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葉玥

小說創作為主,包含自創文。
動漫方面有家庭教師、哈利波特、東京食屍鬼以及各種動漫的同人文。
大宗為主角受。

痞客幫的家:http://chianye27.pixnet.net/blog

Love and Betrayal 01 (G綱)

那一天,那個人這麼說了,如果想要在這個你爭我奪的世界活下去的話就必須放棄一些東西,真心以及憐憫之情都是無法派上用場的,既然選擇了這樣的道路,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他們從小就在一起,光是看他那平靜中透著一絲絕望的眼神就知道他的決定是認真的,也因此更加感到惋惜,因為他的本性並非如此。


但是,從那天起已經決定了要跟隨他,這承諾就不能夠隨便後悔。
他們都知道,一但失敗那將會是比死更痛苦的下場,他們會失去所有,歸屬、同伴以及生命,卻也義無反顧。

紅髮的男人闔上了雙眼,望向窗外彌漫著一點霧雨的天氣,隱隱約約看到兩個熟悉的身影接近房子。
理應等待著他們消息再伺機而動的,現在卻看到一早就出發的兩人比預想的提早許多出現在面前,不禁疑惑的起身到外頭想一探究竟,男人前腳才踏出了房門,迎面而來的其中一個人快速的越過他往房子內走去,頭也不回的消失了蹤影,剩餘的兩人只能有些無奈的看了看彼此,不說出口也大致知道發生了什麼。

看到阿勞迪和納克爾表情鬱悶的回來,就知道事情進展不順利。


「阿勞迪又心情不好了嗎?」


「運氣不好,G。」回來的納克爾輕輕微笑,他脫下沾著濕氣的外套掛在手臂上,「因為又遇見了涅斯多的關係,心情不可能會好起來吧,任務也……」


「碰上艾默的人嗎,是被阻礙了?像這種難得的機會已經不常見了,我以為他們也希望我們可以成功。」被稱做G的男子淡淡皺起眉頭似乎帶了些責怪,不過一向穩重的他並不想苛責豁出生命的同伴,只是一想到要碰上下一次的機會不曉得要過多久,心情就好不起來。


或許就是因為意識到失敗的可能性很高,本來也不打算急於在這時候動手,喬托才會如此無所謂的出門去了吧,眾人本來就覺得喬托這次對行動異常的無興趣而十分困惑,如此一來又賭輸他了,G嘆息。

「老實說,是因為碰上了些事情,我們被一個男孩撞上,大概十七、十八歲吧,說不上威脅不過卻覺得有點怪異。」


「怪異?」


「穿的衣服也好、表現也好都和一般人不太一樣,還有他是憑空出現在我和阿勞迪面前的,曾經想過會不會是和斯佩德一樣的能力,但又好像不是,問題是他知道『彭哥列』,而且讓我在意的是那張臉真的很像……啊啊,真麻煩,一時我也說不清楚。」講到最後納克爾傷腦筋的搔搔凌亂的黑髮,好像不知該如何把思緒做整理,隨後露出一個微微冰冷的思索表情,「只是那孩子被涅斯多帶走了,應該不會被殺掉吧。」


「被殺掉就麻煩了,我還有事情要問他。可是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快離開這邊吧,說不準誰會洩漏這次的秘密。」G語氣一邊說一邊看了看身上掛著的懷錶,「打點一下後就叫部下們離開,這房子就丟棄吧。」


「我們要去接喬托回來嗎?」


「放他去,因為就連我都不知道他去哪裡了,說不定在曼利歐那。」G輕輕笑了,納克爾聳聳肩表示同意這番話。


他們的友人是個難以捉摸的人,就算想要將他硬是束縛在一個地方大概也是不可能的,可是他們想要完成目的並在黑手黨中生存下來,那個人的力量和地位是必要的,同時也因為認同了對方的力量,因為某些因由和緣分而認識了喬托,所以他們這些本來七零八落身分地位都完全不同沒有共通點的人才會湊在一起。
他們之中也有許多同伴是不得不在黑手黨中生存的,因為沒有其他路可走才踏上這條不歸路。

面對這樣的人,喬托給予了他們一條生存下去的道路。

 

「哈啊…錯過這次機會,你說我們真正可以脫離卡墨拉會是什麼時候啊?」

 

「別灰心啊,反正之前也失敗過好幾次了,這又不是第一次…總會成功的,只要在那之前想辦法撐下去就好。」


「只是這次被人撞見,不知道事情會變成怎樣,只希望一切沒事,那孩子口風看來不緊啊。」

 

