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葉玥

小說創作為主,包含自創文。
動漫方面有家庭教師、哈利波特、東京食屍鬼以及各種動漫的同人文。
大宗為主角受。

痞客幫的家:http://chianye27.pixnet.net/blog

Something about LOVE 14 (雲綱)

他獨自一人走在秋天的並中校園內,踩著落葉發出的沙沙聲響,總覺得心情很平靜。
不知不覺、恍恍惚惚的就到了國中三年級,他還是沒有實感,可能是因為兩年下來發生的事情太多讓他無法專注於學校的生活上頭,二年級開始的一連串改變、新朋友還有很多的戰鬥,讓他的生活無法安寧。

 

和雲雀學長在一起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就是從二年級的時候開始。

雲雀學長並沒有依照他該畢業的年級而從學校消失不見,綱吉本來還慌亂的以為雲雀在自己升上三年級的時候就會到高中去並且離開並盛中學,可是沒有,雲雀用一臉詫異的表情望著他,並理所當然的說出『你沒有走我怎麼可能離開』這樣的話,綱吉幾乎高興得想跳起來歡呼——雖然這就好像是他害得雲雀無法畢業一樣,不過後來雲雀也坦承他本來就不太希望離開他所喜歡的並中。


綱吉知道有很大部分是因為雲雀太愛這所學校的關係,有時候甚至覺得這個理由可能比他在這學校來得重要多了,因為雲雀還是如同以往的視察風紀,整頓校內的不良狀態,而那個時候的他看起來比戰鬥的時候更開心。


不過也是因為對方是那樣對本身喜好如此單純的人,也讓綱吉得以安心。

不論外人如何說,雲雀都是相當特別的存在,不僅僅是守護者,也不只是學長。

綱吉覺得天氣慢慢冷了起來,抱緊了懷中的便當,稍微加快了走路的速度。
當他上了樓走到接待室所在的那條走廊時,聽到了一些和往常不同的細小聲響,平緩而清脆的聲音在走廊上安靜的空氣中盪漾,現在是休假日,學校理應是空無一人的才對。


走到了接待室門口,聲音就更大了,綱吉雖然聽不出那是什麼曲子,卻覺得那曲子很好聽,是一首鋼琴曲,淡淡的琴音在中間慢慢轉快,卻依舊維持溫柔的主旋律,他聽得發愣遲遲沒有進入室內,最後當曲子越來越小聲,綱吉這才回過神來推門進去,而CD似乎又重頭開始撥放了。


恭彌不在嗎?
綱吉環視著空無一人只有牆邊的音響正播著旋律的接待室。

 

還記得那是他們去逛街時偶然在商店街看見的巨大音響,綱吉只是偶然瞧了一眼說出了房間很小根本擺不下這種東西的話,過了沒幾天後到接待室就看到了那個音響正被風紀委員們緩緩的運入接待室中,雲雀跟他說隨時都能來這裡聽音樂的時候綱吉有點愧疚,因為雲雀平時不像是會聽音樂的人。

 

雲雀的隨性一如往常,也讓綱吉覺得有些可愛。

「怎麼了,站在這裡發愣。」
一個聲音冷不防的出現,綱吉只感覺到頸後發毛,就有一雙手環過他的肩膀將他拉入寬敞的胸懷,綱吉抬起頭便對上一張冰冷無表情的臉,但是那雙漆黑的眼睛卻顯得柔和。


「恭彌…那個…」綱吉指著音響,笑了,「曲子很好聽。」


雲雀抬起頭,望著那個還在撥放的音樂,「是啊,意外的發覺有個音響也不錯,反正也是校長出錢。」雲雀微笑,放開了綱吉上前去按下了停止鍵,將裡頭的CD取了出來,揮手要綱吉上前去。


「古典CD啊,恭彌喜歡聽古典音樂啊。」總覺得古典樂很適合氣質冷冷的雲雀。
他的印象中就是有氣質的人都愛聽古典樂曲,而像雲雀這樣的人一定也是喜歡這樣的曲子吧。


「不,這是草壁的,那傢伙說多少也放一點這種歌,所以才試著放放看的。」那張CD送到綱吉的手中。

 

「欸,那恭彌平常都放什麼?」

 

