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斯利亞的愛 08 (V綱)

綱吉仰望著那扇高大的鐵門,不知道是不是瓦利安獨特的趣味,上頭布滿了如果試圖跨上去就會被扎成刺蝟血流如注而死的小尖刀,看見這副風景,綱吉反而開始疑惑他決定來這裡度過他的暑假是否太過衝動了,他是因為暑假沒有同伴可以一起遊玩,才選擇來瓦利安見見他兒時照顧他的那些人,然而,瓦利安的總部怎麼看也不像是可以好好玩樂的場所,也不像記憶中那樣閃閃發光,還記得小時候他最喜歡這棟老舊的房子和有些荒涼的庭園了,僅管史庫瓦羅和XANXUS從不準他一個人到處跑。

老實說他有些近鄉情怯,到了機場後也沒有打電話要路斯利亞他們過來迎接他,還是連絡家光帶他過來,不過當他們一到了目的地,家光就丟下他馬上開著車離開了,帶著一臉不明的...

Take off your uniform 11(貝綱)

綱吉咬著筆聽著課堂上的老師用魔咒般的聲音念著課文,開始上課不到十分鐘他的心思就已經飄遠了,天空看起來特別的藍,是個出遊的好日子,自從貝爾離開後他的生活就恢復了平靜無波瀾的日子,他其實蠻想念這種什麼事情都不會讓他大吃一驚的生活,並且也持續了一段日子了,過去那幾個月每天都提心吊膽的,深怕貝爾做出些什麼出乎意料的事情,何況那個人偶爾會變得無法受他人控制,發狂時的貝爾真的非常恐怖。

他是真心希望今後再也不要發生那種事情了。

不過如今綱吉想想卻有些後悔自己什麼也沒想就拒絕貝爾要求他去西西里的事情,貝爾消失之後,他每天都在想當初應該要婉轉一點——才發現原來自己也害怕被貝爾討厭,因為他知道貝爾是情感善變的人,對...

Whisper of Cloud 06 (阿勞迪x綱)

「綱吉,你有什麼話要和我說嗎?」

當喬托對著站在門口一臉不安地關上門的綱吉說出那句話時,綱吉的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他像隻受驚的小貓等待著被責罵,他的腳磨擦著地板,手指也焦慮地勾著。


「我是來道歉的。」綱吉說,他垂下頭去,「我……擅自決定做了一些事情,我想……我那麼做洩漏了家族的秘密…我沒有遵守規則……」


喬托和G都閉口不言的情報,他卻輕易洩漏給了阿勞迪,除了幫助他找到送信的孩子之外,還幫他從G的辦公室盜取情報,不論這個情報重不重要,事情結果如何,綱吉知道自己這麼做都違反了家族的規定,而在黑手黨中背叛者的罪是最重的,他知道自己被喬托所保護,大概不會受到什麼懲...

DISRUPTED DREAM (瑞哈/伏哈)

請朋友上傳的完整版:

http://pan.baidu.com/s/1c2AIxna

密碼:21tz


還記得,史萊哲林傳人在牆上寫下寫字,密室中的怪物到處攻擊學生的事件,那在他二年級的那時驟然停止,很快的,那令學生們恐懼的經歷又再次淹沒在新學期歡愉的氣氛之下,那些石化的人恢復之後就彷彿沒有人記得霍格華茲曾經籠罩在死亡的威脅之下,Hermione雖然試圖繼續追尋史萊哲林的傳人,堅持了好一陣子後卻還是在期末考前夕放棄,改追尋更重要的期末成績。


那一年,Harry沒得到什麼特別的冒險經驗,只有一本日記,即使是在廁所撿來的他也小心保存著,過了這麼久以後,...

Deepest Hope (R綱)

陰暗的酒吧中,戴著帽子的男人點了一杯史汀格(譏諷者),偏金黃的酒色來到他面前時透著微微的迷人光暈,他勾起一抹如同酒名的笑容,坐上了椅子靜靜等待了好一會兒,直到酒吧中幾乎沒有人注意到他的時候這才有人慢慢走近他的身邊。


男人轉過頭來就看見對方帶著幾個顯眼的部下,他不是很滿意那招搖的姿態,他都如此低調了。帶頭的人沒有問名字也沒有表示其他只是伸手遞來了一張照片。


「Visconti,你應該知道他吧,他是——」


「彭哥列的雲之守護者,當然,那樣有名的人我不可能不知道。」男人接下了照片,那黑曜石般的冰冷雙眸毫無情感波動,深沉而讓人捉摸不定的最強殺手,看...

