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葉玥

小說創作為主,包含自創文。
動漫方面有家庭教師、哈利波特、東京食屍鬼以及各種動漫的同人文。
大宗為主角受。

痞客幫的家:http://chianye27.pixnet.net/blog

Immortality 06(瑞哈)

*本篇已出本,訂購頁面按此  點擊

*本子中會有部分網路沒有刊載的番外篇






6.如果我死去了



外頭的風清爽吹撫著,遠方緩緩起伏的綠地以及座落其間的灰色小房子,看起來就像是玩具一般,藍色的河流穿插在中間,那是一幅非常美妙的畫面,哈利是第一次到這兒來,所以心中滿是新奇,他看時間也差不多後就跳下了屋頂,然後鑽進那用石頭堆成的小門,這兒看起來就像是給妖精住的房子,聽說以前也確實定居過一批妖精。

 

哈利溜進屋內後就往床上去,然後他看著還躺在床上熟睡的少年,對著那英俊的臉龐叫到。

 

「湯姆!可以出去了,時間就要到了!」

 

「幾點了?」

 

「就快要六點了。」

 

緩緩睜開雙眼的瑞斗看來有點慵懶,他用手拉好了自己的襯衫,哈利很難想像瑞斗這種模樣,平常看見他時都是打扮得非常恰當,他絕對是注重外表的人,因為他要留給師長和學生們一個好印象,可現在的瑞斗卻比往常隨意了些,領口是敞開著的,他站起來把那件掛在椅子上的外套給甩到肩膀上,睡得有些零亂的頭髮就用手隨便撥了撥,那依然讓他看上去瀟灑英俊,但這種感覺和平時真的很不一樣。

 

「你看起來很興奮,從來沒有出遊過?」

 

「和朋友去看過魁地奇球賽。」哈利回答,然後他看瑞斗,「你呢?」

 

「他們邀過我,但我始終沒辦法理解他們的熱衷,他們更喜歡邀請我參加他們家族辦的宴會,我猜他們認為這是個在我面前炫耀自己的機會。」瑞斗推開門爬出去,「擁有好朋友的你應該不是第一次吧。」

 

「但來這兒絕對是第一次,」哈利說,他的眼睛閃閃發光,「而且是和你,這很特別。」

 

「特別…是嗎。」瑞斗輕喃那個字詞,滿意地露出微笑。

 

他和哈利最終決定到別的城市旅遊,儘管瑞斗覺得留在霍格華茲也很合他的心意,可以趁著沒有學生的期間盡情嘗試各種魔法實驗,但哈利卻不斷在他耳邊說服他一起出外,但談到要去哪裡,哈利就沒了主意。

 

最終他們來到這個小鎮,這還是鄧不利多某天上課中提起的地點,瑞斗雖然對於這提案的來源有些不高興,但還是問哈利有沒有興趣,瑞斗最後一個人搞定了所有的移動方式,中間還有一小段搭乘了騎士公車,最終就到達這裡了。

 

這是個非常美麗的小鎮,聽說在麻瓜界也十分聞名。

但他們自然並不像麻瓜那樣僅僅看到外表,在這個小鎮中藏著一個神祕的場所,他們住的地方是只迎接巫師的旅館,麻瓜只要路過店門口就會自動轉彎走到另外一處去,而店主人告訴他們前往那個神秘場所的方法,於是他們在適合的時間沿著河岸路過一排蜂蜜色的小房子,然後繞過一個看起來很多年沒有人去修理的石牌,地上有一排毫不起眼的石柱,但不知怎的缺了一個口,他們就這樣站在那兒等,他們前面已經有個拉著奇怪推車全身掛滿奇異首飾的女人以及悠閒抽著菸的老頭兒。

 

「進去吧,看來今天的只有我們。」那個女人開口,沒多久就從那個缺口消失無蹤。

 

輪到哈利他們時,他們一腳往前踏進去,那和穿越九又四分之三月台的感覺很像,一會兒他們就已經來到了一個全然不同的世界。在通道的那側是一條古老的街道,房子建在緩坡之間,這裡的人非常少,但看得出這裡除了巫師之外還住了一些妖精,他們都坐在房子的深處,看起來很是自在,這是個不常見的景色,因為通常很難看見巫師與妖精這樣融洽地相處,由於妖精們不喜歡陽光,這條街道也只會在這時間開放外人進入,所以外地人非常少。

 

「梅林,這裡真的很漂亮。」哈利讚嘆,他看著房屋上透著銀光的裝飾,旁邊散落著金色的火星,它們並不誇張但很精美,這兒的每個房子都像是藝術品那樣,「你看,湯姆,那間店好像賣了很多奇怪的東西,那個是劍嗎?你覺得那是真的嗎?我們也可以買嗎?」

 

「但我們一件也買不起。」瑞斗淡淡地說,沒有像哈利那樣雀躍。

 

「你看這個,這好像是天文圖,但非常……」

 

「銀製的,」瑞斗彎身去看,瞇起眼,「我對天文學沒有什麼研究,看起來應該很精準。」

 

「酷!」哈利看著沿途的商品,他曾去逛過很多地方,但沒有一個地方像這樣擺滿了讓人驚嘆的東西,全都是量身打造的,他還不小心看見了一個項鍊,長得很像史萊哲林的小金匣,讓他忍不住看了數次,但他想小金匣現在應該還在加拉塔克.伯克的手上,並最終轉賣給了花奇葩才對,不會出現在這兒。

 