只見雲雀將另一片CD放了進去,過了一會兒,突然響起的雄壯歌聲讓綱吉嚇了一跳,正用低音雄壯的唱著『たなびく並盛の 大なく小なく並がいい いつも変わらぬ』的聲音實在是不好聽,不過窗邊的雲豆卻開始大聲跟著合唱,綱吉突然明瞭雲雀剛剛說有音響也不錯的意思是指拿來教導雲豆很方便。


「我比較喜歡日本的歌曲。」雲雀說著關掉了音響。

 

綱吉忍不住笑了出來。

不知為什麼的就是覺得隱約有些不爽的雲雀很有趣,雖然這樣的形容詞不適合他。
是啊,雲雀是個那麼喜歡學校的人,也喜歡吃和食、穿和服,喜歡的音樂也是校歌。

雲雀將那片CD也扔給了綱吉後便在沙發上坐下了,過了一會兒才疑惑的抬起頭。


「今天不是學校放假嗎?怎麼有時間過來?」

雲雀知道綱吉在假日的時候總是會被里包恩督促著寫功課,通常他們都是在放學後才見面的,假日很少能有機會兩人出去,一個人忙工作,一個人則忙功課。


綱吉匆忙的打開了奈奈為雲雀和他準備的兩人份便當,看來是為了送午餐來的。

這個時候雲豆才慢吞吞的從窗子那兒飛了進來,飛撲到綱吉的頭上去坐著。

「因為最近沒有考試的關係,所以里包恩說沒關係,而且媽媽說你工作太辛苦要我來看看你。」綱吉就像是完全沒有注意到雲豆壓下來的重量一樣,繼續說著,他對於雲豆這樣親密的舉動已經習以為常。


「你母親倒是很善解人意。」雲雀喝了一口綱吉遞來的茶,將這些全都準備齊全的是綱吉的母親,最近他也不太驚奇綱吉跑來學校弄便當給他吃,原因是雲雀常常工作到忘了吃東西,奈奈愛擔心的性格也就成了開始照顧起雲雀的契機,過去雲雀很少有這種經驗。


「啊,媽媽說你如果願意的話,明天跟我們一起吃晚餐好嗎?」


「明天?」綱吉用力點點頭用期待的目光注視著雲雀,「沒什麼不可以的。」

 

「太好了,媽媽會很高興吧。」
可能是因為雲雀出現在綱吉身邊的頻率變高了,奈奈最近也開始把雲雀當作家裡的一份子,雲雀如果有一段時間沒有出現在家裡,奈奈就會像擔心家裡其他孩子一樣擔心雲雀。

綱吉看雲雀對此並不反感,也就順其自然了。

 

這時候綱吉突然感覺到頸部發癢,低頭看見是雲豆正輕輕的摩擦他的脖子,柔軟的羽毛給綱吉一種溫暖的感覺,一把捉住牠將牠圈在手掌之中,雲豆從縫隙裡用黑色的大眼睛望著他,每次牠一這樣做綱吉就覺得可愛萬分。

 

「對了,我今天順便也有東西帶給雲豆的。」綱吉突然想起什麼事情的在口袋裡翻找,最後拿出了一件很小很小和手帕差不多大小的小件衣服,還有彈性可以伸縮,綱吉在雲豆面前示範般的拉了一下。


雲豆緊盯著綱吉手中的東西,羽毛豎起來往後悄悄縮了幾步,似乎試圖要讓綱吉別發現牠的存在,但是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雲雀這時在一邊將便當拿了過去自顧自的吃起來,雖然讓對方餵食什麼的感覺好像很甜蜜,但實際上速度太慢,所以他們常常都不做這種浪費時間的事情,他安靜的邊吃著邊看綱吉用手指逗弄雲豆玩。

 

「那是什麼?」


「幾天前請京子她們幫忙做的,因為天氣變冷了。」綱吉微笑著沒注意到雲豆求救的目光。


抓過無力反抗的雲豆,將那件小衣服套了下去,並將翅膀穿過稍大的袖口,那是一件白色的衣服,在雲豆身上看起來就如想像中的可愛,不過對方不太喜歡,正用力的扭曲著身體。
綱吉還記得之前也有在冬天幫雲豆做過圍巾,那時候牠也是這掙扎的表情。


