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and Betrayal 11 (G綱)

「那件事情你應該比我更清楚才對。」


喬托冷冷的說,綱吉有種奇怪的感覺,那冷靜的臉孔並非真實的,前一刻喬托還激動的舉劍對準了雷,現在的他卻又變得毫無表情,這種反應對綱吉來說很不自然,他從剛剛就心驚膽跳的,胸口不安分的騷動不止,渴望現在就離開這個地方,因為他隱約感到喬托的冷靜只不過是暫時的,隨時都有可能會再次發生意料之外的事情。


但即使內心這樣擔憂著,對峙的那兩個人卻還是直望著彼此沒有一絲退縮的意思。
雷似乎沒有放棄激怒喬托繼續從容微笑,卻和他的舉止、他的語調所給人的感覺截然不同,讓綱吉感到害怕。

「沒錯,我很清楚。」他笑道,手指輕輕搭向綱吉的肩膀,「所以,我才想要告訴他真相,綱吉也想要知道吧。我...

Crossroads 12 (S綱)

我真的快笑死了

該不會負責屏蔽的那個人專門針對這篇文章吧wwwwww

欸我那麼多道德扭曲的文(例如hp那些),就這篇那麼溫馨正面的文會被屏蔽。

一定被針對啦!!!


總之上連結:

石墨文檔


湯姆瑞斗的日記 01 (瑞哈)

 

*本篇將會出本,訂購按此  點擊

*本子中會有部分網路沒有刊載的部分

*出本後本篇才會貼完。


**************************

 

 

1947920日》

早上柏克先生就出外了,把店內的事情交代給我。

今天崔弗家會有人過來賣一些不可說的東西,魔法部的查緝就快開始,柏克先生要我看著處理,他很清楚我會替他辦好每件事情,拿個好價錢。


柏克先生待我不錯,我的存在也給他骯髒污穢的小店帶來不少好處,不只是客人增多了,在經過遊說後他們更願意低價出售手中的稀奇寶物,說服與誘騙...

Whisper of Cloud 14 (阿勞迪x綱)

一個腳步聲快速穿越長廊,倉促的步伐顯示出他的憂心忡忡,而在他旁邊帶路的部下們也因此繃緊了神經,不論是誰都看得出首領那微微蒼白的臉色,收到通知後他就沒有了往常的冷靜,這種模樣部下們也見怪不怪了,只要扯到那個人的事情,首領就會過度反應。


「為什麼直到現在才通知我這件事情?」喬托問,儘管語氣中並無責怪卻有一絲不滿,「他昏倒多久了?原因找出來了嗎?他看過醫生了?」


「是、是的,醫生說可能只是睡眠不足,那、那個——」部下欲言又止,似乎隱瞞著某些事情不知該不該說出來,「其實,是阿勞迪先生的部下在走廊發現澤田大人昏倒的,我們也是直到剛剛才知道澤田大人病倒的事情…在此之前,...

Love and Betrayal 10 (G綱)

那一天晚上,喬托很少有的和綱吉談起過去的事情,包括他過去的生活,他曾經擁有的家人,喬托說著自己是個『安靜沉默的孩子』時,露出了一個淡淡的苦笑,他避開了家族死去的事情只談了開心的那些事。

綱吉想起了與喬托談論日本和家人的自己,好像也是這個樣子,顯得更孩子氣一些。

第二天陽光照在眼皮上時,綱吉才從溫暖的被窩中醒過來,有些忘記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空氣中帶著淡淡的紅茶香氣,從窗邊透下的微弱陽光落在身上感覺溫暖無比,綱吉慢慢的睜開眼睛一時間卻忘了自己身在何處,這不是他那間小小的臥室,因為他的臥室陽光會照在他的腳上而不是如此灑落在他眼前,而且一道燦金色的光芒在他有些迷茫的視線中閃耀著,他過了好久才真...