他預想瑞斗會對一個被詛咒的紅寳石項鍊有點興趣,想要叫他來看,卻見他停留在前面一間非常窄小的店口,他不是拿著任何會吸引人的金飾或者精美的藝術品,卻是捧著一本看來很古老的書籍。

 

「你喜歡那些神秘的東西,是嗎?」哈利走到他身邊時問,「你總是對它們很好奇。」

 

哈利不想告訴瑞斗他其實挺喜歡瑞斗專注於他所喜歡的那些東西時的表情,就算他所專注的東西是很黑暗恐怖的研究,對哈利而言瑞斗那表情特別具有吸引力。

 

「這寫的是妖精的魔法,非常古老的魔法,這本書的歷史很久遠,巫師或許沒辦法用這些魔法,但很有趣——哈利,如果有人能夠掌握這世界所有的魔法,那需要多麼強大的力量,光是想像都令我顫慄。」

 

「但你知道那真的很難,所有的魔法……裡面肯定也有很危險的東西。」

 

「所以才吸引人,除非去嘗試你永遠不能確定它們的效果,」瑞斗輕輕一笑,他闔起那本書,哈利猜想他真的很想要買那本書只是不曉得錢夠不夠,他和瑞斗都是長在不怎麼富裕的家庭中,「把我全身上下的金加隆花完也不夠買這本書。」

 

「你真的很想要那本書?」哈利問,瑞斗只是聳聳肩將書放回原位,看來放棄了。

 

「哈利,你看這個,這是山谷的特諾利克斯拉夫妖精製造的鏡子。」瑞斗把旁邊的一個看起來刻著精製花文的鏡子拿起來,給哈利看上頭的紋章,「他們是有名的妖精一族,這東西若是真的肯定歷史悠久。」

 

「不敢相信,你居然可以記得那麼長的妖精名字,這東西很厲害嗎?有魔法在上面之類的?」

 

「不知道,我無法測試,但我想它沒有什麼特別的功能,只是製作者本身就讓它具有價值。」瑞斗拿在手中端詳了一下,哈利看他認真的表情,總覺得他此刻想的事情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你該不會在想把它做成分靈體吧?」

 

「有時候我會懷疑你是否對我用了破心術,但你大多數只是碰巧猜對。」

 

「唔。」哈利皺眉,「我會用盡方法只要你不做那個東西,那東西很…邪惡,你必須殺人才能達成目的。」

 

「你這麼說是為了我,還是為了那些可能會被我殺的人?」

 

「都有!」哈利抬頭看瑞斗,深深呼吸一口氣,「我總覺得那東西會讓你變得不像個人,你真的那麼做的話就會變得和現在很不一樣…也許…有一天也會想殺我……我們就沒辦法再像這樣一起出去了,我討厭那樣。」

 

瑞斗歪著頭思考了一會兒,「我會考慮一下。」

 

哈利看瑞斗把鏡子給放回去的時候稍稍鬆了一口氣,他們兩人繼續往街道的盡頭走,因為他們拜訪這個鎮的真正理由還在更前頭,瑞斗帶著哈利往前,走得並不快。

 

「哈利,我其實很討厭那些甘願度過荒誕歲月的人,到了生命的盡頭卻還是一無是處,他們在無聊的事情上浪費時間,我總覺得他們什麼時候死去都不會有差異——這樣想的我真的很邪惡很古怪嗎?」

 

「我不會覺得你邪惡的……只是這樣講很殘酷,而且我也不覺得…那個、力量真的很重要,也許他們身上有其他重要的東西有價值,只是你沒看見。」

 

「你總是試圖去發掘東西好的一面,那讓我們如此不同。」

 

瑞斗無奈地低笑,但看來也不是討厭這樣的差異,哈利發覺瑞斗從不會嘗試強硬地說服自己變得和他一樣,倒是自己很希望瑞斗和自己看到一樣的事物,他希望對方也能夠發掘生命中其它美好的東西。

 

在真正與瑞斗碰面前,哈利心中的他是個只有殘暴而兇惡的人,毫無理性與同情,更沒有一絲值得讚美的地方,是個騙子,是個不懂得善待他人的人。

 

但待在瑞斗身邊的這段時間,儘管他仍舊和哈利所想的一樣是高傲、孤獨、毫無同情心以及一堆說不完的缺點,但同時他對於追求更強大的力量可說是毫不吝惜代價,哈利知道若不是瑞斗現在還只是學生,他會嘗試對自己做些可怕的實驗吧,對某些人而言這是恐怖的偏執,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對於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瑞斗比任何人都付出了更多,而他追求這些是因為他不曾擁有其它讓他感覺美好的事物,魔法與力量,是少數讓他感覺美好的轉變。

 

而哈利在看著瑞斗時就會想到自己,自己就和瑞斗所說的那些容易滿足的人一樣,除了一些小時候留下來的虛名和在學校時無關緊要的戀愛、爭執之外,他沒有認真追求過什麼。

他沒有真正想要的東西,直到此刻都還有些徬徨不安。

 

不,現在不同了。哈利突然想。

現在的自己有了渴望追求的事物,或許因為如此,他才稍稍可以理解瑞斗的執著吧。

看著眼前的人,哈利認為自己所追求的內心平靜的一切關鍵,肯定就在這個男人身上。

 

 

「我們到了。」瑞斗說著的時候,哈利停下腳步並抬起頭來。

 

