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葉玥

小說創作為主,包含自創文。
動漫方面有家庭教師、哈利波特、東京食屍鬼以及各種動漫的同人文。
大宗為主角受。

痞客幫的家:http://chianye27.pixnet.net/blog

家教綱受小說本【The Choice】(雲綱/骸綱/X綱/里綱)試閱

——


首場: CWT48 (3/3) 月下的玫瑰與酒 E10

來放試閱啦,可以拉到下面去看,目前第一本已經寫完了,大概會20號前去印吧,第二本還在努力中,感謝大家支持囉~~


 

訂購連結點此

或複製下列網址: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cfJBY1JmT1LaNZOg_clj3RODSmTheZMPMpKDxcC5nhqMX_yQ/viewform


1.【The Choice】- X綱/雲綱篇

首販場次: CWT48 第一天(3/3)  攤名:月下的玫瑰與酒 E10

 

預定頁數: 200-250頁(直排繁體)

預定價格:NT300   

(香港大陸地區通販[含郵費]:RMB113,價格能接受才下訂)

 


2.【The Choice】- 里綱/骸綱篇

首販場次: 家教ONLY場  攤名:綱吉後攻團LET'S GO

(3/18 台北師大中正堂預售票還在販賣請大家多支持參加喔)

 

預定頁數: 200-250頁(直排繁體)

預定價格:NT300   

(香港大陸地區通販[含郵費]:RMB113,價格能接受才下訂)

 

 

3.【The Choice】兩本一套

領取場次: 家教ONLY場  攤名:綱吉後攻團LET'S GO

(3/18 台北師大中正堂預售票還在販賣請大家多支持參加喔)

 

預定價格:NT550 (直排繁體)

(香港大陸地區通販[含郵費]:RMB195,價格能接受才下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試閱:


【Prologue】


黑暗的房間中透出一道微弱而溫暖的光芒。

少女睜開藍色的雙眼,裡面暈染著濃厚的憂慮,她已經許久沒有感受到如此不安的氣息,曾經的她能夠預知到遙遠的未來並感知危險的降臨,但自從不須繼承彩虹奶嘴的力量後她就不再看見未來,她能夠像個普通女孩那樣生活,擺脫了詛咒的威脅。

然而這份力量卻不是完全消失了,而是只有在極度不穩定的未來分歧點出現時自己才會再次感受到那份力量,她無法再像以前那樣看清楚未來,僅剩下模糊的畫面與一絲不祥的預感。

 

「小尤尼?」白蘭的聲音出現在房間外,尤尼抬起頭看著對方,顯然白蘭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都是73的繼承者,擁有共同的感覺。

「白蘭,我要立刻去找綱吉,你一起來嗎?」

「是因為那件事情嗎?」白蘭勾起一抹微笑,他有一段時間沒有碰到綱吉了,差不多也想見見他,可惜他們去彭哥列卻不是為了敘舊,「其他世界也傳來了不太好的氣氛…我跟妳去。」

尤尼點點頭,她想白蘭肯定也看見了,雖然不是看見自己所看到的未來,但白蘭也許也發現了平行世界的分支,也就是創造未來分歧的重大轉捩點的出現,即將有事情發生。他們沒有拖延任何時間,立刻前往彭哥列,尤尼向里包恩傳了一封簡單的訊息表示他們希望能夠立刻見到彭哥列首領,一點也不能耽擱。


彭哥列,西西里最強大的黑手黨,現任首領是二十出頭的日本年輕小夥子,澤田綱吉,那些曾經嘲諷他不可能順利當上首領的黑手黨家族如今都只能改變態度,因為澤田綱吉不僅具備了強大的彭哥列火焰,更於在任時期弭平了與最強暗殺部隊瓦利安的紛爭;與西蒙、吉留涅羅、加百羅涅等家族擴大了同盟的約定,三個家族的首領對澤田綱吉的繼承不但毫無異議更是全力支援彭哥列;而彭哥列守護者及組織幹部中聚集了許多危險人物,包括惡名昭彰的六道骸在內,第一殺手的里包恩也留在了彭哥列擔任顧問。

 

沒人知道澤田綱吉為何有能耐可以壓住這些令人害怕的大人物,讓他們服從。

而實際見到的澤田綱吉卻也不是如瓦利安首領那般強勢、恐怖的人物,反而是個看似文弱溫和的男人。

美中不足的是,大家對這位首領的領導能力還不是很安心,這也許和他的年紀以及出身有關。

 

「尤尼、白蘭,好久不見了!」

綱吉走進會客室的時候高興地喊他們的名字,上前輕輕擁抱了一下尤尼,而讓白蘭在他的臉上親暱地吻了一下,里包恩就跟在他身後,看見尤尼時勾起一點微笑,寒暄一會兒後他們才正式坐下,準備談談正事。