「牠其實不怎麼喜歡穿衣服。」

雲雀最後終於說,不過身為主人的他卻帶著幸災樂禍的冷笑望著掙扎想脫衣服的雲豆,然後一手抓住牠猛的就往天空一扔,雲豆想要往上飛起來但是一邊拍著翅膀卻一邊緩緩下落。


「恭彌,」綱吉轉過頭不看那還持續降落的雲豆,最後氣呼呼的在地上用走路的走到角落縮起翅膀蹲下來,「我兩個禮拜後想和山本他們一起去山上郊遊,我可以去吧?」


「……要去山上?」雲雀瞇起眼睛,猶豫了一會兒問到,「六道骸會去嗎?」


「骸的話,就算邀約他也不可能來吧。」


「那麼你就去吧。」雲雀聳聳肩,拿起茶杯時卻停頓了一下,「不過,我也必須一起去。」


「欸,恭彌也想要一起來嗎?」


「偶爾也可以和你一起出外,雖然我對遊玩沒有興趣。」

 

綱吉愣了一下,這畢竟是需要群聚的事情,雲雀直到現在還是不能夠忍受過多人的活動,這個習慣怎麼改也改不了,雲雀大概是無法放下他才不得不去,想到這裡綱吉猛對著雲雀的側臉傻笑。


「我必須要確定你們有沒有做出任何違反風紀的事情。」
「那個,這個是個朋友的聚會,如果恭彌也可以放寬心一起玩的話就好了。」
「群聚之類的事情我不明白有什麼有趣的。」
「……呃,算了。」綱吉實在不想講下去。


兩個人有一句沒一句聊天的聲音在只有兩個人的學校中響著,因為飛不動只能縮在角落休息的雲豆不知不覺因為變得溫暖的身體而陷入了睡眠之中,牠縮著脖子在柔軟的羽毛和衣服間輕輕呼息,偶爾會動動翅膀,雖然不喜歡穿著綱吉幫他穿上的衣服,牠的羽毛左右擺動了一下。

但是,真的很溫暖。



 

 

 

 

 

 

這一天,他睜開眼睛的時候還是迷迷糊糊的,看到某個黃色的影子在前方晃來晃去,實在是擾人得不得了,只好疲累地睜開了雙眼,他還有些不適應這邊的空氣,許久沒有回的家,許久沒有躺的床。

 

他覺得自己住不慣的家感居然不比接待室來得舒服,這裡真的太少過來住了,變得沒有了人的氣息,更沒有那草食動物的氣息,有他在的地方總是相當溫暖,不像這個地方——沾滿了許久未打掃的灰塵,牆頭那很久沒有撕的月曆還停留在兩個月前。


他一整夜無法入眠,本來就淺眠的他在不習慣的地方睡覺,所以現在感到有些痛苦。
翻了個身,發現雲豆在前方亂飛著。


時鐘……六點,還有一些時間…再睡會兒算了。
房間內安靜了一會兒,突然,本來闔上了的黑色雙眼又睜了開來,他猛的爬了起來,然後聽到自己的手機正在沾滿了灰塵的沙發上大聲響著,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小小的螢幕上頭顯示著『草壁』,時間『AM 8:00』。
『委員長,您怎麼還沒有到學校?有需要我的幫忙嗎?』

 

 

 

 

 

 

 

綱吉今天也和平常一樣的與獄寺一起上學,山本則是因為社團晨練而提早到了學校,獄寺和山本當然是最早知道他和雲雀關係的人,獄寺最初是極力反對的,但是看綱吉和雲雀在一起的時候露出那麼開心的表情就實在沒有辦法對綱吉說什麼了,對他而言,綱吉的快樂比自己來得重要得多,但偶爾抱怨幾句。

 

「這麼說來,雲雀那傢伙同意了啊。」

「嗯,不過他說我們要去的話他也要一起跟去,可以嗎?」

 

「十代首領這麼決定的話我也……」

 

綱吉和獄寺談著話一邊來到學校門口,卻沒有看到雲雀往常的身影,只有草壁一個人站在那邊檢查學生們的儀容,一般人可能看不出來,但綱吉總覺得今天的草壁顯得有些慌張,好像在擔心什麼事情。

