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葉玥

小說創作為主,包含自創文。
動漫方面有家庭教師、哈利波特、東京食屍鬼以及各種動漫的同人文。
大宗為主角受。

痞客幫的家:http://chianye27.pixnet.net/blog

【七夕第一發】微醺的誘惑 (G綱)

* 來七夕拼短文接力,從8點整開始寫,看寫到我睡覺能寫幾篇(?)

*預計要寫家教G綱、YOI維勇、HP瑞哈、東京食屍鬼月金(感覺我寫不到最後一篇)。

*這篇順便來把好久之前的點文給寫完(都過多久了#


點文

 @Michelia 

作品:家教 

cp:g27

关键词:意大利 

(希望能看太太更多纲吉在意大利和初代们有趣的故事呢!给太太比心!








 

束緊那深色的領帶,搭配條紋的褐色背心恰到好處,胸口別著一支金色的獅子別針,套上合身訂製的外套,背部與腰呈現完美的曲線看起來俐落優美,襯出他身形的修長,手工的深褐色皮鞋精緻卻毫不奢華。他伸手輕輕撥開了瀏海讓它們看起來更自然垂落臉側,勾勒出那藝術品般的臉龐,他輕抿雙唇勾起一點笑容,再套上皮製的黑色手套,於手指上掛上指環。

 

「首領,您要的東西剛剛送到了。」聽到部下在門外說著,他便走出去接過在部下懷中顯眼的紅色玫瑰花,香氣異常迷人,配上他英俊無比的外貌,彷彿這世界上沒有人比他更適合拿著那束玫瑰。

 

「那麼,酒也準備好了嗎?」

 

「是的,已經準備妥當,您吩咐的一切都已經再三確認完畢。」部下恭敬地說,看他們平時接近冷酷的首領露出一抹溫柔的笑容。

 

首領注重外貌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顧及家族的威嚴或用以嚇阻敵人都需要適當的裝扮,但像今天這樣精心打扮卻並不常見,當他這樣裝扮時就只是為了某個人,特別的那一個人。

 

「請問,需要我們去請那一位嗎?」

 

「不需要,應該由我親自過去迎接,他應該還在房間裡面吧,把酒帶過來就好。」首領笑了一下,半闔的雙眼透著柔光,任何人肯定都會因為他的英俊而著迷。

 

他說完後就出了房間往長廊的另一頭走去,最終來到一扇門前,他在那門上敲了兩聲。

裡頭傳來一陣慌張的碰撞聲響,隨後那扇門被打開了,只見領口尚未完全扣上的少年站在那兒一臉窘迫,兩頰透著淺淺的紅,好像不知道該如何說明自己此刻的凌亂。

 

「綱吉?你需要我幫忙嗎?」

 

「我、啊、那個,抱歉,我還沒有換好衣服,可以再等我一會兒嗎?」綱吉說著,他顯得不知所措,「喬托要不要進來等?其實你也可以直接去的,不用特別等我,我很快就好的。」

 

「沒有你的話先過去也沒有意義。」喬托含笑,極盡寵愛地注視綱吉,「我進去打擾一會兒好了,只要你不介意。」他輕輕推開綱吉的門走進去,看綱吉慌張把門關好後就伸出手把懷中的花遞給綱吉,綱吉看到那束玫瑰的時候相當訝異,「送給你的,」喬托說,微微一笑,「而這個應該放在這裡。」從裡面特別抽出一支,輕輕夾上綱吉的胸前口袋。

 

「謝謝,真的非常漂亮。」綱吉臉紅著,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當然他並不是第一次收到花,可是每次喬托送他花時他總會覺得非常不好意思,因為這個男人用那種過於溫柔浪漫的態度,常令他感覺暈眩,也只有這種時候他會覺得喬托不愧是義大利的男人。

 

「我幫你放進花瓶中吧。」喬托說著輕撫一下綱吉的臉,並在他唇上落下一個吻,對方有點羞恥地點點頭,到現在綱吉仍會因為吻而羞澀。

 

綱吉的桌上就擺著一個裝好水的玻璃花瓶,他預料到每次喬托在這種邀約上都會送他花,所以提早準備好,喬托則在幫綱吉擺好花後才轉過頭來,看綱吉還沒有把領帶束好,從以前到現在綱吉在這部分總是很不拿手,但那點也讓人覺得特別可愛。

 

「唔,喬托這麼快就準備好了,害我有點緊張。」他忍不住抱怨,轉頭有些埋怨地看著喬托,「明明時間還沒有到的,不是嗎?」

 

