都證明了你們犯下令人髮指的滔天大罪,你們成為食死人協助『那個人』囚禁無辜者並折磨他們,提供『那個人』以及其爪牙的聚會場所,你們還被指控參與幾次的襲擊事件,全部的證詞對你們都非常不利——此外你們更被指控參與攻擊霍格華茲的行動——」


「我、我們是被控制的,被『那個人』控制的,我不能不服從啊,他會殺了我們全家!而且我們並沒有參與霍格華茲的攻擊,黑魔王拿走了我的魔杖,我的兒子生命受威脅,我能怎麼樣呢?相信我,這個指控是——」但人們並不相信他的話,還有些人發出風涼的冷笑,他們看著曾經折磨他們的惡人淪落如此境地,自然也不會同情他們的遭遇,有人開始大聲吐露惡毒的咒罵。

 

「安靜,安靜!!今天還有一個人表示願意為你們作證,這是你們最後的機會。」

 

當主席宣布證人名字的時候,現場眾多帶著報復心態的聽眾都露出驚訝的表情,大家沒有料到在下達審判的最後一天這個人會出現在這裡。

 

哈利在聽見自己的名字響起後便站起身走上證人席,他的表情有些僵硬,但他忍不住往中央座椅上的那個女人瞧了一眼,女人顯得有些驚訝。女人的丈夫繃緊的表情很明顯認為哈利並不會給予什麼有利於他們的證詞,但這恰恰和哈利心中的盤算相反,他會猶豫也是因為如此,不可否認他內心的憤怒仍未完全消失,但他知道今天自己出現在這裡的理由,他決定出席前與妙麗和榮恩討論過,他們兩人都勸他做出同樣的決定,沒有必要考慮太多——只要說出他所知道的真實,不管結果會如何。


當哈利走上證人席的時候,眼角餘光瞥見一個熟悉的臉龐就隱身在人群之中,雙手緊緊交握彷彿正面臨嚴酷的考驗一般,不安地挪動身體,好像他無法好好坐在位置上。


那張看來總是尖刻的臉因為哈利的出現而顫抖、困惑,下唇抿緊,那狼狽的神態看起來沒有平時那麼讓人討厭,只是他淺灰的眼眸黯淡,眼眶下深深的凹陷似乎已經好幾夜都沒能安心入睡,本來壓抑的神情在迎上哈利的目光時透出一絲希望,但哈利快速迴避了那個目光。

 

作證開始,下方的人聽著哈利準備了一個晚上的陳述,哈利盡量不讓陳述聽起來太過煽情,而不管作證過多少次,哈利仍然無法完全習慣這件事情。

 

「……最後水仙.馬份確實沒有告訴佛地魔我還活著的事情,我肯定她知道我活著,因為她問了我關於她兒子的事情,當她知道她兒子還在霍格華茲裡面,便選擇向佛地魔隱瞞我還活著的事,接著發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我也知道馬份先生手上確實沒有魔杖,他的魔杖被佛地魔拿來對付我,馬份一家在佛地魔面前失去信任也是我觀察到的事實,但我並不能確定他們是否為了重獲信任而參與其他的行動。我認為馬份夫婦是為了確認他們兒子的平安才參與襲擊霍格華茲的行動,希望陪審團可以把我所講的可能性以及水仙.馬份幫助我逃過死亡結局的事情納入審判考量。」


哈利走下證詞台,之後的審判就不是他能夠插手的了。

他並沒有聽最後主席宣布了什麼,也沒有看陪審團做出的最終決定,他走出那個讓人難以呼吸的空間,靠在冰冷的迴廊石牆上讓自己的背部吸取那份寒冷,試圖令自己的腦袋平靜下來。


他很討厭看見陪審團做出最後審判時,觀眾席上那些人們的臉孔。

這不是他第一次作證,之前他也參與了好幾個食死人的審判,有幾個食死人被判定終生監禁於阿茲卡班或者更糟的下場,當判決下達時,群眾的殘酷嘴臉和歡聲讓哈利有種強烈的恐懼感。


