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葉玥

小說創作為主,包含自創文。
動漫方面有家庭教師、哈利波特、東京食屍鬼以及各種動漫的同人文。
大宗為主角受。

痞客幫的家:http://chianye27.pixnet.net/blog

Love and Betrayal -Spade’s Memory 01 (斯佩德中心)

華麗的社交場合,從窗口灑落的璀璨光輝照耀著光輝的大廳,閃閃發光的寶石,精緻的傢俱,貴婦人身上濃郁的香水氣味,華麗的衣服,這一切象徵著這身虛榮身分的表像……

我全都很討厭。

從以前到現在就有著奇怪的能力,能夠看穿一切事物的本質,了解人的思想,因此也可以任意的幻化成相同的存在,幻術,不需學習就如同生存本能一般附著於自己身上的這份力量,對身在貴族之中的自己毫無用處,不,也不能說毫無用處,如果用於欺騙他人的話幻術確實比什麼偽裝都更加完美,但是即使不使用幻術,我也懂得如何去欺騙他人,偽裝自己,在無聊的宴會中裝出完美的笑臉,只是最近漸漸連偽裝都嫌麻煩。


要從貴族的無聊之中解脫,我試著用自己的力量去侵略他人的...

Love and Betrayal 35 (G綱)

重傷的感覺,綱吉經歷過很多次,在過去的對戰中身體的傷總是特別的疼痛,被割裂的地方就好像灼燒一樣,就連使力也會造成劇烈的抽痛,還不如直接失去感覺還比較好,乾脆昏過去還比較好,每一次受重傷都會忍不住這麼想,但是自己必須要戰鬥,還有必須要保護的東西所以身體才能繼續動起來,結果好幾次都從危險中幸運的逃脫。


自己是很幸運的,總是這麼想著。
可是,死亡,原來是這樣的東西嗎?


空虛而且沒有任何感覺,本來以為會是更盛大的,更痛一些,卻只有一瞬間感覺到疼痛,卻又因為太過疼痛到幾乎無法去命名這份疼痛,然後他什麼都感覺不到了,短暫的時間裡頭也沒有辦法去回想起自己全部的人生,沒有跑馬燈什麼也沒有,腦海中只閃過幾個最...

One Thing He will Never Know -38(TR/HP)

『Harry,我打算離開Riddle莊園。』


『新的藏身處會更牢固、更完善,將沒有任何人可以找到我們,我只打算帶著最忠誠的僕人前往,時間到了我會來帶走你和Nagini,所以你只要在這裡等著。』


Snape站在那裡,看著惡魔對毫無防備的男孩竊竊私語,用甜美的言詞承諾會帶他一起走,但這件事情沒有實現。僕人們都很清楚Dark Lord是個什麼樣的存在,即便是那些最推崇DarkLord的僕人也不得不承認,他們高高在上的主人是個無慈悲、無心的怪物,他能看見他人的內心,不管是懼怕、忌妒、憎恨、痛苦或是膽怯,在飽含強烈惡意的狀況下,他偶爾也會利用『愛』——這個他最為輕視的...

The Cage 05 (獄綱 )

「澤田其實曾在會議中曾經提出過要退讓首領職位的事情,這件事情我們很早就知道了。」


「那個時候你們的反應是什麼?為什麼沒有阻止?」


「因為很可笑,黑手黨不是說退出就能輕易退出的,他應該比誰都還要清楚才對,但即使如此,我覺得他看起來很認真所以這段時間我也有派人暗中觀察他,避免他真的做出什麼事情來,畢竟他是九代重要的繼承者。」


「所以那時候沒有相信十代首領說的話?」


「現場的人沒有,大家認為他只是說說而已,不是有人工作累了就會抱怨一些事情嗎?沒有人會當真的。」


「你說有暗中觀察,那自從那以後的幾個月裡頭都沒有發...

Love and Betrayal 34 (G綱)

瀰漫在空氣中一股淡淡的酒味,兩人相擁的體溫比入喉的酒感覺起來更加灼燙。
他發出細碎的呻吟,十指交纏,緊握住對方溫熱的掌心。


很難想像那個初次見面如此冰冷的男人也擁有這樣炙熱的體溫,不管是誰聽見喬托用情熱的聲音呼喚,都會被迷惑而失神吧,綱吉闔上眼,他覺得自己的心跳跳得很快,但是身體卻不想動彈,只是安靜的接受著對方在自己身體四處落下溫柔的親吻,相對起手指,喬托的吻是有些冰涼而舒適的,綱吉對上那雙眼睛,從裡面可以看到比他想像更多的熱情,忍不住移開視線。

「怎麼了?」喬托輕聲的問,「有什麼不滿的地方嗎?」


「你是打算吻遍我全身嗎?」綱吉有些不自在的說,聽來卻像是賭氣。


喬托只是笑了一下,撐起身體...