 

「真難得那個傢伙會不守在門口。」獄寺無意的說著,綱吉皺起眉頭來,他要獄寺先走一步,自己則是留在那邊並往草壁的方向小跑步過去。


草壁剛放行一個學生,抬起頭就看到綱吉朝他這邊過來。

「澤田,早啊。委員長今天有點事情所以等一下才會過來,你要等他嗎?還是,我先帶你去接待室……」


「不用了,草壁學長也要工作的不是嗎,恭彌會生氣吧。」綱吉記得很清楚,草壁曾經好心帶他到接待室去,結果被在接待室的雲雀看到就被狠狠的咬殺了一頓,那個人是不容許工作有絲毫馬虎的人。

 

「我有點事情想打聽呢……但是今天大家好像有些疲累?」綱吉往其他委員的方向瞧去,總覺得怪怪的。

 

「沒什麼的,讓你擔心了,只是發生了點小小的意外。」草壁看了看平時應該在的那個空位,收回視線。


草壁當然知道綱吉和雲雀兩個人的事情,這一年來和綱吉也變得熟了起來。

一直在雲雀身邊的草壁感覺到那個一直以來對誰都漠不關心,更不願意接近任何人的雲雀,正在慢慢的往好的方向轉變,過去本來就強大的戰力現在也變得更加強大了,關於這些,草壁是很感謝綱吉的。

 

雲雀變得不再那麼孤僻、變得圓潤,變得比以前人性化多了。
這大概是因為綱吉和以前接近雲雀的人不太一樣的關係吧,雖然也是會對那個冷漠的人感到害怕,但是很容易地就把雲雀當做自己是的同伴來對待。

「那麼,是什麼事情要問我呢?」


「那個,恭彌他最近的工作不多吧?」綱吉被草壁拉到旁邊去,以免有太多學生注意到他和綱吉在說話,「因為媽媽想在這周末請他去我們家,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比較有空。」


「如果是澤田的事情,委員長一般而言都是有空的。」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來問學長,那個人會勉強自己,我不希望這樣。」綱吉很清楚雲雀幾乎不太回他自己的家,大部分在接待室就能找到他,那代表他就連晚上都留在學校工作。

 

「雖然我知道他很強,但這樣下去……之前的戰鬥也把恭彌牽連進來,有些對不起他。」


草壁看到綱吉困擾的表情,接著露出一個明瞭的笑,那雙有些粗糙的大手輕輕撫摸了一下綱吉的頭頂。

 

「別擔心,委員長最近事情不多,您看今天早上就知道了。」
綱吉雖然不太懂草壁說的『今天早上』是什麼意思,但他覺得草壁的手很溫暖。
沒想到自己會被這樣對待,綱吉臉上浮現一點微笑。


「說起來,學長也沒有畢業呢,難道是因為恭彌的關係?」


「那個人現在覺得學校和澤田就是一切,你應該知道的吧。」草壁有些靦腆的搔搔下巴。


「啊啊,是、是啊……」


「所以,在委員長畢業前我們似乎不被允許畢業,這也是他命令的。」

 

原來全部的風紀委員強制留級嗎!

綱吉瞪大眼睛望著草壁,他雖然認真考慮過這原因,可是沒有想到這會是真的,居然會有人強迫別的學生不准畢業,有時綱吉真的對雲雀的思考迴路抱有疑問,那個人我行我素慣了,也許沒想到自己那樣的決定會影響到多少人吧?


「別擔心,這個不關澤田的事情,當初是景仰他才成為風紀委員,我們本來就打算跟隨委員長。」看綱吉一臉驚嚇的模樣,草壁馬上解釋,並不希望他誤會,「所以你不需要在意。」


「不,再怎麼說……不過,我很高興還能見到草壁學長,如果風紀委員們都畢業了,大家一定都會很寂寞的吧。」綱吉坦率的說,這使得草壁的雙唇微微上彎,從沒有人這麼說過,風紀委員在學校中彷彿是讓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一群人,他們是因為崇拜雲雀才成為風紀委員的,所以就算被人懼怕也無所謂,可是現在聽綱吉這麼說居然有了淡淡的喜悅。

