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葉玥

小說創作為主,包含自創文。
動漫方面有家庭教師、哈利波特、東京食屍鬼以及各種動漫的同人文。
大宗為主角受。

痞客幫的家:http://chianye27.pixnet.net/blog

Immortality 05(瑞哈)

*本篇將會出本,訂購頁面按此  點擊

*本中會有部分網路沒有刊載的番外篇

*預計首販場次: HP ONLY場 【19 years later】攤位名 【T.M.R先生的不歸路】







5. 那雙眼睛是綠翡翠的顏色




雖然那一天是星期日,但城堡內卻一片寧靜,普等巫測終於順利結束了,人們都走到陽光閃耀的戶外,享受著放假前沒有課業也無需憂心考試的美好時光,一直到七月份他們才會收到考試的成績,在那之前學生們只想要好好放鬆一會兒,不少學生相約去魁第奇球場上飛行,還有些人在湖裡盡情游泳。

 

校園到處都飄著笑鬧聲,而湖邊幾乎變成了情侶的獨佔場所,四處可以看見成雙成對的身影。

瑞斗撐著臉將背靠在山毛櫸的樹幹上,他可以感受到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灑下閃爍的光點,他沒辦法太專心,他一直聽見不遠處湖邊上的那群女孩發出嘻鬧聲響,他忍不住抬起頭,一不小心對上了視線,就看見她們發出一陣欣喜的竊笑轉過頭去,她們將腳泡在湖水中,如果瑞斗不是個毫無情趣的人,也許會覺得那散發著青春洋溢的氣息。

 

「不敢相信你到現在還在看書,考試都已經結束了。」雷斯壯走到他的身邊時說,「喔,但你是在看什麼?」

 

「【吟遊詩人皮陀故事集】,我想你應該很熟悉。」

 

「為什麼你在看這本書?我是說,我當然知道這本書還有裡面的故事,我爸媽在我小時候也老是會說這些,但這應該不是你會感興趣的書。」

 

「有人推薦我讀一次,特別是這個故事——《男巫的毛心臟》。」瑞斗說著,他剛剛看完最後一個故事,而他總覺得對方故意讓他看這個故事是充滿諷刺的暗示,感嘆對方老樣子喜歡激怒他。

 

「這個故事可不怎麼討人喜歡,我小時候只聽過一次,但我爸認為這是偏頗的故事,貶低黑魔法的價值,並不是黑魔法都會給人壞結果,不是嗎?」

 

瑞斗闔上書,看著反射陽光的湖面,以及那些在他面前散步的學生們。

 

他們所談的這個故事單從字面上看,就只是個警告巫師們不要隨意使用黑魔法的故事。

它描述一個巫師認為愛情讓人變得愚蠢,於是把自己的心臟用黑魔法取出,讓自己不會愛上任何人。

 

但這個巫師因為別人的嘲笑而決定找一個他認為完美的女孩做自己的妻子,女孩告訴他,要確定他有一顆心才願意相信他說的所有情話,於是巫師把自己取下的心臟拿給對方看,女孩看了很開心,並告訴他希望那顆心能夠回到他的身體,他們就能夠在一起。

 

可惜的是,心臟已經離開身體太久並且被囚禁了太長的時間,不但長出了黑色的長毛,更變得魯莽而野蠻,兇猛而乖戾並且承載著無法滿足的慾望,巫師將心臟放回體內後才發現自己無法控制這樣的一顆心臟,他決定要用女孩的心臟來取代它,卻已經無法取下自己的心,於是他用匕首將心臟挖出來,最終他的手上緊抓著女孩的心臟以及自己的心臟,死在女孩的屍體之上。

 

瑞斗並沒有太多感受,但他隱隱約約知道那個男孩告訴他去看這篇故事的用意。

 

「不好意思,能夠讓我跟湯姆談談嗎?」

一個溫柔的聲音打斷了雷斯壯和瑞斗的對話,女孩站在那兒,身後不遠處的湖邊上是她的同伴們,都笑著觀望她能有什麼進展,綠茵看起來並沒有因為上一次耶誕舞會中瑞斗讓她等到十一點而憤怒,因為瑞斗給了她一個很好的藉口。

 

「喔,當然,沒問題。」雷斯壯看了一眼瑞斗的表情,他並沒有顯示出積極的態度卻也沒有不耐煩,他還記得瑞斗告訴他們確實在和一個人約會,只是那個人並不是綠茵,雷斯壯忍不住猜想推薦瑞斗看那本故事集的也是那個人,瑞斗是個對書本特別挑剔的人,會因為別人的建議就去看這種故事集,可見瑞斗有多著迷於他的新約會對象了,所以倒有點可憐起這個女孩——畢竟,綠茵可是他們學院中最漂亮的。

 

「湯姆。」綠茵輕巧地在他的身邊坐下,將身體微微側傾著將她的頭髮繞到一邊的肩膀去,「我聽諾特說你要回家去,但我知道你家那邊環境不怎麼好,為什麼你不到我家來住個幾天呢?我爸媽會很高興你過來的。」

 

「諾特跟妳這麼說了嗎?」

 

「他說你不得已必須回去,所以我想如果你不想回家去的話,可以到我這兒。」

 

「綠茵,我很感謝妳的心意。」瑞斗看著她,微微一笑,「但我這次另外有重要的事情必須辦,不得已的事情,我甚至拒絕了雷斯壯家的邀請,要是可能的話我很想找機會去拜訪妳,只是這次的暑假會有點困難。」

 

「喔,真的嗎?」綠茵看起來有點吃驚,她靠得更近一些,「那麼你要去哪裡?也許我可以一起去,我真的很想和你一起。」

 

「那個地方對你這樣漂亮的女孩太危險了,我保證回來後會立刻送信給妳。」

 

「啊,是指住在老樹根堡的那個親戚家嗎?我聽說那附近有吸血鬼出沒,你真的有碰過他們嗎?」

 

「我不曉得原來妳知道得這麼清楚。」

 

「有很多關於你的傳聞,你一定很難想像大家對你有多好奇,貝芙麗就跑來問過我好幾次你喜歡吃什麼樣的甜食,但我告訴她你從來就不喜歡吃甜食,跟我在一起時你都沒碰桌上那些甜點。」綠茵說著就好像對此非常滿意一樣,認為自己比其他人比都要與瑞斗親近,也了解瑞斗的喜好。

 

「是啊。」瑞斗輕聲回答,然後站起身,「所以妳本來打算邀請我去妳家,我該做什麼來補償我的缺席?」

 

「這個嘛。」綠茵歪著頭想了想,露出一個迷人又自信的笑容,「湯姆,也許你可以像舞會那天吻我,如果你希望,我很願意成為屬於你的人。」

 

瑞斗挑起了眉,看著眼前的漂亮女孩,如果他在學校需要一個女伴,綠茵是個好選擇,她美麗、聰明、魔力強加上血統純正,如果宣布他們交往,可以避開其他麻煩,這倒也不失一個為自己減少騷擾好方法。

 