Crossroads 11 (S綱)

六道骸很擅長看透他人的心,因為人總是非常自私自利的。

就算再怎麼說著只是想要貢獻、想要保護,不求其他代價,最終不被人所感謝和尊敬的話還是會感到生氣,這世界上沒有一個人真的那麼心胸開闊,正因為可以從中得到什麼,人們才會去做值得他人感謝的事情。

而要去操作人的忌妒與憤怒,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如果對什麼東西產生感情的話,就會變得脆弱,因為對於喜愛的事物會忘記警戒、忘記危險,遭到背叛後隨之而來的便是更深的憤怒和絕望,那種淒慘的模樣是最可笑的,但是人們卻還是那麼容易就會對他人敞開胸懷,同情別人,將他人視為同伴。


骸忍不住想起自己下手殺掉北義大利某個家族的家族全數成...

If the world (all綱) 08 *性轉*

@請小心,這是性轉文,不能接受請關掉

@前作: If the world...(有上中下三篇,自己搜吧~

@本篇: 01篇 02篇 03篇 04篇 (剩下懶得貼自己搜吧~~

@因為有人要求可否寫多點這篇的設定,就寫了,沒問題才繼續看下面.....




The Hope


窗外雨水灑落在屋簷上發出清澈的聲響,微啟的窗口捎來冰涼的晚風,迪諾凝視著夜晚飲下杯中的紅酒,酒讓身體保持暖和,彷彿可以中和這深夜中隱隱透出的不穩氣息,當那些讓人難以接受的消息傳到他耳中時,他卻因為必須保護自己的家族而無法趕到那個人的身邊...

【TRHP新刊】"湯姆瑞斗的日記"開放訂購及"IMMORTALITY"重開

今天來釋出新刊的消息。

目前還在寫,已完成70%,如果沒窗的話,預計在CWT49出刊,不過CWT我出國所以不會到場,會請朋友幫忙賣囉。

這次的本子比較特別,大概會是我近期唯一一本橫排版,因為內容是瑞斗的日記,幾乎從瑞斗的角度出發,而且也會有日記本的橫線喔(不習慣的人可多考慮)。


之後7月會再放出試閱。

至於要不要放到網路上,會再考慮一下,但就算放上來,大概也會剪掉部分「重要」的內容XD



訂購連結

(如果想訂購IMMORTALITY也請填寫)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fhQQ85osL6...

Love and Betrayal 09 (G綱)

「你說…什麼?」納克爾站在原地,平時總是笑臉迎人的臉孔上此刻染著鮮紅的夕陽,面對眼前平靜的帶來噩耗的雨月語調顫抖著,「這是開玩笑的,是開玩笑的吧?喂!快說話啊!到底是怎麼回事——!!


納克爾衝上去揪住了雨月的領子大聲怒吼,綱吉也被那激動的樣子嚇到了。


綱吉緊緊的環住了身邊害怕的孩子們什麼話也不敢說,望著突然出現這個地方全身染滿鮮血的雨月,有種內心的恐懼感終於成真的感覺,腦袋中沒有辦法容納那簡單的幾個字。


『碧安卡•卡墨拉,今天凌晨三點二十分的時候,已經死了。』


只是單單的一句話就抹殺一個人的存在,他不願意相信這件事情,也不敢正面看出現在他們面前的雨月,害怕那個人身上鮮...

One Thing He will Never Know -32(TR/HP)

Harry醒過來時發現那男人不在房間,但這裡仍然纏繞著屬於對方的氣息。

這個房間即便點燃著熊熊爐火也仍然冰冷,就好像永遠也不會變得溫暖起來,暗色調的地毯與精緻怪異的小裝飾在Harry剛來時常讓他有種毛骨悚然的想法,但如今他習慣了這些,櫥櫃的位置、桌子上細小的刻痕、書本擺放的方式、頭頂旋轉的金色儀器都深深印在他腦內,他摸索著床頭的位置找到Riddle每次擺放他眼鏡的地方,一絲光線從房門前灑落,Harry經不起那種溫暖的引誘,他還來不及找到自己的衣物就裹上床單走向半開的門。


身體一陣一陣疼痛,他知道自己的手臂與脖子上可能還殘留著男人掐住他的手印,對方有時是很暴力的,儘管他也會顯...

