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葉玥

小說創作為主,包含自創文。
動漫方面有家庭教師、哈利波特、東京食屍鬼以及各種動漫的同人文。
大宗為主角受。

痞客幫的家:http://chianye27.pixnet.net/blog

新世界序曲 04(白綱)

我是被白蘭擁有的奇蹟之力所救的其中一人。
就和桔梗他們一樣,白蘭將我從生命垂危的狀況下救了回來,賜予我新的人生,並且對身體經常出問題又沒有作用的我非常溫柔地照顧著,我對此非常的感謝,並且就和桔梗他們一樣敬愛他、想為他做點事情,希望可以幫他達成願望,即使那個願望並非我所希望的也沒有關係,只要相信著他、跟隨他就可以了——但我卻無法像其他部下那樣將他當做是神一般看待。

我沒有桔梗他們那樣的力量,而且不知為什麼,在密魯菲奧雷中似乎只有我一個人討厭『殺人』這樣的事情,儘管白蘭告訴我什麼都不用做,我也依然感覺到違和。

我親眼看過桔梗他們戰鬥的樣子,他們飛躍的樣子相當美麗,鈴蘭的水在空中就好像是生物一般流動,彷彿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被他們所操控,但是,感覺美麗的同時卻也覺得有些恐怖。


那些殘酷殺害敵人的人,對我卻非常溫柔,這樣的差別讓我毛骨悚然。

雛菊在他們戰鬥的時候總是會待在我身邊,用充滿神經質的大眼睛瞪著我,就算回以微笑,他還是會一直逼問我『你覺得怎麼樣』,讓我常受不了他,雖然知道那是關心我,因為,如果要我說實話的話——我,對那全部都非常的厭惡啊。

綱吉睜開了眼睛,從自己有些混亂的思緒中掙脫出來。

他有時候醒過來會有種自己好像已經睡了很久的感覺,身體非常疲憊,幾乎動彈不得,像是隨時會死去一般。他嘆了一口氣,最近總是會有這樣討厭的感覺,讓他非常心煩。

「唔,現在幾點啦?」綱吉看了看時鐘,上午10點,他居然睡到現在,「不過,難得鈴蘭他們沒有來吵我起床呢……不行,不能繼續睡了!」綱吉用力翻了個身爬起來,換上略顯單薄的襯衫後,披上毛線的外套。

他緩緩走向別處去尋找白蘭他們的蹤跡,獨自在陽光灑落的長廊上頭散步,看到良好的天氣就感覺一道溫暖的心情流淌胸口,真希望可以出外,要是白蘭願意帶他出去就好了,綱吉帶著一點笑容往熟悉的會議室走去,看到六弔花和白蘭都不在,那就很有可能是在一起開會中,正這麼想著的他卻迎面撞上了一個人,差點跌倒,在最後一刻被勉強扶住。

「小心!」


「謝、謝謝……啊,斯帕納。」綱吉抬頭看見來人的時候驚訝的張大了嘴,對方只是微微一笑。

「彭…不,綱吉你在這裡啊,我剛剛完成了一樣作品想要給你試試呢。」金髮男人的藍色雙眸中閃耀著興奮,綱吉看見他手中拿著一個奇型怪狀的機器,忍不住退後了一步,有種不太妙的預感。

「該不會又是像上次那種電擊的奇怪儀器吧?」

「嗯,那是失敗品。」斯帕納淡淡的說,但綱吉記得很清楚那時候他可受了不少苦頭,「這次和小正討論後我改正了不少,試試吧,綱吉,我想知道有沒有成功。」

「我、我過一些時候再試好嗎?現在想要去找白蘭。」


「這樣啊,太可惜了。」斯帕納輕嘆一聲,看來有些失望,綱吉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會去找你的,一段時間沒有見到你的感覺呢。」綱吉說,卻看見斯帕納臉上浮現了一點微微寂寞的表情,然後闔上眼。

「距離上次見面是有點久了,那我會等你過來的。」

「知道了。」綱吉目視著斯帕納抱著那台機器慢慢走遠,不由得被剛剛斯帕納所說的話吸引,明明上一次見面就只是一個禮拜前的事情,斯帕納卻好像感覺很久似的,讓他覺得剛剛這樣拒絕了對方的自己有些過於冷漠。

