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葉玥

小說創作為主,包含自創文。
動漫方面有家庭教師、哈利波特、東京食屍鬼以及各種動漫的同人文。
大宗為主角受。

痞客幫的家:http://chianye27.pixnet.net/blog

If the world (all綱) 02 *性轉*

@請小心,這是性轉文,不能接受請關掉

@前作: If the world...(上中下三篇)

@本篇: 01篇

@因為有人要求可否寫多點這篇的設定,就寫了,沒問題才繼續看下面.....







My little sister

 

第一次見面時,他就像是從故事書中走出來的白馬王子一般的存在,臉上的笑容看起來從容自得,一頭金髮閃閃發光,那英俊的臉龐一時間讓人難以移開目光,而他身上奇特的氛圍顯現出不同常人之處,他肯定是那種走在人群中依然非常顯眼的類型,綱吉想。

 

綱吉如果說第一眼時沒有一點點被吸引的感覺,那就是騙人的了。

她的心臟隨著對方一個微笑而漏跳了一下,並懷疑對方到底是不是真的在對自己笑。

 

『嘿——妳就是阿綱啊,我特別從義大利來見妳的,初次見面,我是加百羅涅的首領,迪諾。』儘管聲音非常溫和,但那雙金色的眼眸中帶著一點冰冷的氣息,彷彿在告訴別人,他並不是生活在普通世界的人,那份有點危險的感覺和里包恩很相像,而他的眼中也帶著打量的企圖。

 

『……嗯,妳這樣完全不行啊,沒有氣勢、沒有容貌、也沒有威嚴,也沒有半分給人期待的感覺,而且好像運氣也不怎麼好…妳似乎沒有作為黑手黨首領的資質啊,哈哈。』

 

但接下來綱吉聽到的刺耳評價卻讓人錯愕,才剛見面就被如此數落,彷彿關係很親密的那種輕鬆態度甚至讓人有些惱怒,但看到對方身旁帶著數名看來兇惡的部下,綱吉就無法開口去抗爭什麼,而是把那微微的不滿給吞到了肚子裡,有點警戒地望著對方。

 

『而且,又是個女孩子,在我們這個世界生活的話會很辛苦吧。』

那輕聲的嘆息不知怎地微微刺痛綱吉的胸口,對方或許並沒有惡意,卻仍讓她有些難受。

只是這種彆扭的感情隨著後來發生的眾多事情,很快就被綱吉遺忘了,比起剛見面時迪諾給她的第一印象,稍稍認識之後才逐漸了解到迪諾其實是個相當容易相處的人,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可怕,何況得知他也曾經受過里包恩的地獄式指導,突然有種同病相憐的情感。

 

『雖然有從別人那裏聽說了關於妳的事情,但實際見到妳後才真的覺得多了個妹妹的感覺,何況還是個可愛的孩子,有任何需要幫忙的事情隨時都歡迎妳來找我。』他後來笑著提起綱吉的手背,在上頭留下一個吻,那是綱吉第一次被男性這樣做,雖然對方的舉動溫文有禮,卻還是讓綱吉的心臟再度漏跳一拍,臉上泛起淺淺的緋紅,暗自感嘆這個人不愧是來自義大利的。

 

對綱吉而言,迪諾的身上有種讓人信賴的感覺。

他的笑容不僅僅只是英俊,而是他全身散發著能夠保護他人的那種可靠。看著包圍住他的部下們對待他的態度就知道了,他們是真心尊敬著他們的首領,那種信賴感讓綱吉不禁嚮往,但也在心底暗暗自嘲自己永遠不會和他一樣,因為自己是那麼的膽小怕事,一直都很討厭與人爭鬥,甚至不敢將自己的想法告訴別人,更別說成為黑手黨首領了。

 

當里包恩跟她說要她多多參考迪諾時,綱吉只覺得提不起勁來。

她認為自己反正是怎麼樣也不可能成為一個黑手黨的。

 

 

 

 

 

那一天學校的最後一堂課時,綱吉的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上頭傳來一條短訊。

 

『今天放學後有時間嗎?要不要跟我約會呢?也許妳可以帶我認識一下並盛。』

那是來自迪諾的訊息,看著『約會』的字眼,綱吉知道對方並沒有任何意思,出身於義大利的迪諾畢竟和自己是來自不同文化的人,綱吉也很清楚外國人是更為大膽直接的,說話也非常熱情,她打從心底不認為像迪諾這樣的男性會覺得自己有任何一點吸引力。

頂多就是個需要照顧的妹妹,會激起迪諾的保護欲吧。

 