Something about LOVE 11 (雲綱)

「你在說什麼又見面了啊。」綱吉帶著些微無奈的看著眼前的人,覺得有些好笑,「拜託你不要嚇人。」


骸的身影在雨中被潤濕了,紫藍色的頭髮緊貼著臉龐,帶著一抹隱藏著危險氣息的笑容。


「不是很久沒見了嗎?因為太無聊了才過來的,聽到了一些有趣的傳聞。」


「上次才見過面的啊。」綱吉不知道骸所說的傳聞是什麼,只是輕輕的嘆息,視線從骸那帶著滿滿笑意的臉龐移開,自顧自的蹲下去將手機撿起來,和雲雀學長說話到一半斷掉的話,雲雀學長肯定會以為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吧,那就糟糕了。


綱吉看著被雨水濕透了不能用的手機,「這也是幻覺吧。」
話聲剛落,他們身旁的大雨突然停止了,零碎的雨聲也不...

The Secrets - Exist In Me (斯佩德x綱) 02

16.5改變的時空


『綱吉…?我、我還可以撐下去的,阿爾貝他…先救阿爾貝,還有你的指環…』


『他經死了,埃琳娜小姐…已經沒辦法救他了…而且指環什麼的…妳先上來我再去拿就好,快點抓住我的手,快點!』


那是千鈞一髮的危機,綱吉靠在崖邊緊抓著埃琳娜的手,如果他稍微鬆懈,也許兩個人都會一起掉落深淵,和阿爾貝一起消失無蹤。斯佩德是知道的,阿爾貝.夏吉,在他所熟悉的歷史中這個男人背叛了彭哥列,並且利用埃琳娜對他的信任製造彭哥列空隙,引來弗盧卡的軍隊,那些人攻進埃琳娜所在的城堡,在防守力量不足的絕境下,埃琳娜因為一場爆炸而死去。


然而,...

路斯利亞的愛 07 (V綱)

『路斯路斯路斯————』


『我起來了,今天真早啊,怎麼了嗎綱ちゃん?』

張開眼睛,從棉被中爬了起來,視線投向正站在史庫瓦羅面前的孩子身上,他們正替換著衣服,綱吉的頭髮還是濕的似乎剛從浴室中出來不久,他咧開嘴笑得很開心,轉過頭看路斯利亞,露出一副想跑到他身邊的模樣卻被史庫瓦羅一把揪住從頭上套下白色的短衫。


『那個啊,今天綱吉就要回家了喔。』


『這樣啊。』


『嗯,我一定會回來看路斯媽咪的,還有XANXAN。』


『喂喂喂喂,小鬼,你別一直動,衣服穿反了不是嗎?』史庫瓦羅臉上也帶著淺淺的笑容說著,然後撥了撥綱吉凌亂的頭髮,『這樣就好了。』

但綱吉沒有得到路斯利亞的回應,有點疑...

One Thing He will Never Know -24(TR/HP)

「你應該把你身上那骯髒的衣服給換掉,我不曉得Dark Lord怎麼忍受你穿那種東西。」

DracoMalfoy看著Harry頹喪的坐上椅子時忍不住開口,但又立刻感覺這完全不關他的事情,「總之,如果你想要的話,我可以給你一些…新的袍子。」


「梅林,你是怎麼了,Malfoy,你不是這種人。」Harry對著他翻了一個白眼,Malfoy的親切讓他雞皮疙瘩,「那傢伙不會在意這種事情,還有我告訴你,討好我一點用處也沒有。」Harry說完後Malfoy的臉就馬上陰沉下來,而那個表情比較像Harry所認識的他。


「……我要怎麼做那是我自己的事,Potter,你不會知道這些...

Take off your uniform 10(貝綱)

那一天早上起來,綱吉因為上課差點遲到而將貝爾的事情放在腦後了,昨夜想要殺他的事情也好像沒發生過一樣,更沒有發現隔壁的房子中沒有一點聲響,裡頭的人已經在稍早的時候悄悄離開了。

那一天綱吉就和往常一樣的上課,不想聽課而閒著無聊的時候就望著窗戶發呆起來,發呆著不自主的就會想到貝爾,想到昨晚他看來失望的那個表情,心裡頭一陣揪緊,雖然貝爾的要求很無理,但貝爾的表情讓綱吉覺得那好像是他的錯一樣。

貝爾過去有很糟糕的前科,那就是心情一不好就會跑出去傷人,綱吉很擔心會不會因為他拒絕跟他回西西里的關係,貝爾又會去傷害別人——如果是這樣,他寧可跟對方一起去。
已經不想再對貝爾感到害怕了,不想再看見他因為殺戮失去自我的樣...