他自然可以吻,吻不算什麼,他沒有像哈利.波特那樣對吻充滿了不切實際的幻想,那種多愁善感常被他視為多餘,要讓一個人服從自己、百依百順,任何方法都不算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你覺得怎麼樣呢,湯姆?」

 

 

 

 

******************

 

 

 

 

「湯姆,這是什麼?」當哈利看著疊在座位上包裝精美的幾個包裹時,忍不住問。

 

他們在一間空的教室裡頭,他們不常在這種眾多人可能會經過的地方碰面,但這裡直到下午都不會有人上課。瑞斗不去平常他們見面的地方的原因其實很簡單,他不想碰到哈利,但今天是哈利自己主動來找他的,瑞斗很好奇對方是怎麼樣在霍格華茲幾百個教室中找到了他的所在。

 

「禮物,很明顯。」瑞斗甚至有點懶得解釋,他看見哈利困惑的表情後才繼續說下去,「貓頭鷹送來的,通常放假前我就會陸續收到一些。」

 

「哇,這個署名應該是女孩,看來你真的很受女孩子歡迎,不過這邊這個名字應該是男生……」

 

「情人節、聖誕節還有學期末我會收到最多包裹,有些人只是想多少從我這兒拿到點好處,因為他們認為我在教授們面前可以替他們說好話。」

 

「你還會去做這種事情?但那非常——」

 

「我也不是每個人都會幫忙,而大家都高興,有何不可呢?」瑞斗聳聳肩,然後看了一眼那些禮物,發出一聲嗤笑,「有時還是有不錯的東西,像上次我收到了純金的天秤,還有人搞到一小瓶幸運水,我很想知道他從哪裡弄來的,但就是別碰那些食物,有些可能加了愛情魔藥,所以貓頭鷹送來的食物我全部不會吃。」

 

「真的嗎?不過,哇,我也想要拿到一瓶幸運水,那效果真的很不可思議。」哈利很開心的說,但說完後他突然有點臉紅起來,收起興奮的態度,「不是、我是說、朋友不會因為人家送禮物才幫忙,一般朋友不會這樣的,要是別人送禮物給你都沒有什麼好的企圖的話,你應該拒絕他們。」

 

「我想你應該有個好理由?」

瑞斗問,對他而言做這些事情不過是舉手之勞,卻可以獲得很多超出想像的好處。

一開始他從未想過會有如此多的人想要討好他,而他發現透過這個方式能夠展現自己的影響力,那些想要攏絡他的人會更加敬重自己,這是一個良好的循環,沒什麼壞處。

 

「我是說真正的朋友,那不是朋友該做的,用禮物或者用錢換取的都不是朋友。」

「我有朋友,你見過娜吉妮了,不是嗎?」

 

「梅林啊,我是指人類的朋友!娜吉妮,恕我直言,牠是一條蛇而且牠更像你的僕人,不是朋友——你該增加點人類的朋友了,和他們一起出去晃晃、聊聊心事之類的!」哈利激動地說,他看起來嚴肅極了,與瑞斗的悠閒成明顯對比。

 

「你不是人類嗎?」瑞斗問。

 

「我們是朋友嗎?」哈利想也沒想地回答,然後他愣了一下,意識到瑞斗的話暗示的意義,「我?」

 

「我就是這個意思,我以為你那天說你要當我的朋友,那是假的?」

 

「不!不是!!我是認真的!」哈利看著瑞斗的眼睛,而那雙綠眸閃閃發光流露出毫無虛假的喜悅,「當然,我們是朋友,沒錯,我們……是朋友。」哈利很開心地重複這個詞,下一秒他的表情卻變得陰沉起來,因為他知道他們之間的『朋友』關係並不會持續到永久。

 

「今天綠茵來找我,她也送了我禮物,說是提早慶祝我的普等巫測得到好成績。」

 

「綠茵?你是指上次那個和你一起去舞會的女孩子嗎?很漂亮的那個。」哈利問。

 

不知為什麼他的表情沒有像第一次知道這個女孩存在時那樣愉快,當時的哈利還積極要求他去約那個女孩參加舞會,如今反應出乎意料地平淡,其中的落差讓瑞斗感覺有趣。

 

「她邀請我去她家,但我已經安排了別的事情要做,所以她要求我吻她做為這學期的告別。」

「那麼,你吻了她嗎?」哈利的嘴角微微下撇,故意裝做不在意的臉。

 

「你說呢?我應該吻她嗎?」

「我不知道!!」

 

「她是史萊哲林最漂亮的女孩,不,我想雷文克勞的艾瑟兒也比不上她,何況她還有個富有的家庭,成績出眾,而且和我一樣是級長,她是個很好的對象,不是嗎?」

 

「我說我不知道!你幹什麼跟我說這些,她——」

哈利轉頭只見瑞斗微微上揚的嘴角,看出對方的故意挑釁,於是哈利的臉一沉撇過頭去。

他不明白自己心中因為瑞斗的感情生活而起伏的情緒,他應該高興,瑞斗和他談這種無關緊要、沒營養的事情,就和他和榮恩會談的事情一樣,除了他和金妮交往時榮恩有點不想理他之外,榮恩大多很感興趣。

 

他還記得榮恩談起去邀花兒參加三巫鬥法大賽的聖誕舞會的糗事,以及他們談到自己和張秋接吻、約會、吵架的所有細節,他們基本上什麼都談,嚴肅的、悲傷的、隨意的、無關緊要的話題,儘管以瑞斗的角度來說那些就是毫無價值的事,但這就是真正的朋友。

 

但哈利必須承認,他並不想要聽見瑞斗親吻那個女孩的事情,一點也不想

他甚至開始想像那個女孩扭曲哭泣的臉,只因為瑞斗冷酷無情地拒絕她,讓他覺得特別爽快,然後哈利驚愕地意識到自己竟有如此黑暗的想法。

 

「你該不會是忌妒吧,哈利?」

 

「不,我沒有,忌妒那是…我根本沒有必要……忌妒。」哈利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聲,他甚至不敢看瑞斗的眼睛,因為他知道瑞斗會看穿他,即便不需要破心術,「我只是…我只是對綠茵沒有什麼興趣,你可以不必一直談她,我知道你不喜歡…這種事情吧?」

 

「你確信你知道我喜歡什麼嗎?有很多人,他們很傲慢地認為他們知道我喜歡什麼。」

 

「……你喜歡糖霜鳳梨。」哈利突然說,然後用一種懷疑的眼神看著瑞斗,那著實讓瑞斗吃驚了一下,「我也很意外,但你應該至少不討厭吧?甜食?說真的那很不像你,太詭異了。」

 

「為什麼?」瑞斗的表情凝滯了一會兒,困惑於哈利為什麼會這麼想。

 

「你上次準備好了一盒打算送給史拉轟教授,但他那天要跟別人見面,你落空了,你就把它帶來這裡一邊寫筆記,一個人在這裡吃掉了全部的糖霜鳳梨,我看見了,」哈利說,那時候他真的很驚訝,瑞斗就這樣默默把那盒子裡頭的東西全吃掉了,甚至沒禮貌性地問旁邊的哈利要不要來一點,「如果你真的不喜歡,你就直接丟掉了吧?」