『想去哪裡呢?迪諾先生去過並盛商店街了嗎?』

『那是哪裡?妳可以帶我去嗎?』

他們用手機聊了一會兒,綱吉看著迪諾傳來的一條一條回覆,忍不住覺得自己和迪諾已經是朋友了,每一次交到新的朋友總會讓她暗自喜悅,因為在剛上國中時她一直都沒有朋友,綱吉有些忘我地在課堂上打著短訊,沒有注意到前方一雙眼睛已經盯緊了她。

 

『那麼等一下見,迪諾先生不要帶著羅馬里歐先生他們喔,學校的大家看見會嚇一跳的。』

『知道了,那妳也不要帶著山本和獄寺,今天是約會。』

『呵呵,我知道了,我會請他們先回去的。』

在迪諾的最後一封短訊傳來前,突然一隻手重重拍在綱吉的桌子上,綱吉回過神來抬起頭,只見到老師就站在自己的眼前兇惡地瞪著她,那表情相當憤怒。

 

「澤田,可以重複一次我剛剛說的內容嗎?」

 

「唔…對、對不起,我剛剛……」

 

「妳啊,上次可是全班倒數第一名啊,甚至是全校倒數第一,這樣下去老師都要為妳的未來擔憂了,妳還要參加幾次期中考補習?」老師有點嘴不饒人地說出了綱吉成績墊底的事情,惹得獄寺在一旁氣憤無比。其實綱吉也不覺得稀奇了,畢竟這是眾人皆知的事情,何況剛剛沒專心上課也是自己犯錯,但接著老師的一句話讓她胸口微微緊繃了一下,「不過妳還可以嫁人,所以才覺得不用功也沒差吧。」

 

老師走掉了,獄寺一副差點沒衝上去痛揍對方一拳的模樣,前面的山本則轉過來,用唇語輕輕地說了一句『Don’t mind』,而綱吉只是苦笑著搖搖頭表示自己沒事。

 

放學後綱吉告訴了獄寺以及山本有關迪諾要來找她的事情,當然,沒有告訴他們迪諾說這是約會,她只是跟那兩人說要帶著迪諾去到處參觀一下並盛,獄寺看上去特別不願意她單獨與迪諾出外,卻也沒有反對。綱吉還在收拾著書包,這時突然一個女生興沖沖地跑進來,對著班上另外兩個女孩子說話。

 

「校門口有個看起來很帥氣的外國人,不過看起來好像有點危險,手臂上有刺青喔。」

「金頭髮的,對不對?我剛剛也有看到呢,雖然很帥,但讓人不敢接近校門啊。」

「嘻嘻,是不是來我們學校等人的?不知道在等誰呢?」

「該不會是來打架的吧,不過有雲雀學長在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才對。」

 

綱吉聽到那些談論的話語後就匆忙闔上書包往校門口跑去,因為她知道那些形容詞肯定是在描述迪諾,而她最想要避免的就是雲雀和迪諾的衝突,他們還沒有見過面,雲雀肯定不會與迪諾和平相處的。當她匆匆忙忙跑到樓下去時,果然看見一個穿著黑色T恤的高大身影,戴著黑色墨鏡,上半身依靠在校門口,外套則甩在肩膀上,修長的側影和那金色的頭髮看起來就像是電影中的外國演員,全身上下都散發著和其他人不在同一個世界的氣質。

 

「迪諾先生!」綱吉遠遠地就呼喚對方,一邊揮手,而那人聽見後就轉過頭來。

 

「阿綱,太好了!我花了一些時間才到達這裡,因為羅馬里歐他們不在,我就——」才說到一半,本來正向著綱吉的方向走來的他卻莫名絆住了腳,重重往前一摔,那個聲音連綱吉聽起來都覺得痛,她慌慌張張地來到了迪諾的面前。

 

她想迪諾大概是想要說羅馬里歐他們不在,他就迷路了好一陣子吧。

因為迪諾傳給她『出發了』的簡訊,是在一個半小時前。

 

「迪諾先生,還好嗎?」綱吉問,她知道當部下不在身邊時,迪諾就會犯一些奇怪的毛病,例如突然就走不穩路,手上的東西總拿不住,吃飯吃得到處都是,綱吉第一次知道時也有點吃驚,那畢竟很不符迪諾完美的外表,不如說,落差實在太大了。

 

「啊,抱歉抱歉,突然就跌倒了。」迪諾爬起來,臉上還沾著一些灰,臉頰上透著一點尷尬的紅暈,全身上下看來十分狼狽,剛剛那種帥氣而難以親近的氛圍也完全消失了,綱吉確信自己有聽到旁邊的學生們偷笑的聲音。