「沒什麼好緊張的,不過就是一起吃個飯而已。」喬托輕鬆地說,雖然這麼說,他的打扮卻讓綱吉心跳加速,不管怎麼說,只是一起吃個飯也不需要打扮得如此慎重,綱吉甚至有些憎恨對方的美好,喬托看起來就彷彿畫中走出來的人物,優雅而出眾,相信走在路上沒有人會不注意到他,而自己就顯得差一截。

 

「對我來說不只是吃個飯。」綱吉低喃,瞥了喬托一眼,他總受不了對方看自己的眼神,那種充滿了誘惑與魅力的視線,喬托非常的完美,而自己則是這樣幼稚,明明沒有相差太多歲數,但這張臉,綱吉忍不住伸手輕撫鏡子中自己的臉龐,「……都沒有什麼變化啊。」

 

自己看上去如此不成熟,在喬托的身邊待了許久後常會希望自己變得更可靠,希望對方另眼相看,希望自己更加成熟,卻總是事與願違。

 

「綱吉,我幫你吧。」這時候喬托的聲音從後面傳來,綱吉感覺到對方靠在背部的體溫。

「嗯。」輕輕點點頭。

 

然後那修長的手指便繞過綱吉的領口輕巧地為他把領帶給束好,整理他的領口,這種受人照顧的時刻也常讓綱吉覺得自己還長不大,比起喬托的成熟,自己遠遠不足,和這樣的自己一起出外,真的好嗎?喬托更適合美麗成熟的女人,那種走在他身邊也毫不突兀的女人,那種可以照顧喬托也能夠替他分擔憂慮的人,綱吉常有這種黑暗的想法。

 

「在想什麼?你露出了難受的表情。」喬托問,綱吉搖搖頭。

「沒什麼,我們要出去了嗎?」

 

「是啊,我帶了酒,我希望你喝我收藏的酒,而不是餐廳準備的。」喬托說,他總是什麼都準備好,讓一切都能夠完美地進行,不容有一絲差錯。

 

「我喜歡你帶的酒,它們總是非常順口。」綱吉說,平常不愛喝酒的他就只喝得下喬托準備的酒,「我真希望我也可以準備給你一些禮物,但我總是沒有什麼品味,抱歉。」

 

「你根本不需要道歉,我只要有你就足夠了。」喬托捧起綱吉的手背,親吻一下。

 

「…喬托,」綱吉看著喬托,突然喊他的名字,喬托低下頭對上那一雙清澈的褐色眼眸,然後見綱吉微微一笑,「今天真的很帥氣,啊,雖然平常也非常的帥氣,但今天感覺非常特別…讓我都看傻了。」

 

喬托微微睜大了眼,沒預料綱吉會這樣坦率地稱讚他。

那張白皙的臉上染上了一層非常淺的紅,總是平靜而無波紋的橙色眼中盪漾起甜蜜而動搖的情緒,綱吉卻遲鈍得沒有發現那微小的變化,沒有發現他心跳加速,沒有發現他的慌張失措,他努力強壓下胸口的燥熱,看綱吉越過他去開門跟外頭的部下若無其事地對話,詢問他們應該要搭乘的馬車,在這種時候,綱吉總是比他冷靜數倍,常讓他不甘心,而他還是假裝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他知道他必須保持完美,他想只有這樣才能不斷吸引綱吉的注意力。

 

——綱吉不知道他如何精心打扮。

——綱吉不知道他的心臟是如何瘋狂跳動。

——綱吉不知道他多受到那甜美的氣味與令人微醺的天真所吸引。

 

他看著綱吉的背影,想像將他拉進懷中,想像在這個房間擁抱他,想像親吻那甜蜜的唇瓣。

精心準備的晚餐也好、為了特別日子存放的酒也好、請人特意在現場進行演奏的音樂也好,都比不上綱吉的存在來得讓他動心,比不上綱吉一個小小的笑容以及毫無計算的甜美話語。

 

綱吉永遠不會知道,他為了吸引綱吉一刻的時間,聽他那一句簡單不過的讚美,做了多少安排與準備,動用了多少部下與關係,而綱吉不需要任何偽裝或者努力,就可以深深勾動他的所有思緒與愛慕。

 

「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夠讓你的眼神、你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我身上呢?」喬托看著綱吉的背影,用沒人可以聽見的聲音低喃,「……讓你就如同我沉醉於你那樣…」

他勾起一抹危險的微笑。

 

「……深深迷戀我。」

 

FIN

评论(28)
热度(399)

© 千葉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