 

瑞斗沉默下來,那讓哈利有點不安起來,怕自己又誤會了什麼。

但接著瑞斗低低一笑,他的雙眼緊盯哈利,偶爾哈利會覺得那雙眼睛中會反射出紅色的光,無意識下顯現出他與常人不同的一面。而哈利覺得自己大概並沒有猜錯,因為如果他猜錯的話瑞斗會擺出更完美的笑容搪塞他人,完美到讓人毛骨悚然。

 

「暑假你想要做什麼?」哈利被盯得有些不自在時,終於想到要把話題轉到瑞斗的暑假,「我知道很多人約你但你都拒絕了,但我是想問你……要不要一起去高錐客洞附近度個假?或者,到你之前提過的科茲窩走走?你說過那邊有個很神秘的巫師小鎮,我一直很想去看看。」

 

「你的提議很吸引人,大概是目前為止最吸引我的吧。」瑞斗說,卻低頭看著他的書,「但我有其他事情要去做,這件事情我也跟你講過好幾次了,你應該不至於忘記才對,回來後如果有時間我可以陪你到處逛逛,看你想去哪裡,用貓頭鷹通知我,我可以把暑假剩下的時間都留給你。」

 

「不!那不夠好,那樣的話就會——」哈利著急地說到一半停下,他知道自己這種慌張態度肯定會讓瑞斗起疑,瑞斗會發現他就是不想要瑞斗去做那件他預定要做的事情,隨後哈利才注意到瑞斗抱在手中的那本書,「你在看什麼書?」

 

打從今天碰面開始,瑞斗就片刻不離那本書,並在自己的筆記本上抄寫紀錄。

一直以來記憶力好得驚人的瑞斗從來就不需要費太多工夫在閱讀上,他總是看過就記住了,所以當瑞斗這樣大費周章地把這本書上的內容抄寫下來時,哈利猜想這本書要不十分精彩,就是有什麼部分連瑞斗也不了解,困惑著他,若是如此就真的很難得。

 

「你不會喜歡的。」瑞斗只是簡短地回答,並把那本書闔起來,這種動作讓哈利越發感覺好奇,於是在他背後晃頭晃腦,直到瑞斗覺得煩躁,「【黑魔法的秘密】,這是由一位叫做歐勒.布洛克的黑巫師寫的關於黑魔法的禁書,別說我沒有事先警告你。」

 

哈利覺得自己聽過這本書的名字,然後他低頭看向瑞斗翻開的那一頁。

上頭寫著的字讓哈利感覺周遭的氣溫以及自己的體溫都下降了好幾度,他的胸口沉澱下一股黑暗的情緒,他以前和妙麗曾想找這本書,但找不到,他們猜想那是被鄧不利多藏起來了,避免有更多人知曉這本書中記載的邪惡魔法,哈利若知道它在哪裡,如果哈利有能力辦得到,在瑞斗拿到這本書以前肯定會用一切方法把它給毀了。

 

……這種魔法是一種用以尋求長生的方式,這是一種裝置,讓靈魂可以保存在物品之中,良好保存,而另外一個靈魂就不會因為任何其他攻擊而死亡。要創造這個靈魂必須先將自己的靈魂分裂……第一個將自己的靈魂成功分開後並順利放進一個物品裡面的是為人所知的古希臘的黑巫師赫珀,他成功將自己的靈魂分裂出一塊,根據古老的記載,在創造一個分靈體時,必須經過一個邪惡儀式分裂靈魂,魔咒『破魂現,安達瓊斯』會將靈魂流入物品……

 

「……我問過史拉轟教授如何才能分裂靈魂。」

 

「謀殺。」哈利憎惡地低喃,瑞斗勾起一抹微笑,他早就覺得哈利肯定了解這東西。

 

「赫珀死了,即便他為自己製造了一個長生的容器,卻還是死了,我猜想那是因為一個分靈體並不穩定,要確保永久的安定,七在魔法的操作中總是最安定而強大的數字,所以……」

 

「你想把自己的靈魂分裂七次,謀殺七個人製作這東西,把自己弄得根本不像個人類,而你覺得那根本無所謂,是嗎?」哈利的語氣僵硬,幾乎是冰冷的,「不,這一點也不好,湯姆,你為什麼會認為一個分靈體不足夠,而不是認為分靈體根本就沒有辦法保護赫珀?他死了,分靈體也沒辦法讓他長生!!就算你把靈魂分裂了七塊,你也不會因此而永生!!」

 

「我和他不一樣,如果對分靈體加上保護的措施,讓它們變得強大……」

 

「那不會有什麼不同!!湯姆,我保證!!那只會撕裂你的靈魂,讓你變得失去感情、理智還有其他的東西,重要的東西,讓你變得不像個人類,不要這樣,你還可以選擇別的道路——」

 

「但哈利,我並不想要只是當個人類,你懂我的話就應該明白,我追求的是超越凡人的力量。」

 

哈利看著他,那雙綠眼激烈顫抖,瑞斗知道他明白,不需要言語他們也理解彼此,這對瑞斗而言也是一種很奇怪的連結,但他知道哈利了解他是個什麼樣的人,了解他不會輕易停止,他所追求的、所渴望的不是一般人的幸福,也不是一般人的未來——瑞斗第一次產生這種想法,他認為哈利了解,也希望哈利了解他,並且認同他。

 

瑞斗本以為哈利會這樣放棄。

但哈利突然抽出了魔杖,然後指向瑞斗手中的那本書。

 

「Accio,【黑魔法的秘密】!」瑞斗手中的書本迅速滑開並飛向哈利的手中,瑞斗眼看書本從自己手中溜走,敏捷地用了個飄浮咒讓書往上浮起。

 

「別做些無聊的事情,哈利,我警告過你不會喜歡,你本來可以裝作不知道。」

 

哈利沒理會他,反而指著那在高空的書大喊,「Confringo!」

那是個爆炸咒語,瑞斗驚訝於哈利會用這麼野蠻的手段來毀掉這本書,當下他感覺到強烈的憤怒,特別是哈利如此無法贊同他的想法,想要毀掉他千辛萬苦找到的讓他如此心動的永生方法,這令瑞斗的焦慮比以往面對任何對他無禮的人都要更甚。

 

然後他做了一件事情,一件他覺得他不該做,並且對他自己而言也算是非常危險的事情。

 

「Crucio!」

 

酷刑咒擊中了哈利,但那並沒有持續很久,只是哈利的身體突然往後倒下,然後痙攣了一秒鐘,那咒語就被收回了,瑞斗顯然也有些驚愕於自己竟如此大意,在學校,在這種自己也許會被抓到的地方對人使用酷刑咒,而且還是對著哈利。

 

哈利靜默下來,過了一會兒後才全身顫抖地爬起來,他抬起頭看著瑞斗,瑞斗站在那裡收回書本望著哈利,總是能言善道的他,表情難得露出一絲壓抑,像是不知道該對哈利說什麼。

 

