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hing about LOVE 14 (雲綱)

他獨自一人走在秋天的並中校園內,踩著落葉發出的沙沙聲響,總覺得心情很平靜。
不知不覺、恍恍惚惚的就到了國中三年級,他還是沒有實感,可能是因為兩年下來發生的事情太多讓他無法專注於學校的生活上頭,二年級開始的一連串改變、新朋友還有很多的戰鬥,讓他的生活無法安寧。


和雲雀學長在一起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就是從二年級的時候開始。

雲雀學長並沒有依照他該畢業的年級而從學校消失不見,綱吉本來還慌亂的以為雲雀在自己升上三年級的時候就會到高中去並且離開並盛中學,可是沒有,雲雀用一臉詫異的表情望著他,並理所當然的說出『你沒有走我怎麼可能離開』這樣的話,綱吉幾乎高興得想跳起來歡呼——雖然這就好像是他...

Immortality 04(瑞哈)

*本篇將會出本,訂購頁面按此  點擊

*本中會有部分網路沒有刊載的番外篇

*預計首販場次: HP ONLY場 【19 years later】攤位名 【T.M.R先生的不歸路】







4. 狡猾的蛇語者與他的後裔


「這一場重要的考試可能會影響到你們以後可以申請的工作,你們也會得到師長們一些求職方面的建議,當然,有人會取得好成績有人不會,但事實上我不認為這會對你們的未來帶來太大的影響——這並不是說我認為它不重要——只是請大家記得,想要做什麼事情並不完全取決於你的課業,而是你的選擇。」鄧不利多...

The Secrets(斯佩德x綱) 35

男人走在下雨的街道上,西西里進入冬季後雨水也多了起來,這天的天氣只有攝氏十度左右,他買了一杯熱咖啡後匆匆忙忙與等在街角的同伴會合,那些人正悠閒抽著菸,他們的工作不算多,不僅是因為彭哥列本部排除他們的干預之外,他們所負責的任務一直都是保護要人,已經長達一年沒有人攻擊了,自然而然戒心就不如以前那樣謹慎。


「林德,你上哪去了買個咖啡買那個久,還以為你是不是被人幹掉了呢。」


「別開玩笑了,大哥,這裡不會有什麼敵人來的啊。」手中拿著兩杯咖啡的年輕人笑著說,加入了他們的行列,抽出香菸分享著火,然後深深吸吐了一口煙,「說真的,艾爾默斯成為代理首領後都過兩個月了,你說,首領...

Immortality 03(瑞哈)

*本篇將會出本,訂購頁面按此  點擊


*本中會有部分網路沒有刊載的番外篇

*預計首販場次: HP ONLY場 【19 years later】攤位名  T11 【T.M.R先生的不歸路】

3.眼睛看不見的東西


寂靜的夜晚捎來冰冷的寒風,森林發出低鳴的響聲,穿透樹蔭的月光照射在前行的少年身上,他的背影看起來雖然孤獨卻沒有一絲恐懼,他完美地和夜色融為一體,沒有什麼比身在黑暗之中更更讓他自在,他感覺自己總是嚮往一些常人恐懼的東西,直到他有一天成為其中之一,讓所有人都懼怕他、崇敬他的所作所為。...


新世界序曲 01(白綱)

『又失敗了嗎?』

『只是一些小小的後遺症,不會造成什麼妨礙的。』

『那麼,這次可以成功嗎?』


我可以聽到細碎的耳語,是相當熟悉的聲音。

但是,我現在在哪裡?

耳邊聽見了儀器嗶嗶作響,啊,不知為什麼覺得很安心,讓心臟感到緊迫的某種東西消失了,身體也變得輕鬆起來,打從心底深處鬆了一口氣,這一次終於可以好好的休息了吧?

我厭倦一再的反覆這個過程,不知道以後還會有多少次同樣的事情發生。


只是,明明想要放棄了,還是有些東西放不下心,那讓我無法安睡……


『綱吉,太好了,他看起來表情很不錯。』

『很快就會恢復了,請您不用擔心。』...