但是,這種溫暖的氣氛並沒有持續多久,很快就被一陣冰冷的殺氣還有機車運轉的聲音給狠狠打斷了,草壁額上冒出了大顆大顆的冷汗緩緩回頭望去,只見雲雀手中拿著拐子坐在似乎是剛停下的機車上頭,咬著牙一臉不愉快的瞪著他們兩人,瞥了一下綱吉,又瞥了一下草壁,瞇起了雙眼。

 

綱吉總覺得他比平時更加焦躁的模樣,頭髮也沒有壓平。

 

「擅離職守,哲,你想要被咬殺嗎?」車子往旁邊一扔,跳下車的雲雀看起來很不高興。


「欸,恭彌,那個,是我找學長說話的,所以才害他沒辦法好好工作——」


「不關你的事情,綱吉,你到一邊去。」雲雀冰冷地說,將綱吉拖到旁邊。

 

綱吉還沒能來得及上前阻止,只見一道白光揮過,馬上聽到了一聲哀嚎聲音然後一切歸於平靜,睜開眼的時候,綱吉根本不敢去看躺在地上的草壁學長。


綱吉忘了這是第幾次了,看到有人在面前被咬殺好像已經是見怪不怪,對於如此習慣的自己綱吉也有些害怕,上次是班上的同學,再上次是他隔壁班欺負他的兩個學生,而前天則是他們的導師。

 

綱吉和雲雀學長在一起的事情,幾乎全校都已經知道了,因為這是個難以隱瞞的秘密。

總之,他們的事情曝光之後將會變得很麻煩,綱吉也很清楚,但他從沒想過會變成現在這樣——最讓他困擾的事情就是,全班,不,全校的學生都變得不敢靠近他,前幾天還有學生看到他就像看到雲雀學長那樣趕緊行禮,只怕一個不小心惹怒了雲雀學長,第二天就會被發現躺在病院裡頭。

綱吉本來想要去扶草壁的,卻被雲雀一把拉走,經過那些顫抖著看事情發生的學生們,他們穿過前廊來到了一條比較安靜的角落之後,雲雀才漸漸的放慢腳步,回頭看顯得相當緊張的綱吉。

 

「你們在聊什麼?」


「呃,一直都是這樣的啊,學長在跟我聊恭彌的事情。」綱吉瞧了一下雲雀那張有些不耐的臉,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補上一句,「草壁學長人很好,不會亂發脾氣呢。」

不滿意於綱吉的答案,雲雀皺起眉頭。


「『學長』。」突然雲雀開口說了那個單詞,綱吉有點疑惑的看他,不懂是什麼意思。
「你叫他『學長』。」綱吉更不懂了,不知道雲雀心底所困擾的是什麼,「以前也是那麼叫我的。」


綱吉愣了愣過了許久才明白過來,撇過頭去忍著笑,怕一看到雲雀的臉就會大笑出來,但雲雀顯然沒有注意到綱吉的表情,他的態度還是一如往常地平靜冷漠。


「因為他是我的學長啊。當初不是雲雀學長要我不能夠那樣叫你嗎?」綱吉臉上帶著淺淺的微笑,他突然有些懷念以前叫雲雀學長的那些日子,而他知道雲雀大概也是這樣想,只不過雲雀沒有意識到而已。

 
「雲雀學長該不會是有點懷念吧?」

 

「是這樣嗎……或許吧。」雲雀帶些猶豫的坦誠了,想了一會兒,「還是叫回名字吧,原本的比較好。」


「嗯,恭彌。」綱吉微笑。

 

「這樣就好。」聽見綱吉喊自己名字的雲雀終於笑了,表情不再那麼僵硬。

 

他的手輕撫過綱吉的臉,然後一個吻有點強硬地壓在綱吉的唇上,今天的雲雀看起來不知道為什麼有些狼狽,頭髮和制服都相當凌亂。

「最近恭彌老是隨意攻擊人,這樣不大好吧。」綱吉用委婉勸告的語氣對著雲雀說,「已經太多人住院了,這樣下去學校裡頭就真的沒有人敢接近我了,除了山本和獄寺以外。」


「這樣不是很好嗎,少些人這也是我希望的結果。」
「但是這樣的話——」

「我討厭群聚,只要你一個人就夠了。」雲雀說,那雙深黑色的雙眸看起來是認真的。

 