「你居然對我使用酷刑咒…你居然對我使用酷刑咒。」哈利輕喃了兩次,瑞斗站在那兒什麼解釋也沒有,這是理所當然的,他就是這種人,不會對他自己做的事情感覺後悔或者良心不安,說不定他現在想著的只有該怎麼樣防止哈利去告訴別人他施展不赦咒吧。

 

「哈利,我剛剛是有些心急了,你還好嗎?」瑞斗溫柔地說,他走向哈利,卻看見哈利往後退了一步,他想著經過剛剛的意外哈利也許變得恐懼他了,但他本以為哈利早已經習慣他的殘酷和冷漠,不會在意這些。

 

「我不好,我不曉得你會對我用酷刑咒。」哈利對他怒吼,他的表情看起來隨時都會哭出來,「我不是你的朋友,不會有人因為吵架就對朋友施展酷刑咒!你要做分靈體必須要謀殺誰的話,你乾脆殺掉我來做好了!!你就是、你就是這種人,我知道!!而你永遠都不會知道什麼是感情,你根本沒有心!」

 

「哈利,我不曾想過要殺掉你。」

 

「喔,是嗎?但你可以殺掉別人,任何人,為了成就你自己,那麼我又憑什麼特別呢?」

 

哈利說完後就氣沖沖地衝出了那間教室,留下瑞斗站在那兒,手中抓著那本書。

瑞斗有些困惑,他不曉得自己該不該追出去,他覺得蠢,他一直以來都不為這些感覺所動,不,他幾乎沒有跟任何人吵架的經驗,就算有過衝突那也是他覺得無所謂的存在,那種即便是讓對方疼痛、讓對方受傷,自己也完全不會有罪惡感的人,甚至會為他們的掙扎和恐懼感覺好笑。

 

但這大概是第一次,他覺得內心有什麼讓他很焦慮,出手懲罰了對自己無禮的人卻沒有解脫感,沒有喜悅,甚至糟透了,他其實知道這是什麼原因。

 

因為他和哈利吵架了。

 

動手施酷刑咒的對象是自己在意的人,而且瑞斗知道哈利對這種事情有著極端道德潔癖,這表示他們要自動回到原本的相處方式幾乎不可能,這讓瑞斗感覺無比煩躁。

他不該有這種想法,他討厭自己有這種想法。

 

他沒有坐回椅子上繼續閱讀,他不認為現在的自己可以靜心研究分靈體的製作方法,於是他把手中那本書放回自己的書袋,然後揹起書袋離開了教室。

 

 

 

******************

 

 

 

『佛地魔,不,湯姆.瑞斗。』

站在那個空間,分不清楚上下左右,但他看著眼前的人就像是迎接一位老朋友,他們不戰鬥,對方也明白這裡不是普通的場所,不允許他們在這兒戰個你死我活。

 

『你知道我憎恨那個名字,那個麻瓜的名字,你這麼做就只是想要激怒我嗎?』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我以為來這裡的只有我,這裡很像國王十字車站,不是嗎?難道你和我一起昏過去了嗎?我們死了嗎?』哈利困惑地問,卻看見對方無趣地整理自己的袖袍,那動作看起來他真的很無聊。

 

『我不會死,哈利.波特,我會殺了你然後向所有人宣告你的死亡。』

 

『我不想死,但我不知道我該選擇繼續走下去,或者我應該回去。不過我猜你已經決定好了。』

 

『……但你往這裡走,是打什麼主意?』

 

『湯姆,難道,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改變你嗎?讓你可以懺悔,讓你也可以感覺到愛。』

 

『我討厭那個論調,一直都是,鄧不利多用那填充了你的腦袋,強調愛比一切都要強大。』佛地魔極度不耐煩地撇嘴,但哈利看著那張蒼白又恐怖的臉,很奇怪,他突然覺得對方沒自己幻想中可怕,也許是因為他們兩人站在這裡,立場相同,而他們是最了解彼此的人。

 

『那麼,真的沒有辦法嗎?或者任何一個你可以變好的機會?』

 

佛地魔瞇起眼望著哈利,或許是因為哈利的眼神顯示出他的認真與執著,不得到答案就死賴著不走,所以他也終於願意平靜地回答哈利的話題。

 

『不管有多少次你以為我應該有的機會,並不會改變我的選擇,你的期待是你的,不屬於我。』

 

『為什麼?我不懂。』

 

佛地魔修長的手指輕壓上那張蒼白的臉,腥紅色的眼睛閃出一道冰冷卻又強烈無比的光芒,哈利從中能夠感覺到屬於佛地魔對於慾望的瘋狂與執著,那超出自己理解的範圍。

 

『因為創造出佛地魔這個存在,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擁有生命。』

 

 

 

******************

 

 

 

哈利睜開雙眼,從記憶中回到了現實,不否認他第一次聽到對方那麼說時對他造成了很大的衝擊,在那之前他從沒有想過生命的意義,但也許自己也同樣經歷過那種重大的一刻,當海格來到小屋,告訴他關於自己身世的一切,那一刻他擁有了身為哈利.波特的定義,並毫無懷疑地依照那個定義活著、相信著,確信這就是自己的人生,確信自己所做出的一切選擇,這是自己的人生。

 

對湯姆.瑞斗而言,佛地魔這個存在是否等同於他的人生、他的一切呢?

但真的是這樣嗎?

他始終不願意相信,瑞斗注定如此孤單,無法感受到愛,無法獲得幸福。

而他內心的空洞與慾望也永遠無法被填補。

 

哈利凝視著漆黑的夜空,今晚有美麗的繁星與月光,照射在霍格華茲城堡的頂端,雪白的牆面看起來閃閃發光,他坐在城堡高塔旁邊突出去的屋簷,哈利並不懼怕底下萬丈的深淵,他只是想要個不會被任何人發現的地方,好好可憐一下白白努力一番卻又獨自生悶氣的自己。

他不想要見到瑞斗,他不知道見到對方後自己該說些什麼。

 

「你在這裡,我找了好一段時間。」一個聲音無視他的希望從後方響起。

 

哈利回過頭去,見到瑞斗朝他這裡走過來,「為什麼你知道我在這兒?」

 

瑞斗踏上屋簷的腳步就和走平地一樣沒有任何顫抖,也沒有去看下方漆黑的深谷。

 

「引路咒可以指出你的大概位置,但這裡還是讓我找了一會兒。」瑞斗在哈利身旁坐下來,他瞧著哈利的側臉,卻保持沉默,哈利沒有跟他說話,甚至沒有看他,他們只是這樣安靜地待著。

 

「我的父母,在我小時候就死了。」哈利突然張口輕聲地說,瑞斗轉頭看他,「他們…我對他們沒有什麼記憶,但他們是為了保護我而死的,被某個人殘忍殺害,他……我母親擋在他面前,希望可以換我一命,但他不曾理會我母親的請求,狠心地殺了她,然後他想殺我,卻沒有成功。」

 

「你母親聽起來很勇敢。」

 

「我不懂,有人死的話必定會有人因為殺戮而傷心,你明明知道這樣的事情,為什麼還要選擇這樣的道路?去傷害一個不曾傷害過你的人,他們不曾對你做過任何事情。」

 