「別擔心了,現在也於事無補。」


兩人一邊談話一邊慢慢進到屋裡去,這時候待在窗邊的阿勞迪對著遠方彌漫著的霧氣瞇起了雙眼,想起了那個被他們抓住的孩子和他口中喊著的那些內容,藍色的雙眸裡頭透出一些憂慮。

 

 

 

 

 

 

 

 

 

綱吉不懂自己不小心涉足的到底是多麼危險的事情,只是那個帶領著他的叫做涅斯多的男人在離開一開始碰上的那兩人之後就變得非常安靜,似乎也不怕綱吉逃走而沒有綑綁的動作,只是轉頭要他跟緊別試圖逃跑,綱吉雖然還年輕但也是在黑手黨中生活過幾年的,他知道黑手黨的人可以對一般人很禮貌,但也不會原諒踐踏這份表象的人,如果說是具有威脅的人更是不會給予一點議論的空間,他現在的處境真的是命懸一線。
所以必須一開始就掌握談判的契機才行。
綱吉心底儘管如此想著,卻也不知道他們究竟是要去見誰或是要去哪裡,直到現在他還覺得像在夢中一樣,不過就算心底不停叨念著『是夢的話就快點醒過來吧』,似乎也不會輕易的醒過來。

涅斯多將他帶到一個房子裏頭後跟幾個人交談,很多人都用具有敵意的眼神瞥了綱吉一眼,這令綱吉有些不自在。
雖然說他們把他當作暗殺者看待這也是當然的反應,但那樣強烈的敵意一般人都會懼怕。
他聽見涅斯多跟幾個人說『這傢伙似乎是暗殺首領的刺客』,而首領的名字應該就叫做『曼利歐』。

 

那他們剛剛談論的,是計劃要暗殺這位首領的意思嗎?但他們卻是同一個陣營的人?


「等一下就閉嘴不要說話,知道嗎?」涅斯多帶著綱吉來到一扇門前,這裡看來就是守備最森嚴的場所,進去以前就出言警告,「要是對剛剛的事情多說一句話我會當場殺了你,懂了吧,乖乖聽話活下來的機會就越高。」


「涅斯多…先生?」綱吉不是很確定的開口,對方挑起眉,「如果您能跟我保證在我遇到了可能會死的情況,您能夠保障我的生命,這樣我就會答應您這件事情,我發誓我和你們的爭執與計劃完全無關,我不會妨礙你們。」


聽到綱吉這麼回應的涅斯多愣了一下,大概沒想過這個看來軟弱的小鬼會這樣回覆他的威脅,又或者說綱吉更像是在威脅他們,過去,被逮住的人就算是黑手黨人,誰不是嚇得乖乖聽話的?這傢伙很奇怪。

「哼,你真的不是『這邊』的人嗎?越來越讓人懷疑了,你到底是誰?」儘管勾起了一抹嘲諷的笑,涅斯多卻彷彿承諾的點了點頭,「算了,我很快就會知道了,是吧?」

 

綱吉當時並不知道這個點頭在未來對他會有多重大的影響,甚至可以救他好幾次,但他很高興對方是個明理的人。


他們一起進了門,綱吉深呼吸抬起頭做好了心理準備迎接接下來的事情。
但是他們進入的房間卻是個完全出乎綱吉意料的房間,不如說和綱吉以為的完全不同,房間內透著日照的微光毫不奢華,一瞬間有種回到彭哥列的錯覺,只有陽光灑落的地板反射著溫暖的溫度,綱吉一度有些恍神。

 

室內乍看只站著少數幾人,十分安靜,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咖啡香氣。


「…我回來了,首領。」涅斯多的聲音恭敬到綱吉幾乎認不出來的地步。
匆匆抬起頭想要看清楚對方認為的首領,卻看到了一個坐在椅子上年約六十的老人,即使看得出已經不年輕,那直挺的背還有紅潤的膚色都不像一個年老的人會有的,而他帶著審判意味的眼神與姿態透出一種如同王者的氣魄,綱吉不禁有些迷惑,而且頭也不自覺的壓低了一些。


他是彭哥列的首領嗎?不是初代?那麼初代去了哪裡呢?