綱吉說不出話來,他知道,他如果回說他也只需要雲雀一個人的話,是騙人的。

對於自己而言朋友很重要,山本和獄寺是無人可取代的,還有家裡的母親和那些孩子們,全都很重要。他還是喜歡大家熱熱鬧鬧的多一些,他喜歡人群,但他很高興能聽到雲雀這樣說。

 

「…謝謝你,恭彌。」

雲雀明瞭綱吉的困擾而沒有說其他,看到綱吉那樣努力的擠出話來的有趣模樣就已經相當滿意了,而因為晚到學校而引起的那些不悅和煩躁很快就消失無蹤,儘管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遲到。

「啊,對了,今天早上沒有看到恭彌的時候覺得很驚訝,你怎麼了嗎?」

「今天早上,」雲雀就好像回想到什麼令他反感的事情一般,皺起眉,「睡過頭了。」
「什麼?」
「睡過頭。」雲雀重複了一遍,但是綱吉還是不敢相信的瞪著他,「難得回家一趟,被雲豆叫起來的時候已經超過時間了。」


「所以才騎著機車來上學?」

 

雲雀的表情看起來很不快。

原因聽起來雖然很普通,但是綱吉卻笑不太出來,因為這些日子以來幾乎沒看過雲雀遲到,更沒聽雲雀說過家裡的事情,還有時間能夠回很久沒回去的家裡一趟,代表雲雀最近真的不忙。

綱吉突然想起草壁跟他說的事情,原來是指這個,想來草壁今早看來很慌張的樣子也是因為雲雀遲到,這真的是非常難得一件的事情。

「恭彌的家在哪裡呢?」
「啊啊,要帶你來也可以,不過積滿了灰塵。」雲雀無所謂的聳聳肩,「只有我一個人住在那裡,就在學校附近而已。」

 

當綱吉聽到只有雲雀一個人住時,下意識抿起下唇——如果去了那裡的話,就代表只有他們兩個人。雲雀並沒有注意到綱吉在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思考了一下後看了看綱吉。

 

「你這星期六有空吧,要來我家嗎?」帶點詢問的意思,但是也包含著威脅的意味,「當然,你沒有拒絕的權利。」


拒絕就咬殺,是這種意思吧?
綱吉有點無奈的望著他帶著笑意的黑色雙眸,但是其實他本來就沒打算要拒絕雲雀的。
而且,可以和雲雀兩個人獨處,知道對方並沒有那種意思的綱吉心底卻仍期待著。

 

交往的時間越來越久以後,綱吉其實發現他們並沒有很明確地表示,雲雀也並不怎麼喜歡牽手,偶爾會接吻,但沒有比這更多的行為,綱吉不是不喜歡這樣的關係,那樣讓他們感覺和朋友很接近,非常愉快,也很自然,事實上綱吉很喜歡和雲雀相處的感覺,雲雀雖然常常很霸道強硬,但彼此也給予很多獨自的空間和時間。

 

——可是這樣真的好嗎?

綱吉到現在終究忍不住產生了懷疑。

綱吉並不是沒有想像過,如果真的喜歡的話一定都會考慮到那些事情。

綱吉用力拍拍自己燥熱的臉頰,想克制住自己的胡思亂想,他可不想讓雲雀看出來他在想些什麼要不得的東西,抬頭看了一眼雲雀的臉,雲雀好像還在等他『要不要來他家』的回答,沒意識到綱吉的想法,綱吉的臉微紅著低下頭來點點頭接受了。

 

然後他想其實平常也大多是兩個人單獨相處,沒有什麼好擔憂的。

「嗯,很好。」雲雀似乎並沒有注意到綱吉的尷尬滿意的笑了。
綱吉知道雲雀在這些方面是很遲鈍的,讓他鬆了一口氣,而他自己也不大想要破壞現在這樣的關係。





tbc

作者廢話:

最近寫慣了正劇和嚴肅向的文後,重看這篇真的甜到不行otz

連我自己都受不了(????)

這兩個人快點手牽手去操場跑一圈啦!!


评论(10)
热度(121)

© 千葉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