「或許,那是因為我不認為他們和我是同等的。」瑞斗這時候說,他的聲音聽起來很認真,不像是諷刺,因此哈利才能專注地聽他說完,如果那是瑞斗的真實想法,他願意去理解,「我不投注任何感情,在我眼中他們和大釜、藥材之類的差不多,我不為他們傷心,而我想,正因為我知道我的行為會改變某些人的人生,僅僅就是因為我的決定,我決定他們是否可以活下來,那讓我感覺到自己掌控著一切。」

 

「但那樣的想法非常寂寞。」哈利說,他看著瑞斗冰冷的側臉,他並沒有想要說服對方,只是想要理解這個人,那種欲望變得越來越強烈,所以他嘗試不去批判對方,「如果是我的家人,你也會殺了他們嗎?只因為他們和你無關?就算我會因此傷心?」

 

「如果需要,我也會那麼做。」瑞斗坦白地說,其實他覺得自己大可說謊,但他有一種感覺,在哈利面前說謊是沒有用的,因此他說出了自己內心的真實感受,「但如果你…會為那而掉眼淚或者對我大吵大鬧的話,我或許不會很想那麼做,我會先嘗試別的方法達成目的。」

 

哈利愣住了,他睜大眼睛瞪著瑞斗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瑞斗忍不住想諷刺那張臉看起來有多傻,但他只是含著笑,什麼也不說,靜靜觀賞那張千變萬化的表情,看哈利從吃驚的表情轉變成有些羞恥,然後是懷疑與困惑。

 

「那麼,再告訴我一件事情,哈利,」瑞斗果斷中止了哈利的思緒繼續發散,將他拉回現實,「你介紹我看的那個故事書,我看完了,特別是最後一個故事,你告訴我一定要看,我只想問為什麼你覺得我應該看?」

 

「你看完了?真的?呃,第一次讀到這個故事時,我就覺得你應該看看它——」哈利尷尬地回答,他本來只是很偶然地跟瑞斗提起,沒想到對方竟會真的去看了,老實說這讓他有點高興,「我認為人不應該捨棄他們的心,因為那無異於殺掉自己,同時也殺掉了那些愛他的人,就像那個故事裡面的巫師。」

 

「但是哈利,你不覺得也許那是他所期待的結果?」

 

「嗯…也許,可是這樣不是很可惜嗎?」哈利歪著頭說,然後露出一個有點寂寞的淺笑,「也許那個故事的主角本來可以擁有一個愛他的人,結果不管是自己的生命或是愛人,他都沒能擁有。」

 

「可是,他對於殺了那個女孩看起來毫無猶豫,搶奪她的心臟害她喪命,她本來可以不用死,至少不需要為這個男人死去,不覺得那個女孩是個蠢蛋嗎?」

 

對瑞斗來說,故事中的女孩就和自己的母親一樣的愚蠢,他腦袋中有很多猜想,他認為他母親是為了那個拋棄他們的麻瓜死去的,心力交瘁的她倒在孤兒院的門口誕下自己,直到死前卻仍惦記那個拋棄她的麻瓜,明明身為更優越的巫師卻愛上一個不愛她的低等種族。

 

「或許吧,但我認為巫師怎麼想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女孩希望他的心回到它本來應該在的位置,這麼一來才能夠跟他在一起吧,希望他有心,希望他有心後對方會真的愛上她……或許你覺得懷抱希望很傻,但那並非錯誤的事情,不是嗎?」

 

不管是使用愛情魔藥,不管是想要用孩子來換取男人的真心,哈利想如果正因為愛著,所以才會懷抱希望,不該有人定義她的行為是否正確或愚蠢,她只是真心愛著那個男人——所以哈利認為瑞斗也是能夠擁有的,因為他的母親是擁有真正的『愛』的人。

 

「你說的那些聽起來很美好,但故事中並沒有那樣詳細的描寫。」瑞斗有點不明白地說,這些字眼他從來沒有從書上看到,更別說去理解哈利說的那些話的意義。

 

「梅林啊,湯姆,你真的很沒有想像力,看童話就應該自己想像,至少我希望這樣想。」

 

哈利很愉快地看見瑞斗陰沉下來的臉龐,只因為搞不懂哈利說的話。

哈利不得不說在某些地方瑞斗還像個孩子那樣,他是真的無法理解那些感情,並不是他徹底不想去理解,而是他真的無法獨自去感受那些,愛,或者那些美好的東西,他全部都像是初學者,不能體會或者去認同,所以他從很早以前開始就學會了拒絕碰觸,如今,一旦嘗試著去聽哈利所說的那些話,瑞斗就會露出困惑又奇妙的神情,只因為那是和他一直以來的價值觀截然不同的存在。

 

哈利不懂自己怎麼想的,但看著那樣的瑞斗內心便感覺非常柔軟暖和。

他有時會想,希望就這樣看著對方,直到永遠。

僅管他們都無法定義何謂永遠。

 

哈利自己也忍不住會懷疑,所謂永遠的愛,那種東西會比永遠的生命更長久嗎?

因為生命無法永遠,所以愛才能永遠,他一直都這樣認為,但如果被愛的那個人也死去了,這份愛會持續下去嗎?他的父母留給他的愛,會隨著自己的死去而消失嗎?

還是,如果他有一天愛上了一個人,那份愛會一併給予那個人呢?

 

哈利還記得,這個世界上曾經有個女孩說會永遠愛他,如今也不變,他至今仍放在心底。

而他希望自己有一天也可以對某個人說出這樣的一句話,讓對方知道,除了生命,還有其他東西可以讓他得到永遠。

 

 

「對了,哈利。」突然瑞斗又開口,和緩的口氣聽上去特別柔軟,「我沒有吻綠茵。」

 

「欸?」哈利的嘴巴微微張開,他預期聽到的並不是這樣一件事情,「那個…我、不在意,不管你有沒有吻她,我都……」哈利解釋著,卻察覺到自己正快速跳動的心臟,以及埋藏深處的一絲喜悅感情,他的臉微微發燙,不懂瑞斗對他說這件事情的用意。

 

「你在意的,」瑞斗肯定地說,哈利不知道為什麼他可以這樣自信,「她說想要屬於我,希望我也能屬於她,哈利,你難道不想要我是屬於你的嗎?」

 

「我、我不…那個……我沒有……」哈利面紅耳赤著不曉得該說什麼才好。

 

他們應該是朋友,至少在哈利的意識中他們還只是朋友。

但這顯然超越了朋友應該有的對話,而哈利不知道該怎麼辦,更重要的是他甚至沒辦法把這當作瑞斗的玩笑話,他無法輕鬆地笑笑呼嚨而過,他忍不住看瑞斗溫柔無比的笑臉,那映照著星夜反射出光采的迷人雙眸,哈利看著他,感覺自己好像早已被那英俊的面容所誘惑,深深陷在裡面。

 

但我想要你屬於我,哈利。

 