不過當綱吉再往那人的身後看去時稍稍瞪大了雙眼,他此時的驚訝並不亞於發現自己從圖書館莫名跑到奇妙的地方。
掃過面前那雙湛藍色透明見底的雙眼時,對方平靜並且幾乎可說是如同人偶般無感情的目光回看他,站在對方另一側的人也同樣讓綱吉驚訝。因為綱吉在歷代的首領紀錄上看過這兩個人。


彭哥列初代首領、二代首領,他是不可能會認錯的。
原因大概是因為接受指環時第九代曾經仔細的跟他提過這兩人,他就是承襲了彭哥列最初的、也最強大的這兩位首領的意志而成為第十代首領的,他不可能會忘了他們的面容,絕對不會,一瞬間他差點忘記要呼吸。


初代不是第一次見面,他曾像是靈魂般的出現在十年後雲雀給予的考驗中。
二代則是真的第一次如此近的見到面。

這兩個人如今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讓綱吉有種奇怪的感覺。

「去這麼久卻帶回來一個小鬼?」從剛剛就靠著窗戶的二代直起了身體,夾帶著殺意的雙眸讓綱吉打冷顫,從注意到綱吉的存在開始就沒有放鬆過,從頭到尾將綱吉打量過一遍,「他是誰?帶過來見首領之前不是該先查清楚嗎?」


「艾默,這不是涅斯多的錯吧,你在焦躁什麼?」站在他身邊的喬托低聲笑了,此時那雙本來毫無感情的雙眸中染上一絲笑意,但綱吉依然感覺有些不對勁,喬托這時重新看了一遍綱吉,露出了一點思索的表情,柔聲的開口,「說起來,這少年身上的衣服真奇怪呢,首領,您不覺得嗎?」


綱吉聽到對方這麼說時愣了一下,低頭瞧了一下他身上的打扮,確實,他大概是穿得和周邊的人都不同,不過在綱吉的眼中其他人的打扮比自己更加奇怪一些,所以一直都沒有注意到。

「艾默是因為長途旅程累了吧,喬托,但我比較感興趣的是那孩子長得和你真像。」


毫不猶豫的點出了重點,喬托從開始就刻意忽略不提的事情被講出來後,室內彌漫起一股異樣的尷尬和警戒氛圍,但那個被稱為首領的人卻沒有露出什麼奇怪或刁難的表情,只是緩緩站起身來,用深灰色的眼睛看著綱吉,「年輕的孩子,你叫什麼名字?這是什麼地方,還有你為什麼會被帶到這裡的原因你了解嗎?」


綱吉看了一下旁邊的涅斯多,他剛剛承諾過什麼也不說,但首領問他的話他沒有辦法拒絕。
綱吉馬上對上那雙灰色的眼眸,眼中沒有一點害怕的意思,看著眼前的人心中的防禦感下降了不少,比起老人身後的兩位未來的彭哥列首領,現在這位首領反而給他一種十分熟悉的感覺,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直覺告訴他這個人會聽他說話吧,綱吉的嘴角漾出一個安心的笑,這反應讓房間內的其他人稍稍困惑。


「澤田綱吉。」名字一出現喬托就稍稍皺起了眉。


「……你是外國人?但是也會說這裡的話?」艾爾默斯搶先喬托問,綱吉點頭。


「我不知道這裡是哪裡,但是應該是黑手黨,被帶來的原因是因為我被當成暗殺者嗎?」綱吉坦承的說著,又瞧了一眼身後的涅斯多,對方卻很故意的移開視線,「那個……我保證我什麼事情也沒做,我並不是暗殺者,我手上並沒有武器,你們查查就會知道了,我只是湊巧在那裡而已,請相信我放我一條生路。」


聽綱吉這麼坦白的說完,老人突然笑了,艾爾默斯顯然一臉厭煩,而喬托的嘴角稍稍上揚了一些。


「你很冷靜,要不是沒搞懂我們是誰,否則你並不像是沒有和黑手黨交談過的人,在西西里一般人通常很怕我們。」老人輕輕嘆息,他很快指了指身邊的座椅,是請綱吉坐下的意思,「請坐,孩子,你不認識喬托嗎?你們長得很像。」


「呃,是的,不認識。」綱吉含糊的說,他沒有勇氣說出自己是從未來來的,大概沒有幾個人會相信。


「是嗎。」首領相當容易的接受了這個回答,隨後柔和的表情稍微嚴肅起來,「首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我是曼利歐,也是卡墨拉家族的首領,你如果在西西里生活了一段時間,就應該認識我吧。我們是黑手黨,雖然說你是做為嫌疑者來到這邊的,不過我並沒有打算要對你做出不禮貌的行為,在確認有罪之前我們都不會對你動手。」