「我聽里包恩說你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我,怎麼了嗎?」綱吉擔憂地問,「難道是和彩虹嬰兒或73有關的事情嗎?尤尼的身體最近是不是出現了什麼變化?需不需要我立刻跟川平大叔連繫一下?」

事實上,在綱吉大約剛滿二十歲並且即將進行繼承儀式前,川平突然又現身在他們面前,並問他們是否想解除阿爾克巴雷諾最後的詛咒,也就是能夠恢復他們真正的年齡,川平利用了尤尼血緣中殘存的力量找到某些方式讓里包恩等人恢復了他們本來的年紀,而當時綱吉也終於發現里包恩就是在代理戰中幫助他的男人,雖然包含可樂尼諾在內能恢復身體是一件好事,畢竟可樂尼諾很快便能和拉爾順利成婚了,但尤尼的身體似乎曾因為這件事情出現過異狀,高燒數日不退,綱吉那之後就特別擔心尤尼的狀況,尤其在對方說自己能力再度覺醒的時候就更加神經兮兮,而對於這件事情里包恩也特別關心。

 

「不是的,我很好喔。」尤尼微笑,然後看了一眼白蘭,「我和白蘭都還殘留有各自的能力,雖然自從守護73的任務解除後就很少再有那種感覺,但是……」

「我和小尤尼最近都感覺到了不安的氣息呢,應該說,對彭哥列也好,對我們所在的西西里也好,有種即將發生大事的預感,而且很可能會影響到綱吉的安危。」白蘭接著解釋,然後他看向里包恩,「綱吉的老師心中沒有個底嗎?例如最近有哪個組織特別不太安分?」

 

「里包恩,該不會是指那個吧?」綱吉這時轉頭問,顯然彭哥列似乎也不是沒有正在傷腦筋的事情,肯定發生了什麼,「那個杰羅姆家族的傳聞說不定是真的了。」

「杰羅姆家族?」白蘭歪著頭,「這個家族我知道。」

「是在未來的時候曾經被密魯菲奧雷毀滅的家族嗎?」尤尼問,白蘭安靜地點頭,顯然他對這個家族沒有太特別的印象,「那個家族怎麼了嗎?」

 

「有些微妙的傳聞,弗蘭和骸各自潛伏的組織都受到不明的攻擊,傳聞就是這個家族下手的,雖然都是與彭哥列關係不怎麼好的組織,但連續傳出被同一個家族攻擊的情報,還是值得在意。」里包恩壓低帽子透出一些不穩的氣息,在尤尼與白蘭傳訊息說要來拜訪時,他與綱吉正巧在討論這件事情,他認為事關重大,綱吉則猶豫不決,「六道骸探聽到的消息指出杰羅姆似乎製造了一種武器,但他還沒有更詳細的資料。」

「呵呵,真是有趣的消息呢,武器啊,」白蘭笑了出來,「如果真的有什麼強大的武器存在的話,說不定是很不得了的東西,否則也不會讓我和小尤尼都感覺到了。」

 

「……是那樣糟糕的東西嗎?」綱吉有點憂慮,他本來是不希望里包恩對此太過在意的,畢竟一旦開始了防備,也許又會有人受傷,「我本希望只是一些不真實的流言,但如果尤尼和白蘭都有不好的預感的話……」

「還不能確定,我們需要更進一步的消息。」里包恩知道對方容易心軟,這也是為什麼必須有人待在綱吉身邊的原因,只有綱吉一個人的話往往會選擇寬容的道路,但寬容的道路有時也可能會產生更多紛爭。

「骸就要回來了,希望他會給我們帶來更多的情報。」綱吉的表情浮現一絲喜悅,他輕吐一口氣,「謝謝你們,尤尼、白蘭,特別來告訴我這件事情。」

「因為我們會擔心綱吉的安危啊。」白蘭瞇起眼笑著,他的手碰觸綱吉的手,輕輕握起,「不管怎麼說,我們是朋友嘛,最近發現只要能力又發作了大多是關於綱吉的事情,小尤尼就會很不安,你可要自己注意點。」

「這樣啊。」綱吉靦腆地笑了,對於這份溫柔他心存感激,「謝謝你們擔心我。」

 

「綱吉,那麼我們就先離開了,你也自己保重。」尤尼說,然後她用懇求的目光看著綱吉身旁的里包恩,「里包恩叔叔,綱吉就麻煩你了,我不知道這事情會不會很危險,所以……」

「啊啊,妳不需要擔心,我會看好這個笨蛋的。」里包恩點點頭。

尤尼知道里包恩若不是無法丟下綱吉也不會決定留在彭哥列了,對任何組織都沒有留戀、自由來去的殺手,從詛咒徹底解放後的里包恩放棄了本來的自由之身,選擇留在某個人身邊工作,也就表示著綱吉對里包恩而言是多麼重要的存在,所以尤尼很安心。