瑞斗可以聽見哈利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就這樣閉上嘴。

瑞斗看著眼前這雙翡翠般的眼眸,依然閃閃發光,裡頭清晰可見自己的身影,最真實的身影,沒有什麼能夠隱藏其中。

接下來的時間他們沒有說話,哈利的臉還是微微泛紅,卻沒有了稍早的苦悶和痛楚,他的眼睛看向另一頭不敢放在瑞斗的身上,但誰也沒有離開,即便瑞斗還是和往常那樣安靜且冷漠,即便什麼話也不說,這樣的時間也讓哈利覺得珍貴到不可思議,甚至讓他感覺想要落淚。

 

 

 

******************

 

 

 

「我有一個請求。」

當他們決定要離開風開始變強的屋簷時,哈利有點突兀地對著瑞斗的背部開口。

 

「是什麼?你已經請求過太多事情了。」

 

「所有的事情你都可以拒絕,但只有這件事情……」哈利看起來有點不安,他早已經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但還是決定要說出口,「不管你暑假打算去做什麼,不要去。」

 

瑞斗用一種過於冷靜的目光望著哈利,讓哈利感受到彷彿浸泡在冷水之中的刺痛,他不能夠說出原因,他也沒辦法解釋什麼來讓這個要求變得不奇怪,他知道要以這樣的請求留住瑞斗是很困難的,瑞斗肯定會有很多疑問,也會對他起疑。

 

「我可以問為什麼嗎?」瑞斗問,而哈利絕望地搖搖頭,他垂下臉,感覺自己的請求並不會被答應。

 

「你總是很喜歡對我做無理的要求,但這件事情,也許會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而你卻要求我不要去做,若你真的希望如此,總是要給我一個理由。」瑞斗淡淡地說,但看哈利什麼話也不說,「沒辦法?那麼,我拒絕。」

 

「湯、湯姆!!」哈利本來想要伸手抓住他,卻在碰到瑞斗的衣袖前害怕地收回了手,瑞斗看著那個反應,只是輕輕嘆息,哈利繼續低頭說,「你難道不能夠就留在霍格華茲,和我一起,我們可以到其它你想要去的地方,除了那個地方——」

 

「那麼你要給我什麼代價呢?」

 

「代、代價?」哈利迷惘了一會兒,然後他想到了什麼後繼續說,「拜託你,暑假開始後我們在老地方見面,好不好?然後我會給你一樣東西做為代價,我確信這是你從來沒有的,拜託,就這個暑假,這一次,聽我的好嗎?」哈利低聲下氣地請求他,聲音微微沙啞,好像要哭出來。

 

「你認為有什麼東西是我沒有的?又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

 

「你有很多不知道的東西,太多太多了,湯姆,你不是全知全能的,你知道你永遠不會是,沒有人是,我們都有不了解的東西。」

 

「但你卻認為可以給我沒有的東西?你確定那真的是我所需要的嗎?」

 

「我不知道,但我可以嘗試。」

 

哈利的話讓瑞斗陷入片刻的沉思。

照理說他不會因為任何人的任何話語改變自己的行動,這個暑假的計畫是非常重要的,沒有什麼比這更加優先,也沒有什麼可以阻止自己前往,因此他拒絕了一群人的邀約,並且也回絕了校長告訴他可以留在霍格華茲的特別待遇,他決心要前往,沒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止他。

但哈利所說的那些話卻讓他猶豫了一會兒,他不知道哈利所說的東西是否有交換的價值。

 

「湯姆,難道真的沒有任何辦法?」

 

哈利很恐懼,恐懼眼前的這個人會和佛地魔那時一樣給予否定的答案。

殘酷地告訴他,不管如何他都只會選擇這樣的一條路,他不會變,他沒有任何機會。

而那是哈利最不願意聽到的話語。

 

 

 

******************

 

 

 

「你的行李可真少啊?」雷斯壯問他。

 

他們到了該搭乘霍格華茲特快車返家的時間,學生們都已經打包好自己的行囊,並且開心地討論著暑假要上哪裡去,又要怎麼樣連絡。

「沒什麼特別要打包的,而且我用了個無形伸展咒。」瑞斗說著,雷斯壯羨慕地看著他那個可以裝下很多東西的袋子,一起走上火車。

 

在車廂中瑞斗、雷斯壯、艾福瑞、諾特和莫賽博佔了一整個包廂,雷斯壯和艾福瑞起勁地聊著他們即將參加雷斯壯家的宴會以及一些關於魔法部的傳聞,諾特跟莫賽博兩人則是在玩巫師棋,諾特把莫賽博的棋子給殺得片甲不留,而瑞斗就在一旁靜靜看書,大概是所有人都查覺到瑞斗的心情不悅,因此沒人打攪他。

 

在特快車到達目的地前還發生了一個小插曲,他們的車廂門突然被打開,而站在那兒的是綠茵還有她的朋友們,一看到綠茵出現,雷斯壯就莫名其妙地站起身來,但是馬上發現綠茵的臉上一陣發白,她的眼睛死瞪著甚至連抬頭看她一眼都沒有的瑞斗,臉頰突然有些脹紅。

 

「辛西亞,這個車廂滿了,還有其他地方更適合,走吧。」

 

「當然,我才不想待在這裡!」綠茵那麼說,語氣有點顫抖,然後她們轉身甩上車門,車門甚至因為震動而嘎嘎作響,這讓車廂內除了瑞斗以外的人們都面面相覷。

 

「梅林啊,她怎麼這麼大火氣?」雷斯壯問。

 

「因為湯姆甩了她,這個你沒聽說嗎?全校都知道了,現在你可有機會啦,老兄。」艾福瑞咧嘴笑著,伸出手肘撞擊他的腹部,「不管怎麼樣,我猜除了瑞斗那個可愛的情人外,我們學校就沒人比綠茵漂亮了,你就喜歡她那種型的,不是嗎?」

 

「吵死了,我、我是——」

 

瑞斗抬頭瞧了有點支支吾吾的雷斯壯,然後淡淡吐出一句,「我不在意。」

 

雷斯壯聽到那句話後馬上恢復了愉快的表情,顯然他是害怕瑞斗會覺得不高興,不然他老早就想約綠茵了,可惜綠茵全把注意力放在瑞斗身上,這也不令雷斯壯感覺洩氣,倒不如說他覺得這才是理所當然的,瑞斗理應得到所有關注,雷斯壯對於瑞斗的崇敬可不只一般朋友的程度。

 

「我更想知道湯姆來往的那個女孩長什麼樣子,肯定是個大美人。」艾福瑞笑著說,瞥了瑞斗一眼,本以為對方不會說任何話的,卻意外聽到了回應。

 

「不算是美人。」瑞斗輕聲說,然後他陷入了片段的回憶,從他的書本上挪開視線一會兒,將思考中的圖像拼湊成言語,「脾氣不算好,矮小,戴著眼鏡,頭髮也亂糟糟,只是嘴唇很薄,還有一雙翡翠色的眼睛,很固執,但某些地方卻非常——」瑞斗說到這裡就不說了,其它人都等著他繼續描述,他卻故意笑了一下閉上嘴,看那群人呆愣的表情,「諾特,再不快點回神,你的棋子就要被莫賽博的殺光了。」

 