如今天色已經全黑,這個小鎮點亮了微弱的光火,但他們所站的位置是小鎮後方的小坡上頭,這裡很偏僻,只有他們在,這個地方是瑞斗要哈利跟他來的,所以哈利並沒有預期會見到什麼樣的東西,但此刻他有一聲讚嘆梗在喉嚨,卻忍住不敢發出聲音,只怕那會改變眼前的景色。從小坡間流過的長河上,水面閃閃發光彷彿灑上了一層銀粉,如同星辰,卻又不斷改變顏色。那些光芒在水中打轉,好像在跳舞一樣閃耀,形成小小的漩渦,然後過了一會兒就消失無蹤。

 

「那是妖精打造武器留下的一些魔法,鄧不利多說那些魔法影響了這條河,不過這種魔法很短暫,離開後村莊後效果就消失了,所以外面的那些麻瓜們看不見,雖然好像也曾有麻瓜看見過,但很快就以為是他們眼花了。」

 

即使瑞斗看著這樣美麗的景象,他的表情仍舊沒有太大的吃驚或變化,與哈利的興奮有極大的落差,但哈利還是相當滿足於眼前的一切。

 

「真想讓榮恩和妙麗他們看看。」

 

「你的那些朋友?」

 

「嗯。」哈利輕聲低喃,「我從來沒有和他們一起到太遠的地方,因為我們……」

 

真正出遠門的時間大多是在逃難的途中,躲避食死人的追緝,活在逃難的恐懼中,外頭被黑暗所籠罩,而他們總想辦法讓自己不要失去希望,那個時候他們儘管去了很多地方卻從來沒能好好享受周遭的景色,直到現在哈利才覺得他們一起分享的時間真的太過短暫,若還有機會,哈利希望可以跟他們去更多的地方,跟他們講很多事情,而他知道那個機會也許非常渺茫。

 

「湯姆,我或許有點明白你想要永久生命的原因,我也希望有更多時間。」他們回去的途中哈利突然開口,瑞斗有點驚訝地回頭看他,發覺哈利的表情有些惆悵與寂寞。

 

「怎麼,你總算想要參與我的研究了嗎?」

 

哈利搖搖頭,「我果然還是討厭。」那回應讓瑞斗的表情變得陰沉,「但是我也想要有更多的時間做完所有想做的事情,和朋友在一起、和父母在一起、和你在一起,我希望可以活很久。」

 

「所以?」

 

「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就算我一個人的生命永久,我也肯定沒辦法和我愛的人永遠在一起。」哈利伸了個懶腰,那種不正經的態度讓瑞斗有點煩躁,可是他看見哈利對著他笑,那表情相當傻,「所以我很珍惜他們,因為我知道我不會永遠擁有他們。」

 

瑞斗半闔眼睛,看起來像在思考什麼。

他沒有反駁哈利的話也沒有說贊同,但哈利感覺得到他的心情並不差。

 

他們靜靜地一起行走,哈利想瑞斗肯定也很少這樣和誰一起出遊,說不定還是他第一次這麼做,而哈利很希望這對瑞斗來說是不一樣的經驗,希望自己也可以在瑞斗的身上留下一些影響,因為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永遠待在對方的身邊,盯著他不做任何壞事。

 

那一天他們回到了旅館,很早就休息了。

幾天後他們就要從這個小鎮離開,哈利於是花了一些時間到這附近的麻瓜小鎮上逛街,瑞斗顯得興趣缺缺,他對於麻瓜的生活提不起勁來,所以也就分頭行動了,常常哈利回來的時候瑞斗已經待在房間裡面,然後他們聊今天做了些什麼事情,瑞斗雖然不喜歡麻瓜的話題但仍然聽他說。

 

直到他們真正要離開旅館時,哈利偶然看見瑞斗手上拿著一本書正要打包它。

 

「那是你那一天很想要的書。」哈利從一片安靜沉默中緩緩說。

 

「顯然是。」瑞斗有條不紊地把那書收進行李中,上鎖。

 

「你怎麼得到它的?」

 

「我用買的。」

 

「不,你買不起,我很確定。」哈利充滿懷疑地看著他,瑞斗的眼中閃過一絲詭異的紅光。

「哈利,你不會想知道我怎麼拿到這本書的。」

 

哈利瞠目結舌,但他也問不出口來,他很肯定繼續問下去也不會聽到什麼讓他太愉快的事情,可能用偷的,或者用些別的方法騙來,瑞斗不至於會為本書殺人,至少現在的他還沒有那樣泯滅人性,但哈利有點懊悔自己竟忘了瑞斗若有想要的東西就會用盡辦法得到,他就是那樣的人,哈利有點震驚和動搖,但又覺得這實在太像瑞斗會做的事情,自己像是共犯,儘管有罪惡感,但胸口也有一陣奇妙的興奮騷動。

 

那種感覺很難言喻,他很高興自己可以和瑞斗共享秘密,但同時又受不了瑞斗的惡行。

 

瑞斗不等他把複雜的心情整理好,不看他一眼就走下樓離開了他的視線。

瑞斗默默來到櫃台,老闆是一個矮小的婦人,穿著一身皮製的褐色長袍,他看見瑞斗出現時正拿著布擦著玻璃酒杯,於是隨手把那放到了一旁,靠上前去。

 

「喔,小夥子,這幾天還好嗎?你有收穫?」

 

「還好,夫人,這裡有很多有趣的東西,但我今天不得不離開,學校就快開學了。」

 

「霍格華茲,我知道,你沒偷使用魔法吧?看你還不滿十七歲,一個人來這裡,是吧?家人沒和你一起?」

 