One Thing He will Never Know -23(TR/HP)

Harry忍耐著來自背部的刺痛,他的雙手緊抓著他能夠抓到的所有東西,也就是床單,將它們扭到不能夠再擠壓的程度,他全身關節都發出疼痛的尖叫卻想盡辦法壓抑自己以免聽上去像個懦夫,這點疼痛比起全身斷裂般的酷刑咒並不算什麼,但他感覺那塊皮膚像是被灼燒著,透過那個部位穿透進自己的肺部,心臟也像要跳出來。


「你做得很好,Harry。」那個輕柔而低沉的聲音誇讚著,Harry並不想讓自己感覺高興,但依然因為減少的疼痛感以及男人安慰的語氣而放鬆下來,冰冷的手指滑過前一秒還疼痛著的皮膚,讓那轉為讓人顫抖的搔癢感。


「唔…」Harry為疼痛平息發出小聲的嘆息,卻感覺冰冷的唇瓣貼上...

路斯利亞的愛 06 (V綱)

貝爾有點不開心,被瑪蒙罵了以後就一直心情鬱悶,習慣到了半夜也不睡覺的他今天也還是沒睡。他坐在窗台邊靜靜的看著義大利的夜空,手中拿著的是曾經送給綱吉當玩具的音樂盒,儘管是白色老鼠的造型,卻撥著能讓人放輕鬆的單調旋律。


照理說他應該是瓦利安比較不會受到綱吉離開影響的人,他從不放太多感情在特定的物品上。
不過他也是裡頭最忠於慾望的人,如果是想要的東西就算要把本來的擁有者殺死也要得到手,他見到家光的時候一瞬間想過直接把家光夫婦殺死,卻覺得綱吉大概會大哭,很麻煩,也就沒有下手了。

是啊,想要把綱吉留下來的話,就只剩下這個做法而已,為什麼史庫瓦羅他們都沒想到?
窗台的隔壁就是綱吉的房間,這時候突然亮起...

Something about LOVE 10 (雲綱)

「哇喔。」雲雀坐在那裡,手中的紙張被捏得有些皺了,而坐在他前方的二年A班的導師發抖著,在雲雀第一聲嘆息時,一陣冰冷涼到了頭頂,「哼嗯。」


第二聲的時候,可憐的導師就要哭出來了。


雲雀其實並沒有想要咬殺眼前不斷打哆嗦的人,應該說他也沒有什麼心情去折磨他了,他看著面前那張小小的紙張,心想這世界上居然會有這樣令他感到如此挫敗的東西存在,而那不過就是一張紙而已,而且那張紙也不過是比其他張多了幾個紅色。

「真的抱歉了,雲雀同學,老師也努力了,但是……」二年A班的導師低著頭想著自己的無能為力,見眼前的雲雀不像平時那樣一下子就揮拐子過來,心情鬆懈了一些。


下一秒,雲雀突然用手撐住下巴...

The Secrets(斯佩德x綱) 33

「喬托,你所說要排除反對者的實際做法,是打算要怎麼做呢?」雨月這個時候問,他的表情顯得嚴肅,難得一次被從日本叫回西西里,他知道必定是彭哥列有重要的變故,「輕易動用武力,不像是你的作風,狀況已經糟糕到那種地步了嗎?」


「是啊,目前我還沒有要做到那種程度,」喬托說著,然後看了在場的守護者一眼,「我請各位回到本部的用意只有一個,是希望藉此威攝那些人不要輕舉妄動,多多少少會有些作用吧,畢竟他們很清楚守護者擁有的力量,也會警戒你們。」


將大量的軍隊帶回本部,實際上並不打算動用,更多是希望靠著展現強大力量讓心生變異的人知難而退,但那也只是針對某些勢力較小的合夥家族,這些...

【ICE4工商】當日YOI、東京喰種刊物以及未來HP瑞哈新刊亂聊

5/13 ICE4攤名:

【V08 月下的玫瑰與酒】


預計將會有下列本子:

YOI新刊【在我身旁的璀璨光芒】維勇

試閱頁面


東京喰種舊刊【切割心臟的白日光】有金/亞金

試閱頁面



【瑞哈新刊的一點亂聊】

只是想隨便亂聊聊關於新刊。

想要出一本HP瑞哈本,不過目前還不確定什麼場次會出來,感覺最近蠻忙碌的,不過我想我還是會很想出HP本,算是完成自己長久來的願望(?)上次在YOI場也有讀者問我什麼時候出HP本,讓我有點燃起來。


這篇文可能會採用預購的模式,也就是直接付款後才印製,我的壓力應該會比較少,而大陸/香港地區的讀者可以使用月見草的方式訂購,比較方便...

© 千葉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