諾特回看他的棋盤,發現他本來快獲勝的巫師棋被對方暴力無比的皇后給殺到只剩下一半,他發出一聲怨怒的吼聲,而莫賽博忍不住哈哈大笑。

 

瑞斗低下頭繼續看他的書,他其實沒有把書本的內容看進去,他從剛剛腦中就不斷思考著一些事情,不知為什麼,他以為早該遺忘的畫面殘留在腦海中不斷回放。

 

『湯姆,難道真的沒有任何辦法?』

 

男孩請求他的表情非常真摯,也是那個表情讓瑞斗覺得異常迷人,他差點對雷斯壯他們說溜嘴。

就算看不透男孩的心也知道他沒有騙人,他是真心祈求自己不要前往那個自己計畫要去的地方。

 

不該有人知道他的計畫,他沒告訴任何人,甚至連他自已都沒有確定自己到了那兒後要做什麼。

但哈利就好像很肯定在那裡一定會發生些什麼,一些不好的事情。

 

他在這個暑假打算去一個叫做小漢果頓的地方,他用了許多方式追查,花了整整五年的時間調查史萊哲林的一切蹤跡,包括他留傳下來殘缺的族譜、血統的所有分支,他一開始查到了好幾個地點,但經過他一點一點抽絲剝繭,確定了與自己可能有關的一個血緣分支,然後順著找到了這個偏遠的小城鎮,傳言史萊哲林的一小塊血脈剛特家族還有人住在那兒。

 

本來他以為哈利也會說蛇語,肯定和史萊哲林有些什麼關係,想從他那兒打聽其他可能的血脈分支,但哈利好像對此完全不清楚,並且斬釘截鐵地發誓他不是史萊哲林的後代——這讓瑞斗有一點失望,所以也加深了他要前往拜訪剛特家族的念頭。

 

他要去找,儘管他不知道自己會找到什麼東西,但心中的渴望驅使著他,他想知道,想確定,然後他才會做出決定,他會選擇那些人應該迎接的結局,但在那之前他必須先知曉一切。

 

而哈利.波特,那個男孩居然覺得有什麼東西的價值可以比知曉自己身世的一切更重要,認為可以做為交換的代價,他想那個男孩肯定是隨口編出一個理由,想要留住自己。

 

哈利跟他說在暑假的期間請他去老地方見他。

所謂的老地方指的是他們初次見面的那片禁忌森林的深處,哈利總是會在那兒,瑞斗也認為學期重新開始後哈利肯定還會不斷的出現在自己面前,不厭其煩地打攪自己。

 

 

明明是這樣想,但瑞斗有另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若自己就此按照原定計畫那樣進行,等到開學後回到霍格華茲就不會再次見到那個男孩了。

這種想法纏繞著他,但他認為這應該只是一種錯覺,並不是真實的,所以他仍然整理了行李搭上特快車,他知道這班車直到開學將不會再返回霍格華茲。

 

此刻,他感覺到火車駛入了車站,正緩緩停靠。

 

「該下車了,湯姆。」雷斯壯呼喚他,而他拿著自己的行李站起來,走出了車廂。

 

 

 

******************

 

 

 

哈利待在空地上靜靜地發呆。

他其實知道對方不會來,他知道自己待在這裡是徒勞無功的,他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想著若是那個時候他能夠伸手抓住對方就好了,但他卻辦不到,他沒有辦法那麼做。瑞斗這個時候應該已經到達了車站,頭也不回地前往他想要去的地方了吧,要到達那個城鎮可能還要依靠其他的交通工具,哈利想像著瑞斗獨自一人前往的身影,突然覺得自己應該跟去,那麼現在就不會是這樣子的心情了。

 

他不會來了,放棄吧,哈利.波特,你這個傻瓜。

那想法在自己的腦海中不斷播放,讓他好幾次差點掉下眼淚。

他也許什麼都沒有改變,他本來就沒有抱著太多的希望,但他不知道自己竟會如此難受。

 

那個人總是很孤獨,雖然他身旁看似被一群擁護他、愛戴他的人包圍著,但哈利真正接觸他之後才了解到他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傲慢、自私、滿口謊言,但同時他獨一無二,瑞斗總是習慣把自己給孤立起來,他走在他們之中是如此突出,於是他學會了將自己與其他人做區分,不向任何人表露真實的自己,因此不論他身旁圍繞著多少人,他的內心仍舊是只有他自己。

 

哈利無法想像孤身一人在霍格華茲生活六年,身邊沒有任何人了解自己的感覺。

 

哈利想,肯定從來也沒有人試圖去理解湯姆.瑞斗,沒有人,因為他們覺得他完美,覺得他身上不缺什麼,覺得他這樣的人不可能在人生中感受痛苦或者孤獨,但哈利知道那是錯誤的,恰巧正是那樣看似完美的湯姆.瑞斗,擁有最多的痛苦與孤獨。

 

突然他聽見了旁邊一陣細碎的呻吟,他轉過頭去。

 

「不,不要哭了,我知道你很痛,所以我不是在這兒了嗎?」哈利對著地上的某個東西說,「天啊,我甚至不曉得你是不是能夠算在哭,有時候真希望我能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是…也許我永遠不會明白。」

 

哈利湊過去低頭看著那個生物,溫柔地將牠抱起來,將臉貼近那生物的額頭,眼淚掉落在生物的臉上。

 

「我努力了,我一直很清楚這不會太簡單,也做好了心理準備,但不可否認的我還是有一點失望,我以為我可以改變很多事情,就像我以為我可以讓你的傷變好些,可是總是不順利……但相信我,我不會丟下你一個的,我會和你在一起。」

 

哈利輕輕嘆息,仰望著湛藍的天空,感覺溫暖的風吹撫而來。

他曾想像在這個暑假和瑞斗一起去活米村逛逛,雖然瑞斗也去了好幾次恐怕對那些大家感興趣的店也提不起勁,但哈利覺得如果是他們兩人出去的話,就算是習以為常的活米村也會有很多有趣的事情發生,他真的很期待,儘管這都僅限於他的想像。

 

事實是,他不覺得瑞斗會來。

可悲得很,哈利發覺連自己都無法相信那個湯姆.瑞斗會聽他的話放棄他計畫已久的旅程,從一開始哈利就知道結果,但他還是沒辦法克制自己去嘗試說服對方。

 

是的,不管別人對他說什麼,不管湯姆.瑞斗認為他自己是什麼,哈利寧可相信永遠都有機會。

即便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認為他注定變成惡人,哈利也想要相信會出現奇蹟。

 

 

這時候,哈利突然聽見了一些騷動的聲音,慌張地將懷中的生物藏進牆上的洞不讓任何人看見,他揣起魔杖站起來小心翼翼逼近聲音的方向。

 

「誰?」

由於怕有任何一個老師走近這附近查出端倪,瑞斗在離校前幾天把這塊地的保護咒給去除了,而學生都已經離校的這個時間,此刻除了那些隱藏在禁忌森林中危險的生物,不應該會有任何人過來這裡。

 