喬托呼喚了他們身邊的下人為綱吉倒茶,綱吉看著這一連串的動作還有態度後突然有些了解了,原來這時候還沒有彭哥列,不知道是還沒有創立還是他跑到了不同的過去,畢竟平行世界是存在的,在經過白蘭的事件之後他對於這種突然跳到別的時空的感覺幾乎要麻痺了,沒有什麼比知道未來的自己死掉還有世界毀滅什麼的更令他吃驚了。

「我很想知道,澤田先生,你一個人在那種地方做什麼?或許你知道那裡是黑手黨經常活動的地方?」

綱吉搞不清楚他們說的『那裡』是指哪裡,但想想前因後果,或許是阿勞迪和納克爾在計劃的時候被瞧見了身影吧,結果要動手或是逃跑時卻碰上了他,涅斯多被首領命令去抓捕暗殺者,自己成了代罪羔羊。

 

「我不知道,我剛來到這個國家對很多事情都不熟悉,卡墨拉首領,我…並沒有其他地方去,請問我可以拜託您讓我留居在這裡一段時間嗎?」


「嗯?難道你和你的朋友走散了嗎?但這裡可是黑手黨,加入並不是那麼容易的。」


「呃…從一開始就沒有什麼朋友…我……」


又不能說自己是從別的時空來的,綱吉很清楚自己必須快點找個地方收留自己,否則沒錢又沒地方住,他還要在這裡待到找到回去的方法,雖然知道他現在找的藉口很低劣粗糙,但是和他最具密切關係的就是現在這個有初代和二代存在的黑手黨了,他必須要留在這裡才行,說什麼都必須這樣做,他豁出去了。


「這小鬼超奇怪的,一般人怎麼會想留住在黑手黨?我們乾脆殺掉他算了。」


「涅斯多。」艾默警告自己的部下,涅斯多聳聳肩閉上嘴,估計也不是說真心的,因為誰都看得出首領很中意綱吉。


「首領,讓他留在我那邊好了。」這時如同綱吉所期望的,喬托開口了,綱吉從剛剛就覺得喬托的聲音幾乎什麼感情也沒有,溫柔得不可思議卻令人微微發冷,這和他印象中那個用專注而誠懇的目光看他的初代稍稍有點出入。


「喬托?你確定你要這麼做嗎?」


「既然您都說他長得和我很像了,我可不能在這種時候沉默,如果他願意留在家族裡頭我們也沒有必要讓他離開。」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真的是敵人,放在身邊也能夠更仔細的觀察吧。綱吉心想。

 

「哼,說不定是你哪裡的親戚也不一定。」這時候一旁的艾爾默斯語帶嘲諷的說。


「我的家人已經大多不在了,這點你很清楚的,艾默。」喬托聲音突然明顯的冷下來,空氣中瀰漫起一股緊張感,不久後他輕輕嘆息打破緊張感,「這件事情不是說好不提了嗎?」


「……那、那個,我就跟著喬托先生吧。」綱吉緊張的開口,曼利歐有點驚奇的望著他,「雖然有些突然,不過我發誓我不會做任何傷害卡墨拉家族的事情,希望您能答應我的要求,我真的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了。」


忖度著綱吉所說的話好一會兒後,曼利歐總算點頭,「好吧,綱吉,既然你都這樣說了,我們當然也不會拒絕。」

綱吉露出一個鬆口氣的笑容,卻沒有注意到喬托此時看著他的眼中透著一點冰冷的疑惑,他正仔細的思考著那個突然出現的孩子,帶著各種謎團,卻又怎樣觀察都感覺不到危險,真的是很奇怪的傢伙。
只知道他絕不是一般的人,否則不會如此冷靜,甚至開口要求留在卡墨拉。


不過,計劃失敗了。
艾爾默斯和喬托心中同時如此想到,一瞬間對看了彼此一眼。
但此時喬托的心中還擔憂著另一件事,那就是關於G、納克爾還有阿勞迪所藏身的那個地方是不是依舊安全,還有未來的事情,這個孩子到底看見了什麼,和曼利歐之間是不是有關係,全部都是未知。

他絕不想要因為一次失敗的計劃失去任何同伴。

「那麼,澤田先生,就請您跟我一起來吧。」喬托臉上帶起一抹禮貌而溫和的笑意,對綱吉遞出了手。

 

 

Tbc

作者廢話:

想當初不知道二代的名字,所以這篇中取名艾爾默斯後,其他初代的文章中我就繼續這麼叫他了。

這篇的自創角色很多,但我大多都蠻喜歡的。


评论(8)
热度(128)

© 千葉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