瑞斗拿出金加隆塞給那位婦人,對方不慌不忙地將那放進了櫃子下頭的錢袋中,瑞斗拎起手中用魔法壓縮過的行李,然後露出一個微笑,對婦人告別。

 

「是的,我一個人,希望還有機會再來。」他輕聲而有禮地說,然後轉身走向門口。

 

「希望還能再見面,瑞斗先生。」

 

 

 

 

****************

 

 

 

 

霍格華茲開學了,生活又再次回到熟悉的步調。

史萊哲林的交誼廳中雕工華麗的壁爐上方史萊哲林的學院徽閃耀著銀色的光輝,他們的天花板上懸掛著的圓形燈透出綠色的光,在這裡基本上全體都是綠色調,對於史萊哲林的學生來說那是種習慣而自在的顏色,學生們靠在沙發上聊天,或者有人在窗邊下棋,但雖然到處都坐滿了人,只有一處是空空蕩蕩的。

 

那個地方只有一個人待著,並不是人們孤立了那個人,而是對方的同伴都恰好不在。

史萊哲林的學生們都知道交誼廳中的潛規則,就算是剛入學的一年級生也會被告知絕對不可以隨意佔據靠近壁爐的那一張沙發以及兩張雕刻椅,那是只有『瑞斗一派』的人才被允許進入的空間,他們常會在那裡聚會、談話,偶爾普通學生被邀請加入談話並被允許坐到他們之間,就會彷彿迎接天大的喜事那樣,足夠跟其他朋友炫耀個好幾天。

 

而此時此刻,待在沙發上的人正是湯姆.瑞斗,他們那一群常在一起的其他成員都還不見人影。

 

「嘿,湯姆,暑假過得怎麼樣?」

 

瑞斗抬起頭,看到一張慵懶而愉快的臉,「沒什麼特別的,去了一些地方到處看看,你呢?」

 

「我們家邀請了吉福德‧索多來住一個禮拜,」雷斯壯倒在沙發上,找到一個他舒適的方式靠著,「他說我如果完成學業,完全適合到他那邊工作,他會非常想要積極爭取我的加入,我的普等巫測成績還算令人滿意。」吉福德是魔法部的高官,也可以想像為何雷斯壯會如此得意。


「那真的太好了。」

 

「你呢?考得怎麼樣?」

 

瑞斗安靜地從袋子中取出一張成績單給他看,上頭全是『傑出』。

 

「果然如此,幹得好,我真的很想讓你也見見他,湯姆,他會非常喜歡你,而——」

 

「雷斯壯,你知道我對從政沒有興趣,」瑞斗瞧他一眼,雷斯壯馬上閉上嘴變得沉默,「你懂我,知道我不會滿足於此,只是看你是否可以屏除那些庸俗的價值觀,跟隨我。」

 

「我…當然。」雷斯壯壓低聲音,他知道他們所講的事情不能讓任何人聽見,「我願意追隨你,不論你打算幹什麼也好,我可不是隨便說說的,只要你告訴我你希望我怎麼做,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

 

「你是個聰明人,雷斯壯,一直都是。」瑞斗勾起一抹有點危險卻優雅的笑,「我的朋友,我保證你不會後悔這個時候的決定,當我爭取到更有價值的東西,我會跟你們分享。」

 

「我很期待,湯姆,你不會明白我的心情,當我找到你的時候就知道……」

 

「我遇上你是很幸運,你為我引荐了很多人,若不是你大多數的人都會因為我的家庭背景而輕視我。」

 

「那是我該做的,不過,艾福瑞那小子是否也這樣跟你說了?」雷斯壯這時候有點不快地問。

 

「你們有什麼好爭執的。」感覺有點好笑的瑞斗說。

 

就在他們談話正愉快的時候,突然一個女孩朝他們走過來,那是七年級生的沃布爾加.布萊克,由於他們是個古老且血統純正的家族,在史萊哲林中也備受尊重,和瑞斗他們也是交情甚好。

 

「瑞斗,我這裡拿到一個包裹是指名給你的,就在地窖的門口一隻雪白的貓頭鷹停在那裡,我就把牠帶來了。」布萊克把包裹遞給瑞斗,並把貓頭鷹放下,然後就站在那兒好像想看到底包裹裡面是什麼東西。

瑞斗從裡面取出了一隻羽毛筆,但那隻筆他很熟悉,因為這是他經常使用的羽毛筆而且還是雷斯壯在他生日時送給他的,筆身是金製的,非常輕,除了被弄壞否則永不斷水,墨水的顏色還可以依照喜好改變,雖然昂貴,但確實非常好用。

 

「為什麼我送的羽毛筆會——」

 

「它被施了個多身咒。」瑞斗輕聲說,然後他檢查那隻筆,上頭本來應該是標誌著羽毛筆商標的地方此刻呈現一個日期和時間,是三天後,下午瑞斗沒有課的時間。

 

「什麼?」雷斯壯湊上去看,但那個日期和時間被瑞斗給巧妙地遮起來了。

 

瑞斗會知道上頭施展了多身咒是因為隨包裹送來的信中這樣寫,署名則是哈利。

 

 

____________

你的羽毛筆掉在我這兒,我想你上課會需要它就先讓貓頭鷹送給你。

我一直想送你什麼作為你帶我出去的謝禮,可是我沒什麼錢,買不起值得你欣賞的好東西,而且我也不像你一樣會偷搶拐騙,說真的那本書你到底怎麼拿到手上的?