「現出你的原型!」哈利有點驚慌地吼著,然後他等待了一會兒,草叢中一條閃光閃過,下一秒那條蛇就憑空竄出來,嚇得哈利跌坐在草地上,「娜吉妮,是妳啊,妳嚇到我了!」

看著娜吉妮一聲不吭地滑過,沒有瑞斗在學校她大概也覺得無趣吧,哈利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但他忍不住抬起頭往娜吉妮前來的方向看,禁忌森林的濃霧中隱隱約約藏著一個漸漸浮現的身影,哈利一開始不太確定那到底是誰。

 

「怎麼可能……」等哈利看清楚了些後,忍不住對自己低喃。

 

「你好像不歡迎我?」那個人走出濃霧後問,看哈利的嘴無法合攏的傻樣,他露出一抹嘲諷的笑意,「希望我到這裡是值得的,雖然我在返回這裡的途中就越覺得不該抱有期待。」

 

「為、為什麼?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哈利結巴著問,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忍不住拿下眼鏡又重新掛上去一次,為了要確定這不是自己的幻覺或者夢境,但那確實是湯姆.瑞斗。

 

「是你說要我留在霍格華茲,然後你願意陪我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但是你應該已經搭上特快車了啊?」

 

「我總有辦法,我寫信給狄劈校長告訴他我有困境,於是他很愉快地用了其它的方式接我回到這裡,但這仍然花了我幾天的時間,因為校長需要做些特殊的安排才有可能同意我留在學校。」

 

「可是、你、你真的……真的很不可思議,這不是普通學生可以辦到的!」

 

「我本來就不是普通學生。」瑞斗一邊說一邊走到哈利的面前,微微歪著頭露出淺笑,那姿態瀟灑又迷人,「我來見你了,你承諾過會給我相應的代價,而我想現在就是我索求那個代價的時候,你不會讓我失望吧。」

 

「…但梅林,這…我沒做好準備,我想你不可能……不、不,你是真的存在嗎?還是幻覺什麼的?而且你怎麼可能放棄,你規劃了很久好不容易才決定要去的,不是嗎?」

 

「我隨時都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情,不差這一時。」

 

哈利聽到那簡單過頭的答案後,忍不住噗哧地笑出聲,那張表情洋溢起符合年紀的笑容,瑞斗意外地不討厭這樣的笑臉,而他其實也不是很理解自己耗費周章特別返回這裡的真正原因,這或許是第一次他並不是憑著理智的安排與規劃行動,而是憑藉著衝動決定回到這學校。

 

但瑞斗想剛特的家並不會突然不見,至少短時間內他們還會住在那兒,所以他也沒有急於這一時的必要,或許是因為這種想法,他對於哈利所說的代價反而有了更多的興趣。

 

「所以你說那個我沒有的東西,是什麼?」

 

「啊,那個,閉上眼睛一下。」哈利爽快地說,但馬上看見瑞斗皺眉,「這是要給你個驚喜,張著眼睛就算不上驚喜了吧?我知道你覺得很沒趣,但你就不能偶爾配合一下嗎?」

 

瑞斗好像對此沒有什麼期待,他煩躁地站在那兒,閉上眼睛。

然後靜靜等待。

 

哈利獨自眺望那張英俊的臉龐,閉著眼睛的臉端正而且乾淨,只有自己一個人看見這樣平靜又自然狀態的他,要是有那些愛慕瑞斗的女孩在這兒,肯定會羨慕自己吧。

哈利深深吸了一口氣,心臟跳得飛快,他覺得自己將要做的事情很瘋狂,儘管他也不是沒做過更瘋狂的事情,但他幾乎能夠想像瑞斗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以後的吃驚表情。

 

他伸出手指,幾乎要撫上那雙閉合的唇。

然後他又站近了一些,靠上去,努力墊起腳尖,於此同時瑞斗有點不耐煩地張開了雙眼,他看見哈利近在眼前的臉龐。

 

他們接吻了,瑞斗想如果他沒有弄錯的話,此時此刻,哈利.波特吻了他。

 

但很奇怪的是瑞斗沒有任何實感,正確的說他不曉得他們的皮膚有沒有碰觸,他懷疑是自己腦袋不靈了還是太過在意眼前的睫毛,但他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有一些加快,他,居然在這種狀況下會緊張。

 

還有一種感覺,很奇怪的感覺,他過去親吻別人時從沒有的感覺。

好像有什麼東西從哈利那邊流到他的身體裡面,然後柔軟地包裹住了他的心臟,一時之間他有種喘不過氣的想法,身體有些微熱,接著那男孩離開了,而那胸口上頭溫熱到窒息的感覺也隨之緩緩消失。

 

瑞斗不曉得他到底算不算滿意這個代價,畢竟這可是換取了他一整個暑假,就這麼一個吻。

好吧,這確實是他沒有的,他從未跟哈利接吻過,即便他早已認為男孩是屬於他的,他也未曾真正動手過,但瑞斗想哈利指的並不是表面上看見的東西。

 

或許哈利指的又是那些愛、友情什麼陳腔濫調,那些他總是指稱瑞斗不曾擁有的,而瑞斗也總是嗤之以鼻,但剛剛那一瞬間瑞斗確實感覺到一絲變化,他首先意識到的不是親吻應該要有的濕潤或碰觸的體溫,他感覺不到哈利碰觸他的觸覺,就好像哈利不具備觸覺一樣,但男孩靠近時有別的情緒流入自己的思緒中,不屬於自己的濃稠感情和自己的困惑混攪在一起,他不太明白,更不確定那是否是自己需要的東西。

 

胸口不知怎麼的有點疼痛,好像某個地方充脹著某種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見鬼的,為什麼你就不能好好配合閉上眼睛?」

 

當他還在思考時卻聽見哈利苦澀的叫聲,哈利發現他睜著眼睛時羞恥便佈滿雙頰,並且露出一臉想要沉到地平面之下的表情,多麼滑稽,本來對於代價有些失望的瑞斗突然覺得其實這也還算是蠻值得的,只要能看到哈利那懊悔又羞澀的表情。

 

而他突然記起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當綠茵在那片美麗的湖邊打算要吻他並要求瑞斗屬於她時,他腦海中浮現的是一雙熟悉而美麗的眼眸,讓他覺得比起與綠茵交往所能給他的好處要來得吸引人,他當時沒意識到那是誰的眼睛,但被哈利吻了之後才突然回憶起——

 

那雙眼睛是綠翡翠的顏色。

 

 

 

Tbc

作者廢話:

我知道有人問可否更新另一篇瑞哈連載。

不過我這幾天寫本子就耗盡時間啦,目前正在修這篇。

發現自己沒太多時間好好寫連載,等這周末過去後就會恢復原本的狀況囉,先說聲抱歉了~~

 

然後更新到這裡才終於接吻了哈哈

我總覺得瑞斗有沒有去殺他父親真的是他人生一個很大的改變契機,連自己的父親都能夠殺也才因此更能夠傷害其他更多的人吧。

所以我想哈利會非常希望去壓制他殺死他父親。

雖然這也不代表他就不會去幹壞事,但這也表示他心中開始有了比起對父親和麻瓜的憎惡更加濃厚的感情存在了~~


评论(6)
热度(114)

© 千葉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