 

綱吉幫他把墨鏡撿了起來,同時從口袋中掏出了手帕來,輕輕撫上迪諾被弄髒的臉頰,迪諾感覺到綱吉正用手帕擦拭他的臉時愣了一下,卻只見到眼前綱吉認真無比的表情,彷彿她在對待什麼特別艱難的東西一樣,小心翼翼地擦去了他臉上的灰。

 

「迪諾先生還是老樣子呢,」當那張臉變回乾淨的模樣後,綱吉忍不住微微一笑,「不過沒有受傷真的太好了,我應該早點下來的,讓你久等了吧。」綱吉一邊說一邊露出擔憂的表情,她想要是這個人受傷了,羅馬里歐大概會大驚小怪吧,畢竟迪諾是那麼受部下的愛戴。

 

她不覺得迪諾這樣很好笑,因為她自己經常犯這些錯,走路跌倒、考試考差、衣服拉鍊忘記拉上等等糗事,所以她不覺得有什麼,反而是覺得這樣的迪諾和自己很親近,還有點可愛。

 

「阿綱很溫柔呢。」迪諾說,他站起來時看著綱吉的目光相當柔和,「我還以為妳會嘲笑我。」

「欸?為什麼?」綱吉歪著頭有些困惑,但迪諾沒有說什麼只是搖搖頭。

「不管怎麼樣,我們先離開這裡吧,大家都在看我們了。」

 

「啊。」綱吉愣了愣,這才發覺他們在放學時刻的校門口,經過的學生都在看著他們兩人,這讓綱吉的臉上泛起一點緋紅,卻沒有自覺地抓住了迪諾的手臂往前拉,「走、走吧,迪諾先生,我帶你去逛逛商店街,那裏有很多有趣的商店喔。」

 

「好、好。」迪諾倒是不怎麼在意這種被人注視的感覺,或許是因為他覺得那些人的目光看來很好奇,大概在猜想他們是什麼樣的關係吧,特別是看到綱吉托著他的手時,迪諾幾乎能夠想像那些人眼中的自己與綱吉,而不論是被想像成什麼樣的關係,迪諾都覺得還不錯。

 

他們兩人到達並盛的商店街後只是順著街道隨性走著,迪諾對店裡面賣的東西也都很感興趣,偶爾碰到義大利買不到的東西就會轉頭向綱吉問東問西,而綱吉也耐心地一一解釋。綱吉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往常都是別人在照顧著自己,如今立場顛倒過來時,讓她感覺十分新鮮,因為迪諾先生只要一不注意就會不小心摔倒或撞到其他人,這讓綱吉心中產生一股很微妙的成就感。

當迪諾不知道是第幾次撞到路燈時,綱吉扯了一下他的袖子,邀請他去一家街角的咖啡廳,迪諾一邊摸著紅腫的鼻子,一邊答應了下來。

 

「沒有部下在身邊的迪諾感覺就不太像黑手黨了。」綱吉說,她覺得能幹無比的迪諾也相當帥氣,但也不討厭笨手笨腳的他,「其實,之前還覺得有些可怕,現在就沒有那種感覺了。」

 

「是嗎?」迪諾有點驚訝,他其實並沒有想要讓綱吉感覺有壓力的,來到日本只不過就是為了見綱吉一面,自從聽說里包恩要指導彭哥列下一任繼承者後補時,他就非常感興趣,僅管綱吉本人和他想像中有非常大的差距,他一直以為能夠被選為彭哥列繼承後補的女人,那肯定是非常優秀而且有自信的,像是他所知道的彭哥列八代首領那樣,但綱吉似乎完全相反。

 

「…因為,黑手黨什麼的感覺很可怕。」綱吉理所當然地說,低下頭,「不過里包恩一直說什麼要我當彭哥列首領之類的話,讓我覺得很困擾。」

 

「阿綱不想要成為首領嗎?」迪諾問,他撐著臉端詳綱吉沒有自信的臉龐。

 

「這個…迪諾先生那天也說了,像我這種人果然不適合當什麼首領吧,又不像迪諾先生那樣能幹,我腦袋不聰明,又不會戰鬥那種可怕的東西,而且又是女孩子,我一點也不想惹麻煩。」

 

迪諾想著自己什麼時候說過這些話了,思考一會兒後腦中閃過了自己說的那句話。

『而且,又是女孩子,在我們這個世界生活的話會很辛苦吧。』

他想綱吉大概誤會了什麼,那個時候他所說的那句話並不是輕視綱吉的話語,但綱吉好像本來就沒什麼自信,所以才會這樣想吧。

 