路斯利亞的愛 10 (V綱)

綱吉幫忙路斯利亞提東西來到一個小小的公園,他們逛了好一陣子終於停下來,路斯利亞說要買鬆餅便跑到公園邊的小攤販去了,綱吉則是一個人在不遠處的椅子上坐下,看著稍遠處的幾個孩子在遊樂器材上爬上爬下,開心的跑來跑去,不知不覺被那景象吸引。


到現在他還沒有忘記呢,和史庫瓦羅還有貝爾最後一次出去玩的情景。


那個時候因為想到很快就要離開瓦利安而感到沮喪,那幾天的心情都很低落,當時XANXUS為了取悅他而放了史庫瓦羅和貝爾一天假,要他們帶他出來玩,他在瓦利安的日子裡頭就屬那次玩得最瘋,好久沒有和朋友們一起玩耍,真的很開心,開心得不得了——所以才會到現在還記得一清二楚。


不過之後的離別很慘痛就是了,後悔自...

Immortality 02(瑞哈)

*本篇將會出本,訂購頁面按此  點擊

*本中會有部分網路沒有刊載的番外篇

*預計首販場次: HP ONLY場 【19 years later】攤位名 【T.M.R先生的不歸路】






2.解不開的鎖心術


「完美的一飲活死水,漂亮的色澤,完美無缺,我相信只要一點點就可以讓我們所有人昏睡。」當史拉轟一如往常誇獎時,隔壁座位的兩個男孩互相竊笑了一下,就好像對於這情況早已習以為常,「我想這應該是你第一次調配這種藥水?」


「不瞞您說,我曾自己試過幾次,教授,但在您的指導下我比以前做得都要好很多。」...

Whisper of Cloud 07 (阿勞迪x綱)

那個人是個非常溫柔的人,即便是在最絕望的時刻也總能給大家勇氣,他就像是晴日的陽光那樣照亮家族的每個人,一個很好的人,一個值得依靠的人,綱吉忘了有多少次受到對方的鼓舞和安慰,他臉上的笑容總是最燦爛的,讓家族的人都會跟著他一起笑出來。


綱吉常會想有他在身邊真的太好了,與他碰撞的拳頭是那樣堅實可靠。

有他在家族中自己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因為他會支撐住大家。


『你也不要太勉強自己了,我和京子都會在身邊支持你。』那個聲音說,帶著笑容,讓人有種幸福的感覺,『所以阿綱,你做你自己就好,不需要去改變什麼。』


如果可以永遠停留在那一刻就好了,綱吉掙扎著不想...

If the world (all綱) 01 *性轉*

@請小心,這是性轉文,不能接受請關掉

@前作: If the world...

@因為有人要求可否寫多點這篇的設定,就寫了,沒問題才繼續看下面.....







First love


「看啊,就是那個女人。」

「真的很不搭,對吧?看她的頭髮都不整理、還有她的打扮,實在有夠土的。」

「為什麼獄寺和山本都對她那麼好?腳踏兩條船都不覺得羞恥。」

「哈哈哈,妳這麼說好壞——」

「誰叫她是廢材綱,她很有名的,期中考成績也墊底,運動很沒用,功課也不行,今天如果是京子就只好認輸了,但她根本就配不上獄寺和山本嘛,居然還和他們理所當然地走在一起。」

「...

Something about LOVE 13 (雲綱)

因為骸的出現,雲雀被各種事情弄得筋疲力盡,不過在骸保證會乖乖的安份之後,綱吉終於得以恢復往常的生活,短暫的、平淡而寧靜的學校日子,那個總是立在校園門口的身影也和過去一般沒有絲毫不同,依舊是每日視察風紀,咬殺在學校做亂的人,綱吉的腳步停止在校門邊望著那個人環著手臂低著眼的面容,一旁的獄寺和山本問他為什麼不走了,他沒有回答。


只是,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而已。

現在看到那個人的身影居然還會心跳加速,大概是因為雲雀對他說的那些話吧。


『不管有沒有指環,你最重要的人當然是我吧?』


對方那種理所當然的說法,不容綱吉反駁。

雲雀是很有自信的,就算沒有指環...