的確,罪大惡極的囚犯獲得嚴厲懲罰時的那種暢快,哈利也懂,但人們臉上勝利的表情讓哈利不寒而慄——所以他前不久才公開表明自己再也不會參與任何作證,但如今又因為馬份家的事情打破了他的承諾,他打從心底希望這會是他參與的最後一場審判。

 

「波特,」當哈利想離開時,一個聲音從背後叫住了他,哈利回頭看著對方比以前消瘦的臉頰以及灰濛濛的長袍,肯定對方這些日子來也過得不怎麼樣,「為什麼你…今天會出現?我以為你不會參與這次的審判,你上次已經公開說了…不會再參與任何關於食死人的作證。」


「你該不會聽了每一場審判吧?」哈利問,他想或許跩哥.馬份是為了確定其他食死人沒有說出不利於他父母的證詞,才會出席每一場聽審,但意外的是哈利之前完全沒有碰上對方,恐怕是被刻意躲著。


「我不想再作證是因為天天都有貓頭鷹試圖闖進我家,只為了說服我幫助他們脫罪,宣布不再參與作證後狀況就好多了,你父母這場我只是心血來潮。」


哈利如今住在天狼星留給他的老房子,也不知道是誰把他的住址給公布出去,從佛地魔死後,他便開始被信件給淹沒,除了那些讚美他、仰慕他的來信之外,還有不少是來自食死人家族,帶來各種各樣哈利從沒見過的禮物,當然,哈利把可疑的東西都交給了魔法部。


但是,在所有請他幫忙的來信中,唯獨沒有馬份家。

 

「你沒有想過我今天會出現?」哈利問,他回想起馬份看見他上台時的震驚。

「我…沒想過,我確實想過你要是肯說些好話,會很有幫助,但我沒愚蠢到認為你會自願替我父母作證,那時候你看起來很篤定,何況我們關係一直都不怎樣,是什麼讓你改變心意的?」馬份看見哈利出現時甚至懷疑自已的眼睛,他們長年交惡,哈利最信任也尊敬的鄧不利多會死去跟他的行動脫不了關係,他還以為哈利會認為他們得到任何懲罰都是罪有應得,甚至因此竊喜。


「我說了,只是突然改變主意,沒什麼特別的理由。」


哈利有些困惑,審判已經結束,跩哥.馬份走到這裡恰巧與他碰上面,不,馬份顯然是故意走到這兒的,因為這條走廊位於整個廳堂的最角落,連接給證人休息用的空間,並不是聽審的群眾該來的地方。


馬份為此沉默了一會兒,不太能夠接受哈利的回答,他不相信這世界上有人會做這種事情而不求回報。當他再次抬起頭面對哈利時,那雙眼睛中閃動著一絲猶豫以及尷尬,蒼白臉龐上的扭曲線條出賣了他的心情,看起來他正嘗試對哈利表示一絲好意而強迫自己擠出笑容,但並不成功。

 

「波特,如果不是你最後的證詞,我母親不會無罪。」馬份說出審判的結果,哈利不得不承認自己因此而鬆了口氣,水仙.馬份確實曾是佛地魔的幫兇,但救了自己的人遭受嚴厲的懲罰也會讓哈利感覺不舒服,「我父親也…算是減輕刑罰吧,我只是想表達謝意。」


馬份用一種帶著防備的表情盯著哈利,伸出手等待哈利握上,有些拉高繃緊的聲線顯示他正嘗試與一個從來沒有喜歡過的人聊天,畢竟他們在學校時從來就沒能夠像普通人那樣說話。

但哈利不懂對方想要自己給出什麼反應來,也不知道面對馬份的感謝該不該高興,他心情複雜。

 

「是嘛,那真是太好了,但你不需要謝我,真的沒必要。」哈利的語氣冷漠疏遠,那綠色的眼眸平靜地盯著馬份,平板到讓馬份覺得眼前的人不像他認識的哈利.波特,馬份有些不悅地收回手,這場景像極了他們第一年在火車上遇上彼此的情景。