「黑手黨的世界是只看力量的,家族越有力量、人數和錢財越多就越有份量,彭哥列在黑手黨中是數一數二的家族。」迪諾說著,他金色的眼眸盯著綱吉讓綱吉全身僵硬,「在我們的世界男性居多,但也並不是沒有女性首領的啊,彭哥列的第八代首領確實就是女性——但畢竟,妳進到我們世界後肯定會遭遇到各種困境吧,人們會因為妳是女性而小瞧妳,也可能因為你的年紀還有出身而看不起你,所以會很辛苦,這是現實。」迪諾露出一抹苦笑,但他接著很認真地看著綱吉,「但這都沒有關係,阿綱,首領最重要的並不是戰鬥力或者體力,而是吸引他人聚集的魅力以及能夠包容他人的肚量。」

 

「唔。」綱吉不太懂迪諾的話,但還是努力地運轉了自己的頭腦,「但是我…也沒有魅力或者肚量,我…很害怕那些東西,我覺得里包恩老是給我很多壓力…我不覺得自己……」

 

「停。」迪諾突然制止了綱吉繼續說下去,他伸出手輕輕拍了一下綱吉的額頭,溫柔撫摸那柔軟的褐髮,「就是因為這種想法才會那樣貶低妳自己,阿綱難道完全沒有想過自己想做些什麼嗎?就算不是當首領,阿綱想做什麼呢?」

 

「我……」綱吉愣了一下,仔細一想自己並沒有那樣考慮過,山本很明顯是想往棒球發展,而獄寺他的目標明確,就是做輔佐首領的左右手,自己似乎對什麼都沒有自信,所以沒想過想做什麼,也不覺得自己在哪一面會成功。

 

唯獨不想要像老師在課堂中說的那樣,僅僅只想嫁給某個男人。

如果有一天她遇見喜歡的人,或許會想要嫁給他,但自己還是希望有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覺得,妳會成為好首領的。」迪諾說,綱吉抬起頭對上了那滿滿自信的眼眸,卻不明白對方的自信從何而來,又為什麼會說出這句話。迪諾只是看著她輕輕微笑,「因為,阿綱很會照顧別人啊,一路上不是都幫著我了嗎?」

 

「欸?那、那只是因為……」

 

「阿綱不會沒有魅力的,吶,妳閉上眼睛一下。」迪諾說著,綱吉愣了一下,但隨後還是照著做了,她闔上雙眼,不曉得迪諾打算做些什麼,但她感覺到自己的頭髮被撥了一下,等她張開眼睛的時候,迪諾的手剛好從她的瀏海上放下來,而上頭多了一個精緻的髮夾。

 

「這個是?」

 

「送給妳的,作為妳帶我出來的散步的禮物,我想了好久才決定要送妳這個。」迪諾說,此刻夾在綱吉的瀏海上的髮夾是金色的小花,上頭有一排小小的寳石,精緻的花紋看上去就不是路上可以隨便買到的東西,很可能非常高價,但迪諾身為首領大概沒有這種一般人的金錢觀念,這讓綱吉有點驚慌。

 

「我不能收下……」話還沒說完迪諾就伸手拍了拍綱吉的頭髮,這舉動讓綱吉有些羞澀起來,特別是她感覺到那手掌的溫度,非常溫暖,讓人心安。

 

「妳有帶著口紅嗎?」迪諾問,綱吉點點頭,雖然她不太懂化妝但口紅基於禮貌還是帶著的,她不疑有他地將口紅拿了出來,迪諾一把拿去,下一秒手指就抵著綱吉的下巴,緩緩抬起,到了此刻綱吉也大概明白對方想要做什麼,於是緊張地抿起了嘴。

 

「放鬆一點,不用擔心。」迪諾看綱吉緊繃成那樣就覺得很有趣,他在那張小巧的唇瓣上輕輕塗上了口紅,近距離看女性的唇也不是第一次了,但很奇妙的,迪諾覺得自己這麼做時有些許心跳加速,或許是綱吉的緊張感染了他吧。

 

塗完後他放下口紅,微微將身體往後退看著綱吉,並滿意地點點頭。

 

「阿綱很可愛啊,嗯,有個師妹的感覺很好呢,我一直很想對誰這麼做。」

 