梅林,你沒對別人施惡咒吧?好吧,不說這個了。

 

我不想送你吃的東西當禮物,因為我怕你以為所有食物都加了愛情魔藥,然後就把食物給丟了。

所以我想到一個好東西,我在你的筆上施了個多身咒,我跟朋友學來的,希望你不介意。

但我們以後可以用這個來確定時間,還記得你總是抱怨我不知道上哪裡去嗎?

我有時候會不在,但如果你想要見我,你可以更改上面的時間,我會盡量回到我們見面的地方,我不太想要錯過你來空地找我的時間,所以…

 

當然啦,我猜你不想讓別的史萊哲林知道我們見面,畢竟我是個葛來分多,一個有著不怎樣的家室的混血巫師,所以這東西對你來說應該很好用。

 

真摯的朋友

哈利

____________

 

 

 

「多身咒是個很困難的咒語。」布萊克帶著好奇與贊嘆地說,「是誰作的?用來幹什麼?」

 

多身咒,就是能夠複製出東西,只要改變了複製的東西,其它也會跟著改變。

 

「讓我們約時間見面。」瑞斗簡單回答,布萊克發出了『喔』的一聲,看起來很是驚訝,當她看雷斯壯一臉不明白想要多問什麼時,她輕輕拍了一下對方的肩膀。

 

「幹嘛?」雷斯壯兇惡地回頭過去,但看見布萊克搖搖頭時,他也很快就會意過來。

 

「那真甜蜜,而且高明,可以的話我真想見見她,但我猜這是你們之間的小祕密。」布萊克笑著說,她很明事理,而瑞斗用眼神對她流露一絲讚美,他喜歡反應快而且不踰矩的人。

 

「我需要一些空間寫信,雷斯壯,如果你不介意。」瑞斗問。

 

對方馬上起身到另外一處的沙發上坐下,保持了個不打攪瑞斗的距離,隨後便和布萊克聊起來了,他們家族常有來往所以也很容易就可以開啟話題。

 

過了一會兒後瑞斗把信封起,綁到貓頭鷹的腳上。

 

「博克,我需要你幫我個忙。」瑞斗突然往後呼喚一個正在跟朋友聊天的二年級生,對方也不管正跟朋友聊到一半的事情,飛快站起來然後跑到瑞斗的身邊,他從瑞斗手上接過貓頭鷹。

 

「幫我拿去外頭放掉,好嗎?牠會送信去正確的位置。」

 

「好的、沒問題,瑞斗先生,我馬上就辦。」那個人的表情一瞬間容光煥發,這是無比光榮的事情,他馬上小心翼翼抱著貓頭鷹轉身爬出地窖,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中。

 

瑞斗把哈利給他的羽毛筆收起來,看上面的日期今天哈利並不打算與他見面,這令他覺得有點可惜,他現在正處於相當奇妙的狀態下,自從哈利親吻他後就開始有一份壓制不住的騷動情感,他每次闔上雙眼時,就會看見那雙綠色的眼睛,好像被盯著看,令他有種喘不過氣來的錯覺。

 

他還發現,每當他思考這些時,都讓他很難繼續在交誼廳中待著,周遭的人開始令他覺得煩躁,他有些懶得和以前一樣讓人們聚集在他的周遭,拉攏那些可利用的關係,應該說他還是可以這麼做,但他的心思在別處,使他不願意花心力在這種無聊的小事上。

 

何況,就算不這麼做自己的地位也已經無比穩固,聽雷斯壯和艾福瑞有多麼盲目追隨自己,就足夠確認,他已經不太用再加深這種聯繫,此時此刻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必須去完成,沒有什麼比這個更重要。

 

他需要滿足自己的渴望,現在全心只想著這事情,而要完成的關鍵就在哈利.波特身上。

 

為此他還有些許事情要先準備。

 

 

「雷斯壯,」瑞斗這時候把雷斯壯叫回來,對方走到他身邊坐下,布萊克也走掉了,因此這片沙發區只剩下他們兩個人,雷斯壯好像也因為感受到瑞斗有什麼事情拜託他,所以顯得特別慎重,「我想問你一件事情,但你必須保證不對其他人講。」

 

「什麼事?我保證黏住我自己的嘴。」

 

「你們家族肯定有墓園吧。」瑞斗很隨意地問,但這讓雷斯壯愣了一下。

 

「是有,你想要怎麼做?」

 

「我需要人骨,」果不其然,瑞斗看見雷斯壯的臉上出現一絲驚恐和困惑,但他用一種很緩慢又悠然自得的語調安撫對方,彷彿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強韌的,最好血緣純淨而且生前魔法強大,就只是做些實驗研究,但這東西你知道我不可能拜託其他人,只有你,雷斯壯,你知道我對你的信任——我很確定你不可能把這件事情告訴其他人。」

「當、當然,我會想盡一切方法幫你,湯姆,但你拿那個東西想要做什麼實驗?」

 

「我們一直討論的理想和嘗試,你還記得嗎?我說過也許有一天可以跨越所有障礙,我還在收集所有的必要條件,若有了一般方法得不到的材料,我們或許能將某些魔法推展到更遠的境界,這會是我們創造出來的奇蹟。」瑞斗的雙眼中染著狂暴的深黑,卻深深吸引著雷斯壯,他的手溫柔地搭上對方的肩膀,「我說過,你是否能擺脫庸俗的價值觀,跟隨我?」

 

被那樣說的雷斯壯一瞬間像是被施了迷糊咒一樣,他的表情變得恍惚,他注視著瑞斗就好像對方是掌控自己的主宰,不能夠違背半分,他接著用一種虔誠無比的聲音回應對方。

 