密魯菲奧雷的技師,斯帕納和入江正一,雖然不常見面但是他們總是給綱吉非常親切的感覺,就和尤尼一樣,他們也是在密魯菲奧雷中和自己比較相似的人,不參與任何戰鬥也不關心世界的事情,只是綱吉總是不曉得他們在開發什麼樣的東西。

綱吉回想著上一次見面時斯帕納給他套上的那個對他的腦袋發出類似電擊的儀器,讓他昏厥了好一段時間,之後更白白過了三天頭痛的日子,真的非常後悔,他絕對不想要再試一次了。


不知不覺得,他已經走到了會議室的外頭,剛想要敲門進去。

『……已經派人進攻了嗎?』
『是,遵照命令派了最強的軍隊,但光是石榴的200人的先鋒部隊就把他們打得不成樣子了。』

『是嗎?』白蘭的聲音顯得愉快,但也相當平淡。


『因為他們沒有我們這樣精密的攻擊武器,對死氣之火一無所知的他們是很難理解我們的強大,這都是多虧白蘭大人精密的計劃,幾乎沒有損傷我們的一兵一卒。』

『嗯…雖然稍稍有點可惜,不過這也是從一開始就預期會如此的結果呢。』

『如果不是澤田大人受傷的話,您本來是打算將那裡做為第二個休戰據點嗎?』

『是啊,偶爾也該讓那孩子出出門嘛,天天待在西西里也太無聊了,所以想早點把一兩個地方完好無缺的得到手,這樣他也可以更隨意的出門。』

『不過也因為那些愚蠢的人而得到了澤田大人開戰的允許了。』


『呵呵,這樣就簡單多了,那孩子和你們一樣不會允許有可能傷害我的事物存在,所以現在進攻他也不會多說些什麼,某方面而言,對我來說是非常完美的結果。』

『是,白蘭大人。』

綱吉將手從手把慢上慢移開,嘴唇顫抖著,就算他是中途開始聽也能夠大致了解那是什麼意思。白蘭似乎從一開始就沒打算休戰,被派去和談的自己就像是在做秀,被利用了的人除了暗殺者外還包括自己,雖然白蘭並不真的在意開戰的理由,但在引發了國際槍殺事件後就有理由可以堂堂正正的開戰了,這對白蘭來說是件好事。綱吉握緊拳頭,指甲陷入掌心之中。

本來就知道他是這樣的人,知道的,也依然希望可以跟隨他。
但是,這種憤怒又是為什麼呢?

在綱吉沮喪的打算要轉開身體時,門卻出乎意料的打開了,而他對上了白蘭那有點訝異的雙眸。慌張地想要逃開,但是手臂被用力抓住,白蘭的力氣還是一如往常的大,讓他難以抵抗,身後跟出來的桔梗他們也一臉難看的表情,好像知道事情不好了。

「我還覺得奇怪怎麼會有人在偷聽,你從什麼時候開始聽的?綱吉?」

「……該聽的部分都聽到了。」綱吉撇過頭去,表情冷淡而透著點心虛。

「這樣,那麼你應該知道那些人對我有反叛之心,對他們表示善意卻想要反抗我。」白蘭的神情一瞬間相當冷酷,讓綱吉的內心微微發顫,「你應該也不會原諒他們那種行為才對。」

「我…不清楚。」綱吉抿起嘴,這模稜兩可的回答讓白蘭稍稍不快起來,「我只是不喜歡被利用。」

「沒有那種事情,我從沒打算讓你受傷,我只是讓綱吉你去做你喜歡的事。」
綱吉抬起頭瞪著白蘭,白蘭一瞬間感覺到自己的內心被那種強烈的否定目光所動搖,他討厭的就是綱吉的這種眼神,抗拒他、否定他一切的眼神,和正一一樣,對他做的事情總是不認同。

「你讓我像個傻子一樣,反正我不會戰鬥,沒有辦法做什麼事情。」綱吉低下頭,他討厭這樣的原因之一就是出在自己並不會戰鬥,好幾次要求白蘭如同桔梗他們那樣在自己體內鑲上匣子,都被白蘭以身體不夠強壯為由拒絕了,對方總是笑笑的拒絕他的所有要求,這點讓他非常痛恨。

白蘭的手伸過來,輕輕撫上綱吉的臉頰,他本來有點不悅的表情此刻皺起了眉頭來。


「……我並沒有打算讓你露出這樣的表情的,你不高興嗎?」

「怎麼可能高興。」綱吉低聲斥責,白蘭以為他會單純因為可以達成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高興嗎?但實際上沒有用的事情他根本不可能高興起來,這個人想要他怎麼樣?為了白蘭願意給他去裝裝和平大使的樣子高興不已?因為對方為自己做了很多無謂的事情?