「迪諾是說想要有個妹妹嗎?」綱吉歪著頭,看迪諾爽快地點點頭,受到那個開朗的笑容影響綱吉忍不住也咧開嘴笑,「呵呵,如果迪諾先生是兄長的話,似乎很不錯呢,因為迪諾先生很溫柔也很可靠,會是個好兄長。」

 

「真的嗎?那就太好了,這個還妳。」迪諾說,就在他想要把口紅拿給綱吉的時候,突然手一滑,也不知怎麼搞的口紅就這樣拋飛出去然後掉落在地板上。

 

「哇!抱歉,阿綱,我不是故意——」迪諾慌慌張張地就想要去撿,他想著自己又開始笨手笨腳,不管怎麼說把女性隨身攜帶的口紅丟出去實在不是個禮貌的行為。

 

當他彎身下去要撿起口紅時,綱吉也恰巧伸出手去抓口紅,而他們的手指就碰觸到了一塊兒,一瞬間兩個人都有些尷尬,迪諾緩緩收回手,綱吉則撿起口紅。

迪諾可以看見綱吉臉上泛起淡淡的淺紅,意外地可愛。

 

「妳看,沒有羅馬里歐在身邊的我很遜吧?我在見到里包恩前一直都是這樣子的,那個時候我也很沒自信、討厭當首領,所以阿綱妳根本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因為妳會再改變的,碰到更多同伴的時候妳會產生出想要保護他們的想法,我保證。所以現在沒自信也沒關係,但不要對自己評價過低,好嗎?里包恩或者我都會幫助妳的,那也是我來日本的原因啊。」

 

綱吉望著迪諾,她最終緩緩點點頭,「嗯。」

那表情看起來柔和很多,也不再顯得那麼失落而沒自信,迪諾覺得綱吉還是保持這樣的表情是最好的,當然,他更希望看到綱吉的笑容。

 

「啊,迪諾先生。」當他們兩人要起身回座位時,綱吉突然叫住他,兩人還保持著相當近的距離,她直直盯著迪諾的眼睛,「——我覺得迪諾先生並不遜,雖然沒有羅馬里歐先生他們在的時候確實比較冒冒失失的…但我覺得這樣的迪諾先生還是很帥,而且為了同伴才變強,這樣不是很酷嗎,表示迪諾先生是真的非常重視夥伴啊,我也很憧憬…這樣的人。」

 

「唔。」這次換迪諾啞口無言了,他的臉染上一點其他人看不太清楚的紅,慢慢坐回座位。

 

而當他看著綱吉和他點的餐點與咖啡好不容易送上時,卻還想不到該跟綱吉聊些什麼才好,他通常面對女孩子不會這樣的,就算其他的事情不拿手,只有在女性面前他很得心應手,但現在綱吉看來很平靜,頭髮上別著他送的髮夾,那紅潤的唇瓣含上剛送上來的咖啡杯,留下了淺淺的唇印——迪諾用手輕輕掩住臉,此刻反倒是他變得心神不寧了。

 

等到她送綱吉回家之後,羅馬里歐和其他部下也依照約定的時間前來迎接他。

當羅馬里歐第一眼看見迪諾的時候,就用一種帶笑的表情朝他走來,這讓迪諾心情一沉,他知道與他親近的部下們只要看一眼就會察覺到他的異狀,在他們面前什麼事情也隱藏不了。

 

「我感覺好像中招了,羅馬里歐。」

 

「明明面對那麼多可愛的小姐們BOSS你都從容不迫的,現在是怎麼了?」羅馬里歐笑著,他知道迪諾臉上那有點鬱悶的表情代表著什麼,要讓那張臉上浮現那種表情可不容易。

 

「因為『師妹』是特別的啊…」迪諾抱怨,他把手撐在後腦一邊走著,忍不住嘆息,「我只是來看看彭哥列繼承者的,本來是這麼想,結果好像不經意地就陷落下去了。」迪諾閉上眼睛,腦中卻浮現綱吉對他笑的模樣,他猛得搖搖腦袋,像是要把那個畫面和心動的想法給丟出腦袋,但卻做不到。

 

綱吉確實很沒自信,好像也不聰明,聽里包恩說過她的成績有多麼差勁。

而且綱吉顯然沒有身為一個首領應該有的威嚴以及決斷力,畢竟一直生活在平靜的日本,綱吉身為日本人這一點在主要構成員大多是義大利人的彭哥列來說也不是一件有利的事情,此外就是,綱吉根本不想要當黑手黨首領,她似乎很懼怕戰鬥以及那些可怕的事情。

怎麼看都不是個當首領的料。

 

但是只有一點迪諾確信綱吉是可以做到的,而且他深有所感。

那也是成為首領最重要的一個特質。

 