Immortality 01(瑞哈)

*本篇將會出本,訂購頁面按此  點擊

*本中會有部分網路沒有刊載的番外篇

*預計首販場次: HP ONLY場 【19 years later】攤位名 【T.M.R先生的不歸路】


**************************



1.發現昏倒在草地中的矮地精


他在經常一個人待著的樹叢中看見了那個生物,用著醜陋的姿勢躺在自己使用魔咒精心壓平的草地上,侵占屬於他的空間,毫無羞恥地奪去他美好的孤獨。當然他不會認為這片森林深處全部屬於自己一個人,但他在周邊設下數種驅逐咒防止任何愚蠢的生物干擾,...

路斯利亞的愛 09 (V綱)

「嗯…這裡是…」


綱吉在半夜醒了過來,瞪著不熟悉的天花板看了好一會兒後才意識到自己不是在家裡,他來瓦利安已經有幾天了,不過這幾天他幾乎沒有離開瓦利安的總部,老是在房子內各處轉轉和隊員們聊天打發時間,午餐時和史庫瓦羅還有貝爾他們用餐,下午的時候就和路斯利亞一起吃甜點,瑪蒙工作累了就會跑過來湊一腳,剩下的時間則到XANXUS的房間裡頭發呆度過,時間不知不覺的流逝,卻還是讓他覺得相當有趣,因為在瓦利安的生活總是充滿驚喜。


不過,每當他提議要去外頭的時候,其他人就好像突然耳聾了一樣什麼也聽不見。


綱吉稍稍從床中撐起了身子,很快就發現自己為什麼會在半...

One Thing He will Never Know -25(TR/HP)

請朋友上傳的完整版: 點擊

密碼:01qv


男孩不像他,他們太多地方不相似了,從頭到尾。

例如他從來就不喜歡人的汗水,有時就連呼氣都令他感到噁心,他不喜歡人的皮膚濕黏而粗糙的觸感,他厭惡人們親吻他袍腳時不小心碰觸的嘴唇即便那不是吻在自己身上,溫暖濕熱的美女的身軀不及Nagini冰涼乾燥的鱗片,撫摸她下顎的舒服之處時看她盤捲起巨大身軀的模樣還更令人覺得心情愉悅。


而Harry Potter,那個男孩,看他的肌膚因為汗水而閃爍著光輝,衣服下擺滿是拉扯後鬆開的線頭,而他甚至懶得去整理它們,顯示出他到底做了多少徒勞無功的努力,才讓那件衣服變得破破爛...

Take off your uniform 12 (貝綱) [完]

貝爾的手用力壓住了綱吉抵抗的雙手,那比綱吉想像中更有力量讓他沒有辦法挪開身體躲避那個半脅迫的吻,然後貝爾用牙齒咬開了綱吉領口上的扣子,輕輕親吻上脖子,感覺到綱吉相當瘦弱的體格,忍不住輕嘆這不是個首領該有的體魄,真不懂為什麼能夠打敗XANXUS那樣強大的男人。


連抵抗都沒有辦法……平時的綱吉真的很弱。

貝爾忍不住這麼想,眼底卻浮現一絲難以令人查覺的溫柔,明明過去對弱小的人沒有興趣的,但這種心情是怎麼回事呢?覺得綱吉並沒有那麼強大真是太好了,這樣的話就可以讓對方稍稍依靠自己,這種奇怪的想法他過去從來沒有過。
他在綱吉的頸部上留下一個紅色的吻痕,看綱吉微微顫抖,卻讓他有點高興。

他的一隻...

Something about LOVE 12 (雲綱)

一片凌亂的雜物、碎石被掩蓋在雜草叢生的廢墟之中,坍方的舊房子上頭長滿了旺盛的植株,風吹過這裡的時候帶來一股青草味還有荒廢的氣息,然而早上開始就有一個聲音細微的從亂石堆中發出,倒落的石塊上,千種面無表情的站在那裡,看犬在樹林間不得閒的跳來跳去。


回頭看了看那堆廢墟,其中一塊石頭突然被移開,摔落在一邊。
好不容易打出的洞穴裡頭伸出了一隻手,最後,骸拿著鏟子從裡頭鑽了出來,好不容易看到光線的他面對著陽光伸了個懶腰,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找到了嗎?骸先生。」千種推推眼鏡。

骸聳聳肩,似乎還沒有任何發現,千種正因為太早起而有些不耐煩,正因為有一個煩人的老大,所以他一直都是睡眠不足的狀態,今天還特別早...

© 千葉玥|Powered by LOFTER