他真正希望的事情白蘭根本就做不到。

「對不起喔,綱吉,」白蘭突然微笑起來,溫柔的拍了拍綱吉的頭,「這次是我錯了,原諒我吧。」


綱吉看向他,那雙紫銀色的雙眸中事實上根本沒有一絲歉意,這讓綱吉的內心害怕起來,當白蘭的手輕輕放在他的肩膀上時,綱吉快速揮開了,手被拍疼的感覺讓白蘭有些吃驚。

「與其這樣,我還不如和普通人一樣住在西西里的居民管制區就好了,你們根本就不需要我啊!」綱吉知道的,西西里做為白蘭的領地,部下們的家屬和那些同意他領導的居民都會得到良好的照顧,和其他國家不同,西西里是和平的,他其實想要住到那裏去很久了,但是因為捨不得和現在認識的人們分開才一直沒有對白蘭這樣說。

「你想要什麼我都會想辦法做到,綱吉,我絕對會保護你,但我只有一個要求。」就在這個時候,白蘭的雙手突然用力壓上綱吉的肩膀,本來微笑著的臉龐透出綱吉從未感覺過的壓迫感,但是想要逃離也沒有辦法,白蘭的手指緊緊的壓入他的皮膚,白蘭的表情被劉海微微覆蓋,但綱吉還是看見了那透著一絲寒意的目光。

「絕對,不要再說你想要住到外面。」

一陣寒顫刺進綱吉的內心,白蘭的手鬆開後他往後退了幾步軟倒在桔梗的懷中,對方似乎也有些不知所措,因為連部下們都很少看見老是微笑的白蘭正面透出這樣的殺氣。


桔梗馬上在綱吉身邊跪下來,對著白蘭行禮。

「請您不需要這麼生氣,白蘭大人,澤田大人只是隨口說說而已,並不是真的想要那麼做的。」


「是嗎。」白蘭的表情依然有些僵硬,但已經稍稍緩和,「那就好。」


白蘭看了看綱吉,發現他很明顯在害怕著,站在桔梗的身後根本不想要接近他或是看他,看到這景像,白蘭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很好,我現在變成壞人了。」


儘管白蘭的臉色恢復了往常的樣子,綱吉和白蘭之間仍然持續著緊繃的氣氛,鈴蘭和雛菊根本不敢說話地望著他們,而石榴則是站在遠處一臉倦怠的觀望,沉默的氣氛持續好一陣子。

「我…剛剛想到想要的東西了,如果你能夠拿到的話我就不計較這次的事情。」綱吉淡淡的說,他的表情卻顯得有些寂寞,聲線參著一絲顫抖,白蘭雙眼微微瞪大。

「是什麼?」


「我想要一個新的始祖鳥的匣兵器,最近對古生物有些興趣。」

「……那要花很多時間才能夠得到牠的DNA。」白蘭闔上眼,稍稍有些不耐煩,「現在我們的科學部門手上也沒有那種東西,我或許要用上冥想的力量,你知道嗎?」

「但是你可以拿到吧。」

白蘭沉默了一會兒,最後溫柔的抬起綱吉的下巴輕吻上他的臉頰。

「遵命遵命,我的BOSS,真是個任性的傢伙。」他揮揮手,就獨自朝著平時實行聯繫平行世界力量的地下室房間走去,本來感覺到這份力量開始慢慢衰退的他並不打算為了攻略國家以外的事情再使用這個力量的,因為他漸漸的變得只能夠一次得到一樣知識,而且消耗的體力和精神也十分龐大——但是,綱吉都開口了。

綱吉看白蘭離開後鬆了一口氣,桔梗馬上就走了過去。


「沒事嗎?」

「桔梗,謝謝你剛剛幫我求情。」綱吉感激的看他,一瞬間他真的有些害怕那樣的白蘭,「我大概也有些任性了,說出那種要求他很困擾吧,他一定也知道我是想趕他走。」

「比起你說要搬出去之類的話,我覺得白蘭大人寧可這樣做,笨蛋。」一雙手用力的壓上綱吉的腦袋,石榴將他的頭髮弄得亂七八糟,綱吉掙扎著好不容易才逃出來,「下次別再說那種話了,牽連到我們怎麼辦啊!」