「那麼,BOSS,您是認為她很有可能成為下一任首領了?儘管彭哥列的繼承權爭奪還有很多變數,特別是瓦利安那邊……」

 

「是啊,我是這麼想的,畢竟里包恩也是我的恩師啊,他要我幫忙我又怎麼能拒絕呢?要是史庫瓦羅他們那些人真的會對阿綱不利,我也希望能盡自己微薄的力量保護她。」迪諾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其實是里包恩說要請他來幫忙,迪諾才特別飛到日本這個國家,他對里包恩說,自己有首領的立場在,因此在正式表明自己是否要幫忙前需要先確認下一任彭哥列首領繼承者的資質,而他現在已經做出決定了。

 

「……明明是很有魅力的,里包恩根本不需要擔心啊,那孩子是有資質的。」

 

 

 

 

 

 

 

 

Would you like to date with me?

 

 

並盛最近不太平靜,綱吉在一大早就聽說了風紀委員有六個人被不知名的人襲擊,早上在校門口見面時雲雀學長的心情似乎差勁透頂,接著又聽說了平大哥被誰攻擊後住院的事情,綱吉匆匆忙忙前往探望時對方只是笑著安慰她一切都會沒事的,但她的心情依然無法平復。

 

里包恩告訴她要調查一些事情後就消失無蹤,她則獨自一人返回學校上課,一個人走在路上時心中帶著些許不安,她在醫院時聽到風紀委員們在討論雲雀學長親自去找犯人的消息,不管怎麼說,雲雀學長非常的強大,也就表示很快這些攻擊事件就會落幕了——但她一想到了平躺在病床上的模樣,就忍不住憂心雲雀的安危。

 

「我在想什麼呢,那可是雲雀學長啊,除了他又有誰可以制止犯人呢?」綱吉安慰著自己,卻沒發現自己的眼前有個人正朝自己走過來,而在她注意到以前就已經狠狠撞上去。

 

撞到對方胸口而倒地時,綱吉的書包也落在地上,她著急地想盡快爬起來為自己的莽撞道歉,卻在抬頭時對上一雙奪去她所有注意力的眼眸,那是很少見到的異色瞳眸,一隻眼睛是深邃的暗藍色,另一眼卻是艷麗的紅,裡頭透著詭譎的光芒。

 

「妳還好嗎?抱歉,我沒有避開妳。」

 

「啊…對、對不起,是我沒有看路……」綱吉想道歉,卻看見對方朝她伸來的手,她一瞬間有些猶豫該不該握住那隻手,但對方都已經表達了善意,何況是自己撞到對方,在這裡拒絕似乎顯得太過不禮貌,她輕輕握住那隻手站起來,但她覺得那隻手非常冰冷。

 

她重新恢復姿勢後才終於能夠看清楚眼前的男子,外表和自己差不多歲數,因為他身上穿著學生制服,第一眼看上去最先被吸引的就是那很奇特的眼眸,再來則是那張看來有些危險的臉龐,以綱吉的角度來說她認為對方是相當英俊的,儘管她對自己的審美觀沒有什麼自信。

男子不但是別校的男生,而且還穿得相當奇怪,制服底下是迷彩的內裡,手上戴著黑色的皮手套,他身上的那種與自己格格不入的氛圍讓綱吉本能感覺到一絲危險,她也不太清楚為什麼,但或許是因為對方嘴角上的笑容讓人不安。

 

「謝謝你,那麼我還要回學校,所以……」綱吉也不知道要跟對方說什麼才好,只能道謝。

 

「吶,」就在綱吉邁步想離開時,對方突然叫住她,「妳叫什麼名字?」

 

「欸?那個…」綱吉稍稍有點困惑,面對第一次見面的人她並不想要報上自己的名字。

 

「不能告訴我嗎?」

 

「那個、為什麼要知道我的名字?」綱吉困惑地問,希望自己不要聽起來沒有禮貌。

 

「……當然是因為我覺得妳很可愛。」男子幾乎沒有一點害羞地說出那句話,讓綱吉愣了一下,「我的冒昧嚇到妳了嗎?但其實我之前就有注意到妳,卻沒有機會跟妳說上話,如果說剛剛也是我故意這麼做的,妳會覺得很奇怪嗎?」

 

這大概是綱吉有生以來第一次被誰這樣明確告白。

她很驚訝,同時也有點羞恥,對方看起來非常悠然自得,相比起充滿困惑的綱吉他似乎是有備而來的,因此綱吉認為對方說很早就開始注意她的這件事情或許並沒有騙人,只是,有哪裡不太對勁。