 

對尤尼來說也是如此,綱吉是幫助她、保護她並且給予她現有一切幸福的人。

因此她無論如何都希望綱吉的未來是順順利利的。






 

尤尼和白蘭走了之後,綱吉與里包恩討論了一會兒關於杰羅姆家族的事情,但結果還是因為沒有任何新的情報而作罷,只能等骸帶回詳細的資料才能做出明確的決斷。那之後里包恩就表示他要再去聯繫各方的情報來源,等到有任何新的消息再跟綱吉討論決策,綱吉也同意了,於是他們便暫時分開行動。

 

綱吉獨自一人在回首領室的路上漫步著,每次到了這種需要作出一些行動的時刻,他都會特別猶豫,因為他知道自己如今擁有的權力是一種恐怖的力量,儘管他不曾希望擁有這樣的力量,卻仍然成為了彭哥列首領,他知道自己的微小決定就會改變某些人的一生。

 

「澤田綱吉。」這個時候一個冷酷的聲音喊他的名字,綱吉抬起頭,發現他只差一步就會撞進那個高大的人懷中,他連忙停下腳步。

「你沒在看路嗎?」對方用手抓住他的肩膀,強大的力量逼迫綱吉不得不站直。

「啊,XANXUS…你來彭哥列了嗎?」綱吉驚訝地望著這個不常出現的人,「…史庫瓦羅也一起來了,怎麼了嗎?最近瓦利安應該暫時沒有任務才對。」

至今綱吉仍有些害怕對方,這是理所當然的,儘管瓦利安如今會勉強遵守彭哥列發出的命令,但如果對執行的任務有不滿,XANXUS也是會毫不留情地拒絕,常常都需要綱吉去親自拜託對方才肯同意,因此,XANXUS來到彭哥列肯定也是為了找他,讓綱吉繃緊了神經。

 

「我來彭哥列還要跟你報告嗎?」XANXUS瞇起眼,冷漠的氣息直逼綱吉。

「不是的,只是……」綱吉臉微微泛紅,他顯得緊張,「我沒這個意思,看到XANXUS過來我也很高興的,抱歉,剛剛有點煩心的事情,我沒接到部下報告你要過來,不然我就準備好酒等你了。」

「BOSS也是臨時跑過來的,不關你的事情。」史庫瓦羅說,這讓綱吉稍稍安心了一些。

「那麼,XANXUS你是來找我的?」

 

「那個家族你打算怎麼處理?」XANXUS出口就是這件事情,綱吉愣了愣。

「你居然也知道這件事情了。」然後他才想起弗蘭肯定是比骸提早回到瓦利安,把這件事情告訴了XANXUS。

「你還在猶豫不決嗎?像這種威脅遲早都要除掉,將他們全滅就可以了。」

「不、不能這麼做啦!都還不知道請報是不是真的!」綱吉有點著急地反駁,「請瓦利安等一會兒吧,我們甚至還沒有確定消息是不是正確,我想再等一會兒如果真的有必要再請瓦利安行動。」

「……你到現在還是那麼軟弱,」XANXUS盯著綱吉的臉,那雙暗紅色的眼讓人害怕,但綱吉卻很奇妙地從中感受到一絲溫暖,「要到什麼時候你才會了解黑手黨不是你想像中那樣輕巧的東西,你根本不適合當什麼首領,像你這種人總有一天會後悔成為首領的事情。」

「XANXUS……」

「哼,說探聽什麼情報,你不過是在擔心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XANXUS冷笑著,然後一把提起綱吉的領口看綱吉微微掙扎著,也只有瓦利安的人到現在還會對身為彭哥列首領的綱吉如此無禮,而綱吉也放任著瓦利安,從沒生過氣,「要是你決定不了,就直接把權力交給瓦利安,然後你縮在自己的窩裡發抖就夠了。」

「唔,」綱吉掙扎著,「有、有點痛啊,XANXUS。」

 

XANXUS一把將他丟下,看綱吉差點跌倒,隨後他突然用手拍上綱吉的臉頰,儘管用力卻不怎麼痛,倒是讓綱吉本來有些萎靡的精神恢復了不少,「看你這副蠢樣,不要丟了彭哥列的臉。」