Delusion -04 分歧【4】(all綱)

遊戲規則說明:

@每篇會有3至4個選項,進入不同路線,可能進入某人物固定CP路線,也可能進入真相線,選項大多不會有明確的CP感。

@根據選擇這個故事很有可能碰到BE。

@詳細解釋可見第一篇。

*****************************************************


「我和你一起去。」綱吉叫住里包恩,對方的表情突然變得冷酷,從那雙黑色眼眸中透出的冷然光輝讓綱吉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那是不信任我的意思嗎?你應該知道我還沒有弱到需要你幫忙,與其跟我去,不如待在總部指揮大局,那才是首領該做的事情,別把私情和工作混雜了。」...

The Cage 04 (獄綱 )

溫熱的舌頭探入帶點甜味酒香的口中,也許是心裡的感覺所致吧,本來含著冰的微涼雙唇也變得炙熱無比,獄寺能夠感覺到那青澀的回應有些猶豫,從沒有跟女性交往過,即使成為首領後也沒有擁有過單一伴侶的綱吉,一直站在他身邊的獄寺比任何人都了解他這種單純的反應,卻還是感到高興。


綱吉溫暖的體溫,放在胸口的手微微顫抖,悄悄洩漏的喘息還有臉上那不適應的微紅讓獄寺著迷,半瞇的碧綠色眼眸中映出了綱吉的脆弱與重要,即使綱吉比他強大,是比他偉大許多的男人,但這種想要守護的心情卻沒有因此減弱,綱吉回覆了他,這讓獄寺在內心又一次下了決心,他將永遠不會放下這雙手。


獄寺早已經決定要跟隨綱吉,也...

Love and Betrayal 33 (G綱)

冬天的寒氣讓他總是忍不住顫抖,但是冬天的冷意讓他懷念,也總是讓他感傷。
來到這個時代的日子正好是冬日,還記得最初撲上自己的冷意和驚慌失措,轉眼間這已經是在這個時代度過的第四個冬天,當時因為自己的突然出現而擾亂了很多計畫,被帶到卡墨拉也改變了他往後的命運,從未了解過的彭哥列創立前的歷史就在自己眼前彷彿現實般的上演,當時還一廂情願的以為是個夢境。直到碰觸了喬托那雙十分冰冷的手才了解到這並不是個夢,但不管是體溫還是感情,那雙手中什麼都沒有,想到這將會成為自己在這個時代中唯一的依靠,竟有些害怕起來,也覺得有些寂寞,當時的他真的很想回家。


可是他沒有預想到後來的事情,不知不覺到了現在,回顧過去幾年,記憶...

【伏哈only】Pretty Tragedy (瑞哈)

【15:00】5.21伏哈only24h  產糧活動

上一棒 @hachi 

下一棒 @夏小伊的魔杖 


❝   5/21不只說出「我愛你」,也回答了「我願意」,在這個特殊的節日裡讓伏哈/湯哈陪伴我們共同度過吧!❞

活動由伏哈only群主辦,門牌號:562347765


受邀參加這個活動,努力爆了字數喔!!

但我的瑞哈就是...無法在這個應該是甜的節日配合著甜啊(相信我我有努力了),大家如果不嫌棄的話請往下面看~~


xxx


冰雪覆蓋了視線所及的世界,...

Love and Betrayal -Tsunayoshi’s Memory 03 (綱吉中心)

「你到底在幹什麼,為什麼最後都是我在說話?」里包恩不高興的對綱吉說,他們已經坐在車上了,「你既然是首領,交涉應該是由你進行才對,結果你都在問些有的沒的事情。」


「可是我看你們聊得很盡興啊,你和克里歐先生談話時感覺很難插入。」綱吉嘆息。


「雖然你的那份天真是你的優點,但是也要多想想其他的事情,不能總是這麼散漫。」


「我知道啦。」


「猶豫不決的話是什麼事情都做不來的。」里包恩說,綱吉安靜聽著對方的訓話。


「你更是特別容易猶豫、容易隨波逐流,只有到了被逼緊的時候你才會有所覺悟,這不知道算不算好事。習慣依賴身邊比你強大的人,雖然偶爾依賴部下是正確的,可是輕易受到影響的話也不好...