 

「但、但是,我從來沒有見過你。」綱吉說。

對方靠近了一些,對著她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那個笑容看起來相當豔麗而充滿危險的氣息,同時也很吸引人,綱吉忍不住微微臉紅,她不曉得像對方這種人為什麼會對她感興趣。

 

「我知道這樣問很不禮貌,但我很喜歡妳,可以跟我交往嗎?」

那個男人抓起綱吉的手腕,表情看上去非常溫柔,一開始綱吉以為那會像是剛剛對方扶起她時一樣的感覺,卻突然有一股血腥氣息襲擊了綱吉,她打從心底發出寒顫,在意識到以前就已經抽回了手,並往後退一步。

 

雖然不知道哪裡不對勁,但就是覺得很危險,這個男人並不普通。

 

「果然還是沒那麼簡單嗎?」對方輕聲地低喃,他看著綱吉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種像是要把對方給活生生吞下的冰冷慾望,「我以為這一定會成功的。」他又輕聲嘆息,表情帶著一點輕嘲而沒有了剛剛的溫和。

 

「你是誰?」綱吉飽含困惑地問,她不懂對方接近自己的真正原因。

 

「我?我叫做六道骸,」他看著綱吉,慢慢走近,而這時綱吉也因為感覺到危險而後退,直到牆邊無路可退的地方,「澤田綱吉,我想見妳很久了,這句話千真萬確。」

 

「……你知道我的名字,為什麼?」綱吉警戒地問,並發現自己已經沒辦法逃走,後方就是牆,對方伸出一隻手把她的去路阻斷,將她抵在牆邊,那是個會讓人心跳加速的姿勢,但綱吉覺得她心跳加速的原因是因為別的理由。

 

「我不是說了嗎?因為我很中意妳。」骸說那句話時臉靠得很近,綱吉幾乎能夠聽到對方心臟跳動的聲音,非常平穩冷酷,和自己完全不同。

 

「不,你說謊。」綱吉那句幾乎是肯定的回答讓對方愣了一下。

 

「為什麼妳會覺得我說謊?我認為我表演得還不錯,女孩子們都很喜歡這樣的,不是嗎?」他輕輕地用手勾起綱吉的頭髮在手指間玩弄著,直接見到綱吉就和他想像中一樣普通沒有特色,但手中褐色的髮絲卻相當柔軟,而那直直望著自己的褐色眼眸清澈無比,明明對自己懷抱恐懼,卻還是不閃避地警戒著,裡頭帶著滿滿的好奇心。

 

「一個人說話是不是真心我還能看得出來,而且…我不認識你,你到底…」

 

「哼,真是難搞的女人。」骸輕笑出聲,本來他還打算著如果對方是那種搭訕一下就會放鬆戒心的人,那麼就簡單許多了,很輕易地就可以達成他的目的,然而對方非常戒備自己的存在,看來直覺相當敏銳。

 

「如果你沒有別的事情的話,我還要去學校,請借過一下。」綱吉微微顫抖著說,她覺得眼前的人有些可怕,她不敢反抗對方,但也不想要一直待在這兒,不知道對方會幹些什麼,她鼓起勇氣推開對方並從他的身邊大步走過。

 

「——雲雀恭彌,」突然雲雀的名字出現在耳邊,綱吉忍不住回頭,「他不知道自己挑釁的對象是誰就出手,可是會吃大虧的,妳應該認識他吧?」

 

「雲雀學長他…你知道他去了哪裡嗎?難道攻擊了平大哥的人也是……」

 

「到底怎麼樣呢?」骸又笑出聲來,他瞇起眼看著對方慌張的模樣就覺得可笑,看起來那麼柔弱、無力的女人居然會是下一任的彭哥列首領繼承者,讓他喪失興致,但終究這身體還是有用的,只要妥當利用就可以破壞很多東西。

 

「雲雀學長他沒事嗎?」

 

「暫時是沒事,」骸說,看綱吉的表情出現了一絲放鬆,於是又故意地嘲諷,「不過,你的朋友之一,也許你很快也會聽到他的消息,只希望不是壞消息。」

 

「什、那是什麼意思?你是說獄寺和山本他們嗎?你對他們做了什麼?」綱吉吃驚地問,這時候她完全忘記了要害怕,反而逼近六道骸,六道骸看她那突然膨脹的氣勢就覺得可笑,因為他認為這個人竟沒有衡量自己到底是怎樣的程度,就那樣有勇無謀地跟自己說話,若不是今天並沒有想要在這裡帶走她,她肯定早就被精神控制,失去這樣自由行動的能力。