「……我知道了,我會想辦法把你想要的交給你,湯姆。」

 

 

 

****************

 

 

 

哈利用手整理著亂糟糟的布團,他的手一直都不太巧所以讓他耗費了不少工夫,但他今天心情相當愉快,或許是因為他現在處於一種相當自在而且不用掩飾任何事情的狀態下。在瑞斗的面前他多多少少會有些壓力,因為他不想要讓對方看出自己的內心,他努力封鎖,卻又不自主地想要洩漏,想了解對方也就表示著他也必須交出自己的心來,他越是懂瑞斗,瑞斗肯定也會逐漸從他身上發現秘密,而這讓哈利很感壓力。

 

「你的傷好很多了,太好了。」哈利低頭說,對著布團中的生物開心地笑。

 

他用手輕輕撫摸那看上去乾癟又佈滿血絲的皮膚,但他一點都不覺得害怕或者噁心,說真的剛開始他連碰觸都覺得排斥,對這生物抱有恐懼與難以避免的厭惡感,但如今全部的感情都只剩下暖呼呼的某種黏稠的感覺,他自己都覺得自己有些奇怪。

 

「——我猜這代表著好事,我會把你送回你該待的地方,這一切並不是為了要擺脫你,我會和你一起,好嗎?」哈利輕聲說著,然後把布團給放在膝蓋上頭,他看著亮晶晶的溪水,早上的水面異常迷人而寧靜,因為這裡是禁忌森林的深處,理所當然如此。

 

在這裡他無需隱藏自己是誰,也不需要去假裝自己的過去或者未來。

他最近習慣了對著膝蓋上的生物講一些關於自己的事情,像是聊天,雖然對方並不會回應自己,但他也甘之如飴,這成為他在這個地方排除心中壓力的一個方式。今天不想要和瑞斗見面也是這個原因,他不能夠每天跟瑞斗見面,因為他和瑞斗不同,並不擅長說謊,這樣下去他會爆炸的。

 

「雖然很糟,但我最近想,我是真的喜歡上湯姆了。」哈利那麼說的時候臉上染著一絲緋紅,他很清楚自己在說些什麼,所以心情就更加複雜,「這真是不可思議,我是說,我從沒想過我會……但他真的很…我是說,呃,迷人?天啊,不敢相信我會說這種鬼話,我也曾覺得金妮很迷人,我不該把他們拿來比較,金妮那麼好。也許我只是瘋了,我明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但我真的忍不住想他……」

 

哈利不停喃喃自語,然後停頓了一會兒,接著他的表情顯得有些憂傷。

 

「你覺得他對我有任何一絲感覺嗎?那個該死的蛇臉老頭還在我夢中出現,老是唱反調,說些風涼話破壞我的心情,我開始覺得我瘋了,因為我覺得蛇臉也挺好的……不,這絕對不能被妙麗或榮恩聽到,忘了吧,雖然我知道我在意這種事情根本沒有用,但——」

 

當他有些崩潰地說那些話時,一隻貓頭鷹卻突然飛往他的方向,最終落在他旁邊的草地上。

貓頭鷹對他舉起了腳,而哈利用魔杖輕輕一揮那封信就自動鬆綁,並在他眼前攤開來。

 

 

____________

哈利,我收到你的禮物了,我很想知道你的朋友如何使用多身咒,他很有才華。

你的顧慮讓我驚喜,這相當有用,而我也曾經考慮過類似的想法,讓我的朋友們隨時都能感受到我的存在,這是個很不錯的彼此聯繫的方式,我們的想法很接近,不是嗎?

我希望很快見到你,和你好好討論。

此外,親愛的哈利,你沒有對我下愛情魔藥的需要,如果你想要我的迷戀,那已經有了,所以若你送我食物我會吃的,確保你的禮物有寫上你的名字就好。

 

你的

湯姆

____________

 

 

哈利看完那信後簡直想要把自己埋到地底下。

他不知道湯姆.瑞斗那種人會這樣寫信,也許對方就是想讓他吃驚故意這麼做,但這仍然讓哈利很震驚以及動搖,他發誓自己的臉肯定比剛剛還要燙上許多,胸口滾燙得像要冒出蒸氣。

 

哈利深深相信,如果湯姆.瑞斗真的打定主意要詐欺某個女孩或者男孩對他死心蹋地迷戀的話,他肯定可以無往不利,因為哈利覺得光是這封信就足以讓他想上好幾天沒辦法入睡。

 

「梅林,我真的有一天會被他給殺死。」哈利忍不住抱怨,臉上卻帶著一抹喜悅的笑意。

 

 

 

 

****************

 

 

 

 

 

但這種喜悅持續沒有多久,應該說當哈利依照羽毛筆上面的約定在三天後去見湯姆.瑞斗時,他發現在約定的地點中央瑞斗正把一包東西攤開在地板上,而他面前滾著一鍋濃稠顏色的大釜。

 

那攤開在地上的東西讓哈利止住了呼吸,因為那形狀、顏色看起來讓人有些恐懼。

 

「湯姆,可以告訴我那是什麼東西嗎?」

 

「骨頭。」瑞斗看了哈利一眼,他的反應平淡無比,「我以為這一眼就能看出來。」

 

包裹裡面的東西總共至少有五根,長短不一,哈利沒有相關的知識所以無法判斷是哪些部位,但他的心狂跳不止,他想像著對方是怎麼取得這些東西的,而不管哪種想像都令他不寒而慄。

 

「是誰的骨頭?你該不會——」

 