說完後就這樣頭也不回的離開,他身後的史庫瓦羅看對方走掉,也沒有趕上去。

「BOSS那傢伙的意思是,如果你解決不了,就多依靠瓦利安的力量,反正最近小的們閒得要死,再不來點任務都快發霉了,BOSS最近沒地方發洩所以心情超爛。」史庫瓦羅對綱吉說,但他想綱吉大概是理解的,他們也不是第一天相處了,綱吉一直都相當容忍XANXUS的脾氣與無禮,那傢伙偶爾也會言不由衷。

也許沒有人比XANXUS更關心澤田綱吉身為首領的情況了,綱吉是打敗他的人,只有綱吉才能夠讓XANXUS心情如此強烈起伏,也只有綱吉才是XANXUS唯一能夠認同的首領人選,而且XANXUS也知道沒有了綱吉的彭哥列,絕對不能算是最強的。

但最近綱吉稍微被上頭的人質疑他是否有身為首領的決斷力和威嚴,所以XANXUS才會特別來一趟。

 

「我知道,XANXUS在想什麼我都知道。」綱吉撫著被拍紅的臉頰,輕嘆,受到瓦利安這樣的關心他還真不習慣,但又有點高興,「有需要的話我一定會請瓦利安幫忙的,請轉告XANXUS不用擔心我,杰羅姆家族的事情我會注意的……居然還特別跑來家族一趟,真是難得呢。」

「他才沒有擔心你,哈。」史庫瓦羅說完後就追上XANXUS的背影,一起離開了。

 

儘管史庫瓦羅這麼說,但綱吉很清楚瓦利安的人都不大喜歡彭哥列本部,因為這裡的人也不怎麼歡迎他們,特別是XANXUS,沒有必要絕對不過來,而他過來肯定不僅僅是為了說那幾句話,恐怕還為了確認綱吉的狀況,所以綱吉的心情反而因此而變好了不少。

 





綱吉慢吞吞走回到首領室後便再次看了弗蘭和骸從遠方傳來的情報,也重新閱讀了里包恩給他收集來的關於杰羅姆家族的資料,這個家族組織並不算大,但是似乎非常著重於發展武器科技,就如同彭哥列那樣設有專門的研究機構,只是在研究什麼並沒有詳細的說明,顯示出他們對機密的隱藏是很在行的,但有人提供一條傳言,說那是一種『能夠吸收火焰加以利用的儀器』,這讓綱吉覺得未來有必要讓骸潛入探聽消息,只是每次談到要讓骸去危險的地方,就會稍稍猶豫。

 

彭哥列的武器研究機構是由雲雀在日本建造各種研究設施,由雲雀及草壁負責進行研究,彭哥列提供資金,基本上雲雀提出的研究提案綱吉都無有不准。以彭哥列而言武器的研究不過是增強防禦的的力量,倒不是為了侵略他人,對雲雀而言只是興趣,但杰羅姆家族也許並非如此,這正是里包恩憂心的一點。

既然設有研究設施,那麼杰羅姆家族擁有強大的秘密武器這個情報也許不是空穴來風。

就是不知道這個武器有多強大,是否能夠強過彭哥列的總戰力。

 

思考不出一個答案的綱吉忍不住按下桌面電腦的通訊按鈕,過不了多久另一頭就有了回應,螢幕亮起,出現一張冷漠而平靜的臉孔,對方那頭還是凌晨天剛亮的景色,後方映照出庭院中櫻花與晨曦的美景,對方很早就起床了。

『怎麼了,一大早的。』

「恭彌,早安。」綱吉面帶笑容地說,「沒什麼,就是想要跟你聊聊。」

『……反正你就是有什麼不安的事情吧,否則你不會聯絡我。』雲雀看穿了綱吉的謊言,闔上眼,『西西里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如果是有趣的戰鬥我也不是不能夠過去一趟。』

「不、不是啦,恭彌還是老樣子呢,一下子就想到要打架,但最近很平靜喔。」綱吉看雲雀的臉一下子變得掃興,忍不住笑出聲來,但看見這樣子的雲雀也令他懷念,儘管如今的雲雀已經比以前穩重不少,但在這部分還是如同小孩子一樣,「只是有些問題想要問你。」

 

『什麼問題?』

「恭彌的研究中有沒有研究過類似吸收他人火焰的兵器呢?」綱吉問,他至今沒有收到相關的研究報告,但也許雲雀曾經嘗試過,「……如果收集他人的火焰,這種力量是可能存放並使用的嗎?」

『並不是沒有可能,』雲雀回答,那答案讓綱吉愣了一下,儘管他只是嘗試問問卻沒想到會得到正面的答案,『舊型莫斯卡的裝置就是吸收他人的火焰並加以利用的裝置,但那東西的儲存裝置僅能容納一個人的火焰,一個人的火焰終究有極限,斯帕納製造的新型也沒辦法吸收太多能量的火焰,所以火焰力量也終究不會超過機體的限制,你跟莫斯卡打過應該很清楚吧。』