「我無意讓你們脫罪,我也不會高興我的證詞使你們脫罪,所以不需要你感謝。」


「好吧,我只是不明白你為什麼要幫忙。」馬份的眼睛不停飄向他們的後方,警戒著任何人看見他們談話,這讓哈利隱隱憤怒,如果馬份不樂意別人看見,大可躲得遠遠的,他絲毫不在意,事實是他不喜歡馬份偷偷摸摸的態度,彷彿他們之間有達成過什麼協議似的,彷彿與哈利談話是很丟臉的。


「不管怎麼說,你還是幫了個大忙,如果你需要回報,告訴我……」


「我可不是為了得到那些,你們食死人的想法都很接近。」哈利突然走上前揪住對方的領子,刻意強迫那淺色的眼眸直視自己的眼睛後才繼續說,「我沒做什麼虧心事所以沒什麼好怕的,我的證詞都是事實,如果你很怕別人看見你和我說話,如果你不敢看我的眼睛,可以不用過來!」

 

馬份這時終於抬起頭來直視哈利的雙眼,哈利粗魯的行為讓馬份困惑,他不知道是什麼突然刺激了這個暴躁的傢伙,但他也不願意就此示弱,畢竟他都已經放下高貴與尊嚴以及他們過去那些舊恨,特別來向哈利表示謝意,哈利該感到驚喜才是。

 

「……你以為我真想來跟你說話嗎?」馬份的聲音突然帶上慵懶的高傲,這更接近哈利認識的他,顯然剛才試圖表示謝意的態度是裝出來的,「波特,你還是一樣自以為是、缺少腦子,就連裝模作樣也不懂,如果不是看在你這次作證的份上——」


「因為我不需要裝模作樣來掩飾自己,你最好也別忘記自己做過什麼,大家沒說,是看在你當時還是學生,所以他們寬容你,馬份,」哈利惡狠狠地說,馬份的表情浮現出憤怒但勉強壓抑下來,不想在這裡因為爭吵而吸引別人注意,「我不想幫你或你的家人逃脫責任,你們還有沒有做別的事情你們自己心底清楚,只要我發現一點,我會再把你和你家人送進阿茲卡班,懂嗎?」

 

「放開,波特,你是有什麼毛病,真以為自己救了全世界嗎?」馬份拍掉哈利的手,傲慢地拉好自己的衣領,他的眼中重新填滿了冰冷的敵意,「很可惜,對於你所說的那些你也舉不出任何證據,既然你蠢到不求回報,那我就期待這是最後一次和你談話,如你所願,再見——或者不見。」

 

哈利望著馬份轉身消失在走廊那端,那背影讓哈利特別焦躁,他也不懂為什麼,其實他心底深處知道自己的發脾氣很無理,對方或許真的只是來道謝的,馬份能做到如此已經很不容易。


然而,無法坦率接受對方的感謝或許是因為哈利至今仍然無法原諒馬份以及食死人所做的事情。

馬份也和大多數人那樣突然改變態度,以為他需要金錢或其他的回報,馬份或許認為現在公然跟他作對沒有任何好處,所以才虛情假意地跑來,又或者不想欠下這筆人情。

當然,馬份不是第一個,大概也不是最後一個。


那些因為他是『殺死黑魔王的英雄』而對他表示歡迎的群眾,那些曾經將他視為危險人物而疏遠他、排斥他的人們如今全都湊上來,包括一直希望他盡快加入魔法部替他們添增光彩的政治人物,全都嚴重干擾他的生活,如今他只想要盡快忘記關於佛地魔的一切。

 

哈利知道,不管馬份跑來找他道謝是真心或是處心積慮,馬份只是剛巧在這個他心情很差的時候成為他情緒的發洩口罷了。


评论(33)
热度(74)

© 千葉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