「雷斯壯去收集來的,只不過是從墓地裡面拿了一些,沒發生什麼你擔心的事情,這件事情誰也沒受傷,我需要一些人骨來完成這個實驗。」

 

哈利感覺自己快昏倒了,他不敢去看那些放在草地上的東西。

 

「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情?你這樣對死者很不尊敬,你沒經過家屬的允許,就這樣偷……」

 

「基本上,不是我偷來的。」

 

「但你叫你的朋友幫你!你不該這樣,雷斯壯他只是一心幫助你,而你就利用他——」哈利對他吼,前一刻他還沉浸在可以見面的喜悅中,現在他有些頭痛起來,「我以為你可以放棄你那些關於永生的想法!」

 

「我們什麼時候討論到那裡去了?我從來沒有這麼對你承諾過。」

 

「因為你沒有去……」哈利說到一半停下來,他瞪著瑞斗,然後他想對方確實不曾說要放棄永生這想法,也沒有說過他要放棄製作分靈體,哈利只是因為瑞斗沒有選擇去剛特家、沒有殺掉他的父親,就一直產生了一種對方會放棄的錯覺。

 

因為他知道,湯姆.瑞斗當初就是在殺了他父親時製作了第一個分靈體。

 

「為什麼需要人骨?這和分靈體有任何關係嗎?」

 

「我不是在製作分靈體,而是其他的魔藥,一個古老的魔藥加上我的一些自創儀式,但我不太肯定它的效果,目前只有理論。」瑞斗皺起眉頭說,他微微煩躁的表情顯示出他對這件事情有多麼看重,「我總覺得還少了些什麼東西,但到底是什麼我還沒有想到。」

 

「不如就放棄?」哈利滿心期待著,瑞斗只是看他一眼,而那是個很微妙的眼神,裡頭隱藏著很多複雜的感情,哈利總覺得瑞斗想在他身上索求什麼東西,但他搞不清楚,所以反而有些害怕那個眼神。

 

「哈利,你最好閉上眼睛。」瑞斗說,但哈利並沒有照著做。

 

下一秒,瑞斗拿起手邊的銀刀,哈利還來不及意識到他要做什麼時,銀刀就往瑞斗的手腕上使勁割了下去,鮮血立刻大量湧出,瑞斗的表情連一點變化也沒有,將鮮血放到一個準備好的小碗中。

 

「湯姆.瑞斗!你是有什麼問題!!」哈利發出驚叫聲,他看見瑞斗手腕上的傷口,非常深,絕對不容易痊癒,「你真的瘋了嗎!為什麼要做到這個地步!!」他馬上拔出了自己的魔杖,對準那個傷口念起治療咒,他的聲音在顫抖,「Vulnera Sanentur——VulneraSanentur——」

 

瑞斗只是平靜地觀看哈利用像是唱歌似的聲音念誦那一段咒文,他自己也可以治療傷口,可是聽哈利念那個咒語,看他著急到滿頭大汗的模樣,格外賞心悅目。傷口很快就復原了,甚至恢復到沒有傷痕的模樣,哈利這才終於放鬆下來,他蒼白的表情彷彿他才是受傷的那個人。

 

「為什麼你可以這麼殘酷?我有時候覺得我好不容易瞭解你了,但又發現我根本不懂!」

 

「殘酷?哈利,我不知道你指什麼了,我誰也沒傷害,如你所願。」

 

「傷害你自己!你一直都是這麼做的,實驗也好、殺害別人也好、分靈體也好…那最終都會對你自己有不好的後果,為什麼?為什麼你可以…那麼隨便就動手?」哈利感覺自己的胃在翻滾,他看著瑞斗盛裝的那一碗血,忍不住移開視線,但瑞斗卻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他將那碗血放了一些到正熬煮的魔藥中,突然魔藥的顏色改變了,而他試著從裡面撈出了一些放在另外一個器皿中,哈利不知道他打算幹什麼,瑞斗馬上將自己的手指浸入魔藥之中,下一秒他拿出來時哈利看見他的手指是灼傷的,皮膚潰爛紅腫,但灼傷的地方很快便開始復原,只是變得蒼白、佈滿血絲。

 

「湯、湯姆?你的手……」

 

「沒什麼大不了的,不怎麼疼痛。」

 

哈利瞪大了眼,他覺得那皮膚的顏色很熟悉,不,他很確信,那很像是他見過好幾次的佛地魔的皮膚,蒼白、佈滿血絲並且像是蛇一般,儘管瑞斗的手並沒有停留在那個狀態太久,瑞斗使用治療咒讓它復原了,但哈利相信只要再多做幾十次、幾百次,或者他嘗試將其他的魔藥與咒語施加在他自己身上,遲早治療咒會失去作用,那些實驗的痕跡、不可恢復的傷害就會殘留下來。

 

「這不是我要的效果,這不夠好,或許還缺少其他材料,我必須重來一次。」瑞斗說,他沉陷於思考中,並沒有發現哈利顫抖的身體以及驚恐的表情,他對著整鍋的魔藥施咒,將之全部清空。

 

「重來?難道你還打算再割一次嗎?不要這麼做!拜託,湯姆,我不知道你做這些的理由,但如果是為了永生,不會有用的!」哈利說,他的表情看起來很是哀傷,他不知道看見瑞斗做那些事情時會如此讓他難以接受,這比瑞斗傷害他人來得更令他痛苦,但他卻沒辦法控制對方不做那些事情,「永遠只是個想像,你是執著於那種想像,但你知道你不可能永生不死,永遠是無止盡的,你永遠看不見,不是嗎?」