「也就是說,如果有機器是可以把不同人的火焰融合起來的話……」

『那就會成為像Ghost那樣強大的武器吧,但那東西不是該存在世界上的武器。』雲雀說,那句話讓綱吉的臉色微微蒼白,Ghost的力量極為強大,在未來之戰中那是白蘭將平行世界的自己硬拖過來造成的結果,把眾人的火焰都吸走轉換為自身的力量,極為危險,但那並非靠一般方式取得的。

『你又在擔心什麼無聊的事情嗎?』

「希望只是我自己多餘的擔心吧。」綱吉輕聲嘆息,看著通訊畫面中的雲雀,「要是恭彌也在這裡的話,會感覺安心許多,不過有恭彌在日本也同樣讓我安心,只有恭彌在那兒我才能夠在西西里專心首領的責任。」

 

『奈奈還不錯。』雲雀說,然後他有點不太甘願地再接下去說,『笹川京子也過得不錯。』

「這樣啊,太好了。」綱吉露出溫柔無比的笑容,聽到母親以及他所關心的女孩都平安,這讓他無比放心,更重要的是雲雀在那兒,他知道對方雖然總說自己沒有同伴的意識,但仍會為綱吉守護他們。

『有時候我會厭惡你的遲鈍,不過我也好不到哪去,所以就算了。』雲雀說,綱吉卻不能理解他的意思,只是見雲雀的嘴角勾起微小的笑容,看來十分高傲優雅。

 

「恭彌真的沒有打算來西西里嗎?」

『沒有。』雲雀回答,『我習慣待在日本了。』

「大家不能相聚讓我有點寂寞,但我之後會和了平大哥跟武回日本一趟,雖然每天都能通訊但還是實際見到更好,想和恭彌好好喝一杯。」綱吉笑得有點傻氣,雲雀並沒有拒絕那個提議,反而露出難得的微笑。

 

在他們聊了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後就結束了通訊。

從雲雀那邊得到一些資訊後也讓綱吉心中稍稍有了底,更重要的是每次只要看到雲雀的臉就能讓他心情安穩下來,因為雲雀的態度始終如一,不管遇到多麼重大的變故都不會有所改變,這可以讓綱吉穩定自己搖擺不定的心情。

 

雲雀雖然總說他不願意到西西里來,在綱吉成為首領的那一年曾經邀請過他,後來里包恩也有陸續發出邀約,但他的說詞一直都沒有改變過,即便如此,綱吉明白只要自己發生了事情,雲雀肯定會過來幫助他的,因為那個人雖是孤傲的浮雲,卻也是比誰都更可靠且不輕易動搖的存在。

 






「如此久沒有見你,你還是老樣子都沒有變化,澤田綱吉。」

當那個人推開首領室的門走進來時,綱吉正在座位上小憩,卻被嚇得醒了過來,看見綱吉那驚慌的臉孔時,六道骸只是帶著一抹嘲諷意味濃厚的笑容。

 

「骸!」綱吉慌張站起身上前去迎接,伸出手抱住骸,對方也沒有躲避,「歡迎回來。」

 

骸感覺著懷中那不請自來的暖和,手臂不著痕跡地縮緊並圈住那身軀。

他大多的時間都潛伏在其他組織中收集情報,因此只有很少的時間會回到家族,但他自己也覺得很奇怪,每次回來這個地方都令他有種懷念的感情,見到綱吉那張靦腆的笑臉,就彷彿心中懸掛著的東西被解放,變得輕鬆起來,所以他並不排斥綱吉這種過度親暱的舉動。

 

「庫洛姆還好嗎?」

「她很好,肯定也很想快點見到骸吧,我以為你會先去見她呢。」綱吉說,然後他感覺骸的手溫柔撫摸過他的臉頰,不知何時開始骸會有這些親密的動作,他也不是討厭,只是有些羞恥,「你呢?還好嗎?這次會待在彭哥列多久?可以待久一些嗎?」

「恐怕沒有時間停留了,關於那個杰羅姆家族我探聽到一些不算好的消息,所以我猜我應該潛入那裡面,就算你不那麼做,阿爾克巴雷諾也肯定會下指示,」骸說著,一邊從他手邊的黑色提包中取出一份厚重的資料,攤開在桌上,「這個是我從資料庫偷出來的文件複印,恰巧我潛入的其中一個組織跟杰羅姆家族有聯繫,他們收到杰羅姆家族分享的部分情報——雖然不完整,但我看這東西可不得了。」

 