 

「這就要看他們的能力了。」骸聳聳肩,一邊伸手輕輕觸碰綱吉的臉龐,那柔嫩的肌膚感覺觸感相當地好,但那種碰觸也帶著一種挑釁、嘲諷的意味,「就算知道,妳又能夠幹什麼?」

 

骸觸碰綱吉的同時在她身上施加了一絲威嚇的鬥氣,照理說那會壓得一個強壯的大漢也覺得吃力,他更用自己擅長的幻術讓他們周圍的視覺微微扭曲,這是大多數人都覺得陌生的能力,而他確信沒有人可以閃避那種不舒服的感覺。

本以為對方會怕得發抖跌倒在地,卻沒料到下一秒綱吉突然打掉了他的手,那意外地疼痛,而鬥氣以及幻術也因此停止,周遭恢復正常,綱吉則大口喘著氣。

 

「你要是傷害我的同伴,我是絕對不會原諒你的!」綱吉的眼中溢出擔憂的淚水,說出的話並不是懼怕自己受傷而是關於同伴,那讓骸愣了一下,因為那晶瑩的淚珠襯著綱吉強忍住害怕的臉看上去很特別,該怎麼形容呢,是的,相當迷人。

 

本以為她就是個隨處可見的女孩,普通又軟弱,現在卻相當有膽量,骸覺得那強硬的表情與自己的想像有些許落差。

 

黑手黨都是很糟糕的,他們選出來的首領繼承者也同樣是個無力的廢物。

他本來是全心這樣認為的,而他要利用這個女人達成自己的目的,如果對方一開始就很好操控的話,那麼就幫大忙了,現在看來這會比想像中困難。

 

「那麼妳想把我怎麼樣呢?」骸對眼前的女孩起了一點興趣後,反而有種想了解她的想法。

 

「……我不會讓你傷害我的同伴。」綱吉說,伸手抹去淚水,然後她轉身離開,匆忙地往學校去想要盡快找到獄寺和山本,確認他們平安無事,她知道雲雀也許有危險,她心中其實非常慌張,卻忍耐著不想在骸面前示弱,因為她知道,對方肯定是那種看見自己崩潰就會更加殘酷的人。

 

就算害怕她也知道自己必須快點行動,她必須去幫助雲雀,而她肯定里包恩肯定知道點什麼,否則不會突然說要去調查事情。

 

骸站在那兒看著綱吉消失不見的身影,微微勾起嘴角。

 

「看來彭哥列比想樣中要來得麻煩啊。」他輕輕嘆息,然後他看了一下自己的手,剛剛被對方拍掉的那種觸感好像還殘留著,他將那隻手放到唇邊,隱隱約約彷彿感覺上頭還纏繞著一點對方淡淡的氣息,不曉得為什麼他竟微妙地心跳加速,大概是因為從來沒有一個女孩這樣對待過他,不要說是女孩了,大部分的人在感受到他的危險性後就會退縮、恐懼然後逃離,他們大多不值一提。

 

「……竟然不害怕我……那就是澤田綱吉,該說不愧是彭哥列十代首領繼承者,是嗎?看起來之後的戰鬥會非常有趣,真是有點期待啊。」說完那句話後,骸的身影也消失在一片濃霧之中,因為他知道很快綱吉與她的同伴就會來到黑曜中,而在那裡將會決定他是否能夠完成他的企圖。

 

那個時候,不論是骸或者是匆忙離開的綱吉都不曉得彼此將會成為未來的同伴之一,後來的戰鬥將他們拉進彭哥列,骸在綱吉的內心也逐漸成為同伴,成為非常重要的存在。

 

他們後來常常會回憶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發生的事情,因為實在太過有趣,而骸總自嘲著說『要是那時候妳願意接受就好了』,而綱吉總會臉紅,然後吞吞吐吐地表示『其實一開始是有點心動的,差點就被騙了』,而骸聽到後就會笑得非常開心。

 

 

 

Tbc

作者廢話:

寫到了迪諾和骸啊。

不知為什麼迪諾居然比骸的篇章還要長…

迪諾連結到了瓦利安的部分,所以下一篇基本上就會是瓦利安篇了,到底要怎麼寫才能夠把性轉的特色表達出來我真是腦死…但我想瓦利安也許會對女孩子溫柔點,應該說從禮儀上他們不會和對待男性一樣粗暴,但擋路的還是一樣會除掉。

 

 

 


评论(26)
热度(470)

© 千葉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