綱吉點點頭,但沒有反平時一樣的反駁的態度讓石榴感到有些怪異。


「綱、綱吉?」鈴蘭相當不安地靠過去,綱吉微微笑著搖搖頭,但是那個表情看起來就不像沒事的樣子,因為綱吉平常的笑容不會那麼僵硬。

「我回房間去了,給你們添麻煩真是抱歉。」


「喂喂,小鬼……」

目送綱吉往反方向離開的背影,石榴他們呆愣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辦,本來開的作戰會議也非常突然的中止了,而被那兩人的爭吵夾在中間的他們只覺得今天密魯菲奧雷基地的氣氛突然變得十分詭異。














『白蘭大人,可以告訴我為什麼您會變成這副模樣的嗎?』

「哈哈,因為稍微用了一下力量嘛。」


看見那一臉愉快表情包裹在棉被裡頭的白蘭,正一有種無力的感覺,明明就因為亂用力量而倒下卻依然如此幸福的樣子,就只是因為綱吉在他身邊照顧他的關係,綱吉苦笑著坐在白蘭身邊的沙發上,正幫他換上一條新的冷毛巾。

『照著您的規定定期來報告日本分部的狀況,卻是看見您這個樣子呢……』正一嘆息,扶著額頭,正一目前正任命於日本的密魯菲奧雷分部,表面上是做為地下組織盡量不影響日本而活動著,因為白蘭希望可以讓日本在不受到戰火波及的情況下拿到手,所以日本分部就相對重要。

「不需要擔心,這種程度一下子就會好了,找DNA相對其他資訊快多了。」

『您又打算開發奇妙的上古生物的匣兵器了嗎?請您不要一直玩一些沒有意義的花招。』


「唔。」旁邊的綱吉顫抖了一下,因為莫名開口要求的人就是他,儘管正一並不清楚這一點。

『總之,我完成我的工作了,日本這裡一切正常,相對其他國家算是穩定的,只是目前經濟大壞,物價上漲得很嚴重,這是理所當然的吧。』

「呵呵,辛苦了小正。」白蘭輕笑,「別忘記偶爾到綱吉的父母親那邊去打聲招呼,知道嗎。」


『我知道的。』
說完後正一的身影就從螢幕上消失了,綱吉的手放上白蘭發燙的額頭。

「我的父母親?」綱吉問,看到白蘭因為使用力量後倒下去的樣子,綱吉覺得這樣的他比起平時更讓人感覺憐愛,知道白蘭這樣像是怪物的人也會生病,反而令他放心多了。

「啊啊,是啊,我沒說過嗎?」白蘭微笑,他闔上眼感覺著綱吉的碰觸,「你的父母親住在日本喔,雖然要把他們接來西西里我也沒有問題,但是……」

「不用了,你說日本狀況很穩定不是嗎?那麼我希望他們繼續住在那裡。」綱吉不知為什麼就是覺得這樣比較好,他不希望自己的父母親目睹自己所看見的那些景色,而且現在才跟他說有家人住在日本,他有種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覺,就算見面了或許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綱吉是個孝順的兒子呢,呵呵。」白蘭握緊了綱吉的手,看著那雙褐色的眼睛。彷彿是知道了白蘭的意思,綱吉臉微紅著彎下身吻上那有點冰冷的薄唇,舌頭輕輕碰觸對方的唇瓣,很自然的,白蘭也讓舌頭和綱吉溫柔纏繞,交換了幾次的吻,白蘭才滿意似的躺回沙發中。

「想喝些什麼嗎?」


「草莓聖代之類的。」

「不是說了不准吃冰的嗎?都發燒了耶。」綱吉嘆息,然後他彈了一下白蘭的額頭,「給你一包棉花糖,配著熱牛奶喝一下吧,然後睡一覺。」

「你很嚴厲啊,綱吉。」白蘭聳聳肩,但接受了綱吉的提議。

注視著綱吉為他準備零食的側臉,他多麼希望這個人可以留在他身邊,就用這樣寵溺的態度對待他,不要再說什麼想要離開之類的話,他不允許,只有這件事情他不會允許,即使知道綱吉害怕這樣強勢的他,他也沒有辦法允許。