「這是?」綱吉看著那複雜的構圖,他雖然不懂些機械的用語,但他看得懂上頭寫著的功能,「火焰吸收?不只一種火焰嗎?他們居然真的能夠做到這種程度?」

「對,這還是給斯帕納或入江正一看過比較好確認,但這東西並不穩定,畢竟是人造物要以現有的科技技術容納如此大量的火焰還是有困難,一個不好反而會害死操作者,」骸這時候瞧了一眼手指上的地獄指環,「除非有增強控制的輔助道具,例如這種東西,」他晃了晃自己的地獄指環,「或者是彭哥列指環。」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們很可能會來奪取這些東西用來使用武器嗎?」

 

「幻騎士在未來所擁有的地獄指環已經被他們拿到手了。」骸說,綱吉驚訝地看著他,一時間沒反應過來,「骨殘像指環,因為這個時代還沒有落入幻騎士的手中,就先被他們奪去了,我也是最近才知道這個消息。」

「這件事情你確定嗎?」

「上一次的攻擊事件會傳出來是因為杰羅姆家族在進行武器的試驗,但結果他們的人也死了不少,那場試驗大失敗,因為沒有辦法控制力量。如果這儀器想要發揮最強大的功效,那麼就必須再收集更多指環,彭哥列指環、西蒙指環、瑪雷指環以及地獄指環就是最好的媒介吧。」

骸自己探聽這些資料後心中都有些發寒,因為他只要一想到這東西若能夠穩定控制了,不曉得還有誰可以制住它,到時恐怕就算讓彭哥列總戰力一起上,也會因為火焰被吸走而陷入困境。

 

「骸,你能夠暫時不要離開彭哥列嗎?」綱吉問,骸有點詫異為什麼綱吉會突然提起這件事情,明明這種時候最應該做的就是派他去潛入那個家族探聽這武器的弱點才是,「因為……」

骸看綱吉的臉染上一層陰影,那並不適合對方,然後他想想後就明白了原因。

「不必擔心我,難道你認為我會讓他們奪取我的指環嗎?」

綱吉會做出這種無理的要求並不是為了家族的目的,反而是更單純的原因,因為骸手上有兩個地獄指環,也就是說骸本身就是杰羅姆家族的目標之一,他擔心骸會被盯上。

 

「我並不是因為擔心地獄指環被奪取,而是……」

「我知道,」骸露出一抹笑,對綱吉的擔憂毫不在意,「你就是擔心我吧,與其擔心我,不如擔心你自己。」

「骸……」

「雖然由我保護你也不錯,但顯然你身邊並不缺這樣的人,你更需要探聽情報的人吧,這是只有我才能做到的任務。」骸瞇起眼,凝視綱吉猶豫的臉,「你是彭哥列首領,就該更像個黑手黨那樣利用所有該利用的東西,所以,就利用我吧。」

 

「骸是同伴啊,不可能不擔心的,里包恩的命令如果不願意的話拒絕也沒關係。」

「你就是這種人,但我並不想當你的同伴。」骸微笑,那話中有別的意思,只可惜綱吉大概不能夠理解,「我只能建議你盡快跟阿爾克巴雷諾討論出針對這個家族的對應方案,他們隱藏了那麼久才露出馬腳,也就表示他們有多麼危險,肯定最近就會有所行動,否則也不會有情報流出。」儘管有些不甘心,但他想比起自己與綱吉討論出一個對策,交給里包恩去說服綱吉才是正確的,綱吉最信任的人也只有那傢伙,也只有這樣才能讓綱吉盡早下決心。

 

「我知道了,我會跟里包恩討論的,這些資料我也會給他看過。」綱吉知道這些都是骸冒著危險帶回來的重要情報,這些情報也會盡快給斯帕納與入江正一看看,將裡面的詳細秘密解釋得更清楚。








里包恩回到家族的時候便聽到部下跟他報告骸回來的事情,其實他在路上就已經取得了骸傳送給他的資料,那些武器的資訊非常有用,也讓他可以預測到杰羅姆家族的下一步。可恨的是沒能夠更早發現他們悄悄經營的東西,若能夠更早一步破壞這研究,在這東西研發初期就毀掉那些資料,那麼一切都不會變得如此複雜,他們此刻也就不必去制定對策。

他猜想綱吉現在肯定是焦頭爛額,想不出怎麼樣做比較好。

 

里包恩知道綱吉的性格,他雖然成為了首領,但很多性格還是和以前一樣,他特別厭惡傷害人的事情,對於黑手黨擁有強大的力量這件事情他從來都不誇耀,也不喜歡利用自己的力量去壓制敵人,也因此他才能跟許多強勢的組織和平相處,但這種作法也招致很多危險。

 