Love and Betrayal -Tsunayoshi’s Memory 02 (綱吉中心)

『你看來好像很辛苦,繼承之後,你的心意改變了嗎?』
『您是說毀掉彭哥列的事情嗎?』
『是啊。』

當時面對詢問他的初代首領,綱吉並沒有否認,他還是想要實行自己的執著,如果在自己成為首領的一天,如果彭哥列做出了過度、不被允許的事情,他就會親自毀滅彭哥列,這就是他的覺悟,而至今這個信念從未動搖過,只是他不太清楚該怎麼做才對,剛當上首領有太多事情都是初次嘗試。
不管是與人談判也好,槍戰也好,或是經營家族事業,有太多要學習的東西了。
而且首領的職務也無法馬上就變得熟練起來。

身邊有很棒的部下讓綱吉輕鬆不少,里包恩成為家族的顧問以後並沒有從教師的職位上退下,他依然做為綱吉的老師在旁邊指導著他,同時也協助綱吉處理一些他...

Tom Riddle's gang (瑞哈)

「湯姆,親愛的,該起床了,我怕你就這樣睡過第一堂課。」


「看我們給你帶來什麼,阿爾法說估計你討厭去餐廳那種混亂的地方,所以把你平常會吃的都給拿來了,你可以吃完再去上課。」


瑞斗聽見了喊他的熟悉聲音,不得不從透著晨光的宿舍床上爬起,全身被難以動彈的慵懶感包裹,昨晚徹夜閱讀史拉轟特別借給他的黑魔法禁書,只睡了不到三個小時,疲倦是理所當然的,但他也特別不喜歡早晨,不喜歡充斥身體的溫暖光線與黏糊的熱度。

他甚至討厭自己的軀體,它們看起來像個普通人類。


很少有東西能讓他喜愛,目前要勉強說的話只有一個——那是非常特別的存在。


眼前的...

The Cage 03 (獄綱 )

綱吉知道,作為一個黑手黨首領自己並不是最好的人選,畢竟他是從一個什麼也不懂的學生一下子躍為首領身份的,第一次和里包恩見面以後好長一段時間總是驚慌失措,不懂自己為什麼會遇到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如今想起來,那種日子也令人懷念。


他很了解自己,他不如迪諾那樣受到部下的愛護和敬重,不足白蘭的狡猾與專制,而且大概一生也學不會XANXUS身為頂點者的霸氣,這些事情他也從沒有試圖去模仿別人,他想要成為自己所想成為的首領,過了十八歲以後,他就一直努力想去完成身為首領的責任,畢竟都已經如此決定了,不是逃避可以解決的問題,只是偶爾被徬徨籠罩,才意識到自己其實也不過是脆弱的人而已。...


Love and Betrayal 32 (G綱)

「可惡、可惡、可惡啊——」


急促的腳步聲伴隨著大聲的咒罵,身後緊跟著的兩個部下也全都面色蒼白。
一行人快速的通過走廊,向著他們被通知發生事情的方向趕去救援,在路上遇上了亞雷桑卓的盧卡也聽到了同樣的消息而會合了,但是從另一頭趕過來就已經過了五分多鐘,加上部下通報的時間就已經超過十分鐘,這段時間內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無從得知,只能夠在心裡祈禱著想要守護的人一切平安。


「凡尼先生,BOSS他會沒事吧?」著急的問著不如往常冷靜的上司,即使知道自己那樣慌張的樣子也將緊張的氣氛傳遞給了部下,是不應該的,但是卻無法控制心急,他沒有回答。


「是啊,BOSS那麼強,一定不會有事...

Whisper of Cloud 19 (阿勞迪x綱)

綱吉懷抱著疑惑獨自來到約定的地點,那是一間位於市區的教堂,人們熙來攘往地聚集在前方的廣場上,不管怎麼看都不像個隱密會面的地點。保羅告訴綱吉,在俄羅斯黑手黨中有願意冒著危險與彭哥列進行交易的人,並且對方在經過幾次私密協調後終於願意與綱吉見面,從那時開始綱吉便一直期待著這天的到來,對方指定了地點與時間,並且只允許綱吉單獨前往,儘管這聽起來幾乎像是個陷阱,綱吉還是無法放棄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他提前從基地悄悄溜出來,除了保羅之外,沒有人知道綱吉的行蹤。


這幾天阿勞迪因為某些狀況而離開了莫斯科的基地,就綱吉所知,他們之前派到俄羅斯黑手黨中潛伏的某些情報員突然失去了聯繫,阿勞迪就是為此決

© 千葉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