Crossroads 10 (S綱)

獄寺今天陪同綱吉來到了那扇門前,他的心情並沒有比綱吉來得平穩多少。

加入黑手黨中沒有多久,他也沒有見過霸氣如此強大的人,不得不說XANXUS集合了所有黑手黨應該有的特質,相比於他,綱吉總是處於被動的狀態,就連這次被對方叫來見面也是由XANXUS單方面提出的,不容許拒絕的邀請根本稱不上邀請,過去除了九代首領能夠用這樣的方式呼喚綱吉外,家族中根本沒有其他人敢對綱吉用這樣的態度,看在獄寺眼中當然非常不順眼,但目前身為彭哥列下層人員的他沒有資格插嘴這樣的事情。


現在的家族中沒有任何人敢明目張膽地說他們不希望XANXUS繼承家族,因為已經確定並非彭哥列一系的綱吉早已失去了繼承的資格,...

Love and Betrayal 08 (G綱)

「我想跟你談談關於曼利歐的事情,綱吉。」


喬托在他面前重新說了一次,面對一臉訝異的綱吉他沒有表示其他的事,更沒提及剛剛的吻。
他只是輕撫著手指上頭的那枚指環好像在猶豫著該怎麼開始這個故事,他很久沒有主動去說起這件事情了,而綱吉現在在等待著,他必須要重新整理自己的思緒才行。


「……是怎麼回事呢?」


喬托抬起頭望著綱吉,他沒想到綱吉會先開口問他,於是輕輕一笑。

「我最初的家族,我的父親最初是卡墨拉中重要的幹部之一,是啊,大概和我現在的地位差不多吧,和曼利歐的交情也不淺,我想,應該說他們曾是最好的朋友。」喬托開口用一種悠遠口氣輕嘆,彷彿不是在談自己的事情一樣,「不過,我的父親在某一天緊張的跑回家,...

The Secrets(斯佩德x綱) 40

天才剛亮不久,從馬車的車窗外看得見起伏的山坡後面微微閃耀著晨光,只有車輪隨著道路顛簸轉動的聲響,大多數的時間他們都在無聲中度過,早晨的空氣微冷,所以他拉上了蓋著自己的毯子並檢查那是否完好地覆蓋住身旁的那個人。

那人因為未好傷勢的關係而熟睡,綱吉已經許久沒有看到他露出這樣安詳的面容,或許是因為他心中懷抱著一絲希望,一絲讓他可以支撐下去的希望,即便那份希望綱吉很害怕會隨著事實的揭露而消失。斯佩德身上的重傷本來是不該經歷徹夜的旅行,但他非常著急所以沒能等到第二天就出發了,而他們或許可以在太陽完全爬到頭頂以前就到達彭哥列本部。


「斯佩德大人很依賴您呢,看他睡得如此熟。」泰莎的聲音從...

Love and Betrayal 07 (G綱)

『他能夠看得見嗎?』


『大概是受到的打擊太大了,一時之間喪失了反應的能力吧。』男人說著。


『這之後很麻煩啊,之前帶回來的好幾個孩子最後精神都不正常,這個不會也這樣吧,不過難怪,看到父母被殺…』


愚蠢的人,真該詛咒他們那該死的舌頭。
雖然想對他們表示自己還沒有喪失意識,也沒有瘋掉,但身體卻一動也不能夠動,受傷的地方被沉重的繃帶包起來了,胸口被人打了以後留下的紅色烙印非常痛,但卻比不上最後母親用力把他塞進破舊的衣櫃中時不小心刮傷的小小傷痕來得深刻。


我…現在在哪裡?全身都痛,發生了什麼事情?


還記得,在所有親戚的孩子之間我總是最少話的,喜歡獨自一個人遠離眾人...

Whisper of Cloud 13 (阿勞迪x綱)

「首領,讓這種身分不明不白的人一下子成為幹部真的好嗎?」


「何況他還有著那麼多的部下,這些人大部分不是義大利裔的,他們對於家族沒有任何忠誠心,我們怎麼能讓這些人就這麼進入彭哥列?」另一個幹部質問著,他看起來憂心忡忡,畢竟他負責的就是彭哥列北部地盤的巡邏,與阿勞迪預計分配的駐守地盤距離不遠,「萬一他們想要反叛,他們的人數眾多,我們拿他們一點辦法也沒有。」


「說得好像彭哥列中所有人都身分清白似的,」納克爾聳聳肩,表情從容地開著玩笑,「喬托那種見到中意的人就納入家族的習慣你們也不是不知道啊,當初讓雨月成為家族成員時你們也反對過,現在不也接納他了嗎?」...


© 千葉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