「怎麼了?」


「……我喜歡你,綱吉。」白蘭輕聲的說著,表情有些慵懶。


「你累了。」綱吉笑著輕輕拍了一下他的頭,「睡一下吧。」

白蘭點點頭後闔上眼睛,綱吉注視著那安詳的睡臉,這個人只有在自己面前才會如此放心的睡去,平時雖然笑笑的但其實總是很注意周遭的氣息和視線,因為有太多人以他為敵了,稍微鬆懈都不可以,而這樣的白蘭還必須去計畫各種戰鬥、交易和研究,又要透過監視器監視各分部的一舉一動,如此不信任別人又常常輕易捨棄棋子的他,唯獨對自己表現出這樣的保護和放縱。

「如果你可以把一些工作分給我就好了,為什麼就是不願意呢?」綱吉用無人聽得見的聲音問。













「這、這樣可以嗎?這樣真的可以嗎?我好害怕啊,要是白蘭大人……」雛菊顫抖的聲音拉長了喊,壓緊了手中的粉紅兔寶寶。

「笨蛋,所以才趁這個時間啊,你就留下來看著。」


「我、我嗎?」雛菊驚嚇地瞪著身邊的石榴,然後又看向平時應該是最冷靜也最尊崇白蘭的桔梗,不敢相信連桔梗也打算這樣做,他本以為最可能出手阻止的就是桔梗才對。

「雛菊,記得保密。」桔梗轉過頭來,溫柔一笑,「交給你了。」


「桔、桔梗……」
沒辦法阻止那兩個人,雛菊愣在原地看他們悄悄拉開門探頭進去。
在房間中的是靜靜坐在白蘭沙發旁邊翻書直打哈欠的綱吉,綱吉聽見了門響便抬起頭來,看見兩個六弔花站在那裡便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怎麼了,桔梗、石榴?」


「笨蛋——出來外面!」石榴小聲的說著,揮揮手叫綱吉過去,綱吉只好放下書有些莫名奇妙的走了出去,不知道那兩個人為什麼要這樣偷偷摸摸的,他轉身闔上白蘭休息室的門。

出到外面就看見可憐兮兮的雛菊和微笑著的石榴、桔梗,這樣的時候叫他出來會有什麼事情呢?應該不是又有工作要和白蘭報告吧?綱吉不希望有誰在白蘭休息的時候吵醒他,因為自己的緣故使用了冥想了力量,白蘭已經很疲累了。

「澤田大人,」桔梗含笑的表情不知為什麼參雜著一點危險的氣息,「今天偷偷溜出去吧。」


「…啊?」

「笨蛋,就是說鈴蘭已經準備好車子了,你想出去逛的話就趁現在出去,雖然沒什麼好看的,但是就連西西里的街上你都幾乎沒有出去過吧?」石榴的手插在上衣的口袋中,不耐煩的解釋。

「怎、怎麼可以這樣?」

「就以往的經驗,白蘭大人如果因為冥想而睡下的話到明天都不會醒過來的。」桔梗說明著,他已經在那位大人身邊看過好幾次了,十分確定,他看綱吉一臉不可置信就低笑了一聲,其實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居然會想做出這樣違背白蘭意志的行為,一直只為了實現白蘭心願的他應該是強力執行白蘭的命令而不該有其他意見,可是,看見綱吉早上消沉的模樣,他忍不住接受了鈴蘭胡鬧的提案。

 

「您就趁這時候出去吧,有鈴蘭和我陪伴是不會出什麼事情的,只要在白蘭大人發現以前趕回來,什麼事情都不會改變。」

「桔梗你平常不會做這種事情的,為什麼……」


「因為,我希望您可以恢復精神。」桔梗微笑著撫過綱吉的劉海,那是充滿寵愛和關懷的動作,「您的精神不好的話白蘭大人也會受到影響,您應該比誰都更清楚。」

「好了——STOP,這噁心的溫馨小劇場。你們快點走吧,反正這裡有我和雛菊撐著,總之要是真發生什麼事情我和他會想辦法應付過去的。」


石榴搔著脖子一邊打了個哈欠,他雖然沒有什麼幹勁,但也算是胡鬧著參與了這個提案,不曉得被白蘭發現之後他們會多麼悽慘,現在也只能祈禱白蘭在綱吉回來以前都不要醒過來。

綱吉忍不住笑了出來,臉上浮現一點高興的微紅。

「謝謝,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tbc


评论(4)
热度(101)

© 千葉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