 

「哈利,我很想讓你看看真正的永遠,到時你也許就會認同我的想法,我們可以一起成就偉大的事情。」瑞斗面對哈利的表情一點也不邪惡,反而非常溫柔,哈利知道對方是真心那麼想的,瑞斗希望與哈利分享他的想法、分享他的成就,這肯定不是以前的湯姆.瑞斗會做的事情,哈利卻不知道是否該因此高興。

 

「我…我不行。」哈利覺得這肯定是他目前為止說過最讓他感到難受的話,「我看不見,不可能。」

 

「為什麼?」

 

「湯姆,有時候死亡會中斷生命,我也害怕死亡,但我希望自己有勇氣迎接它。我仍願意相信有些東西是可以永遠的,例如我在你身上留下了一些影響,而那影響也許會改變未來的一些事情,你只是不知道那影響有多大,但我總相信我們能夠永遠改變某些東西。」

 

「我總是無法理解為什麼你如此抗拒永生,抵擋死亡那是巫師以及所有人類都致力追求的事物,不是嗎?我只是比任何人都更早意識到這件事情,而我可以讓巫師們看見真正的奇蹟,看看巫師能夠做到的遠比我們想像中更多,巫師是比麻瓜更優秀的——有一天可以永遠離開死亡的威脅。」

 

「我肯定會比你早死。」哈利面露一抹苦笑,他看著瑞斗的眼神就好像看著一個孩子般溫柔而耐心,但同時又充滿著眷戀與不捨,「我一直知道我沒辦法徹底改變你的那種想法,我也沒想過要徹底說服你,不,你不會放棄的,是吧?」

 

即便是對於那樣的他,哈利發覺自己還是打從心底的愛慕著。

至少他覺得瑞斗是可以感受到這份心意的,瑞斗逐漸懂得如何與哈利『分享』,也逐漸懂得什麼是『特別』,哈利從他身上感覺到了一絲佛地魔從未有過的溫度,那麼對哈利而言或許就足夠完美了,他不要求更多,畢竟,對永生的期待、厭惡麻瓜而執著力量的總和正是湯姆.瑞斗這個人的本質,哈利想自己也只能夠在某種程度上與之妥協並接受那樣的他,只期待他在未來的路上能夠不傷害太多的人。

 

例如瑞斗並沒有殺害他父親,也沒有設計陷害他的舅舅,哈利希望以後也不會。

 

「湯姆,要是我比你早死去的話,可以答應我一件事情嗎?」

 

「是什麼?」

 

「你知道我的父母在我很小時就死去了,我的教父也比我早去世,我不想麻煩我的朋友們,他們會很難過,我特別不想讓他們看見我死去的模樣,但如果是你的話似乎就沒關係。」

 

「那算是個稱讚嗎?因為我不會抱著你痛哭流涕?」

 

「或許是吧。」哈利笑了,他絕對無法想像佛的魔抱著他痛哭的模樣。

 

瑞斗一直很討厭討論死亡的話題,如果這個世界上有什麼東西讓他懼怕,那就是死亡,他不願意與其他人一樣迎接死亡的裁判,他希望自己是特別的、偉大的,那樣的存在不應該會死,不會和他所鄙視的凡人一樣消失,他極其抗拒與他憎惡的那些低等存在迎接相同的結局,所以他才尋求永遠的生命。

 

所以他通常不與人談死亡,但哈利跟他說起這件事情時他並不排斥。

 

「……我想睡在冬青木做的棺材裡面,和我的魔杖是同一種樹,然後,不需要有盛大的葬禮,我討厭別人在我旁邊哭泣,我想葬在一個被鮮花圍繞的地方,一個漂亮的地方,沒有太多人打攪,但人們來這裡就可以想到我,還有,最好是距離你很近的地方,一個你也可以隨時過來的地方。」

 

哈利述說著這些場景時的表情神采飛揚,就好像在形容自己未來的居處一樣。

瑞斗只是聽著沒有打斷他,凝視哈利的表情異常專注,他一直等到哈利說完為止才開口問了哈利一句簡短的話,用極為溫柔而平緩的語氣。

 

「那麼,我該到哪裡去找你的屍體?」

 

哈利因此而停住了呼吸,他轉頭看著瑞斗的雙眼,瑞斗沒有絲毫的閃避,只是直視他,彷彿能夠穿透他的身體,彷彿觸碰了他心底最深處的秘密與恐懼,而那時哈利馬上理解到對方肯定早已經知道了,雖然不清楚是從什麼時候知道的。

哈利的眼睛流露出一絲溫熱的淚光,這也是為什麼他會對瑞斗說他沒辦法和他一起看見永遠,就算瑞斗真的有一天可以實現永生的願望,對自己來說也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有與瑞斗永遠在一起這件事情。

他無法辦到。

 

「如果你告訴我你死去的地點,你屍體的位置,我願意現在就為你實現這個願望,哈利。」

 

 

 

 

Tbc

 

作者廢話:

我不知道讀者看前面篇章時有沒有看出這個狀況。

不過其實很多細節都有暗示,一來是如果看前面的篇章就會知道哈利沒有實體以及其他人看不見他的事實。

但都說得挺隱晦的,前面有些部分可能大家看的時候還會覺得很怪為什麼要這樣寫,希望有人有猜到XDDD

本子已經在HP ONLY場開賣,所以可能有些人已經看過這個篇章了,就請保密之後的劇情啦。


评论(23)
热度(99)

© 千葉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