為了保護那樣的他,里包恩費盡了心思周旋在危險的組織之間,私下使用很多調停、賄賂與詐騙等綱吉想像不到的骯髒手段來確保彭哥列運作,畢竟上頭的董事也有人不太滿意綱吉,可里包恩從來不覺得應該要求綱吉改變,或許是因為他認同綱吉那樣的堅持,才會到現在還留在對方的身邊。

「你果然還在想那件事情嗎?」

「里包恩,」綱吉聽見里包恩走進門的腳步聲時就猜出是他了,他還在翻看那些資料,眉頭深鎖,「你已經知道了吧,白蘭和尤尼來通知我們的事情看來並不只是壞預感而已啊,是真的很危險……」

 

「那是當然的吧,」里包恩嘆一口氣,走到綱吉的身邊,「你還沒做出決定?」

「我不想要傷害任何人,但也許有時候強勢的力量也是必須的,我知道交給XANXUS和瓦利安去解決也許是最容易的,但那麼做的話也會讓很多無辜的人受傷,可是不做的話……我不能允許讓那種像是Ghost的武器重新出現在這個世界上。」

綱吉見過Ghost的恐怖,那時候若不是因為Ghost的本體是屬於火焰的一種,他能夠以自己的特殊力量相抗衡,否則現場根本沒有人可以跟白蘭敵對,連最強的瓦利安在當時都只能任由宰割。如今杰羅姆家族研發的武器並沒有Ghost的這個弱點,若他們真的找到能夠控制力量的方法,自己再強也無法保護同伴。

「雖然也可以想盡辦法去找這個武器的弱點…但我怕時間來不及……」

 

「那麼,讓我給你解釋吧。」里包恩取下帽子放在旁邊,「你這傢伙當上首領後還是這副德性,不成長不行啊,萬一哪天沒有我在你身邊,你該怎麼辦?」

「里包恩一直都會在啊。」綱吉笑著,用安心的表情望著里包恩,「我說不定應該慶幸你身上曾經被下過詛咒,也因此你才能和我相遇,我也才因此認識你。」

 

里包恩皺起眉頭,如今的他外貌是二十多歲的模樣,自從川平第二次進行詛咒解除後,他回到了當初變成阿爾克巴雷諾前的年紀,從前他並不在意這個詛咒對外貌的變化,現在卻因為很無聊的原因讓他厭惡自己的外觀,那就自他從嬰兒的型態變回來後,即便綱吉仍和以前一樣試圖表現出親密以及信賴,仍然,綱吉無可避免地會用一種過度敬畏的態度與他說話,過去的打打鬧鬧再也沒有了,這令他內心常有不滿。

但他也清楚,這種感情是必須隱藏著的,就算讓綱吉知道也只會令他困擾,里包恩難以想像自己何時變成如此善解人意的人了,而他竟懷念起嬰兒的里包恩與澤田綱吉相處的那些歲月,而這一切都是因為待在綱吉身邊太久的緣故。

 

「所以里包恩想好了對策嗎?真可靠呢。」綱吉期待著對方給予更多提示,但里包恩卻沒有往常的從容自信,相反地難得見他眉頭深皺。

「目前我們也只有兩條道路可走,簡單來說就是彭哥列要不要與杰羅姆家族合作。」

「合作?」綱吉有點不懂對方的意思。

「若選擇合作的話,或許可以大大降低引發衝突的可能性吧,如你所願的,我們試著向對方伸出手,彼此締結友好的關係,兩邊都沒有人需要受傷,我猜以對方的情形來講會接受這種提案。但這也有缺點,對方掌握著強大的科技,若對方無意放棄,未來彭哥列很可能受制於杰羅姆家族,這有一定的風險,哪一天它真正發展出了強大的武器,到時候對方也不一定會選擇繼續跟我們合作,也就是說這也可能只不過是延遲衝突的時間罷了,而到那時我們可能已經沒有了壓制對方的力量。」

 

綱吉思索里包恩的話,平常的他可能會很喜歡這個提案吧,畢竟不需要跟人爭執,也不需要現在就思考太複雜的問題,可一想到里包恩說出的可能性之一,心底就打寒顫,本來關係平等的兩者只要有一方過於強勢,就不需要繼續維持和平,那時候彭哥列就會陷入危機。

 

「另一條道路就是交給瓦利安將對方徹底擊垮。他們現在還沒有奪得足夠的指環,那東西就無法發揮穩定的效用,以瓦利安的實力肯定能夠破壞吧,我們也不需要大開殺戮,照你的往常的作風只要讓那家族不再有能力侵略他人就足夠了,這或許是一勞永逸的方法,將那可怕的武器永遠消滅,只是……」

「我們必定會結怨於他們,是嗎?」綱吉了解,他當上首領也不只一年了,任何決定都有風險,選擇與誰對抗、與誰合作,往往都不全是利處或壞處,而那份結果都是首領必須承擔的。

「那麼,你的想法是什麼?」

「里包恩老是丟難題給我。」綱吉苦笑,他坐在椅子上卻想不出一個好結論,「給我一點時間,好嗎?」

「你知道時間並不多,明天就必須有結論,我會召集所有幹部們過來,你要先想好決策。」

「嗯,我知道的。」綱吉輕輕嘆息,這時卻感受到里包恩的手撫上他的頭,「里包恩?」

「你從以前就是腦袋不好使,所以也不需要想太多,反正不管你選什麼總會有夥伴幫助你,不是嗎?」

「好過份啊,不過聽你這樣講讓我安心許多了,」綱吉搔搔臉頰,他沒忘記,他知道自己有支持自己的同伴,「里包恩,你留在我身邊的事情我一直都很感謝,有你在,我什麼也不擔心。」

「哼,這幾年好聽話倒是很會說。」里包恩突然把放在一旁的帽子拿起來戴上,並壓低帽沿讓人看不見他的臉,綱吉知道那是里包恩掩飾害羞的表現,里包恩一直以為綱吉不知道這件事情,實在是有點可愛。

 

「我明天會做出決定。」綱吉說,里包恩知道他還需要時間,於是也不急著逼迫他。

 

里包恩離開了,留下綱吉一個人待在室內。

黑夜已經降臨,這讓綱吉感覺格外寂寞,他知道自己應該要盡快下決心,但果然心中有什麼預感讓他猶豫不決,或許這就和白蘭以及尤尼同樣,是面臨分歧的不安感,而他身為73的擁有者之一也會有所感應。

他想保護同伴,希望自己做出正確的選擇,但他曉得永遠不會有絕對正確的選擇,每次他做出些決擇後總會有所得,也會有所犧牲,但他總希望自己做出的選擇對家族和同伴而言是最好的,身為首領,保護家族就是他的職責所在。

 

「該怎麼辦才好呢?」綱吉抬起頭望著窗外的一片星夜,吐出這句話來,「要是我也可以擁有像尤尼那樣看見未來的能力就好了。」

 





 

第二天,家族的重要幹部層級包含瓦利安在內全都出現在會議室中。

已經很久沒有像這樣鎮重又盛大的聚會了,即使是做首領有一段時間的綱吉也因為緊張而在進入會議室前深呼吸了好幾次,跟在他身邊的獄寺有些擔心地望著他蒼白的側臉,他總覺得綱吉今天的狀態不如往常。

「您還好嗎?」獄寺問。

「事實上,我不太好。」綱吉露出一個苦笑,搖搖頭,「我昨晚熬夜了,但沒有想出一個結論來,所以不知道等等該怎麼跟大夥兒說。」

「十代首領只要說出您真心的想法,我們都會想辦法協助您的。」獄寺微笑,那笑容中帶著的信賴和安心反而沒有讓綱吉冷靜下來,倒是更緊張了,因為他意識到對方投注在自己的身上的信任是多麼濃厚,先不論瓦利安那群人,但其他幹部肯定也有不少人抱著這樣的心情。

 

綱吉推開會議室的大門,從門縫那頭透出的明亮光線照在他的身上,身上的陰影褪去,呈現在他眼前的是坐在位置上的眾人,一雙雙眼睛看著他走向整個會議室中最中央的位置坐下。

他抬頭環視在場的人,其實在聯絡的時候里包恩就有告訴所有幹部關於這次要討論的事情及其嚴重性,所以現場的氣氛並不明朗,大概在綱吉進來之前他們各自都有想法吧,這種壓迫的感覺讓綱吉幾乎窒息。

 

「各位應該都知道,這次找大家過來是為了討論杰羅姆家族的事情,我們必須盡快決定應該如何對應,為此,首領才召集各位過來。」

 

里包恩站起來對著眾人解釋,現場發出了不祥的低聲討論,瓦利安那邊的桌子殺氣騰騰。

最後里包恩的視線停在綱吉的身上,用眼神暗示綱吉應該要對眾人說明他最後的決定。

眾人見綱吉沉默了幾秒鐘,隨後他抬起頭來,開口。





選擇1

 ……從現在起,瓦利安與守護者應該放下歧見共同合作,對抗我們的外敵。


選擇2

這件事情必須慎重處理,我認為現階段就做出判斷尚早,我們先收集更多情報吧。


選擇3

對不起,我…我稍微告辭一下,突然感覺頭有點…


選擇4

我還是認為我們應該先嘗試與杰羅姆家族締結友好關係。



【選擇的內容詳見本子內容囉!!】

评论(19)
热度(85)

© 千葉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